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藻谷浩介、NHK廣島採訪小組、黃育徵
出版社 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 2017/01/20
可扺用 特價商品,不適用折抵服務

【優惠價75折】綠色經濟套書

★ 綠色經濟、台灣再出發
★ 不可錯過的翻轉機會

《天下》嚴選《綠色經濟套書》,借鏡台灣與日本經驗,發現循環再生的全新經濟發展思維,雙書合購優惠價75折!讓我們一同開創台灣產業成功轉型的希望。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優惠價75折】綠色經濟套書

綠色經濟、台灣再出發!在經濟發展的同時,更不能忘記我們對環境的責任。《天下》嚴選《綠色經濟套書》,借鏡台灣與日本經驗,發現循環再生的全新經濟發展思維,雙書合購優惠價75折!讓我們一同開創台灣產業成功轉型的希望。
 
 
 
《循環經濟》
 
 
 
 
循環經濟、台灣再出發 

不可錯過的翻轉機會!

 
 「在經濟發展的同時,我們不要忘記對環境的責任。經濟發展的新模式會和國土規劃、區域發展及環境永續,相互結合。產業的佈局和國土的利用,應該拋棄零碎的規畫,和短視近利的眼光。我們必須追求區域的均衡發展,這需要中央來規畫、整合,也需要地方政府充分發揮區域聯合治理的精神。」

「我們也不能再像過去,無止盡地揮霍自然資源及國民健康。所以,對各種汙染的控制,我們會嚴格把關,更要讓台灣走向循環經濟的時代,把廢棄物轉換為再生資源。對於能源的選擇,我們會以永續的觀念去逐步調整。新政府會嚴肅看待氣候變遷、國土保育、災害防治的相關議題,因為,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我們也只有一個台灣。」 ─ 摘自總統蔡英文就職演說
 
 
台灣,地小人稠、高人口密度,卻有著全球數一數二高的碳排放量,以及廢棄物會無預警亂竄的社會現象。邁向循環經濟的設計,可以直接把污染和廢棄物轉換為有價值的資源,間接復甦這塊土地的生命力,提升百姓的生活環境。台灣,一個能資源、原物料短缺,極度仰賴進口的國家,邁向循環經濟的設計可以根本減少對原物料的依賴度,提升原物料的經濟效益,讓台灣在經濟發展和資源的掌握上都能享有更堅實的獨立自主。
 
「循環經濟」是一個兼顧經濟活動、在地就業、環境生態、能源自主的發展模式。這個資源可以不停循環與再生的經濟模式,讓每個人有機會能夠重新想像未來。落實循環與再生經濟的發展思維,對企業界而言,以使用取代擁有的「消費文化」,以製造延伸到服務的「產業文化」,以「相互依存」取代「獨善其身」的「合作文化」,有利於改變企業的體質,提升競爭力。
 
循環經濟可以讓台灣「擺脫半世紀來代工的宿命」,代工是線性經濟中一個高度仰賴無止境「降低成本」為競爭力的商業模式。台灣夾雜在「缺乏低價的在地資源」和「缺乏經濟規模的消費市場」這兩個困境之中。在無法掌控前面的原料端,加上缺乏後端消費市場的支撐,台灣半世紀來一直是個「結構性」的弱者,這是一個多麼艱困,幾乎不可能「翻身」的角色!
 
積極把循環經濟的精神帶入我們的企業體,可以讓台灣業者,翻身扮演新時代中的領導角色,站上推動循環經濟的制高點,參與循環經濟的技術研發,創新商業模式的建構和制定未來的經貿規則。台灣只有擺脫「代工者的宿命」才有翻身的機會。
 
 
【本書重點】
 
為什麼台灣需要推動循環經濟?

台灣九○%以上的能源、肥料、飼料,以及六○%以上的食物仰賴進口。過去半世紀來,持續依賴進口大量能源,原物料,再加工生產外銷,而製造過程的廢棄物則隨意棄置,任由環境被污染破壞,這樣刺激成長的工業化經濟模式,在資源供需與價格大幅波動之際,難以持續創造就業,並兼顧環境生態。這些問題都是「線性經濟」(Linear Economy) 的商業模式所導致的。

雖然我們都不停地嘗試解決這些線性經濟所造成的問題,但是我們習慣只針對問題,透過技術與管理,找出答案。可惜的是,受限於線性的思維,經常只是在格局內找出最新的技術,也被戲稱為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鋸箭療法」。沒有弄清楚問題的本質,每創造一個新技術,解決問題的同時,卻也帶來了更多的新問題。全球暖化,就是線性經濟發展下累積的世代風險。
   
沒有一個國家,比台灣更迫切需要採行循環再生的經濟發展思維

這是改造台灣的一次契機,讓台灣可以和資源脫鉤、超越競爭,甚至參與制定未來全球經濟發展的規則。只要落實循環與再生經濟的發展思維,邁向以使用取代擁有的消費文化,優化天然資源應用效率的製造文化,實踐全面共生共享的合作文化,台灣,歸零後,可以再起。

 
【誠懇推薦】
林    全 / 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
廖俊智 / 中央研究院院長
吳茂昆 / 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海外院士
張景森 / 行政院政務委員
紀維德 / 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代表
李根政 /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賴曉芬 /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
苗豐強 / 聯華神通集團董事長
陳寶郎 / 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黃鯤雄 / 中華紙漿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陳偉望 / 台灣永光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里山資本主義》
 
 
 
