作者 外山滋比古
譯者 呂美女
出版社 天下雜誌
裝訂 一般膠裝,內文單色25 開
出版日期 2012/04/18
ISBN 9789862415085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閱讀整理學

「読み」の整理学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日本百萬冊暢銷作者,繼《思考整理術》後,震撼全日大作﹗

給愛閱讀的你!給喜歡推廣精緻閱讀的所有的人!非讀本書不可!

全日本家庭教育研究會前総裁、曾獲第46回日本放送協会放送文化賞、專攻英國文學、教科書、修辭學、編輯技術、思考、日語理論的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學名譽教授外山滋比古(Toyama Shigehiko)可以說是日本經典閱讀大師。

他作者終生讀書不倦,卻是到相當晚的時期,才開始思考與閱讀本身相關的種種問題。

最新發現寫在本書!

他說:閱讀分為兩種,像論文那種未知資訊的閱讀稱為 β型閱讀,閱讀既知的資訊稱為 α型閱讀。

能刺激頭腦,擴展讀書世界的 β型閱讀。

要如何做,才能學到呢?

不愛閱讀,遠離印刷文字,最近頻頻聽到這樣的聲音。

到底以什麼基準衡量,確定人們不喜歡閱讀?

基本上情況並不是很明確。然而透過閱讀幫助自己成長的人變少卻是事實。

作者卻提出,只是大量閱讀,把重心放在量的問題上,而非提出妥當的解決方法,忽略潛藏在閱讀量背後──「質」的問題,將會造成困惑。

這本書想追究的是,什麼樣的閱讀才堪稱真正的閱讀,以及要鍛鍊我們的精神,獲得真正的新知,應該採用何種閱讀方法才正確等問題。

還有,如何區分閱讀既知的α型閱讀,與閱讀未知的β型閱讀,由前者轉移到後者與檢閱的方式,也是為閱讀拉出新指標。

這本書是以前所未有的想法為基礎,將焦點置於尚未釐清的問題上,進行有關閱讀與解釋的研究及考察。

由已知的閱讀/α型閱讀 . 到 . 未知的閱讀/β型閱讀 新閱讀的地平線

你有這樣的經驗嗎?打開說明書或要交給市政府的文件,怎麼看都看不懂。對於自己不了解的事物,未經驗過的文章,閱讀上的確有困難。

比較之下,內容已經很熟悉的文章,閱讀起來簡單多了。事實上閱讀分為兩種,像論文那種未知資訊的閱讀稱為 β型閱讀,閱讀既知的資訊稱為 α型閱讀。能刺激頭腦,擴展讀書世界的 β型閱讀,要如何作才能學到手呢?


 

推薦序

透過β型閱讀進行深層學習

( 作者嚴守仁博士為北極星知識工作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

守仁很榮幸收到天下雜誌日本館編輯部的邀約,為日本知名學者外山滋比古的著作《閱讀整理學》寫推薦序。在閱讀這一本書的書稿過程中,守仁竟然也能充分體驗作者所提到的「β型閱讀」的樂趣,而一口氣花了大半天的時間,透過細讀每個章節的內容與作者進行了一場深度匯談,而我也因此有了一次體驗深刻的深層學習經驗。

作者以前所未有的想法來撰寫《閱讀整理學》一書,將焦點置於尚未釐清的問題上,進行有關閱讀與解釋的研究與考察。作者指出本書的宗旨在於想要追究什麼樣的閱讀才堪稱真正的閱讀,以及要鍛鍊我們的精神,獲得真正的新知,應該採用何種閱讀方法才正確等問題。

作者將閱讀區分為兩大類,分別為α型閱讀(既知資訊的閱讀)以及β型閱讀(未知資訊的閱讀)。α型閱讀因為容易進行,所以漸漸讓人民的閱讀思考能力降低,加上出版社或報社為了刺激銷售量的商業考量,也慢慢傾向產生大量可以讀過就丟的內容物,更讓讀者陷在膚淺的表象理解與記憶循環中,無法進行深層的學習。作者甚至用「吃粥的讀者」來比喻獨立思辯與創作能力日趨低落的讀者。身在台灣的我們,也要警覺這種淺層學習帶來的禍害。

