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林永青
出版社 天下生活
裝訂 單色膠裝17x23cm
出版日期 2016/10/12
ISBN 9789570388893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止痛

慢性疼痛病人的療癒紀實手札

★以一顆幽默溫暖的同理心,傾聽病人的痛,也治癒她的心

慢性疼痛都像是複雜的拼圖,必須抽絲剝繭,才有機會窺得全貌。本書除了讓讀者更了解疼痛原因,也見識了一位醫者的悲憫情懷。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你的痛,有人懂!

 
美國疼痛與運動醫學權威-林永青博士
 
運用貫通中、西醫的豐富臨床經驗

加上一顆幽默溫暖的同理心

傾聽病人的痛,也治癒她的心
 
 
根據統計,台灣有七十萬人深受慢性疼痛的折磨。疼痛是一種不舒服的、極私密的、無法與人分享的感覺,也會衍生出種種不同的毛病。
 
長期疼痛會讓人失去自信、心浮氣躁,也會令人魂不守舍,甚至改變一個人的身心、人生觀、乃至與他人的關係。沒有真正經歷過這種苦楚的人,無從理解箇中滋味,包括醫生。 
 
在美國執業超過三十年,曾擔任美國奧運委員會顧問、白宮運動中心顧問的林永青醫師,擁有中西醫的學經歷,專攻疼痛醫學。
 
每天面對各式疼痛難題的林醫師,一直積極地追尋協助病人止痛的辦法。在林醫師看來,每一件慢性疼痛案例都像是一道複雜的拼圖遊戲,必須抽絲剝繭,才有機會窺得全貌。 
 
本書以林醫師與慢性疼痛患者茱莉亞之間,長達十多年的醫病互動為縱軸,疼痛相關預防、治療、保健方法為橫軸,縱橫交織,理性與感性兼具。除了讓讀者對疼痛有更深入廣泛的認識與理解,也見識了一位資深醫者的悲憫情懷。 

 
【美國華府&台灣連線推薦】
 
 
「藉由病患茱莉亞的案例引領讀者了解減痛的方法,在治療的溫馨互動中更看出醫病早已建立了深厚的情誼。本書用率真幽默的筆觸,完整地以中、西醫的角度闡述疼痛的成因與控制,相信必能為讀者們帶來滿溢的啟發與收獲。」楊定一博士 (《真原醫》作者)
 
 
「有實用的減緩疼痛的處方,更有醫病之間的真情互動,有逗趣的鬥嘴、也有溫馨的關懷。是一本笑中有淚的共鳴好書。」紀政 (財團法人希望基金會董事長)
 
 
「林永青醫師在華府家喻戶曉。我在此前後八年,有接觸、有所聞。他幽默風趣、笑口常開、慈顏善目、仔細問診,病人看到他,疼痛痊癒一半,再經他診治調理,不用說疼痛全消,手到病除,乃神醫也。」魯肇忠 (外交部前駐美大使)
 
 
「疼痛的起因和治療錯綜複雜,和遺傳、外傷、肝臟、荷爾蒙、神經系統、氣候、精神、食物、環境、心臟、腎臟等都有關係。林醫師以他獨特的中西醫學見解,抽絲剝繭,深入淺出地說明和解析各種疼痛的起因和治療辦法。相信痛或不痛的讀者都會大有所獲。」劉德勇(前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學研究所所長
 
 
「林永青是美國華府地區知名的醫師,也是一位運動和治療疼痛的專家。《止痛》一書,是他彙整三十多年來幫助病人治療疼痛問題的經驗,內容深入淺出,是人人面對疼痛及止痛必讀的實用健康參考書。」林佳惠(華府喬治城大學醫學院副教授)
 
 
「林永青醫師具有體育的背景,在進行醫療、開出執行處方時就與眾不同,更具說服力,也深得病患的信任。許多束手無策的疑難雜症患者,紛紛慕名來到華府求診,在他的細心呵護及獨特的運動復健下,不僅找回生機,提升生命的品質。」江界山(前中國文化大學體育研究所所長)
 