 
人類用創意及最先進的技術
 
拯救先進問題國家的全新經濟生存模式
 
就是「里山資本主義」
 

 
▶地方的赤字,就是買下「能源」與「物品」的金額
▶成本零元的經濟再生、地方復甦,一定做得到
不為人知的超優良國家─奧地利
▶倫敦、義大利也流行木造高樓層建築
▶真正的結構改革是要「確立可以提高薪資的商業模式」
▶「邁入高齡化的社會將會衰退」是錯誤的想法
 
 
日本人隱約可以感受到,金錢資本主義已面臨極限。為了解除這樣的不安與不滿,「里山資本主義」提供全新的富足體驗,改變原本的生活常識。里山資本主義再次善用前人曾經建立的休眠中資產,以「成本零元」的方式讓經濟再生,重建彼此間的互動交流。而人類的創意及「最先進的技術」,將為鄉間生活帶來革命性的改變。

日本的鄉間生活環境,已經能與「都會」及「世界」迅速連結。本書的用意,並非是倡導捨棄方便的都會生活,到鄉下過活,而是自許為地方居民的生活實踐導引,並為居住在都市裡的讀者提供新的想法,讓讀者重新審視生活與價值觀,看見自我的生活與未來。

 
日本經濟靠「里山資本主義」再生,也是全球先進國家的終極借鏡:

事例1.經營地方經濟的小鎮用木屑發電,能源不受石油價格、煤炭價格影響。
事例2.超高齡化社會的島嶼,想出能為自己與地方同時帶來利益的辦法。
事例3.奧地利等國已展開能源革命,木材將掌握今後的經濟狀況。


【各界名人推薦】


<學界>
吳茂昆 / 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海外院士
張聖琳 / 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吳靜吉 / 政大創造力講座名譽教授
馬振基 / 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教授、國家講座主持人
李光中 / 東華大學環境學院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
蔡培慧 /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張正揚 / 高雄市旗美社區大學校長
 
<官、法、公益團體>
曹啟鴻 /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主任委員
黃育徵 / 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創辦人暨董事長
黃淑德 / 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
彭裕民 / 工研院材料與化工研究所所長
丘如華 / 社團法人台灣歷史資源經理學會祕書長
陳瑞賓 / 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祕書長
邱銘源 / 財團法人台灣生態工法發展基金會副執行長
蘇治芬 / 前雲林縣長、現任立法委員
陳曼麗 / 現任立法委員
詹文男 / 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資深產業顧問暨所長
 
<民間產業>
羅文嘉 / 水牛書店社長
陳偉望 / 台灣永光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石茱樺 / Hugosum和菓森林紅茶莊園總經理
林婉美 / 黃金種子文化事業有限公司顧問
 

目錄

 
《循環經濟》
 
 
專文推薦
從循環經濟看見台灣產業成功轉型的希望 / 林全
 
【第一部】台灣為什麼需要循環經濟?
 第一章、循環經濟:台灣再出發
 第一節  成長的極限
 第二節  工業文明的最後救贖
 第三節  沒有廢棄物,只有錯置的資源
 第四節  轉型過程需要的觀念轉換
 
【第二部】企業、社區、城市、國家的發展新藍圖
 第二章、企業變身循環經濟先驅,重燃成長引擎
 第一節  好主意,更是好生意
 第二節  做對的事,不只是把事情做對
 第三節  改變產品用過即丟的宿命
 第四節  沒有廢棄物
 第五節  以「使用」取代「擁有」
 第六節  治癒大量生產、大量消費的痼疾
 第七節  創新商業模式,讓企業變身循環經濟先鋒
 第八節  資源再生的循環系統(Closing the Loop)
 
 第三章、跳出經濟與環境兼顧的兩難:打造零廢棄與零污染的產業
 第一節  循環建築,修補過去的錯誤
 第二節  循環農業,創造在地經濟
 第三節  循環紡織,令人安心的新時尚
 第四節  循環運輸,百年製造業的新革命
 
 第四章、區域怎麼做循環經濟?
 第一節  讓工業像一棵樹一樣思考
 第二節  丹麥卡倫堡 ─ 由下而上的改變力量
 第三節  日本川崎工業園區 ─ 由上而下的主導力量
 第四節  德國BASF ─ 一體化的力量
 第五節  荷蘭De Ceuvel ─ 十年租約點燃市民自發的小革命
 第六節  芝加哥The plant ─ 都市生活裡的循環實踐
 
 第五章、國家與城市的新戰略  工業與農業相互合作的新未來
 第一節  歐盟 ─ 在地球極限內創造美好生活
 第二節  荷蘭 ─ 二○三○年之前減少使用五○%的原物料
 第三節  丹麥 ─ 六大政策切入循環經濟
 第四節  蘇格蘭 ─ 以零廢棄為國策
 第五節  阿姆斯特丹 ─ 循環經濟的創新矽谷
 第六節  倫敦 ─ 管理廢棄物,不是去化廢棄物
 
【第三部】循環台灣的實踐方式
 第六章、循環台灣  世代維新的生存之戰
 第一節  落實循環經濟
 第二節  願景二○三五
 第三節  打造循環台灣
 
 第七章、總結 我們要改造歷史!
 第一節  新的成長模式
 第二節  更具包容性的台灣
 第三節  改變對政府的期待
 
後記 
循環經濟Q&A
 
 
 
《里山資本主義》
 

推薦序  
一同創建屬於臺灣的「里山主義」/ 曹啟鴻
里山主義與循環經濟是相同的理念 / 黃育徵
吸引年輕人回鄉安身立命的共生經濟 / 黃淑德
實踐由民眾自決的里山資本主義 / 丘如華
以里山資本主義創造環境美好價值 / 詹文男
里山的書店──像燈塔一樣 / 羅文嘉
重返過去美好的生活體驗 / 石茱樺
GDP以外的幸福 / 林婉美
 
