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林保寶
出版社 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 2016/01/08
ISBN 978-986-398-136-7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失意角落

★台南奉茶主人葉東泰說:「靡靡卯卯的人生,嘛有春光!」
★人生不能從頭到笑到尾,偶爾露個笑臉,就夠了。

失意,幾分鐘長,永恆般寬。
失意,人生最波瀾壯闊的旅行。
失意,讓人活出真相,水落石出。
「從前風聞有你,如今親眼見你」,幸福也可以從「這裡」開始。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台南奉茶主人葉東泰說

「靡靡卯卯的人生,嘛有春光!」

 
人生不能從頭到笑到尾,偶爾露個笑臉,就夠了。
 
 
看田中實加、李安、胡德夫、奚淞、敖幼祥、陳若曦、舒米恩、黃銘昌、劉梓潔、蔡琴、賴青松、鍾肇政、嚴長壽等89位朋友,跨界分享他們歷經多少人間失意風暴後,擁抱希望,重新出發。
 
失意,幾分鐘長,永恆般寬。
失意,人生最波瀾壯闊的旅行。
失意,讓人活出真相,水落石出。
 
「從前風聞有你,如今親眼見你」,幸福也可以從「這裡」開始。 
 

作者介紹


林保寶


台北實踐大學社會工作系、羅馬聖十字架大學哲學系、羅馬德蘭學院神學系畢業,曾任梵蒂岡廣播電台編譯。
 

美景在前,散步其中,
喜歡照相、偶然欲書,
只是真誠心靈的貼近。
 
在人間或失意的小徑中,角落讓人安心;任何痛苦都可以在書中找到安慰與舒坦。
 
著作:
《人間角落》(天下雜誌)
《聖母媽媽到萬金》(天下雜誌)
《幸福角落》(天下雜誌)
《用靜默擁抱世界》(遠流出版)
《生命的完成》(天下文化)
《划到生命深處》(天下文化)
《生命告別之旅》(天下文化)
《奉獻》(天下雜誌)
《愛者》(天下文化)
《馬祖世紀末的告別》(天下文化)
《牆上烽火》(博揚文化)
《莿桐最後的望族》(玉山社)
《耕耘心田》(法鼓文化) 等書。
 

目錄

 
作者序 為什麼我在那兒,而不在這裡?
 
點亮心中的微光 / 蔡琴
原來我們有一樣的苦 / 堪布東由仁波切
感謝失意 / 奚淞
終於明白你在拍什麼 / 李安
未履深淵 焉有歌 / 胡德夫
只有痛過,才能了解 / 賴瑟珍
翻轉無知 無能 無為 / 嚴長壽
掏空自己 返老還童 / 單國璽樞機主教
恭喜你有家可回 / 羅蘭
 
常想一二 / 蔡信煌
失意通常滿詩意 / 劉邦隱
塞翁失馬 / 鄭永豐
仰望天空 先看腳下 / 李吉崇
煮飯忘卻一切紛擾 / 劉增應
再試二十一次 / 沈茂根
老校長的話 / 林哲次
釐清內心 事情就鬆了 / 何佳興
我應啟程 / 賈彥文
 
至少我還有家可回 / 石正人
一切適應了就好 / 王攀元
離記憶最近的地方 / 田中實加
柳暗花明又一店 / 陳上惠
種樹安身立命 / 吳晟
看著辦 走著瞧 / 林世傑
好好當老師 / 陳翠玲
台南甜平衡保加利亞酸 / Eveline
回家種水草 / 徐志雄
 
比較就會失意 / 嚴凱信
志願當農夫 / 賴青松
不害怕會害怕的自己 / 徐立亭、林皇銘
隱於小成 / 張嘉哲
柴燒煮紅豆 / 大可
沉住氣把東西做好 / 林家宏
造飛機 / 陳士鉅
做帶給大家歡樂的事 / 李庭瑋
最喜歡下雨天 / 鄭芳昆
 
憂患見光明 / 尉天驄
從母土開出花朵 / 黃銘昌
從不及格到九十分 / 吳宗穎
少年逆旅 / 雷驤
轉物為心 / 詹銀河
回到廚房 / 張淑芬、吳松齡
茶是無界的包容 / 周顯榜
人要知命 / 劉文煌
 