 
「長期投入研究疼痛問題,林永青醫師總是竭盡心力地幫助病人找回健康。千呼萬喚中,林醫師在看診和學術研究之餘,整理出一系列深入淺出,介紹有關各類運動、傷害、疼痛問題及相關病例的書籍在美國出版。欣聞《止痛》一書即將在台灣出版,對於關心健康,希望增加醫學與相關知識的人,將是一本很實用的好書。」李戡華(前華府郵報總編輯)
 
 
「林醫師是一位少有的從台灣體育系出身,在美國接受專業醫學訓練,又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做長期醫學研究,本身從運動中瞭解人體的潛能和奧妙的醫師。他擔任過多種類型運動員的醫師和顧問,治療那些最高度使用身體的運動員,最瞭解病人的各類疼痛,具有最先進的醫學知識和治療方法,三十多年來更累積了許多特別的臨床經驗。很高興拜讀林醫師的《止痛》大作,相信長期遭受疼痛之苦的人,將可從中受惠;而一般人也可透過這本書,了解自己的身體與保養方法,告別疼痛,享受運動與生活的樂趣。」王巧蓉(華府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總部執行主任)
 
 
「集結博學多聞、全心投入的熱誠、慈悲關懷、真正的人道主義者等特質,林永青醫師是我遇到過的最好的醫師。他的精湛醫術以及熱誠的投入,幫助許多人克服並遠離疼痛之苦,包括我的親友、我的運動選手、以及我自己,不離不棄地陪伴我十二年,治癒我的疼痛問題。」丹妮絲.亞當斯(華府全明星水上競技運動總教練)
 

作者介紹


林永青
 
生於台灣,原本是體育系的高材生,因為受傷而中斷了運動員生涯。一九八○年代赴美留學,先後取得西醫、中醫博士,專研疼痛療法,同時也是催眠治療師、針灸師。目前在美國馬里蘭州行醫。
 
擔任過美國奧運委員會、白宮運動中心顧問,現為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特別研究員。1987年在馬里蘭州創立了物理醫學與治療中心,長期協助殘疾、老人與慢性疼痛患者,致力於強化其整體健康、增進免疫力、加速傷後的復原、穩定情緒、減緩老化、提高身心品質。

 
【學歷】
台灣中國文化學院體育學士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生理學碩士
格瑞那達聖喬治大學醫學博士
美國加州育英大學中醫學博士
臨床催眠治療師
馬里蘭州註冊針灸師
電子診斷醫學專家
 
 
【經歷】
美國物理醫學與復健學院 (American Academy of Physical Medicine and Rehabilitation) 院士
美國運動醫學學院 (American College of Sports Medicine) 院士
美國疼痛處理協會 (American Academy of Pain Management) 會員
美國醫學針灸協會 (American Academy of Medical Acupuncture) 會員
美國國家臨床催眠治療委員會 (National Board of Clinical Hypnotherapists) 委員
美國電子診斷醫學協會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Electrodiagnostic Medicine) 會員
美國法醫學院 (American Board of Forensic Medicine) 院士
美國法醫委員會 (American Board of Forensic Examiners) 委員
美國綜合醫學協會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會員


【歷任】
威斯康辛大學醫院住院醫師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醫官
馬里蘭大學運動醫學客座教授
美國與蘇聯國家排球隊醫師
美國奧運委員會顧問
華府全明星游泳隊 (All Star Aquatics) 隊醫
白宮運動中心顧問
《華府郵報》林醫師專欄作家
 
 
【現職】
馬里蘭物理醫學與治療中心 (Physical Medicine and Treatment Center) 主任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特別研究員
 
 
【榮譽】
2003年美國共和黨醫療改革委員會 (National Republican Congressional Committee's Physician's Advisory Board) 年度醫師 (Physician of the year)
2003年美國共和黨醫療改革委員會名譽會長
美國傑出醫師 (America's Top Physician - Consumer's Research Council of America)
 