前言 ─ 引薦「里山資本主義」
打破「百年的經濟常識」
構想起源自「金錢資本主義」
「經濟衰退的國家」成了熱錢的獵物
自「強硬的經濟」中解放
鄉下人跑在世界的前端
 
第一章、世界經濟的最先鋒‧日本中國山地 ─ 由零元成本開始的經濟再生,地方復甦
二十一世紀的「能源革命」自山中展開
替代石油的燃料
向國外採買能源,就躲不開全球化的影響
一九六○年代前,能源皆來自山中
重新啟動金流,創造就業機會與所得
二十一世紀的新經濟產品 —「環保爐」
以山林作為食材
什麼都沒有,才有機會做每一件事
從人口過疏,反敗為勝
得到道具,誇耀「富足的生活」
 
第二章、二十一世紀超優良國家奧地利 ─ 不受歐元危機衝擊的國家的祕密
不為人知的優秀國家
林業變身為先進的產業
最新技術支持「里山資本主義」
口號是「打倒石化燃料」
獨門技術釋出許多工作機會
林業,守護「永續存在的富足」
年輕人湧入山中
林業哲學就是「靠利息生活」
「里山資本主義」帶來安全保障與地方經濟自立
自極度貧困中奇蹟復活的小鎮
從一個買進能源,轉換為自給自足的區域
增加雇用機會與稅收,將經濟交回居民手裡
以居辛郡為榜樣,找到「經濟上的穩定」
「開放的地區主義」正是里山資本主義
從鋼筋混凝土到高樓層木造建築的趨勢
倫敦、義大利也流行的高樓層木造建築
工業革命之後的變革開始了
錯層壓木材產業讓日本動起來
 
中間總結、「里山資本主義」的精華 ─ 不倚賴金錢的子系統
以加工貿易立國的榜樣,因資源價格高漲轉為貿易逆差
重建不倚賴金錢的子系統
強勁逆風的中國山地
即使用振興地方的三種神器,也完全沒有經濟發展
全國各地都可以仿效的庄原市榜樣
日本也推展利用木材的技術革新
奧地利將能源從地下資源轉為地上資源
不認同左右開弓極端論點的錯誤
恢復「無法用貨幣換算的以物易物」─ 金錢資本主義的相對命題 ①
抵抗規模利益 ─ 金錢資本主義的相對命題 ②
向比較優勢理論提出異議 ─ 金錢資本主義的相對命題 ③
「里山資本主義」在都會中輕鬆實現
你是無法用金錢買下的個體
 
第三章、不做全球經濟的奴隸 ─ 在里山鄉間投入資金、人力的成功買賣
人口過疏的島嶼才能成為開拓二十一世紀的前線
從大間的電力公司到「島上的果醬店」
為自己和地方帶來利益的果醬製作
暢銷的祕訣在於「高價購買原料」、「投入手工人力」
以島嶼為目標的年輕人增加了
「新常態」將改變時代
五二%、一年半、三九%,數字道出的事實
符合鄉下的發展方式
地方赤字,就是買下「能源」與「物品」的金額
在高知縣展開真庭模式
日本正走向「令人懷念的未來」
關於「分享」的認知,已在無意間轉變的社會
在「食物自給率三九%」的國家中廣布的「耕作放棄地」
「味道每天都不同的牛奶」成了品牌
「耕作放棄地」是聚集希望的理想環境
活用耕作放棄地,重點就是樂在其中
「一定要在市場上販售」的謬想
收穫的市場外的「副產品」
 
第四章、克服「無緣社會」─ 先進福利國家也向「過疏化小鎮」請教的智慧
反對「倚賴稅金與社會保障的整體改革」
「殘缺」非缺陷,而是藏寶箱
「腐爛的蔬菜」正是寶物
讓「有用」、「值得努力」變成人生的意義
讓富足在地方中循環,發行地方貨幣
打造親子安居的環境
讓年長者、母親及孩子都散發光芒的設施
無緣社會的解決對策,互相交錯的「幫忙」
住在山中的達人
「禮尚往來」正是山村的深義
先進福利國家正在學習二十一世紀的里山智慧
 
第五章、從「強硬的二十世紀」到「柔軟的二十一世紀」─ 拯救先進問題國家的里山榜樣
新聞導演眼中的日本二十年
「都會住宅區」與「里山」擁有相似的形態
「里山資本主義的違和感」正是「捏造出來的輿論」
新世代產業的最前端與里山資本主義的志向有「驚人的雷同」
以里山資本主義加強競爭力
日本企業的強項即是「柔軟」和「細緻」
聰明城市的目標 ─ 互動交流的復甦
「都會的聰明城市」與「鄉村的里山資本主義」是「車輛的前後輪」
 
最後總結、用「里山資本主義」向不安、不滿、不信任訣別─日本真正的危機與少子化的解決對策
愈是繁榮,對「日本經濟衰退」就愈感到不安
強硬的解決方法會產生副作用
對「日本經濟衰退論」抱持冷靜的懷疑態度
日本的經濟繁榮不會輕易結束
將零成長與衰退混為一談 ─「日本經濟無救論」的誤解 ①
不看絕對值的論述者認為「國際競爭力低下」─「日本經濟無救論」的誤解 ②
象徵「近代經濟學的小規模事業經營」的「脫離通貨緊縮」論─「日本經濟無救論」的誤解 ③
真正的結構改革要「確立可以提高薪資的商業榜樣」
克服不安、不滿、不信任,誕生未來的「里山資本主義」
天災使「金錢資本主義」的機能停止
通貨膨脹將使政府的貸款陷入滾雪球的狀態
「金錢資本主義」衍生的「突發行動」蔓延的病理
「里山資本主義」是保險,讓人安心的另一個原因
希求短暫的繁榮,以及讓內心深處產生不安的少子化問題
「里山資本主義」正是防止少子化的解決對策
「邁入高齡化社會將會衰退」是錯誤的想法
「里山資本主義」能延長健康壽命,誕生光明的高齡化社會
「里山資本主義」能產生無法用金錢換算的價值,迎向光明的高齡化社會
 
