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數 177
出版社 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 2013/08/01
可扺用 購物金
暫無超商取貨

照顧所愛的人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最新活動

■預約你的8/24(六)!康健講座《愛,在一起 照顧我們所愛的人》
 
郎祖筠:「陪爸媽散步,就是一種幸福。」
 
郎祖筠笑說自己是「怪小孩」,因為父親年近40才生她,她高中時就開始會想:如果有一天爸爸不在了,媽媽沒在工作,我是長女,我能做什麼?「我不能崩潰、不能被擊倒,這是我起碼能做到的事,」她暗暗在心裡立志。
 
但到了父親真正去世時,她才發現這樣的準備與練習其實沒用,悲痛、不捨仍然排山倒海而來。
 
經歷喪父之痛,她希望每個人都珍惜跟家中長輩相處的機會,不要有「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
 
康健講座《愛,在一起 照顧我們所愛的人》邀請「文學國寶大師黃春明」、與「知名演員郎祖筠」對談,邀請兒女帶著父母一起出席!
 

------------------------------

照顧我們所愛的人

當為人子女的我們生活、工作奔波時,你/妳可曾注意到父母已邁入熟齡?
可否曾接到家裡撥來的電話,卻只是問你是否吃飽睡足?其實背後是父母說不出口的寂寞與想念。
當我們身陷忙碌的生活,再抬起頭便發現當年保護自已的身影已多了幾絲銀髮。
面對父母愈來愈老,我們根本沒有做好準備,內疚、盛怒、心力交瘁,是台灣人共同經驗。

到了2050年,台灣將超越日本,成為全世界最高齡的國家,每3個台灣人就有一個老人,到時走在路上的老人會比孩童多。
當所有人愈來愈長命,就算不健康也是,躺在床上的老人那頭綁著的,是子女的人生,該不該辭了工作,回家照顧。
這是台灣從未面臨的處境,卻是最傳統的安老問題。如何讓每個人都能安享晚年?
 
【精彩重點】
●照顧我們所愛的人:年老父母
●兩代告白‧吳若權:因為我們都內疚
●借鏡日本:品質第一老人院的秘密
●實用規劃:如何用兩、三萬選到優質的安養院
 
特別企劃:動起來,激活代謝,喚醒瘦子魂
醫療停看聽:女生該知道的五個月經事
自然養生:含人蔘片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
 
寫在15週年前夕
為未來幸福台灣探路,不忘初衷
 
李瑟
 
軍中有人要整洪仲丘可能是真的,但整到死,可能他們事前沒想到……。流鼻血時本能地把頭往後仰,卻讓血流進氣管而嗆到……
 
從流氓軍人到日常生活,缺乏知識,重則鬧出人命,輕則危害健康,可見有知識的重要。
 
《康健》這期從「洪仲丘事件警示:中暑送急診前該做的5件事」(88頁)、「8大錯誤急救法真要命」(134頁)、到「緊急!遠離狂犬病,你一定要知道」(94頁),都詳細教給你正確觀念與作法,請你一定要看,自救也救人。
 
往前看更重要的事,是如何面對高齡台灣。現在我們如何照顧年老長輩,就是為未來的自己得到照顧鋪好路。就如同做了這51頁文字報導、8支影片橫跨台、日、韓的副總編輯黃惠如,在日本聽到的故事:阿桑幫忙過世鄰居淨身,對稱謝的鄰居女兒回答說,「我過世的時候,就要拜託妳了。」(198頁,「照顧年老父母,我們所愛的人」系列報導)
 
任何讓人有安全感的社會,不離自助+公助+共助,每個人一生都需要自立自助,也需要政府保護與制度照顧,以及非家人關係的共同互相照顧。台灣不少家庭靠外勞自助。
 
而政府的公助,長期照顧體系(居家服務+日間照顧+家庭托顧)走了十年,卻缺人、缺錢、制度設計有待改進:合計服務個案才3萬多,不足以應付有長期照護需求的90萬個家庭;而付得起外勞每月兩萬多元開銷的家庭,未來還會面臨別國不再輸入勞力的現實。
 
好的安養護中心,大家排不進去,或負擔不起;品質差的機構,全家懷著罪惡感送失能、失智老人進去……。長照保險準備開徵,勢將引發爭論。而互助也還很微小,大部份人哀怨地等待兒女養老……
 
展望未來,《康健》紀錄片隊伍開到日本、韓國,看看人家如何創造人生最後一里路的價值。日本的照護制度走得多元、細緻又貼心,以維護老人尊嚴為前提。韓國的企業跳進來幫忙照顧老人,形成共助的社會。
 
請您於八月第一週上網topic.commonhealth.com.tw/loved,查詢電視台播出影片的時間。
 
《康健》關心高齡社會與成功老化議題,從1998年11月第三期就開始定期專文報導,迄今不輟。趁今年創刊滿15年,以耗時四個月、數百萬預算的大製作,為未來台灣探路,並以這樣的不忘初衷,紀念我們的15週年。 