 
【著作】  
Chinese Herbal Preparations in Pain Management (2000)
25 Year abstracts of OHAI Publications (2001)
Chinese Herbal Preparations for Women's Wellness (2001)
Chinese Herbal Preparations for Older Adults (2002)
The Chi of Tong Leong (2006)
The Dao of Living with Pain (預計 2017 出版)
A Cute Puncture (預計 2018 出版)
Beyond Acupuncture  (預計 2018 出版)
 

目錄


華府、台灣連線推薦
 
作者序
疼痛教會我的事
 
◎何日雁歸來
◎潑婦
◎疼痛這回事
◎幸會了,茱莉亞
◎車禍後遺症
◎莫名的痛
◎常用的止痛方法
◎腹式呼吸
◎正確姿勢
◎休息的必要
◎冷熱光電
◎指壓與按摩
◎做與不做
◎再痛也得動
◎疼痛怎麼動
◎關節運動
◎肌力運動
◎心肺耐力運動
◎減肥與減重
◎走路與走鞋
◎頭痛
◎肌筋膜疼痛
◎針療
◎針羞
◎針刑
◎飛得太低
◎復健
◎湖濱補氣
◎藥物副作用
◎止痛食物
◎食物的酸鹼
◎食物的陰陽
◎食物的五味
◎酒醉頭痛
◎狹心症
◎失控的腸子
◎去除障礙
◎孽
◎夜長夢多
◎催眠
◎心病
◎一輩子的牽掛
◎無奈
◎疼痛人生
◎我還沒死
◎幽鳥飛白
 

作者自序


疼痛教會我的事
 
 
年輕時的我,逍遙自在、無憂無慮,尚不了解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一九六七年的初夏,以色列和埃及正打得頭暈眼花,我以優異成績考進了中國文化學院(現在的文化大學)體育系。可惜,右腳踝卻在一次足球比賽時受傷,反轉了一百八十度,既不能跑,不能跳,也不能踢,只好休學回家做一年的少爺。至今,右腳還是隨時找我麻煩。
 
一九七四年六月底,出發到美國留學的前夕,父親對我說,有一天造物者要問我活在世上做了些什麼事,希望我可以給個好答案。一九八二年六月,我從聖喬治大學醫學院畢業。
 
在聯合國的大禮堂,我對著醫神阿波羅及天地諸神發誓將以為病人增進健康為職志。父親特別從台灣打電話提醒我,「上醫治國,下醫治病,當不成上醫,起碼做個中間治人的醫師,千萬不要當個只會動刀、開藥方的下醫。」他要我不僅維護患者肉體上的健康,也要注意心靈上的健康,以耶穌基督的愛心使患者的身體和心靈都獲得改善。
 
一九八二年六月底,我回到威斯康辛大學,成為大學醫院物理醫學與復健的住院醫師。我發現,疼痛不僅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醫學問題,也是醫生們懂得最少的難題。
 
疼痛是一種不舒服的且極私密的、無法與人分享的感覺。沒有真正經歷過疼痛之苦的人,包括醫生,無從理解疼痛的滋味。疼痛總是在不知不覺中出現,是身體發出的警告信號,讓我們知道身體裡出了狀況。
 
失去痛覺絕不是件可喜的事。比方說,明明受傷流血了,如果不知不覺,後果難以想像。然而,超過合理時間還流連不去的疼痛卻很可怕。
 
此時,疼痛不再只是單純的不舒服的感覺,而是一種「痼疾」,不但會把原來的痛感扭曲、擴大、持續,也會衍生出種種不同的毛病,包括頭暈目眩、腳痠手軟、高血壓、心悸、胸口悶、憂鬱、便秘、腹脹、消化不良、胃潰瘍、大便不通、拉肚子、失眠、睡不好、小便失禁、走路不穩等問題。
 
長期疼痛會讓人失去自信、心浮氣躁,也會令人魂不守舍,甚至改變一個人的身心、人生觀,乃至與他人的關係。
 
痛覺主要是由游離神經末稍上的傷害感受體(Nociceptor)開始的,這些感受體存在身上的每個角落,所以幾乎身上的每個活組織都會產生疼痛信號。皮膚表面和關節的感受體特別密集,所以又特別敏感。
 