終章 ─ 二○六○年的日本,吹拂著「里山資本主義」的清爽微風
二○六○年光明的未來
有機會親眼看見國債餘額減少
未來,已在里山的山麓間展開
 
後記
 

推薦序1

 
從循環經濟看見台灣產業成功轉型的希望
 
林全(中華民國行政院院長)
   
循環經濟是我們下一世代國家發展的重要關鍵,也是一個全新的發展模式。循環台灣基金會的黃育徵董事長是這方面的先驅,早在二○一二年他就開始思考,提倡這個具突破性質的概念。

回顧我國近年來經濟發展的情形,我們面臨了許多挑戰,但也看到了希望。如何在內外在環境的限制下,擺脫不合時宜的老舊想法,用綠色、永續的全新思維,推動產業創新、帶動轉型,是當前台灣最重要的課題。

全球化的趨勢,擴大了經濟發展對環境的破壞,加速了資源的耗竭,使許多先進國家開始反思,積極尋求一個不一樣的經濟成長模式,希望在發展和永續之間可以取得更適當的平衡點,同時滿足人民生活及國家發展的需求。


零廢棄,與產業共生

台灣空氣汙染問題很嚴重,尤其在中南部,其他如水及事業廢棄物等環境汙染問題也很多。其中有很大部分是工業和能源部門的問題,但在科技日益進步之下,工業和環保兩者之間已非魚與熊掌不能兼得的取捨(tradeoff)問題。現在,我們可以做到經濟和環境兩者兼顧。

在歐洲、日本有很多近乎零汙染的工業區。為什麼沒有汙染?因為過往在每個生產環節都會產生不被需要的副產品,這些副產品其實都可以成為另外一個製程的原物料,再利用、再生產、再製造。如此,資源就不會浪費,也不會產生廢棄物或汙染。石化或其他產業,將來都能建立一個循環共生的體系,與社區並存,沒有汙染。

透過循環經濟的推動,現在任何有汙染可能的產業,都可以降低汙染,並減少資源錯置、浪費的情形,讓被廢棄的副產品回到資源循環的系統,持續再生、循環再利用。期許台灣未來也要朝這方面加倍努力,打造一個環境永續、高附加價值的綠色生產體系。

黃董事長把近年來投入循環經濟的心血及寶貴經驗,訴諸文字,提供大家分享。各位可以看到字裡行間,他對台灣未來的憂心,但也會看到他對台灣產業成功轉型的信心和希望。


【專家推薦】

行政院政務委員 / 張景森

 
我國九九%的能資源仰賴進口,極度缺乏能資源礦產,黃育徵董事長近年來致力推動循環經濟思維,創辦了「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推廣能資源整合利用,使產業生產過程及消費行為產出的廢熱、廢能、廢水及廢棄資源可以永續循環利用,向零廢棄、零排放的目標邁進。   

中央研究院院士、中研院物理所特聘研究員 / 吳茂昆
循環經濟是強調以資源不斷循環利用、再生為基礎的創新經濟發展模式,是解決二十一世紀重大挑戰的最佳策略。
 

推薦序2

 
一同創建屬於臺灣的「里山主義」

曹啟鴻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主任委員)

全球資源正面臨長期耗用、極度枯竭之窘境,各國對於自然資源的永續使用愈來愈關注。近年氣候變遷議題益發受到重視,大型的經濟規模及工業開發,已不再是追求經濟成長的唯一手段。

本書提到日本八○至九○年代經濟泡沫化後,景氣持續低迷,許多人在城市無法生存,回到自己兒時生活的農村或山村,基於里山的理念及對家鄉的愛護,利用生活中的閒置資產,使社區逆轉復活,變成一個可以自體循環、生生不息的完整生態體系,發展出新的經濟型態。
 
我非常敬佩真庭市的行動力,徹底翻轉對傳統農村廢棄物的認知,也挑戰了原有資本主義的運行邏輯,發展出在地主體性的能源網絡與經濟秩序。這與農委會積極調整臺灣農業結構,推動對地的綠色環境給付、強化農業安全體系、茁壯小農、擴大並深化「里山倡議」精神,達成環境永續利用,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施政理念相符合。

面對貿易自由化、極端氣候的衝擊,農委會自推動《里山倡議》後,受到地方政府和民間的歡迎,臺灣各地符合里山倡議精神、從事農村生態保育與生產地景保全活用的案例也愈來愈多。

水梯田暨濕地生態復育工作,恢復舊有灌溉水路及田埂,保存水梯田與埤圳濕地生態環境,引導農民採取友善耕作或有機農法,結合地方人文資源,發展在地特色產業,創造兼顧生物多樣性保育與居民生計之經典案例──「貢寮水梯田」。調查不僅發現五百種以上共生生物的高生物多樣性;農民成立的狸和禾小穀倉工作室,發展出保育優先的「六級化產業」,像是將環境友善程度的稻米分級販售、生產相關副產品及加工品和環境學習體驗活動等產業,光在經濟生產方面所創造的價值在二○一五年已超過政府投入補貼給付的三‧二五倍。
 
