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蔡璧名
出版社 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 2016/10/07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莊子,從心開始

★解答心靈痛苦,讓你在與莊子閒聊間,體會莊子的治身心之道
★從生活領會莊子,用莊子駕馭人生

作者以淺顯的語言,契合現代生活的事例,解讀莊子的治身心之道。 懂得莊子之智慧,在逆境中,仍能放鬆身心;在優勝劣敗的競走中,不會喪氣疲憊;在人生的驚濤駭浪間,也能安適無傷。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身心的安定,是面對混亂的時代最有力量的武器
以淺顯的語言,契合現代生活的事例,解讀莊子的治身心之道
 
暢銷書《正是時候讀莊子》、《穴道導引》作者蔡璧名最新著作
 
 
尋找生命的另一種可能:莊子,從心開始》
 
 
 
    懂得莊子之智慧,在逆境中,仍能放鬆身心;
    在優勝劣敗的競走中,不會喪氣疲憊;
    在人生的驚濤駭浪間,也能安適無傷。
 
    本書是暢銷書《正是時候讀莊子》作者、臺大教授蔡璧名將她在兩岸熱烈好評、超過三十萬點閱觀看的「莊子」台大線上課程重新整理成書的課堂講錄,用淺白的語言、每個人都能共感的經驗,深入淺出解讀中國經典莊子的哲學於生活之中,每個人都能領會、應用。
 
    作者蔡璧名六度獲選臺大優良教師、榮獲臺大教學傑出獎,在臺大講授莊子十八年,課堂往往座無虛席。她以獨特的中醫、武術世家家學背景,將深奧的國學與醫道相融合,獨樹一幟,吸引新鮮人、教授、主婦、甚或短期來台的旅客前往聽講、不斷重返課堂,將她所詮釋的莊子視作人生指引。
 
    本書除了蒐錄包括莊子內七篇中的前三篇〈逍遙遊〉、〈齊物論〉、〈養生主〉,另增可應用於身心修鍊操作的〈體驗古典〉單元,本書教你如何:
 
    • 看待生命──學職涯規劃、人生道路上的各種爭競低潮與關卡抉擇、生離死別。 相應之道不在外逐,只要把注意力收回自身,心就可以不煩、不亂、不痛的地面對。
 
    愛養身體──難以成眠、心靈意志無法靜定、身體糾結緊張。只要掌握正確的姿勢原則,放鬆身體,就是最好的養生之道。
 
    面對感情──去愛,怕深陷與失去;不去愛,怕的是悔恨與錯過。只要懂得深情而不滯於情原則,面對人與生俱來的情感需求、追求與渴望,可以不執著、不陷溺。
 
 
    《莊子,從心開始》解答現代人普遍的心靈痛苦,
    讓你自然感受彷彿就在與莊子閒聊間,體會莊子的治身心之道。
    從生活領會莊子,用莊子駕馭人生。
 
 
 
 
 

作者簡介

 
    蔡璧名
 
    臺大中國文學系博士,臺大中文系副教授。用生活化、平易近人的語言講解意蘊深刻的醫家、道家經典,教學成果履受學生與校方肯定,曾六度獲選臺大優良教師,更榮獲臺大教學傑出獎。
 
    她在臺大開放式課程OCW推出〈正是時候讀莊子〉,累積點閱人次近三十萬;二○一五所著《正是時候讀莊子》一書,上市至今累銷近十萬本;二○一六年所著《穴道導引》,榮登博客來上半年銷售總榜TOP1。二○一六年十月起再於Coursera平臺推出《莊子――姿勢、意識與感情》線上課程,打破校園藩籬、不限時空地域,只需簡易註冊,人人皆可免費參與雙向互動學習,信能推擴新一波學《莊》熱潮。
 
    蔡璧名成長於中醫和武術世家,家學之外並師承清代御醫蕭龍友傳人周成清,得其畢生醫道絕學,而父親蔡肇祺是太極宗師鄭曼青嫡傳弟子,為當代著名太極拳宗師。她深受中國傳統醫學和東方修鍊薰陶,進而研究莊子的身心觀與身體工夫。這使她筆下的莊子超越哲學與文學所能詮釋的範疇,歸返具體生命,成為全人的身心法則。她本人曾依循莊子之道強化心身,進而走出癌症,也有學生藉此走出憂鬱。她講授《莊子》十八回,以獨特的家學背景,將深奧的國學與醫道相融合,解說深入淺出,觀點獨樹一幟,讓普羅大眾得以簡易不費時的方式,應用莊子治身心之道於日常,使中國傳統醫、道兩家精粹,能夠實踐於生活的時時刻刻。
 