守仁特別喜歡作者挑戰日本逐漸媚俗而淺薄的閱讀習慣,作者大聲呼籲讀者必須用更嚴謹的態度來學習並發展β型閱讀的能力。β型閱讀是產生新思考與新認知的重要工具,是人類傳承文化時絕對不可缺少的工具。特別讓我深感收穫的是作者在第三章與第四章中,提到古經典(如中國的四書五經與佛經等)以及素讀(不解其意只重大聲誦背的閱讀)的重要性。作者提到「古代社會具有漢學素養的人,往往不只是被看成讀書人。這件事其實暗示我們,人類最敬重的,應該是能夠從素讀進入真正閱讀這件事,因此對個人的人格形成帶來很大的影響。」作者相信古人所說的「讀書百遍其義自見」的明訓,並指出素讀就是β型閱讀的最高手法。

有關β型閱讀,作者將之比喻為登高山一般,如果只是貪快直接搭纜車上山(α型閱讀),就可能忽略掉一步一腳印踏實登山的寶貴體驗。親自爬山時,在過程中也許辛苦,但是登頂時視野為之一亮,過程中的點點滴滴都明白了起來。這種對人生智慧開悟的喜悅真的需要時間來淬鍊才能得到。不好的作品經過時間的淬煉後會風化消失,好的作品經過時間的淬煉後會結晶而形成經典名著,而作者、讀者都是這β型閱讀的共同創造者。

感謝外山滋比古的這本《閱讀整理學》,讓我在閱讀與學習的旅途上有機會登高望遠,重新反思(Reflect)真正閱讀的意義!

 


閱讀的方法與樂趣

(作者詹文男博士為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MIC)產業顧問兼所長)

宋朝時宋真宗寫了一首「勸學詩」以鼓勵天下士子,內容是:

「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粟。
安房不用架高梁,書中自有黃金屋。
娶妻莫恨無良媒,書中有女顏如玉。
出門莫恨無隨人,書中車馬多如簇。
男兒欲遂平生志,六經勤向窗前讀。」

這首詩可以有兩種解讀。其一是比較古典的解釋,意思是只要好好讀書,雖然十年寒窗都可能無人聞問,但若一舉成就功名,不僅天下皆知,良田、金屋、車馬及美女都會隨之而來;另一種闡釋是提醒世人不用、也不必要汲汲於世間名利,書中的世界浩瀚無垠,沈浸於閱讀中,也可讓你找到類似世俗需要的人生滿足。

事實上,對於勸學詩不同解釋的思考與實踐,端看讀詩的人之價值觀及人生欲望。不過對於許多並不熟悉詩文的讀者而言,在理解該詩文之字面意義後,多數人應該都比較偏向於讀書功利論的解釋。

但是也有人在看破人情世故後,透過情境與脈絡再行演繹,有了更深或更創造性的想法及體認,提醒大家可以在書中找到人生的意義。而這種思索的過程與創意,以及開啟讀者對人生意涵的新見解及影響,也是閱讀本身對社會帶來的最大價值。

不過,《閱讀的整理學》這本書的作者外山滋比古發現,現代社會出版的書籍較過去雖然成長很多,但透過閱讀幫助自己成長的人卻變得愈來愈少,究其原因之一在於多數讀者只求閱讀(量)的提昇,但(質)方面卻每下愈況,如何才能提昇質的水準?什麼樣的閱讀才是真正的閱讀?是本書希望闡述的課題。

亦即本書希望透過分析「閱讀」本身的意義,以及不同閱讀方法及其優劣,例如α型閱讀及β型閱讀的內涵及問題,來提醒政府及一般讀者,如何透過正確的閱讀來提昇個人的成長,以及改善整體社會的素質。

本書不僅提供一些分析與思考,也提出解決之道,對於想掌握提昇閱讀品質、獲得真正的新知,以提昇個人成長的讀者而言,此書所提供的方法,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學習方向!而對於教育單位的官員及老師們而言,此書的立論,也值得進一步的探索與理解,以作為未來教學指引的可能參考!