又如「八煙聚落」,保有傳統水梯田砌石圳道灌溉系統、砌石三合院、水中央等特殊人文地景,並修繕八煙出張所做為聚落小賣店,銷售聚落生產之農產品及手工藝品,讓在地小農的收入比以往增加十倍,第二代也願意回鄉深耕。

另外,花蓮區農業改良場,為台灣第一個加入「國際里山倡議夥伴關係網絡」會員的政府機構,開發田埂植被營造生物棲地,輔導宜蘭、花蓮農民運用生態平衡原理管理田間蟲害問題,於富興LiPaHak(里拔哈)生態農場,以農田綠籬景觀植物「扶桑花」降低甜玉米遭受玉米螟危害,促進農業生產環境之永續經營。
 
近年,屏東也發展出以在地社區為主體的生態旅遊,從霧台山線到恆春半島蓬勃發展;此外,屏東林邊也有縣政府與在地文史工作室公私合作,以光電、風力、生質能與氫能等再生能源為發電動力,在地自主營運管理的光采濕地智慧微電網示範園區。
 
現在,我們也要持續擴大、深化與在地夥伴和專業社群的合作,推動友善環境的農村循環經濟,例如:利用生物炭重新回復土地生命力、發展農村再生能源與節能技術來回應氣候變遷、推動食農教育與有機農業等。

臺灣農業技術先進,是立國的基礎,加上多樣化的自然資源及人文地景,造就不少地區性及社區性的特色農業。面對全世界的經濟變局,本書可以讓民眾了解里山所創造的經濟效益,相較傳統商業模式不但毫不遜色,且更為永續,進一步讓更多人願意共同創建臺灣自己的「里山經濟」,打造幸福農民、安全農業、美麗農村的全民農業新願景。
 
 
 
里山主義與循環經濟是相同的理念

黃育徵 (資源循環台灣基金會創辦人及董事長)

里山一書對於時下生活的洞察,讓我想起羅伯特•甘迺迪 (Robert Kennedy) 對國民生產總值 (Gross national product,GNP) 做的評論:
 
「國民生產總值無法看出我們子女的健康和他們所受教育的品質,公共辯論的深度,公共人物清廉與否……。國民生產總值無法衡量我們的風趣幽默,也無法衡量我們的勇氣,我們的智慧,我們的學習,既無法反應我們的慈悲心,也看不出我們對國家的忠誠。簡單地說,它囊括了一切,除了那些讓生命有意義的事。」
 
現代人「忙碌」、「空轉」的生活,是因現在的經濟發展建立在大量製造、大量消費的模式上,因此我們需要不斷產出、不斷消費來轉動社會運作的齒輪。而如同主流檢視總體經濟表現的指標GNP,只衡量了「量」──市場價值,卻失衡於「質」──環境品質和生活方式。我們的生活變得好像需要不斷地為「量」衝刺,才叫進步。
 
源於十九世紀中葉的工業革命,發展出一個以「開採、製造、使用、丟棄」的產業發展模式,稱之為「線性經濟 (Linear Economy)」。俗話說「天生我材必有用」,放對地方叫資源、放錯地方叫廢棄物,而大自然裡從來就沒有廢棄物。人類,從工業革命以降,奢侈地耗用地球資源,時至今日,我們該好好反省,看看被我們利用怠盡,資源枯竭、環境汙染的周遭,未來該如何走下去?
 
「里山資本主義」分享的是以新的眼光觀察我們生活中的資源,了解這些資源所蘊含的可能潛力與機會,運用創意將資源的潛能做最大的發揮。這些資源就是存在於大自然的水、能源、生物性物質、工業性物質和土地等,以及通常不被看見的「用後丟棄物」,或稱「廢物」、「無用物」。

如何活化那些沒被人們好好使用或發掘潛能的資源?書中案例之一為,一家木材製造廠開始在一九九七年導入木材生質發電,不但省下了原先的廢木處理費,還可以賣電賺錢。我常說廢棄物的再利用,不僅是好主意,更是一門好生意,就是這個道理!
 
如此振奮人心的故事,臺灣是否也有這樣的機會?答案是肯定的。雖然台灣沒有太多天然資源,但地狹人稠的特性,帶來另一種資源──「廢棄物」,特別是廚餘、禽畜糞和水肥等有機廢棄物。這些另類資源經厭氧發酵後,產生沼氣能源,可用於發電,還有沼液、沼渣可做為肥料,讓養分回歸土地。不僅創造售電、肥料收入,更帶來工作機會。這些物質若以廢棄物去化的角度出發,就需要經費處理其對空氣、河川的汙染;但若以資源化來做規畫,則能創造收益,製造在地的就業、創業機會。這種在「三生」──生活、生產、生態上,都帶來正面效益,達到社會面、生產面及環境面的三贏,正是「里山主義」所追求的核心價值。
 
「里山資本主義」促進日本思考如何復甦在地經濟,創造人民幸福感,邁向循環型社會。看看別人、想想自己,發展失衡的臺灣,該問的早已不是我們要不要做,而是我們可以怎麼齊心齊力,開拓新的經濟發展模式 ? 

「里山資本主義」和我目前極力推展的「循環經濟」,其實是相同的理念與實務。臺灣在未來的新經濟發展模式上,我們有機會引領風騷,晉升全球的領先群中,希望讀者開卷有益,從中吸收新知,更甚者,化為行動,則個人和社會幸甚!
 