從台灣頭讀到台灣尾 / 黃春明
烏托邦的追尋與幻滅 / 陳若曦
我們永遠不會浸浴在同一條河裡 / 楊炯杕
光影的旅者 / 鍾榮光
我是更生人 / 陳俊男
家人的專業 / 舒米恩
一直走就對了 / 陳志輝
被天鼓滋養 / 潘師佑
三間屋 燈亮了 / 大雄
 
用一生把自己丟掉 / 聖三.保拉姆姆
了結失意 / 張照堂
十投九退 開出魯冰花 / 鍾肇政 
無聲的比賽 / 廖文謙 
找回自由 / 季季
開創人生這一局 / 曹以雄
好苦澀 / 何健
燈塔守 / 張維倫
失意來自最愛 / 楊政憲
 
刀折矢盡 在所不惜 / 吳永華
沒有谷底 就沒有浪頭 / 藍振芳
最大的願望 最大的痛苦 / 狄剛總主教
生命痛苦 但美好 / 陳永興
有個真正的我藏在心裡 / 陳俊朗
痛悔人生 全心依賴 / 杜筑生
二十七年打造一座花園 / 林琴亮
我不要繼續等待 / 阮文順 
照你所願意的 / 石仁愛
 
不幸中的嚮往 / 廖嘉展
三個失意 / 馮君藍
一個人看電影 / 劉梓潔
失意感有咖啡香 / 林秋芳
莫忘初衷 / 何培鈞
神明所在的地方 / 徐政瑋
失戀時,詩是浮木 / 任明信
拉回埋沒在柴米油鹽的心情 / 賴斯羽、黃新雅
剪頭髮轉化內心的孤單 / 蘇泰基
 
逃離烏龍院 / 敖幼祥
從想落跑到樂在其中 / 黃玠
美的追求不可預期 / 張膺康
艱苦囝仔學功夫 / 鄭志輝
偶爾回頭才知走多遠 / 吳春山
穿梭七座花園 / 廖婉如
飛鼠咬木頭 / 洪明華
古早味轉新台菜 / 陳兆麟
靡靡卯卯的人生 嘛有春光 / 葉東泰
 

內容試閱


點亮心中的微光 / 蔡琴(金嗓歌后)

 
57張專輯,超過1000首歌曲。蔡琴出了多少張專輯,唱過幾首歌,恐怕連「上帝也不知道」。1980年她因〈恰似你的溫柔〉一夕成名,近年〈團圓〉傳唱兩岸。有一首歌,15年之久,蔡琴不敢現場演唱,她總是才聽到前奏,就已泣不成聲。
 
「總是面對過那些令人很難堪的事
才明白人間的聚散 是不能全放在心上
你說的愛不難 不代表可以簡單 說忘就忘」
 
〈點亮霓虹燈〉是一首蔡琴正逢心靈黑夜的歌,這首歌碰觸她失婚的痛楚,「像流浪狗一樣,有家歸不得的日子」。
 
2013年在台灣演唱會上,蔡琴鼓起勇氣再唱〈點亮霓虹燈〉。「如果唱不完它,請大家原諒,」蔡琴淚灑現場,卻流下喜悅的眼淚。她「一直欠這首歌一個公道」,1995年蔡琴與楊德昌婚變,當年她正發行的新專輯主打歌正是《點亮霓虹燈》。時間的巧合,歌詞和她真實感情世界的刻骨銘心完全貼近,「彷彿為她量身打造」。蔡琴此後再不願也不敢現場演唱《點亮霓虹燈》。
 
「點亮霓虹燈 粉刷著黑夜不會那麼深
縱然心已冷 也把愛當作真
點亮霓虹燈 疲倦的眼神不會那樣沉
我的夢依然在紅塵中翻滾 在紅塵中翻滾」
 
隨著耶穌基督進入她生命,楊德昌的離開人世,原本不能原諒他,無法面對自己感情、婚姻的失敗的蔡琴,在死亡面前,她發現,就算還有一點點的怨,也消失不見了。「如果知道楊德昌會那麼早走,我就早點成全他,」蔡琴說:「他去世後,我才真正體會,原來人世間除了生離,還有永遠的死別。」
 