 
    講授/監修:蔡璧名
    講錄聽打:李亭儀、沈夢原、邵品銓、李河漢、林鈺凱、陳嘉妍、祝佳澤、謝淑芳、劉燕凌、黃奇元、陳玉蓮
    文字整理:劉璟翰、張釋云、蕭相雲、劉孝聖、廖怡清
    文字校對:李亭儀、吳幸倫、林  佳、林書翰、管惠玲
 
 
 
 
 

作者自序

 
    他這麼活過他的一生,留下一本書,《莊子》。這本書影響了陶淵明的一生,影響了李太白的一生,影響了白居易的一生,影響了蘇東坡的一生。唐玄宗下詔稱此書為《南華真經》,尊莊子為南華真人。清初名評論家金聖歎,評定這本書是「天下第一才子書」。
 
 才子必讀,欲成才者必讀。如果你醉心於技進於道、技道合一的職人文化,追本溯源,請讀《莊子》。如果你不想成材、不想在優勝劣敗的競走中疲憊一生,也請讀《莊子》。如果想處於才與不才之間、想在人生的驚濤駭浪間存活、無傷,更錬就日益精進的乘御之力,就請打開《莊子》。
 
    「福輕乎羽,莫之知載。禍重乎地,莫之知避。」(《莊子.人間世》)
 
 莊子所處的戰國時代,平民百姓能擁有的福份比羽毛還要輕薄,飄忽不定,不知道要怎樣才能承接、擁有;可是災難禍患卻比山河大地還要沈重,想要閃避卻不知道有什麼方法能全身而退。當時,一次戰爭裏被斬首、殺害的士卒多達數萬、數十萬人。
 
 而莊子,就在這麼個布滿羅網、暗藏凶器的時代社會裏,擔任一個小小漆樹園的,小小吏。
 
 必須承受、最能感受時代之傷的,莫過於金字塔底層。
 是戰國中期的莊子,也是當代的你我。
 蕭條異代都同樣湧動著如風浪翻滾、層出不窮的普世之傷。
 
 與莊子為友,在李白之後、東坡之後,在詩人、哲人、職人與成千上萬因此改變姿勢、意識與用情的人們之後,你我都將在與莊子同遊的韶光中,擁有更輕靈的身體、更安定的心地,返本歸根,活出生命的無限可能。
 
 本書雛形是2014年開設於臺大《莊子》專書課的課堂講錄,經秋歷冬陪同學子逐字逐句讀完莊子親筆內七篇中的前三篇〈逍遙遊〉、〈齊物論〉、〈養生主〉,而莊周在此中斷續鋪陳、輻輳的三個主題:姿勢、意識與感情,也將在逐字逐句的講解中豁然胸次。並增添體驗古典單元,使更能活用於日常。──你會發現,原來只要把注意力收回自身,心就可以不煩、不亂、不痛。原來只要掌握正確的姿勢原則,身體竟可以如此輕靈放鬆。原來感情可以不執著、不陷溺,只要懂得深情而不滯於情。原來身心的安定,是面對混亂的時代最有力量的武器。為使學習者易於掌握《莊》學大旨,將〈逍遙遊〉、〈齊物論〉、〈養生主〉各分為三、五、五章,各章下依長度略分小節。
 
 從2007年到2016年,這門課我已經講了十八輪。聽的人裏面,有文學院、法學院、社會科學院,有學農學、理學、醫學的,還有學工的、學電機資訊的、學管理的;有剛考上大學十八歲的年輕人,有就讀研究所的,有從事身體技術相關教學的大學教授,也有堂堂都來旁聽的家庭主婦,或短期來臺旅遊期間特意前來聽講數堂的外地旅客;有臺灣的、中國大陸的、也有外國的;部份講題,還在講座上、廣播中講過。在2014年的那個學期,隨堂助理帶領幾位同學替我錄音整理成電子文本,就是現在這份課堂講錄的雛形。之後幾經增添修訂,外加兩個信有助於生活實踐的【體驗古典】單元,完成這本《莊子,從心開始》。
 
 深度託付論文,典雅且寄予詩。如果要我用最簡單的語言來說莊子,我會說這是一門教人即便在亂世裏、逆境中仍能放鬆心身的學問。所以選擇用最淺顯曉暢的語言、最契近生活的事例,讓學習者彷彿就在與莊子閒聊之間,已然了解莊子、懂得莊子、體會莊子,並自然感受到:原來莊子與自己,只有一個轉身的距離。
 
 時局板蕩,曖昧天光,半部論語治天下,半部《莊子》治身心,正是時候,好好讀《莊子》。
 
 
 
 
 

目錄

 
    逍遙遊
    壹:北冥有魚──設定怎樣的人生目標才能幸福逍遙?
    貳:堯讓天下──你的工作想照亮誰?
    叁:大瓠之種──什麼是有用?
 