 
 
吸引年輕人回鄉安身立命的共生經濟

黃淑德 (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
 
「里山經濟」已成為日本向全球行銷的新名詞,有農林循環經濟或偏鄉的新低碳經濟的意涵,在台灣我們比較熟悉的是梯田復育、搶救特定生物或聚落保存的亮點,如八煙、花蓮豐濱、貢寮等。本書以再生能源的開發,活用造林間伐的「碳經濟」為里山資本主義開場。
 
真庭市的中島先生將木材場的木屑由需花錢處理的廢棄物,轉為生質能發電的燃料,除了自己供電,還能將多餘電售給電力公司。另將木屑透過造粒機處理,轉為高效能的木粒,可以取代煤油成為新型暖爐的燃料,能減少對進口原油的依賴。庄原市的和田先生改善「火箭爐」,設計成人人皆可DIY的「環保爐」。這樣以少量木材就可炊飯的「不插電飯鍋」,在東日本大地震後,受邀到各地推廣成為啟發不依賴電仍可生活的新思考。里山,周遭為森林的聚落不必然是經濟寥冷的,雖然看似落後,卻可能走在世界的最前端。
 
奧地利活用木材的先進技術,除了木質造粒提供做家戶暖爐的燃料,也以發電廠的汽電共生系統形成山村的區域暖氣供應網,這樣七二%能源自給率,是全體公民以「地方經濟再生」,向進口能源說再見的決心下,花了十多年時間,村民共同出資,加上銀行融資,合力經營供暖公司,創造能源淨收入。這一切是在「公投」制度中,由公民主導創造出能源價格自己決定的生活。透過林業的振興,奧地利找到拒絕核能、擺脫俄羅斯以切斷天然氣為政治威脅,能源自給自足靠的是精確掌握森林資源管理,更創造了年輕人的就業。
 
既然無法脫離主流的金錢資本主義,若能建構一個不依賴金錢的子系統,讓高齡者、年輕人、從都市生活解放歸田的夫妻們,創造自己覺得有用的生活,克服對生活及社會的「不安、不滿、不信任」,那麼里山資本主義就提供了「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的思想與行動準備。
 
 
 
 
實踐由民眾自決的里山資本主義
 
丘如華 (社團法人台灣歷史資源經裡學會祕書長)
 
二○一一年,我曾受邀出席第三十四屆全國町並保存聯盟古川大會,有機會與東京大學西村幸夫教授對談,討論台灣聚落保存經驗,以及與亞洲各地區相互學習的可能。而這場大會的開幕演講,便是由本書作者藻谷浩介主講,題目為「從土地本位制到町並本位制──活在高齡化時代當下的我們,能留給下一代什麼?」。當中所提出的町並本位制、地域文化觀光、高齡者消費力等概念,著實為特別的觀點。

藻谷為推動日本地域振興,曾實地走訪日本各地的市町村,進行現地調查,並針對各地特性提出活化建言。自二○○○年起,他針對地方振興、人口過剩等議題進行研究、寫作與演講,每年維持著超過三百場的驚人演講場次。
 
而《里山資本主義》一書,是集結了他的觀點的著作之一。「里山資本主義」一詞是藻谷浩介與NHK廣島採訪小組所創造的詞彙,為「金錢資本主義」的相反詞。在走訪日本各地的市町村後,藻谷發現,當日本經濟衰退,尤其東日本大地震後,人心惶惶不安之際,居住在山中的高齡者卻仍能過著安穩的生活。這些高齡者即使沒有財富,但因為生活環境易取得水、食材與燃料等資源,生活不虞匱乏,間接獲得生活上的安全感,不受社會經濟動盪所波及。

從這些經驗中,藻谷看見充分利用地方自然資源,並將自然資源轉化為經濟利益的鄉鎮,不但解決了地方財政問題,也創造了更多就業機會,讓外流的年輕人回流,甚至還產生了新移民,重現地方生機。因此,他認為由地方既有資源著手創造利益,並讓金錢在地域內部流動循環的「里山資本主義」,正是解決社會少子化、過疏化、高齡化問題的對策。
 
台灣許多鄉村正面臨相同的問題,試圖學習、實踐日本里山經驗的社區營造工作者也不在少數。藉由藻谷的《里山資本主義》一書,應可提供台灣讀者另一種看法與想像,進而理解里山經驗中所強調的「由民眾自決、民眾參與」的永續經營觀點。
 
 
 
以里山資本主義創造環境美好價值
 
詹文男 (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資深產業顧問暨所長)
 
為了生存,人類不可或缺的東西是金錢嗎?

我想大部分的人都會同意,沒有錢哪來水、食物及燃料呢?也因此大家都拼命賺取金錢,讓經濟持續成長。為了在全球景氣低迷的當前,讓經濟持續成長,各國都採取便宜行事的辦法,就是以量化寬鬆政策,讓更多的金錢得以流通。大量印鈔也是個辦法,若不印鈔,就讓銀行買下國債等措施。明知道這樣會債留子孫,但要說未來的事,不如先把眼前不景氣的問題解決了再說。
 
像「滾動金錢就能解決萬事」這樣的議論,在日本及許多國家不斷渲染開來,彷彿一隻追著自己尾巴的狗。但實際上愈努力愈是失去體力,宛如自殘的行為。為了生存,不可或缺的東西真是金錢嗎?本書作者不禁語重心長地再問了一遍,他認為不能搞錯方向。為了生存,人類必須擁有水、食物及燃料,金錢只不過是其中一種手段而已。但許多社會為了獲取更多金錢,不惜破壞環境,製造許多供過於求的產品,更多的是設計許多消費者根本搞不清楚的金融商品,來進行金錢遊戲,資本主義已到了需要深刻反省的時刻。
 