有關疼痛的學說很多,有人認為被刺激的強度愈強,感覺就愈痛(Pain specificity theory);有人認為只要有知覺神經存在,一旦強度足夠,任何刺激都會引起痛覺(Intensity theory); 也有人認為,體內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痛覺接受器,只要被刺激的時間和空間不同,就可產生包括疼痛等等各種不同的感覺來(Pattern theory)。
 
當然,這些都是理論,都存有無法解釋的部分。
 
疼痛的原因很多。受了傷、發炎、感染、吃了太冷的東西就會引發疼痛 ; 皮膚、肌肉、骨頭、關節、韌帶、筋腱、神經、血管等全身的任何活器官或組織,都有能力產生疼痛。
 
身上的瘡疤、貧血、內分泌失調、缺乏維他命B、風溼、類風溼、血管硬化等都可以是疼痛的起因。中醫理論認為,如果身體裡的「氣」或「血」運行不通,就會產生疼痛。
 
許多患者的疼痛原因不清不楚或詭譎多變。我有一些病人既沒傷筋斷骨,檢查結果也都正常,偏偏老是唉聲嘆氣、痛不欲生。
 
疼痛的種類也有好幾種,複雜得很,例如劇痛、微微痛、淺痛、深痛、沈痛、間歇痛、持續痛、刺痛、燒灼痛、脹痛、鎮痛、絞痛、長期痛、幽靈痛等不同痛感。
 
此外,經常伴有其他的情緒反應,例如驚惶、恐怖、發怒、緊張、不安、憂愁等。每個人對疼痛有不同的感受和表達方式。止痛的方法琳琅滿目,燒香、祈禱、休息、催眠、按摩、指壓、冷敷、熱敷、電療、擦藥、吃藥、針扎、神經刺激、脊髓刺激、神經阻斷等。
 
根據疼痛的「閘門控制學說」(Gate control theory),脊髓裡有一道疼痛信號通往腦袋的山海關。這道門戶的開關受兩種知覺神經的控制;一種神經比較粗,另一種神經比較細。刺激粗的神經會把大門關起來,使疼痛的信號傳達不到大腦,因而不會感到痛。
 
反之,刺激細的神經會使門戶開放,有如明朝的吳三桂引清兵入山海關,使疼痛的信號暢通無阻地傳到大腦,令人感到疼痛。所以,只要找出辦法將那些粗的知覺神經弄得興奮不已,或把細的知覺神經變懶,就可止痛。然而,疼痛神通廣大,還有一堆旁門左道,豈是那麼容易束手就擒。
 
有時,怎麼也找不出有效的減痛辦法,有些人只好怪醫生無能或不相信他們的疼痛。事實上,醫生是根據科學原則來做出診斷,以客觀的證據和檢驗結果來論治的,如果檢驗的結果沒發現任何不對,原則上只能鼓勵病人自強不息、好自為之,或另請高明了。
 
有時,醫生只能拿出惻隱之心,或像當年莊子在濠水看魚一樣,憑經驗和邏輯,因時制宜,做些心理上的治療。還好,不少長期疼痛在治療一段時間後就會消失,所以不妨對止痛保留開放的心態,當奧秘解開時,您可能早就不痛了。
 
一九八五年夏天,我完成了威斯康辛大學醫院住院醫師的訓練,接著到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當醫官、做研究。國家衛生研究院旗下有二十七個不同的專科研究所,每年研究經費將近三百億美元,主要目標是探討生物醫學方面的新知識,用以預防、偵測、診斷、治療令人束手無策的各種疑難雜症,包括長期疼痛。
 
目前在國家衛生研究院裡,幾乎每個研究所,尤其是護理科學、老人醫學、關節炎、肌肉骨骼和皮膚病、糖尿病、消化和腎臟病、濫用藥物問題、牙齒與顱顏疾病、神經與腦出血意外、輔助與綜合醫療,以及弱小民族健康等,都直接或間接地參與了止痛研究的行列。
 