內文試閱

 

照顧年老父母  我們所愛的人
 
家戶人口愈來愈少、工時愈來愈長,子女很少在家,更多人和父母散居兩地,傳統孝道已不足以用來奉養父母。
面對父母愈來愈老,我們來不及做好準備,內疚、盛怒、心力交瘁,是台灣人共同經驗。
到了2050年,台灣將超越日本,成為全世界最高齡的國家,每3個台灣人就有一個老人,到時走在路上的老人會比孩童多。
當所有人愈來愈長命,以及不健康的長命,躺在床上的老人那頭綁著的,是子女的人生,掙扎著該不該辭了工作,回家照顧。
這是台灣從未面臨的處境,卻是最傳統的安老問題。
如何讓每個人都能安享晚年――這個健全社會的基本人權?
《康健》採訪團隊走訪日本、韓國,同為亞洲高齡化嚴重的國家,日、韓已經把銀髮變成人力資源,以及另一個產業的榮景發展。
眼前,我們的父母正在成為老人,或已經是老人。
照顧父母,我願意,你願意,因為他們是我們最愛的人。
 
文.黃惠如     攝影.周書羽
 
子女告白︱陳淑蘭(社會事業發展協會祕書長)
媽媽生病前,也是善良的納稅人哪!
 
6年前,89歲的媽媽一向硬朗,每天早上走到社區附近的國中練習外丹功。有一天,在陽光基金會工作的陳淑蘭接到一通電話,警察打來的,媽媽已在急診室。媽媽走了十七、八年的路線卻迷了路,一慌張摔了跤,滿嘴是血,卻無法回答家住哪裡、不知在哪裡摔?那段意外完全空白。
 
接媽媽回家,陳淑蘭心裡有底,媽媽可能失智了,但到底漏失了什麼?
 
她回想,媽媽煮的飯菜愈來愈不好吃,有時配菜很「特別」,有時媽媽懶得煮,彷彿生活失去樂趣。
 
去醫院做臨床失智評估量表(CDR)評估,一百多個問題中,有一題如炸彈般炸到陳淑蘭心裡,「是否失去同情心?」母親是友善慈悲的人,最近卻會用惡毒的語氣咒罵親戚,陳淑蘭很納悶。
 
後來媽媽愈發混亂,記憶愈來愈短。例如,看到大車禍新聞,媽媽紅了眼眶說:「阿蘭呀,快來看大車禍!唉呀,那麼多人妻離子散」,下一小時看到新聞台又在播同則新聞時,媽媽又說「阿蘭呀,快來看大車禍!唉呀,那麼多人妻離子散」,每一小時,都是驚心動魄,每一次都是第一次看到那則新聞。
 
身為獨生女,陳淑蘭扛下照顧責任,心想「我是社工出身,一輩子照顧那麼多人,照顧一個老太太,難不倒我。」不過這一次,陳淑蘭是家屬,是女兒,是求助者,而不是社工,不是專業經理人。
 
明明知道,媽媽失智混亂失能,不能被她拖著走,告訴自己不要跟她吵,但還是難免失控。
 
例如,一回家看到媽媽煮了三桶飯,她阻止媽媽以後不要再煮飯了,媽媽抓狂反擊。說「養女兒不如養一條狗」、「妳不孝,以後不得好死」,一罵3小時,陳淑蘭被激怒、很受傷,但她不能離開,因為罵她的人是媽媽。
 
陳淑蘭關住第一道的鐵門,獨自坐在樓梯間3小時,留第二層的木門開著,一方面觀察媽媽安危,等媽媽累了,再進門哄她睡。
 
媽媽送日照,女兒變成「四點半小姐」
 
但陳淑蘭還是決定不請外勞。因為一輩子從事社會運動,外勞的勞動人權問題,讓陳淑蘭良心上過不去。於是,她離開陽光基金會執行長的職位,部份因素是因為可以彈性地照顧媽媽,她送媽媽到被稱為托老所的日照中心。
 
送媽媽到日照中心那3年,陳淑蘭被稱為「四點半小姐」。因為日照中心五點下班,無論什麼重要工作、什麼會議,四點半一到,她一定起身告辭去接媽媽。
 
早晨送媽媽去日照,更是一場奮戰。「我很趕,但我更心疼趕她,」每天早上要叫醒媽媽,催促媽媽吃完早餐,趕忙送去日照中心,媽媽會說,「我今天可不可以不去」,陳淑蘭就會講,「我要上班賺錢,我們才能生活」,媽媽很為淑蘭著想,就會硬生生爬起床。
 
身為身障機構評鑑委員的陳淑蘭,一走進門就發現日照中心過度醫療化,是醫院的老舊房舍改建,護理師穿護士服、照顧服務員也穿護士服,每個長輩睡在舊病床上,午餐吃鐵盤子,上面還有白色紙條,說明「病人」的名字......
 
全文未完,更多內容,請閱《照顧所愛的人》


TOP
已售完
會員價 $132
定價 $22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