    齊物論
    壹:南郭子綦──《莊子》書中的聖人形象。
    貳:莫知所萌──為什麼我的心情不好?
    叁:莫若以明──告別負面情緒的方法。
    肆:惡乎知之──你真的知道誰對誰錯、孰好孰壞嗎?
    伍:莊周夢蝶──我是誰?誰是我?
 
    養生主
    壹:生也有涯──有限生命,為了什麼求知? 
    貳:庖丁解牛──《莊子》書中的職人條件。
    叁:惡乎介也──怎麼走、站好? 
    肆:澤雉十步──比滿足感官嗜欲更重要的事。
    伍:帝之縣解──人活天地間最大的鬆綁與解脫
 
    體驗古典
    壹:莊子「渾沌」意象的語意實踐──生命的原初與終極境界
    貳:「神凝」與「一志」──歸返「渾沌」的入手與究竟
 
 
 
 

內文試閱

 
    北冥有魚──設定怎樣的人生目標才能幸福逍遙?
 
    林徽因在不能跟徐志摩在一起之後曾經感慨,覺得人只是上帝手中的一枚棋。如果你們跟林徽因不一樣,都是自己生命的主宰,你希望這輩子是逍遙遊,還是水深火熱?我想,我們都會選擇逍遙遊。所以莊子在全書第一篇就講出所有人類的人生目標──我們都好希望好快樂地過一輩子,而莊子安排第一個出場的角色是「大鵬」。
 
    其正色邪──標竿典範,誰說了算?
 
    要知道大鵬是怎樣的一隻鳥,最好的辦法就是跟牠一起飛。也許,你會覺得很奇怪,不知道牠為什麼要一直飛,大鵬飛行的目的是什麼?〈關雎〉是《詩經》第一篇,「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關關」是摹寫鳥叫聲,公鳥叫一聲「關」,母鳥就應和一聲「關」,這樣的開頭不是很浪漫嗎?大凡小說、戲劇、漫畫要吸引人,就是要有愛情、有熱血、有反派,為什麼莊子就這麼不懂抓住觀眾的心?才開始就只看見一隻大鵬鳥孤零零地在那裏飛啊飛。或許莊子要寫的就是我們生命的本質吧,一個人長跑,孑然一身。一個人的長跑可能是我們一生的樣子,而孑然一身可能是我們來到世界跟離開世界,最初跟最後的樣子,所以就別怪大鵬鳥是單飛了。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北冥有魚」,「北」當然是北方,「冥」就是看不清楚。你是否想過,每一天追求的東西,是別人看得到的嗎?還是看不到的呢?在學術圈,同事間有時開玩笑說,學術工作者們都好像梅花鹿,只要到了鹿場,就看著彼此想:「唔,他今年身上又多了一點了,發表了一篇。」「哇,她今年多了八點,發表了八篇,好厲害。」生存的價值彷彿被身上這些別人看得見的斑點給決定了。
 
 那你呢?生活中有沒有花時間在一種追求上,它很難量化,很難數據化,很難在聚光燈下被看到──這就叫做「冥」。
 
 莊子整個學說指出,人的一生,不論是心靈的提升,或身體的放鬆,一旦往這個工夫行去,心靈將非常地平靜、清朗,反映在專業上,將成為那個行業的翹楚,就如莊子書中各行各業的職人一樣。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故事開始了。
  
    這個開始,是個滑稽的開端。「鯤」,是小魚之名,一隻很小的魚。如果用現代的語言來講,叫「魩仔魚」。你覺得非常地荒謬,這麼大一隻魚,卻叫做「魩仔魚」。
  
    這有什麼荒謬?就像如果我說前幾天去登山,到了一個很荒涼的地方,看到一隻大怪獸,你們問我那是什麼動物?我說牠的名字叫螞蟻,你們肯定笑翻了。怪獸很大,螞蟻卻這麼小。這是莊子刻意讓人們去想,為什麼這麼大的動物,牠的名字這麼小?
 