目錄

目錄
前言
序章

1 能讀懂未知內容的文章嗎?
2 對說明書感到棘手
3 讀論語但不了解論語

第Ⅰ章
1 淺顯易懂的迷信
2 體育新聞
3 粉飾自私的功夫
4 音讀(誦讀)

第Ⅱ章
1  教科書的隱憂
2  後門讀者
3  批評的文章
4  惡文的效用

第Ⅲ章
1α型閱讀與β型閱讀
2 幼兒的語詞
3 兩種語詞
4 切換
5 理解虛構
6 素讀
7 讀書百遍

第Ⅳ章
1 古文經典與外國語文
2 寺田寅彥
3 用耳閱讀
4  古典化
5  閱讀與創造
6  認知與洞察

終章  解讀《桃太郎》
後記

內文試閱

 

α型閱讀與β型閱讀

「音讀」的閱讀

前面我已經介紹了兩種閱讀方式,即是分別在第一和第二章陳述的這兩種閱讀方法。

在此,請容我再一次整理這兩種閱讀法。

其一,看過比賽也懂得內容的棒球比賽新聞所代表的閱讀方式,也就是以既知為基礎的閱讀。不論表現方式是否能讓人理解也不一定會有問題,即使表現相當令人不解,最後還是可以得到完全理解的印象。針對自認為完全理解所讀文章的讀者,摘出部分文章內容,詢問內容真意為何? 不少人還是會感到迷惑不解。可以說他們其實不懂這篇文章,但讀者還是可能認定自己了解文章。

這種以既知為基礎的基本閱讀形式就是音讀。也就是無論任何場合,都得由音讀才能展開的閱讀。例如閱讀體育新聞,如果必須讀出聲音才能領會,也算是音讀。

只要是以音讀為基礎的閱讀,閱讀對象以既知的事物為基礎,也是標準的模式。想要跳過這種標準模式,馬上從事高層次的閱讀,就現代教育而言非常困難。

在此特別斷言現在的教育不行,主要是因為過去日本的教育做了很多草率的事。例如,在日本擁有很長歷史的漢文「素讀」(譯註:即誦讀)。

發出聲音讀四書五經,本來聲音出現時應該屬於音讀,但是現代小學生的音讀是既知的閱讀,相對於此,素讀則是完全不理解內容的朗讀學習。形式上是透過音讀的方式,實質上卻飛過音讀的領域,一開始就進入閱讀未知的世界。我將於後面的章節介紹這種素讀。

藉由既知來領導進入閱讀的世界,比較容易,有時也比較有趣,也因此比較能從中得到閱讀的滿足感。問題是讀再多已知的資訊也無法學到新知識,照道理說,只從事既知的閱讀,讀者很難出現變化和進步。

 

由既知展開的類推

總而言之,我想把這種閱讀既知的方式命名為α型閱讀,相對的把閱讀未知的方式命名為β型閱讀。

所謂β型閱讀的典型代表就是學校的教科書,就像前面提過的,報紙的社論或評論文章也屬於此類型的閱讀。和α型閱讀不同的是,β型閱讀沒有墊腳石,只能從文字去理解內容。有時會引起誤解。

就成人的日常生活而言,完全只從事β型閱讀的情況並不常見。大多數的文章內容都帶有新的知識或常識,但是內容只呈現未知事物的也不常見。一般的情況是α型閱讀裡有時候含帶β型閱讀。

無論讀者認為自己多麼了解文章內容提到的問題,一定也還含帶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物。不過因為絕大部分都是已知,就算也有相當多未知的部分,我想也可以由推敲前後關係而明白。像填字遊戲(crossword puzzle)就是用人為方式設計好未知的部分,將之藏於已知字詞裡的遊戲,完全沒有已知的情況下,遊戲就無法成立。

與此類似的還有外文的填充問題測驗。例如:

The event has become( )part of history and a haunting vision of what the end of the world( )be.