一九八七年初,我在國家衛生研究院的附近開設了一間私人診所(Physical Medicine and Treatment Center)。除了診療室、檢驗室、生物力學中心之外,還有個現代化的復健中心。
 
我鼓勵病人做運動,因為適當的運動可提高心肺循環、骨骼、肌肉、內分泌等系統的功能,增強體能、冠狀動脈的血流量、耐力、抵抗力,有助減肥,避免慢性病、情緒低落,以及延緩老化。
 
許多患有長期疼痛的人其實是體能太差的緣故,肌肉、骨骼、筋腱與韌帶失去了對身體應有的支稱或協調作用,而不是真的生了什麼病。
 
三十多年來,我日夜與疼痛為伍,聽病人對疼痛的傾訴有如聆聽貝多芬《悲愴》奏鳴曲,令人肅然、感嘆、又激動。此外,我仍持續在國家衛生研究院做研究,設法找出更有效的止痛方法。
 
每個人的疼痛都是獨一無二的,不同時期的疼痛處置也不盡相同。對於疼痛,我沒有所謂標準的處理方法,事實上每個患者也需要經常更新減痛的策略。只要堅守原則,多數人都能維持如常的生活。
 
我的患者當中,有卸任或現任的美國國會議員、法官、大學校長、警察局長、職業演奏家,夏季和冬季世運會選手、職業運動員,也有來自台灣的立法委員。
 
許多患者都能繼續過著充實又有成就感的生活,是戰勝疼痛的最佳證明。
 
每個人都必須學會尊敬和照顧自己的身體,仔細聆聽它在告訴我們的訊息。我總認為,「態度」是對抗疼痛的最佳武器,別讓疼痛成為你生命的主宰者,隨時與疼痛戰鬥。除非你決心把疼痛殲滅,否則疼痛將永遠跟隨你。增進健康不僅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也是義務。
 
這不是一本深藏高深理論的書,而是三十多年來我對治療疼痛的心得報告。本書的目的不在於教讀者怎麼止痛,那是你自己和你的醫生的責任。
 
本書希望讓讀者認識疼痛,鼓勵你和醫生做完整的溝通,選出對自己最好、最適合的治療方式。
 
祈望每位讀者都有更健康、更愉快的人生。
 
林永青

2016年8月  於美國首府華盛頓
 

推薦序


從聆聽中了解疼痛傳達的訊息,才是療癒的開始

楊定一博士(《真原醫》作者)
 
林永青博士不僅本身是位傑出的運動員,更是被白宮委以重任的運動顧問,在美國運動醫學界備受尊重。
 
很高興林博士能出書分享他的運動復健專業,深入淺出地介紹呼吸、指壓按摩、運動、飲食、藥物、針灸、光電療、情緒等疼痛控制的方法,這些也是林博士長期以來幫助無數患者有效控制疼痛的技巧。
 
疼痛如能被妥善處理,將可大幅提升病患的身心狀況。這也是為何多年來在長庚生技身心靈轉化中心,我如此重視結構調整或筋膜放鬆等療程。
 
因為人體結構平衡與否或筋膜的延展放鬆,與慢性疼痛或各種健康問題是息息相關的。疼痛舒緩能直接改善病患的生活品質,也因此我特別認同林博士結合中西醫來幫助病患減痛的用心。
 
除了疼痛控制的完整介紹,本書另傳遞了一個重要的療癒觀念,就是先聆聽身體的訊息。在聆聽中了解疼痛所帶來的警告信號,再進而選擇適合自己的治療方法。
 
我個人相當認同,因為健康要靠自己積極追求而得,而非被動等待而來。我們應傾聽身體的聲音,深入檢視調整生活習氣,並以轉變的心念去理解世界,這才是療癒的真正開始。
 
從書中的字裡行間不難發現林博士總是真誠地關懷病患,視病如親且不忘醫志如初。
 
書中藉由病患茱莉亞的案例引領讀者進一步了解減痛的方法,在治療的溫馨互動中更看出醫病早已建立了深厚的情誼。醫者父母心,林博士總是以病患的需求為優先,並適時地為病患鼓勵打氣。本書用率真幽默的筆觸,完整地以中西醫的角度闡述疼痛的成因與控制,相信必能為讀者們帶來滿溢的啟發與收獲。
 
