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曾野綾子
譯者 林佳蓉
出版社 天下雜誌
裝訂 一般膠裝; 內文單色25開
出版日期 2013/11/06
ISBN 9789862417966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人間的基本

人間の基本

★我們最應該懼怕的,是精神上的貧困
★獻給每個想重新審視自己生活的人

為了避免虛度人生,每個人都必須站穩安身立命的根基,
掌握做人的基本道理。否則在這個只重視枝微末節的時代當中,
將變得隨波逐流,乃至於喪失自我、失去生命。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我們最應該懼怕的,是精神上的貧困

獻給每個想重新審視自己生活的人

 


為了避免虛度人生,每個人都必須站穩安身立命的根基,掌握做人的基本道理。否則在這個只重視枝微末節的時代當中,將變得隨波逐流,乃至於喪失自我、失去生命。

做人的常識比規則更重要、一味盲從只會走入死胡同、訓練自己接受運氣的存在 .....等等,太平時期也好,非常時期也好,如何才能不論置身什麼樣的時代,都得以生存下去,作者以她自己堅定的人生哲學與豐富的見聞,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寫成本書八章。

作者藉由全書八章,透過自身長年以來的人生體悟與智慧,闡述自己體認的做人的基本原則與安身立命的根基。共分為「發揮人類天生的想像力」、克服危機的「超越力」、「凡事都有正反兩面」、「做人的常識」比規則更重要、「專業是嗜好加上沉迷」、「勇敢正視老、病、死」、「真正的教養」、回歸「人類的基本」等八個面向,每章中也依據各章主題,搭配三至四篇文章,以闡述作者曾野綾子獨有的人生觀與智慧。

 

目錄


推薦序 
高中生以上都要讀 / 柯華葳
記得生命中的美好和體驗 / 侯王淑昭
 
前言
 
第一章、發揮人類天生的想像力
人必須活在現實當中  
食物是人與大地最好的聯繫  
想像的豐富與貧瘠    
保持敏銳的觀察力   
善用自己原有的智慧  
 
第二章透過教育培養克服危機所需的「超越力」 
教育始於強制   
別人不可能了解自己  
盡義務後才能享有自由    
大宅壯一的實驗   
「有心之罪」與「無心之過」 
 
第三章做人的常識比規則更重要
破壞規則之前要有覺悟   
所謂「自我」就是凡事自己動腦筋思考   
依自己的喜好鍛鍊自己           
常識比規則更重要        
 
第四章凡事都有正反兩面
任何人都有狡猾邪惡的一面    
不要當自以為是的do-gooder     
蔑視與尊敬同時並存    
行乞也是一種勞動   
一律平等、毫無差別的社會不存在    
 
第五章專業是嗜好加上沉迷
成功要靠天賦加上耐性  
專業是全心全力去做的嗜好 
嗜好也是一種沉迷  
一味盲從只會走入死胡同  
地獄般的磨練使人成長  
 
第六章真正的教養
沉穩地揭穿事物的本質   
「不要以今天的眼光看待昨天的事」 
時代錯誤的兩個面向     
教養就是膽識   
了解人情的微妙    
 
第七章勇敢正視老、病、死 
再老也要具有生產力                     
必須隨時保持對於生存的緊張感   
只有正視死亡才能面對自己          
為了重拾人性尊嚴                        
人是神的工具         
 
第八章回歸「人類的基本」
非常時期應該超越法律,個別彈性處理  
自己思考,臨機應變                    
不平等乃是理所當然                    
隨時為非常時期做好準備             
訓練自己面對運氣    
把喜樂當成義務        
《海灘》與《日記》之間            
為了成為完整的人
 

推薦序


高中生以上都要讀
 
柯華葳(國家教育研究院院長)

讀曾野綾子女士新書—《人間的基本》,覺得她對現今社會批判真嚴厲,就如她在書中多處宣稱自己是唱反調的人,下了重筆,有時不免懷疑他是不是抗拒科技。但一路讀下來,可以感受到一位八十歲作家,經歷世界大戰、天災人禍、作過世界級機構的代表,走訪全球各地,由吃香喝辣到沒有乾淨水喝,住豪華旅館到鐵皮屋,看盡奢華與貧窮,她說的是由上世紀到新世紀,一生經歷的感想。