 「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這鯤實在太巨大了,好幾千里,沒有人看過牠的全貌。「化而為鳥,其名為鵬」,有天,牠化為一隻鳥,這鳥的名字叫做「鵬」。什麼叫做鯤化為鵬?這絕對不是你說:「我大一的時候五十公斤,大二的時候六十公斤,大三七十公斤。」這不過是體重的、物理的變化。鯤變為鵬可是體質的、物類的蛻變,是脫胎換骨的徹底變化。希望學莊子一年後再回首,已有脫胎換骨的變化,覺得經過這一年,自己有一些長進,更喜歡現在的自己。
 
    「化而為鳥,其名為鵬」,牠的名字叫做鵬。這魚大,化成鳥,鳥也大。「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牠的背有好幾千里那麼長,甚至更長。「怒而飛」,「努」寫成憤怒的「怒」,是努力的意思。大鵬鳥都這麼大了,還要努力飛嗎?不是隨便「咻」翅膀一拍,就飛很遠了?不是這樣的。
 
    我現在不敢隨便讚美學生。多年前教詩,班上有一位同學,第一次交作業,我驚為天人,便告訴他說:「你是天才,你的才分遠遠超過老師在你這個年齡的時候。」他對我燦爛一笑,我永遠記得他的笑容、名字,以及那份作業的內容。也許他想:「我是天才耶,連老師都不如我,那上她的課幹嘛?」所以這位同學再也沒有來上課,導致他的期末作業,不僅平仄不合,布局、結構,乃至情感的醞釀與蓄積,都遠遠不如班上二分之一的同學。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天才,是「只要」能持續發揮才能(其實不是只要,是必要),珍惜它,就有機會讓它綻放光芒,達到某種成就。反之,若沒有好好珍惜、發揮你的才分,讓它持續地成長,那最後,天才也終將成為隱沒在人群中的庸才。
 
    所以「怒而飛」的「怒」字,讓我們看到即便是這麼大的一隻鳥,翅膀像從天際垂下來的雲這麼地長,也還是要非常努力地飛翔。
 
    這樣卻還不夠。「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什麼叫「海運」?是當大風海動的時候,牠就要遷徙到遙遠的南冥去了。為什麼是大風海動?船需在漲潮的時候出航,因為退潮後,水就不夠深。大鵬要起飛也是一樣的道理,要有足夠深厚的水跟風,才能起飛往南。「南冥」是哪裏呢?「冥」是幽遠的、看不清楚的。這個字,在甲骨文中的形象是這樣的:「 」,一塊布蓋住了一個被兩隻手捧著的東西。另一個說法是,「冥」是分娩的「娩」的意思。「冥」跟「娩」之間有共通的意涵。中國兩大思想──儒家跟道家,要達到的最高境界,一個是「赤子之心,人皆有之」,一個是「專氣致柔,能嬰兒乎」。儒家認為每一個人要從「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的「赤子之心」,以及「惻隱」、「是非」、「辭讓」、「羞惡」的「四端之心」這些天生的本來之心擴而充之,飛向人初生就已經具備的德性、應該歸往的方向。如果大鵬代表儒家、堯或者是孔子的話,我們似乎就能理解為什麼這隻大鳥要「怒而飛」了。
 
    「南冥者,天池也」,牠這樣飛,目的就是要飛到一個廣闊無垠的地方,叫做天池。
 
    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搏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一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
 
    〈逍遙遊〉很有意思,這麼大的鳥,這麼大的魚,多數時候我們以神話來看待這種故事,但莊子不希望這樣。莊子希望牠好比是尼斯湖大水怪,不只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看過,所以莊子重複說了三次,想要你相信這個故事。
 
    第二次是透過另一個人說的。「齊諧者,志怪者也」,「齊諧」是一個人的名字,他專門記錄一些光怪陸離的事。莊子講這段話,好像是想讓我們相信真的有這隻大鵬鳥,所以藉這個專記光怪陸離之事的齊諧之口說「鵬之徙於南冥也」,大鵬要飛往遙遠的、遙遠的南方。讓我們特別著墨一下「徙」這個字。我常聽戀愛中的人說:「我喜歡你原來的樣子,什麼也別改變,做你自己就好。」這種現代人最愛講的話,絕對不是出自「文化中國」的中國人之口。因為肯定人更臻美善的能力,是整個中國文化的精髓,儒家說:「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人透過每天不斷反省來提升自己,希望在不斷的變化中,不斷往好的方向進行。而道家則希望藉由一點一滴地長養真陽之氣,不斷地提升、充實自己,每天都比昨天更好。那為什麼要跟一個人說:「我們相愛,你就保持原來的樣子就好。」而不是有天回首看一段相遇,師生也好,朋友也好,情人也好,覺得:謝謝老天讓我遇見這個人,因為遇見他,我的生命更好。人最好的緣分應該是這樣,最好的自己也應該是像倒吃甘蔗一樣,每天都漸入佳境。東方文化所講的,不論生理或心理,都不只是沒病就夠了。沒病只是數線上的「零」點,我們可以從零出發,不斷朝正向邁進,透過內省讓我們的脾氣、個性、身體每天都比前一天更好。這個「徙」字,莊子是落得很用力的。
 