 
 
治療疼痛的妙手仁醫

魯肇忠(外交部前駐美大使)
 
林永青醫師在華府家喻戶曉。我在此前後八年,有接觸、有所聞。他幽默風趣、笑口常開、慈顏善目、仔細問診,病人看到他,疼痛痊癒一半,再經他診治調理,不用說疼痛全消,手到病除,乃神醫也。
 
林醫師專精疼痛各病,對導致疼痛的身心問題著墨深厚。他更嗜愛研究,追求學問,是一位道地的醫學學者。所以,在美國有很多醫學研究機構,例如美國運動醫學學院、美國法醫學學院、白宮運動中心等競相爭取聘他為院士或顧問,令人欽佩。
 
他不僅精通醫學,善於寫作也是一絕。曾經擔任《華府郵報》醫學專欄作家,將他的醫學知識及經驗透過媒體傳授於人,是一位醫學博愛、醫學福音的傳播者,乃仁醫也。
 
我忌妒、我眼紅,在華府的人,為何如此有福,得到林永青醫師的呵護與照顧。有一天,他如果能將此寶貴的醫學福音帶到台灣,讓我們在台灣的人亦能分享,那該多好。我默默地盼望著、祈禱著。
 
 
 
一本所有人都可以從中獲得止痛良方的好書
 
劉德勇(前中央研究院生物化學研究所所長
 
我與林永青醫師在一九八五年就認識。那時他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當醫官、做研究,在馬里蘭大學教授運動醫學,也在中華醫藥衛生學會當董事。他是西醫博士,也是中醫博士,更是一位極具愛心、努力向上、充滿幽默感的醫生及學者,對健康教育尤其不遺餘力。
 
除了在馬里蘭大學教書之外,他和前台灣行政院衛生署藥政處處長許鴻源博士合寫了三本英文書,把中國醫藥介紹給西方人,同時也經常被邀請到中文電視台和社團去做專題演講,把西方的醫藥新發現介紹給自己的同胞。
 
不久前(2016年8月16日),林醫師在大華府台美人長樂會做了「中風的預防與復健」專題演講。當天的聽眾爆滿,座無虛席,破了創會以來的最高紀錄。
 
大家都想聽林醫師幽默風趣、內容充實、深入淺出的演講,頻頻拍手稱讚。他不看稿,一口氣就講了一個半鐘頭。講完後,大家就圍著他團團轉,比手畫腳,爭先恐後問東問西。
 
幾年前,他在《華府郵報》撰寫半版面的林醫師醫藥專欄,每週一篇,為讀者們增進健康新知。每當出報日,報紙就被搶空。我就經常拿不到。現在,林醫師將他治療疼痛的心得組成《止痛》一書呈獻給台灣的同胞。
 
我們都知道疼痛的起因和治療錯綜複雜,和遺傳、生產、外傷、熱病、循環、肝臟、結締組織、急慢性炎症、荷爾蒙、神經系統、氣候、精神、食物、環境、心臟、和腎臟等等都有關係。林醫師以他獨特的中西醫學見解,抽絲剝繭,深入淺出地說明和解析各種疼痛的起因和治療辦法。
 
我極力推薦這本書,相信痛或不痛的讀者都會大有所獲。
 

內文試閱


何日雁歸來
 
二○○五年十月三日星期一。
 
早上一進辦公室,黛安娜就指著《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的頭條新聞叫我看:「 Tour Boat Overturns on New York’s Lake George Killing 21.」(紐約的喬治湖上遊艇翻船,淹死了二十一人!)她的面色慘白,悵然若失。
 