讀完全書,我湧出一股想法,這是一本挑戰讀者思辯的書,高中以上學生都要讀並加以思考。

全本書最嚴重的話語是「有正當人性本能的日本人愈來愈少」。這不止是對日本人,是對全體讀者發出的戰帖。這裡三個詞:正當、人性、本能是甚麼,需要讀者自己去反思、定義進而回應作者的觀點。

大家不妨先看看目錄。每一章及每一篇文章的標題清楚寫出曾野女士的本意,章名如〈做人的常識比規則更重要〉、〈專業是嗜好加上沉迷〉。篇名如〈任何人都有狡猾而邪惡的一面〉、〈行乞也是一種勞動〉,都足以挑戰讀者的思維。

整體來說,正當、人性、本能是全書討論的主軸,就如曾野女士對教育的批判:「現代教育不觸及人類的本質,只教一些表面的東西。」書中內容雖是日本話題,但許多議題,小至用字用詞的時代差異,到生活哲學,如人人一律平等是甚麼意思,是全球性的。至終曾野說的是,不論世代,人的本質是一樣的,教育的目的,要培養人擁有伴隨著限制與義務的自由。

全書雖很批判,但最後曾野女士寫「讓我感到喜樂」以及「無法不感到喜樂的事」,包括日本人的基礎學識、勤勉、耐力、誠實、理智以及日本政府安頓災民的努力,這是作者責備後看到日本人的希望。這正是她所謂正當、人性、本能,但如何保持,是筆下真正的擔憂。我能體會曾野女士嚴厲但迫切的呼籲,希望正當、人性、本能不被科技隔離與打垮。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教師節,我曾邀請老師們一起定義真台灣人、真台灣性,找出共同的特質,作為教育下一代的目標,讓年輕人繼續持守大家看為真善美的本質。這就是我們共同的願望。
 
 
記得生命中的美好和體驗

侯王淑昭(東和鋼鐵執行長、春之文化基金會董事長、東和鋼鐵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我在東和鋼鐵上班,四十年了,雖然我已過了退休年齡,依然每天工作,盡力在工作崗位上扮演自己的角色。這樣的作為,是我自己喜歡的,因為這樣可以天天接觸年輕人,讓自己感受年輕的氣息,提升個人生命的樂趣。更重要的,我體認再老也要具有生產力,同時和更多人分享生命中的經驗。曾野綾子女士的心情應該和我一樣,所以她才會記錄下生命中的美好和體驗,化為文字和讀者分享。

我也常在生活中與朋友和同事們分享我的體驗和感受,我常分享的有幾件事。年輕的時候,我堅持自己洗頭吹髮,並將這個部分的花費積存下來,然後捐給八里地區的養老院;錢雖不多,但這是一種自我節制的訓練。我這一輩子大約是沒化過妝的,但我會擦乳液以保護皮膚。最重要的,我出門一定擦上口紅,代表我個人的一種態度和對他人的敬重;尤其是在飯後、吃甜點之前,我一定會擦好嘴、塗上口紅,讓我的容顏和美好的甜點得以匹配。人間的基本其實是最重要的,如果連基本都無法顧及,生命是不會成長的。

我很少用手機,所以我的手機都是家人不用之後給我的,因為我不怕接不到電話,也沒有非找到人不可,我覺得每一個人的生活型態是可以自己安排的。現在的人,使用的手機是智慧型的,可以在手機上做很多事,但當他們低頭和手機對話時,看不見周邊的風景,少了與人的互動,遺憾的是他們未察覺自己的損失有多大。而我,卻覺得智慧型手機的重量會成為無須有的負擔,於是我依然用著很老式的手機,但對我來說足夠了。

曾經我有一個畫廊叫「春之藝廊」,當時我也在東和鋼鐵上班,所以在畫廊部分,我的工作是在同事們完成一個展覽的佈置後,我會進畫廊做最後的佈置修正。譬如畫掛的高低、兩件作品之間的協調、整場燈光和氛圍的掌控等;這種美感的分享,其實是從生活中學習和累積的。即便現在,東和鋼鐵關於和美感有關的設計和安排,也是在我點頭之後定案,然後在過程中,我會和同事分享其間的原由,確定他們也能明白並運用到生活中。

我成為基督徒之後,因為深刻明白了上帝對人類的愛,所以我常告訴同事們要禱告,然後將自己交給神,神會告訴你答案的。我的意思是天下事都有神在做安排,我們盡力就是;盡力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神就會回報你更美好的未來。