在括弧中填入適當的答案,使此文句變得完整,並符合以下的翻譯:「這個事件將變成歷史的一部份,同時也會變成反覆不斷浮現腦海,暗示世界末日的地獄景象。」

如果不能理解英文的部分是以上中文文句的意思,就無法填寫括弧裡的單字。如果了解整體的大意,就會知道前面的括弧理應該填寫both,後面的括弧可以填may(would)。

這些無非都是利用既知來類推未知,以補足理解的方式。如果全部的資訊都是未知,就無從著手去理解。

 

混合閱讀

閱讀也會產生和填字遊戲或考試填充題類似的情況,也就是說,既不是完全的α型閱讀,也不是β型閱讀,而是兩種閱讀的混合。雖然裡面有β型閱讀,但是前後都有已知的資訊,從已知來推論、補足,多少可以理解未知的部分。

在此為了協助理解,原則上所有都是以α型閱讀的既知為根基,然後同時置入非懂不可的未知,也就是β型閱讀一起考量。但事實上大多數是兩者的混合。

實際情況下,不管文章多麼容易了解,中間還是參著一點未知,一定要是α型和β型的混合閱讀才行。相同的道理,不論內容多麼難理解的新文章,裡面一定得擁有一些已知的資訊才行。如果一看文字就知道完全不懂的,那一定是指外文。例如英語裡有句話「It is Greek to me.」(對我而言那是希臘語)所形容的情況。對不懂希臘語的人而言,不管說什麼他都不懂,就像日本人說「無意義的字」(譯註:原文為「珍紛漢紛」,意思是指夾雜漢字所以讀不懂的日文字)一般。但是對稍微懂得希臘文的人而言,「希臘文」對他而言就不是完全的未知,因此以上的情況也就不成立。

無論被認定含有多大量未知的閱讀,其實都含有既知的要素,即都是屬於α型與β型的混合型閱讀。

只有在α型閱讀的比例實在太大時,就不能稱為混合型閱讀,應該列為α型閱讀。同樣兩者並存的情況,如果β型閱讀佔絕對多數,也應該稱為β型閱讀。

一般的閱讀還是以α與β混合型閱讀居多。不過由於大多數人只能從事偏向α型色彩的閱讀方式,在閱讀的時候,經常誤解文章的意思。

 

閱讀的問題

原則上,無論如何都得分清楚α與β型閱讀的不同,尤其是到了近代(譯註:指明治、大正時代)的日本更需要做出區別。理由在於過去的出版業不如現在這般興盛,出版品的數量不多,也沒有那種模糊曖昧的書籍。那時即使是α與β型混合閱讀,也是β型閱讀比重偏高。因此當提到閱讀時,通常指的都是β型閱讀。

然而時至今日,印刷文化急遽發展,出版品大量且廉價地出現。最根本的原因並非出版印刷進步神速,或許是因為教育普及,才刺激到出版印刷業吧。

教育的首要任務就是教導閱讀,當然不只是教導簡單的閱讀既知而已。隨著教育愈來愈普及,只會閱讀文字,讀到自己認識的東西就能懂的α型讀者也日漸增多。

這類型的讀者無法讀自古流傳下來的古典書籍,卻認定自己能夠閱讀。再者,他們要求符合自己口味的書,也就是用α型閱讀就能消化的書籍,已經變成社會整體的需求。這也是決定書籍發行量的重要因素。

出版商對書的行銷絕對不可能大意,於是迎合α型讀者喜好的出版品不斷增加,演變到最後,所有的書籍或多或少都變成α型出版品了,這就是所謂的大眾傳播文化。

此類型的出版品都會預先注意、刪除可能引起讀者抗拒的內容,使得只要具有一般常識的讀者,都能夠順暢地閱讀。於是,能博得讀者青睞,輕快易懂的書報雜誌充斥坊間。這種書籍可以說是幾乎沒有參雜β型閱讀要素的α與β型混合出版品,已經可以說是純α型閱讀。以過去的閱讀角度來看,這也是前所未見的閱讀形態。當這異常的閱讀變成理所當然的狀況,將是閱讀的危機...(全文請看本書)


TOP
已售完
會員價 $221
定價 $28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