「那太不幸了!」我說。
「不知道茱莉亞會不會在那條船上?」
「妳怎麼會有那種想法?」
「這個時候她應該還在那裡呀!」
「不會吧,我已告訴過她好幾次,不可再去坐船。」我故作鎮靜。
「她像是個會聽話的人嗎?」
「就算她在那條船上,也不一定會有問題。妳也知道她有多頑固,哪會那麼容易就被小水溏淹死?」
「可是,報上說死者都是殘障老人!」黛安娜憂心忡忡地説。
「那又怎麼樣?」
「我只是想,她連......」
「妳是在捕風捉影,不會的啦!」
 
嘴上這麼說,心裡還是不免焦急。打了幾次電話到喬治湖,電話不是沒人接就是忙線。再打到茱莉亞住過的養老院,院方說她一年前就搬走了。
 
「她應該不會在那條船上吧?」我對黛安娜說,開始心浮氣躁起來。
 
「她一定不在那條船上!你放心好了。」經過這些年來的耳濡目染,黛安娜見風轉舵的功力了得,也懂得採取心理戰術,紓解緊張、焦慮,以及精神上的痛苦。
 
我強迫自己相信茱莉亞不在那條船上,最好她根本就不在喬治湖。然而,心中卻興起了一股「秋水望斷,不見孤雁歸來」的悲涼。
 
 
潑婦
 
一九九五年三月十四日星期二。
 
診療室裡,忽然傳來隔壁黛安娜扯著嗓子高分貝說話的聲音。她結結巴巴、辭不達意,一點兒也不像那個共事五年多,總是謙恭有禮的伶俐女孩兒。
 
平時,診所裡的電話一響,她總是用非常親切的聲音回答:「林醫師的診所,你好。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然後,詢問對方有什麼需要:是不是接受過林醫師的診療?何時方便看診?
 
假如對方希望直接跟我談話,她要不是請對方稍候,就是說「林醫師正在看診,分不開身」,或者乾脆說「林醫師不在診所,請留話」。患者都很喜歡她。
 
今天不知為何如此失控。終於,再也聽不下去。
 
「怎麼啦?火氣那麼大?」
「一個肖查某!」黛安娜使勁按下消音鍵。她氣得臉都紅了,面目可憎,殺氣騰騰。
「有那麼糟?」我心頭一驚,不敢枉動。
「莫名其妙!血口噴人!」
「人家是不是向妳要什麼,妳不肯給?」
「她要找你!而且現在馬上就要!」
「她有什麼大問題,那麼火急,現在非要找我不可?」
「還不是『痛死了』!誰知道是真痛還是假痛?每個來找你的不都喊痛!」
 
國際疼痛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Pain)對疼痛的定義是不舒服的感覺,不管是實際的或是潛在的。也就是說,假如有人說他「痛得要死」,就是痛得要死,誰也沒有資格說不是。
 
「妳是怎麼跟她解釋的?」
「我說你現在忙得很,這裡不是急診室,要看你得先預約才行。我說的沒錯吧?」
「沒錯,沒錯,妳說的一點兒也沒錯。她怎麼說?」
「她罵我是婊子,還罵我是母狗!」
「罪過!但是,妳剛剛不也說人家是野母狗?」
「是她先開戰的!」
「身心不適的人脾氣比較暴躁,就像一顆不定時的炸彈,隨時都可能爆炸。何必那麼認真?」我拍拍黛安娜的肩膀。
「身心不適也沒權侮辱人!」可憐的丫頭,滿臉都是淚水。
「去喝杯咖啡,把電話給我吧!」
 