在閱讀過曾野女士這本《人間的基本》之後,我完全體會她對人類的愛心和耐心,否則她不會鉅細靡遺地錄一些看似小事,其實是大智慧的事件;也因為我和她同是重視精神層面追尋,並且認知自己存在意義的人,於是更確認這本書確實可以提供讀者一個做為人的基本認知和對自我的期許。曾野女士的文筆清新、淺顯易懂,相信可以影響更多讀者,讓自己可以不畏懼艱困的活在當下。
 

內文試閱


前言

前陣子無意間在電視上看到一則化妝品廣告,當中一再出現「外表年齡」的說法。說是擦了這瓶乳液後,「外表年齡」將變得多麼年輕。確實,當今女性已經與我們母親那個時代大不相同。大概是日本人的飲食與生活型態改善的緣故,既年輕又漂亮的人變多了。

但另一方面,我很喜歡某位外國人語帶調侃說的那句話:「每個人都看得出年齡。」也就是說,任何人隨著年齡增長,人生體驗都會跟著增加,精神內容也變得更豐富,自然會形於外表。但是,我感覺到,如果拼命追求「外表年齡」,書也不讀,只關心美容與打扮的話,沒有根基的人會愈來愈多。

所謂根基或所謂的基本,實在非常重要。沒有它,人將變得漂浮不定。一旦漂浮不定,不但將喪失自我,甚至會失去生命。但是當今日本,不重視根基或基本,只在意枝微末節,那也是時勢所趨吧。

我生性膽小,做不出違反潮流的事。但在這種時候,偶爾也會退居潮流一旁,看著那些半帶腐朽卻仍屹立不搖、力挽狂瀾的中流砥柱,內心佩服不已。本書的背景中,或許正有那樣的情景吧。


人必須活在現實當中

我剛出道當作家的時候,有一位年長的編輯常常來訪。他總是戴著一頂法式貝雷帽,手上抱著紫色的布巾包袱,走到我家,站在玄關口,一面說:「沒有啦,其實我也沒什麼特別的事,只是剛好到石坂洋次郎先生家裡,就順便繞過來…」然後一面打量我的臉色,問道:「那麼,後來你寫了什麼嗎?」那位不在夜間出巡而在白天不請自來的編輯,在某些方面擁有很厲害的直覺。他就是以那樣的作風用心栽培我們這群年輕作家。

以前有很多作家不遵守截稿期限,讓編輯很頭痛。現在有一些難纏的作家雖然也很惹人嫌,但有時候愈是找麻煩,反而愈受編輯喜愛。雖然一度惹得編輯大發脾氣,後來兩人卻變成深交,這也是人際關係有趣的地方。

我認識一個年輕女孩子,很有跳舞天份,但有一些地方令人很困擾。每次家人外出,她獨自在家的時候,就把家裡的鎖都鎖上,爸媽回來了也不開門。

有一次她母親帶家庭教師回家,想介紹給她,她卻無論如何也不肯開門。問她為什麼,她只說「因為我不喜歡」。

從某個角度看來,或許可說她自我意識很強,但其實她根本完全欠缺現實感。我們活在世上,有時刮起風、有時灰塵吹進來、有時熱、有時冷、有時東西散了一地、有時遇到不速之客、偶爾家裡出現老鼠到處亂跑的情況,總之這都是存在於現實空間當中的東西。

若是為了抗拒這樣的現實進入生活當中,而死守著完全憑自己意志製造出來的人為空間,結果將漸漸喪失現實感。換言之,變成生活在一種完全隔音、當然也完全設置空調,有如錄音室一般的死亡空間。如果有愈來愈多人只喜歡這種生存方式,總有一天哲學也將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無蹤。

原本哲學就是相當貼近生活的東西。所謂生活就是現實感本身,所以生活中若是一味沈溺於電視、電腦、手機,現實感就會蕩然無存。我聽二十歲的孫子說明之後,了解到電腦也好、手機也好,都是非常方便的工具。而我那有點老古板的五十歲兒子,好像也認為資訊是資訊、知識是知識,他很清楚地使用那些工具。 但是我自己就像一般平凡的老人家,一點也提不起興趣。