本書作者就提出了另外一種思考途徑。他發現在日本各地的深山中,有許多居民為了取得必要的水、食物及燃料,會到很遠的地方,以不用付出金錢的方式取得。他們取山中的雜木作為柴薪,汲取井水,在梯田種稻米,在住家旁種植蔬菜,並以此維生。他認為祖先在山中經營起來的潛藏資產,依然保有養活人類的能力,如果我們再附加上最先進的手段「木質生質能源的完全燃燒技術』,沈睡至今的資產,將能一口氣復甦,成為二十二世紀的資產。
 
這樣的觀念,我們可以「里山資本主義」稱之。「里山(Satoyama)」是指住家、村落、耕地、池塘、溪流與山丘等混和地景。這類多樣化的環境,因為在地居民的合理運用,不僅提供了當地所需的糧食、水源與生活物資,並達到環境永續利用的目標。里山資本主義的意涵是,要愛護自然、擁抱山林,更要利用生活中的閒置資產,使社區再生,變成一個可以自體循環、生生不息的完整生態體系,也是當前被各界認為可以振興日本地方、保障社會、因應少子化等課題的解決方向。

本書完整的介紹了里山資本主義的內容與精神,並透過實際地方案例的解說,讓讀者可以理解其運作的可行性。對於即將邁入人口減少、缺乏能源世代的台灣而言,很值得政府和相關研究機構,以及關心臺灣永續發展的人士參考。
 
 
 
里山的書店 ─ 像燈塔一樣
 
羅文嘉 (水牛書店社長)
 
我在鄉下有一家小書店,長長的街屋,中間有一個採光的天井,偌大的廚房有個燒木頭的大灶,屋子後頭的空地用來養雞鴨,且搭建了一間豬舍。我的童年與青澀的少年時期都在這裡度過。
 
後來,父親走了,我們也搬離那間屋子。直到多年前,我回到鄉下,接下一家老出版社,因為庫存書太多,我索性開了一家書店。城裡的書店多經營不易,更何況鄉下書店。於是,這間小書店,提供大家看書、換書,而非賣書為主。
 
城裡的朋友總關心地問我:「書店經營得好嗎?營業額如何?」我只能搖搖頭,因為沒有營業額。「那麼,來客數多嗎?」我還是搖頭,因為從來沒計算過來店的人數。我們習慣用量化數字來評估一件事物的價值,就像社會習慣用金錢來評量一個人的成就與所有事物。但在這家鄉下小書店,我決定打破這個觀念與重新定義價值。
 
「像燈塔一樣的小書店,」我這樣告訴同事。海角的燈塔,孤獨地佇立著,也許只為那偶爾經過的一艘船。我們的書店,除了週休一天外,每天都會開著,為需要的人而開。如果五十年、一百年後,這間不營利的小書店還能繼續開著,這不就是一種價值嗎?
 
書店的工作,由三位媽媽組合起來、輪流擔任,滿足鄉間婦女二度就業與照顧家務的需要。這樣的模式,在都會幾乎不可能出現,但她們的工作表現,常讓人驚艷。
 
鄉村擁有許多都會沒有的優勢,如果只是一味複製都會的建設或樣貌,鄉村永遠比不上都會,這就是「里山資本主義」想談的重點。被忽視的地景、被遺忘的自然資源、被放棄的聚落、居民等等,如果我們重新定義價值,可能會驚訝地發現,原來我們擁有的,才是真正的幸福。
 
本書介紹的實例,不管在日本或歐洲,都驗證了在全球化金錢資本主義橫掃之下,有另一種人類和自然、個體與社區,共同美好生活的可能。人們總以為有了金錢,就擁有幸福,卻忘記在追求金錢的過程中,我們早已失去品嚐幸福的能力。里山精神,是要找回人類因文明而遺忘的事物。
 
 
 
重返過去美好的生活體驗
 
石茱樺 (Hugosum和菓森林紅茶莊園總經理)
 
這不是一本探討艱深經濟能源問題,也不是在倡導移居鄉下過生活的指導書,而是提出「里山資本主義」,來引導讀者思考及檢視現在的生活模式。不管是目前在都會生活或鄉下過活的人們,認同里山資本主義的當下,就可漸漸得到幸福。
 
關於成本零元的經濟再生,物質本身就看你用什麼眼光去看待,木屑是廢棄物、是副產品,也能變成有價值的生質能源。在鄉下,你眼中的日常,卻是他人的不尋常,你的生活便是他人遠道而來的風景。只要用心觀察,大自然中有很多可用資源。書中對金錢資本主義提出了幾個相對命題。譬如:一、恢復無法用貨幣換算的以物易物,二、抵抗規模經濟生產,三、向比較優勢理論提出異議。透過舉例來讓讀者了解,也期待經過時間驗證。文中對於少子化及高齡化社會,也有正向的解讀及解決方法。
 
作者也希望讓居住在鄉下的人們認知到,他們一直以為自己跟不上「自以為」引領世界潮流的都市人,但其實他們才是引領潮流、走在前面的一群人。希望讓他們感到驚訝的同時,也產生自信;去發現在地的資源、善用當地資源,並導入創新的營運模式來帶動地方復甦。同時書中也建議生活在都會中的讀者,只要在稍微改變目前的生活方式,就能實踐一小部分的理念。
 
在閱讀此書的同時,發現自己本身類似里山資本主義所描述的U型移居者,在外面求學出社會後再回到家鄉,以復興地方產業為己任的工作者,對於本書內容的敘述更是認同。
 
有趣的是在回到家鄉創業的這幾年,經常有來自高科技產業的朋友投以羨慕的眼光,讚嘆我們除了擁有好山好水的環境,還能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生活的多樣化、豐富度、人際間的交流,確實都較為精彩。如果能找到一個符合鄉下的發展方式,不管是I型或U型人,都可在此實踐里山資本主義。
 