    「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莊子要強調的是大鵬鳥要飛往南冥去,需深達三千里的大洋、高達九萬里的飆風供牠起飛。「搏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一息者也」,什麼叫「扶搖」?「扶搖」是疾風,非常快速的風,上行風。古書的注解會讓人想到電影裏的龍捲風,這種風非常地強,可以把大鵬鳥一下子送到高空去。剛剛講「海運」,這邊講「六月一息」,是指憑著相隔六個月才會碰上一次的大風海動,大鵬才有辦法飛到那遙遠遙遠的南方。
 
    想想看,如果大學學測或指考考壞了,你能跟考試單位說:「對不起,我昨天拉肚子,可不可以今天再幫我出一份卷?」當然不行,考期過了就過了,要就請等明年吧。這就是這世界的殘酷,你要飛往一個目標,那就有待於外在世界機緣的配合。
 
    大鵬飛到高空,看見什麼呢?這非常重要。牠看見「野馬也,塵埃也」,雲氣既像野馬一樣地奔騰,也像塵埃一般地飄浮。更重要的是牠看到了「生物之以息相吹也」。我覺得這一點是莊子要提醒我們的,也是《老》、《莊》,道家思想不斷闡述的。為什麼功成能夠不居功?因為知道我們活在天地間,彼此受著彼此氣息的影響。舉個例子,如果今天老師重感冒,一邊講,一邊咳,坐在前面的同學就被我傳染了、影響了。可是你沒有發現的是,在你大一那一年,迎新宿營的那一年,同學說要組織個什麼團體的那一年,你參加了,這一栽進去就是四年。一生有幾個四年?可是在非常不經意的緣起,你就這樣進去了,這就是「生物之以息相吹」。
 
    以下是更重要的。莊子問:「天之蒼蒼,其正色邪?」他說天空顏色蒼蒼,真的就是天空真正的顏色嗎?這句話我讀來覺得莊子是天下第一罵人高手呀!他寫得完全不著痕跡,到我讀《莊子》十年以後才發現,這不是達文西密碼,是〈逍遙遊〉密碼。怎麼說是罵人高手呢?中國的先秦諸子有一家很喜歡講「正」,人心要「正心」,位子要「正位」,名分要「正名」,「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這是哪一家?儒家。為什麼莊子要問天色蒼蒼是真的天色嗎?因為這得要有一個前提,就是這隻大鵬鳥飛到的地方要遠到不能再遠,這個時候再來告訴我天空真的是蒼蒼,我才信。你知道這句話很嚴厲嗎?他其實在說:「如果你飛到的地方不是人類的至境,請不要為我定義什麼叫『正』。」這樣的「正」,就只是你主觀覺得最對的、最好的意見而已。
 
    讀《莊子》之後,我們對於過去的種種堅持就不再那麼固執,學《莊子》的我會跟自己說,「正」,就是你覺得這樣就是最對的、最好的,但我達到最高境界了嗎?我是完人嗎?所以我常聽學生抱怨:「某某某非常可惡,他明明知道……,可是他卻……。」我就會說:「你怎麼知道他『明明』知道呢?你是上帝嗎?」學生通常會愣住。既然不是上帝,那就不要用上帝的口氣說話。
 
    新聞媒體上看到大多數的人也常這樣。像宗教的戒律,到底什麼東西有氣血,掐得出血來不能吃?或者植物也有所謂的葷腥而不能吃?那為什麼一樣是佛教,這個流派可以吃,那個流派又不可以吃?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所謂的「正」到底是什麼?其實有很多可以挑戰、質疑的地方。但是我覺得學《莊子》最重要的不是挑戰、質疑別人定義的「正」,而是挑戰自己的成見。
 
 
 
 
 
 

新書影片

掌握正確的姿勢原則、放鬆身體:莊子的養生之道
 
 
 
 
「咸其自取」:自己的心情,自己決定
 
 
 
 
讓自我生命與專業能力同步成長:《莊子》教你如何選擇工作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379
定價 $48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