信了耶穌後,蔡琴才發現人生的一切有了解答。「我應該感謝上帝,至少這一生我曾經深愛過。」蔡琴說:「曾經我以為那是我人生的最痛,現才發覺,原來是上帝給我的一大祝福。」上帝讓蔡琴在逆境中能喜樂、不住的感謝讚美主。
 
2015年4月,蔡琴一襲金色禮服在「有情天地,福音見證演唱會」中,演唱兩首新專輯中的福音歌曲:〈詩篇二十三篇〉與〈喜樂〉。現在,蔡琴把每次演出的舞台當作「祭台」,她唱歌的心情是「獻祭」,愛像一首歌。「信仰基督、有了依靠以後,我不一樣了,」回家時,蔡琴不再孤單害怕,每次她離家時先在房間角落點上燈,用溫暖的燈光迎接下次歸來。愛花的她,每次回家就算只待一天,還是會買束鮮花插在家中。
 
生命中有上帝,蔡琴「點亮心中的微光」。
 
後記:
此文未經採訪蔡琴小姐本人,係依個人看一三、一五年演唱會,聽她部分所言有感寫成。
 
 
終於明白你在拍什麼 / 李安(電影導演)   
 
李安的父親李昇是他走上電影之路的「推手」,離家千萬里到美國讀電影,走上導演之路,是他父親意外促成的。沒見到父親最後一面,讓李安很遺憾。
 
李安考上南一中的那個暑假,正是學校校長的父親,拿了一份大學志願表回來,他期望兒子能讀好大學,將來是學者。李安看了看,覺得自己不是讀理工醫農的料,也對文科沒興趣,在南一中讀書時,遠遠看到父親,就轉個彎,避開父親。到台南全美戲院看電影,是他最大的慰藉。
 
第一年大學聯考,李安以六分落榜;第二年,又以一分之差落榜。李安不知怎麼面對父親的失望,一個人跑出門。最了解他的弟弟李崗騎著腳踏車到安平海邊,找到低頭走近的李安。兩兄弟沒多說話,默默走過沙灘,騎單車回家。「二度落榜,在我們家有如世界末日,」在《十年一覺電影夢》書中,李安形容:「我根本沒想到會發生在我身上。」
 
沒考上大學的李安,考進藝專影劇科,自覺無顏面對高中校長的父親。李安學姊正巧編導一齣戲,同學推薦臉上總掛著憂鬱氣質的李安演出獨幕劇男主角詩人的角色。李安記得第一次站上舞台,強烈的燈光下,面對黑暗中的觀眾,他找到歸屬感與自信。第一個學期快結束時,李安的父母親北上看他。父子獨處時,父親問他,要不要重考,李安回答還是希望走戲劇導演的路。他的父親有條件的支持他,要他畢業後出國深造,取得學位。
 
赴美留學後,李安因語言問題,只能演默劇或小配角。朝電影導演發展後,才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表現方式,畢業作在紐約大學影展得了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兩項大獎。沒想到在美國一留六年,一部片子也拍不成,熬過六年在家的日子。「我一直知道我要什麼,其實很簡單,就是一部接一部拍,然後適應,從生命裡面學習,」李安接受《天下雜誌》訪問時曾說。二○一三年,李安在高雄中山大學演講後,回答學生問題時,真誠地說:「我真的覺得,除了電影,別的我沒有選擇、都不會幹。」
 
拍《綠巨人浩克》時,李安探索自我內心深處的不安、父子間的緊張、觸摸到死亡與創作的關係,「我覺得體內好像有什麼東西硬要迸開,」李安說。影片中八成的戲份,李安親自演出,再經由電腦特效處理。拍攝《綠巨人浩克》時,李安對著片場數百名工作人員指揮若定,驟然在自己身上發現父親的影子;也是透過這部片子,李安的父親第一次對他說,「終於明白你在拍什麼了。」
 
《一山走過又一山》書中提到拍完《綠巨人浩克》時心力交瘁,創作上遭遇重大瓶頸。父親過世前兩星期前,李安才帶大兒子回台南過年。一天早上,他的父親對他說:「你還不到五十歲,只能戴上鋼盔,繼續往前衝。不做電影,你要做什麼?你會很沮喪。」父親的一句話,給了他在電影路上往前走的力量,影響了李安決定拍《斷背山》。
 