登山的價值,只有千辛萬苦,親自登上山頂,才能夠理解。同理,尼采的思想也不是讀了時下流行的《超譯》版本就能夠了解。知識與體驗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只有經由親身體驗獲得知識之後,思想才會產生生命。欠缺其一,都沒有用。

思想這種東西,只有透過自己親身生活與體驗才能確實掌握,而且人不可能只靠知識度過一生。若是不明瞭這一點,連現實感都會開始錯亂。

七十多年前,瑞士醫師兼作家馬克思皮卡德(Max Picard)在《逃離上帝》(The Flight From God)書中曾寫道:「悅耳的音樂之後,切換成新聞報導,內容卻是不幸的事故。接下來又說,受經濟情況影響,所以股票上漲。就在剎那之間,人類毫無章法地想著完全不相干的事……。」

皮卡德感嘆的對象是收音機,但是如今的狀況更加嚴重。

大概是將近半世紀前的事了。我曾去NHK放送技術研究所參觀最新的影像技術。在寬十公尺、高四公尺(記得大概如此)的大銀幕上,放映著從小型飛機上拍攝的不知是日本阿爾卑斯山,還是哪座山的景象,我感覺好像自己真的坐在那架飛機上。往下一看,只覺得腹部發麻,非常害怕。當時我心想:「電視技術發達到這種地步,總有一天人類將會一整天都在看電視。那跟喝酒或吸毒不同,而是根本就過著中毒似的生活吧。」

以前在中國的鴉片館裡,有人吸了鴉片,一整天都昏昏沉沉,有種逃避現實的意味,電視中毒也一樣。隨心所欲轉換頻道、盯著畫面看,一下子就耗掉一整天。隨著看電視的時間增加,新型的文化麻藥中毒也層出不窮。

不過,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現代人每天花好幾個小時操作手機或電腦,卻幾乎無法從中產生具有明確目標的生產力。就算因而成為萬事通,知識這種東西,蒐集的時候若未掌握具體方向,也不會發揮什麼作用。

人類漸漸喪失主動(active-voice),一切都漸漸變地被動(passive-voice)。選擇電視頻道、上網蒐集資訊,或許被當成是主動的行為。但是在我看來,基本上那些都只不過是極度消極的被動文化。

電視這種東西,就算不想看也會不由自主地看到一些沒用的東西,浪費過多時間。電視本身並非罪大惡極,但是沈溺在那種生活當中,結果將使得人生擁有的時間縮短,健康及精神也都受害。即使電視畫面那一端有許多人喪生,觀眾這一端卻照常若無其事地一面看著、一面吃拉麵。因為人在看電視或上網時會築起意識之牆,清楚劃分那邊跟這邊是不同的。

當然人類不可能一直笑或一直哭。例如遭逢地震災害、喪失家人朋友時,理所當然食慾全消,但是無論如何哀痛逾恆,總會有感到肚子餓的時候。一旦覺得再不吃就動不了時,人類的動物本能就會佔優勢,於是開始吃東西。人身上具有像恆溫器一樣會自動運作、繼續求生的意念,這點非常有趣。

但是,若還不到興起求生意志的程度就給與餵食的話,今後就會變得悠哉悠哉,賴在那種環境裡,問題可就嚴重了。

霍亂在非洲是一種很普遍的疾病,很多小孩罹患此病,據說那裡的治療方法比日本高明。在日本的醫院,靜脈注射、抗生素、蝴蝶針,一應俱全;一面注射點滴,一面讓病人安靜下來。但是,在非洲不能指望如此奢侈的治療。因此,一再讓病人嘔吐、拉肚子,然後不斷補充與排出體外同量的水份。換言之,若是拉肚子拉出兩公斤份量,就將兩公斤的水份與鹽份補充到體內。這樣一來,病人就不致因脫水過多而死亡。總之就是在藥品與醫療器材欠缺的狀況下,儘量想辦法拯救患者。

為了製造這種原始的飲用食鹽水,水壺、鍋子、什麼容器都好,拿來裝水煮沸後,加入少許救援物資的砂糖及鹽。雖然是在一無所有的地方製造出來的注射液代用品,但是大家都學到,只要繼續飲用,說不定就能活下去。

能忍著苦味喝下去的小孩可以活下去,不喝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雖然這麼說可能會覺得粗魯,可是比起日本人視生命安全與用水都為理所當然,「得到霍亂不會死掉」這句話在他們聽來意義完全不同。