如果推不動,就拉拉看吧!父親說過,來勢洶洶的病人大都只是身不由己,心急如焚,情急失控而已。耶穌也說,不管人家怎麼不管人家怎麼不講理,還是要愛他們。
 
「哈囉,年輕姑娘,請問我能怎麼幫妳?」接過電話,清清喉嚨,用既慈祥又和藹的男中音説道。
「你是林醫師?」對方沙啞低沈的聲音,像是位善於吞雲吐霧的女人。
「我是林醫師。」
「你是什麼樣的醫生?」
「喔,聽我的病人說,我好像是個還滿好的醫生!」
「我問你是不是正統的醫生?」在美國,正統的(occidental)醫生就是西醫。
「是的,夫人。我在美國念的書,接受煎熬,通過考試,有執照,也按規矩繳稅。」
「會開刀,也可以開處方嗎?」
「是的,夫人,我也會種樹、養雞、養鴨、養狗!」
「你能解決我的頭痛和脖子痛嗎?」
「沒見妳以前還不知道。痛多久了?」
「十多年!」
「喔,對於解決長期疼痛,我沒有絕對的把握。我只是個平凡的醫生,不是神。」
「難道只有神才會止痛?」
「老實說,對於看不到和摸不著的疼痛問題,只有神才了解 。」
「你不是疼痛的專科醫生嗎?你不看長期疼痛的病人嗎?」
「我是看的,夫人。可是,我不敢對長期痛的病人做止痛的保證。」
「為什麼?」
「因為長期痛的人的身上經常有我解不出的謎題!妳一定知道,疼痛既複雜又飄忽不定。況且,我還不認識妳,就算認識了,也得先弄清楚讓妳疼痛的原因,才知道該怎麼做,不是嗎?」
「現在可以去看你嗎?」
「喔,真是對不起,現在已經有好幾位病人在診所裡等著,得先請剛剛被妳修理的那位小姐幫妳訂個時間,讓我倆相互認識一番。然後,想辦法幫妳,可以嗎?」我說。
「你想這樣就打發我?」
「對不起,夫人,那些人都在幾個禮拜前就預約了。」
「扎針痛不痛?」
「疼痛是一項完全『主觀』的感覺。也就是說,每個人對疼痛的知覺都不同!」
「我可以忍受很多疼痛,只是不喜歡被針扎!」
「是誰要用針扎妳?」
「就是你呀,我是想找你做針灸止痛!」
「噢,那妳找錯人了!我不是專門針灸的針灸師,止痛也不一定得靠針灸呀,夫人。」
「別的辦法,別的醫生,我都試過了,都沒有用,全是白痴,浪費錢!」
「我不見得會比他們高明!」
「你最好不要讓我再失望!我現在對疼痛是極端的厭惡,指天發誓要想盡辦法來幹掉它!」
「我也和夫人一樣不喜歡疼痛,也想盡辦法來幹掉它!」
「可是,我每想到去看你,就有一種魂飛魄散的感覺。」
「那就不要看我,也不要想我嘛!」
「你有好多病人都向我極力推薦你,但我就是沒膽子去找你。」
「其實,我沒有那麼可怕!」
「我的一位朋友形容,你對止痛不擇手段,極具創意。」
「真的?」
 
治療長期疼痛就像打一場爛仗。《孫子兵法》中打爛仗的辦法是用奇制勝,正奇相用,可按牌理出牌,也可不按牌理出牌,沒有一定的規則,不必拘泥。
 
「只是,她第一次去找你時,差點兒就被你整死。」
「有這回事?妳那位朋友叫什麼名字?」
「貝絲.麥克蕾,是她親口對我說的。」
「喔,如果妳是麥克蕾夫人的朋友,應該知道對她所講的話要大打折扣。」
「但是,挨了你的幾針後,她多年來的疼痛就都不見了 。」
「那麼,妳在打了折扣後,還要再打一次。」
「是她親口對我說的!」
「果真如此,她要不是被我嚇死了,就是去看了另一位林醫師。」
「你的電話號碼就是她給的,她叫我一定得去看你 。」
「她一定是恨妳入骨。」
「貝絲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位受人尊敬的牧師娘!」
「那麼,見面後再談, 可以嗎?」
「你的收費貴不貴?」
「貴不貴是個相對的問題,妳得問問愛因斯坦。」
「我住在養老院的貧民窟裡。」
「那麼,我們就不談錢。可以嗎?」
「OK!」
「真多謝,夫人,改天見!」
「你不用夫人來、夫人去,聽起來怪噁心的。」
「是的,夫人,再見!」
 
如坐針氈,我趕緊掛了電話。除了喊她半天的夫人以外,我根本忘了問她姓什麼、叫什麼、電話號碼或住在那裡,只知道她一定很不爽。幾個星期過了,再也沒有她的消息。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261
定價 $33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