遊走他方,常在漂泊。從外省人到台灣,適應台灣,再到美國又適應美國,李安在低谷與高峰中發現很多人性細緻幽微的部分。一路走來,李安內心種種糾結常和父親有關,他把父子情結,表達在電影作品中。《推手》、《喜宴》、《飲食男女》──父親三部曲讓李安嶄露頭角,看過的人就能體會李安所說:「拍電影是很真切的體驗,裡面有我許多掙扎。」告別父親,兩人的糾結獲得澄清釋放,對他而言又是一個新的旅程。
 
 
未履深淵 焉有歌/ 胡德夫(民歌之父)
 
停頓了10分鐘,空氣在清晨清澈的陽光中凝結。在台北喜來登飯店17樓,胡德夫側臉望向窗外的陽光,回頭悠悠吐出:「我最失意的時候,是在知本海邊向老兵租了一間房子,租金一個月500,從沒付過。因為我沒那個500。」
 
約莫1988、1989年間,44歲的胡德夫演唱事業早已呈休止狀態,原住民運動面臨瓶頸;負債累累;從台北拄著拐杖回台東,帶著嚴重的骨刺,日夜劇痛;離婚,帶著兩個小孩,一個讀幼稚園,一個小學,回鄉投奔年近80歲的媽媽,這是11歲離開故鄉後,他第一次返鄉定居。「情何以堪!」胡德夫回首。
 
小孩頑皮,他不忍年邁的媽媽辛苦,中秋節那天,他決定把孩子送進位於台東下檳榔,收容發展遲緩孩童及孤兒的阿尼色弗兒童之家。老媽媽不忍孫兒,哭倒在地,胡德夫強把孩子拉走。揮別啜泣的孩子後,他在綠色隧道的茄冬樹下,兩腳跪在路邊,望著那條他曾積極抗爭才保留下來的綠色隧道,仰天嚎啕痛哭,「穹蒼高處的神啊!孩子送進去,就剩我一個人。你一定俯聽我呼求的聲音,讓我再有機會唱歌,把孩子接出來。」
 
第二天,胡德夫三姊的電話響起,黑名單工作室發起人王明輝打來說:「有兩首歌,希望能由你來唱。」胡德夫忘了昨日的呼求,回答:「我什麼歌都唱不了,我沒有歌了。」王明輝說:「Kimbo,這兩首歌,只有你能唱。」胡德夫突然驚醒,「昨天我不是有禱告」。抱著半信半疑,想窺視這允諾是不是從神而來,胡德夫搭火車北上。「那兩首歌很絕很妙,」胡德夫說簡直就是當時自己景況的寫照,那是〈搖籃曲〉和〈不不歌〉。
 
不要學白郎 說謊騙自己 這片大地從來不是私人的財產
金碧輝煌的高樓上 住著小腦袋 他們的錢很多 心很窄
總有一天你要自己去流浪 窮人家的孩子一樣會長大
只是瘦一點呀 不過沒關係 寂寞時 你就看看那高高的月亮
 
「〈搖籃曲〉的歌詞真正寫到我心裡面,這個就是我的歌」唱這首歌時人在生命幽谷的胡德夫說,「寂寞時,你就看看那高高的月亮。你要記住,生命本質是孤獨,寂寞時,你就想想美麗的故鄉。」一邊唱,他告訴在谷底的自己「奮起很重要」。
 
另一首〈不不歌〉,「不父不子 不夫不妻 不男不女,」胡德夫一開始唱,心裡升起很大的仰嘆,從心底唱出「不喜不悲,不知是什麼滋味」,那是胡德夫的再創作。唱完,他上洗手間時,經過錄音室,看見裡頭三個人抱頭痛哭。後來才發現其中一人正是孩子的媽。
 
歷經「半百年孤寂」的胡德夫從這裡開始,用自己的呼吸、歌聲詠嘆人生,找到回家的路。「我出生第一天穿的衣服就是太平洋的風,」九年部落流浪歲月,胡德夫留下一首歌〈太平洋的風〉:「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最早母親的感覺,最早的一份覺醒,吹動無數的孤兒帆船,領過寧靜的港灣,穿梭著美麗的海峽上,吹上延綿無窮的海岸,吹著你,吹著我,吹生命草原的歌,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
 
一路下來,胡德夫常說:「未履深淵,焉有歌。」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300
定價 $38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