遇到任何事,說聲「一切都拜託你了」就能活下去的國家,無須遭受那種嚴酷的考驗,所以面對生命本質時所採取的態度完全錯誤。


行乞也是一種勞動

貧富差距固然不是好事,但因貧富差距而創造出文化也是事實。單調的平等社會無法催生文化、藝術,而且若無龐大財富贊助,絕對不可能出現達文西之類的偉大藝術家。回顧歷史,不能累積非法之財的地方,也無法產生文化,凡事都具有正反兩面。

有人過著極其奢華的生活,也有人三餐不繼。但哪種人較幸福?誰也不知道。對於所有的從政者,我愈讀他們的評傳,愈覺得他們的人生很悲慘,但其中也有幸福與不幸的正反兩面吧。

以前邱永漢先生曾說:「真正幸福的,是只有小錢的小老百姓。」包括我在內,大多數日本人都符合此一定義。每天衣食無缺,每天都能洗澡,即使不去撿木材一樣能暖洋洋地過冬。警察機關維護治安,交通工具也都正常運行,所以能安心出門。過著世界上只有少數人能享受的生活,還不感覺幸福的話,真是太缺乏人性了。

當今日本人,似乎不明白貧乏的意義。擁有健康、自由,多少也都有些錢,有能力出國卻哪裡也不去,視野愈來愈狹窄,失去判斷事物的能力。本人及父母都不願意冒險,也不讓人去冒險。說起來,在一味歌頌安心、安全的世界上,生活全體都受到無微不至的保護。儘管生活水準不斷提升,卻仍有過多的不平與不滿,也或許是受到媒體煽動,但除了說這是「井底之蛙不知海之廣」的島國特性,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我心中的貧困條件只有一項,那就是「今晚沒東西吃」。雖很難填飽肚子,若還可到某地找到東西吃的話,就不能叫做貧困。在非洲,「沒東西吃」真的就是到哪裡都沒得吃,解決之道只有空著肚子喝水睡覺、去偷、去當乞丐,只有這三種方法。

我去北義大利的特雷維索(Treviso)古城時,看到一家玩具店熱鬧地掛滿聖誕節裝飾。我原本對娃娃之類的東西沒什麼興趣,但是店裡有一種叫做民俗娃娃的東西,看來像是從前村民勞動的模樣,如穿著圍裙從井裡打水的老婦人、砍柴的老先生、烤披薩餅的男人等,各式各樣的電動娃娃一個個排列著。

每個娃娃都只有單一動作,並不精巧,但很奇妙地,那些用合成樹脂做成的娃娃卻有種真實感。娃娃一個七百歐元(約七千日圓),我覺得就紀念品而言太貴,所以很小氣沒買。但是當中有一個只有一隻腳,拄著拐杖,拿著盆子伸出手,做出乞討動作的娃娃,讓我覺得很感動。

在義大利,顯然乞討也是受尊敬的職業之一,所以乞丐娃娃也是「在工作」。義大利這個國家,首相因買春被起訴等醜聞鬧得沸沸揚揚,但也有充滿人性的深奧之處。雖然有墮落的神職人員存在,卻不因而喪失信仰,坦然接受混沌亂象。

原本一清二楚的理性世界中,就像蒸餾水一樣,無法養魚。置身於信仰、墮落、理性、感情,一切混雜在一起的人類社會大漩渦中,必須認清什麼事對自己才真正重要,使自己成為一個受尊敬的人。換言之,混沌正是人生。在日本,新聞及部分出版社只因為使用「乞討」用語,就被說是歧視、被要求更正,思考方式完全不同。

我曾聽義大利的日本人說,有些修道院一開始會把剛入會的修女派到有名的大教堂前乞討。修女當中有窮人家的女兒、沒有雙親的孤女,但是也有出身中產階級或上流家庭,向來衣食無缺,知性、教養、學歷皆備,當然也幾乎沒有向人乞討的經驗。但是,為了讓她們知道自己並非理當如此,所以反而要她們去乞討。亦即認知自己已經放下凡塵一切後,才能全心全意去侍奉神與人。

我認為,用那樣的想法培育人類,是有必要的。從人性的本質開始錘鍊,直到徹底摧毀之後,才能開始重新做人。那正是受教育後磨練出來的堅強,不那樣做的話,無法培養出超越困境的能力,更無法從根本上養成獨立思考的習慣。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221
定價 $28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