 
 
 
GDP以外的幸福
 
林婉美 (黃金種子文化事業有限公司顧問)
 
日本走過一九八○年代舉世欽羨的繁榮,卻在一九九○年代突然陷入泡沫經濟的泥淖,「失落的十年」過了一個又來一個,到了今天,平均每年一%左右的低成長率已是日本近二十五年來的常態了。伴隨經濟停滯而來的還有日本嚴重的少子化、社會高齡化趨勢,以及人口減少所意味的國力衰頹,一切都看來不妙。
 
不過日本綜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藻谷浩介卻不這麼想,他發現主流資本主義不能提供所有的答案,GDP也不足以定義快樂與幸福,因此提出「里山資本主義」作為未來重要的發展蹊徑,他大膽打破「規模經濟」與「專業分工」兩大資本主義公式,棄全球化而走入地方,喚醒生活周遭「沈睡中的資產」,使社區逆轉復活,成為可以自體循環、生生不息的完整生態體系。「里山資本主義」是一個不易很快理解的概念,不過從日本岡山縣真庭市利用木屑發電扭轉乾坤、奧地利以木材推動能源革命等等大小實例中,我們彷彿逐漸撥開雲霧,看到了全新的光明。
 
當環境發生巨變,重新適應是唯一的生存之道。例如伊朗自一九七九年伊斯蘭革命以來即遭到西方的經濟制裁,二○一二年更受到看似致命的石油禁運打擊,然而藉著以物易物貿易、私有化、提高營業稅等方法,伊朗成功兼顧了尊嚴與自給自足的經濟生活。「里山資本主義」的作用不是取代金錢資本主義,而是一套不依存金錢的副發展架構,也是全球化高度不確定化之下的一道保險。《里山資本主義》一書出版後備受日本朝野重視,各地方官員幾乎人手一冊,作者藻谷浩介如今是日本內閣府登記在案的三二三名「地區活性化傳道師」之一,每年演講三百場,大力傳揚「經濟不成長依然可以很幸福」的觀念與做法。
 
今天台灣面臨著與日本極為類似的前景,在薪資超過十五年未提高的情形下,多數人卻依然迷信經濟成長至上論,候選人在任何窮鄉僻壤都只會主張開發「工業園區」,從台灣頭到台灣腳不停蓋出一棟棟的蚊子館……
 
認識「里山資本主義」,此其時矣!
 

內文試閱1


第一章、循環經濟:台灣再出發
 
前言 - 沒有一個國家,比台灣更迫切需要採行循環再生的經濟發展思維。
 
過去半世紀來,台灣九○%以上的能源、肥料、飼料,以及六○%以上的食物仰賴進口。持續倚賴進口大量能源、原物料,再加工生產外銷,而製造過程的廢棄物則隨意棄置,任由環境被污染破壞。這樣刺激成長的工業化經濟模式,在資源供需與價格大幅波動之際,難以持續創造就業並兼顧環境生態。這些問題都是「線性經濟」(Linear Economy)的商業模式所導致。線性經濟的特色是「浪費資源」,同時忽略「外部成本」的破壞性商業機制。

過去,我們不停地嘗試解決線性經濟造成的問題,卻習慣只針對問題、透過技術與管理找出答案。受限於線性的思維,經常只是在格局內找出最新的技術,被戲稱為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鋸箭療法」。無論是來自公部門或私部門的技術和政策,經常出現的劇本是:沒有弄清楚問題的本質,每創造一個新技術解決問題的同時,也帶來更多新問題。全球暖化就是線性經濟發展下累積的世代風險。

近一、二十年來,不論對原物料或是廢棄物該如何使用、處理和控管,台灣社會均缺乏共識。業者有業者的苦衷,環保和社會團體各有各的堅持,行政單位和民意代表也有不同的政策立場,學術界對處理廢棄物的技術也有不同的見解。多年來,我們看到、聽到的,除了無止境的紛爭,似乎已走進死胡同,完全沒有迴旋的空間。當務之急就是如何轉個彎,另尋一扇「循環經濟」之門。

為什麼台灣需要推動循環經濟?我們先從「避害」的角度來分析。以台灣地小人稠、高人口密度,亞洲數一數二的人均碳排量,再加上廢棄物無預警亂竄等等社會現象,循環經濟的設計可以直接把污染和廢棄物轉換為有價值的資源,間接復甦土地的生命力,提升百姓的生活環境。台灣是個能資源、原物料短缺,極度仰賴進口的國家,循環經濟的設計,可以從根本減少對原物料的倚賴,提升原物料的經濟效益,讓台灣在經濟發展和資源掌握上,都能更加獨立自主。

再從「趨利」的角度來看邁向循環經濟對台灣的必要。循環經濟可以讓台灣擺脫半世紀以來代工的宿命。代工是線性經濟中,高度仰賴以「降低成本」為競爭力的商業模式。台灣夾在「缺乏低價的在地資源」和「缺乏經濟規模的消費市場」這兩個困境之中,既無法掌控前面的原料端,也缺乏後端消費市場的支撐,因此半世紀來一直是個「結構性」的弱者。這是一個多麼艱困、幾乎不可能「翻身」的角色!積極把循環經濟的精神帶入企業體,可以讓台灣業者翻身扮演新時代的領導角色,站上推動循環經濟的制高點,參與循環經濟的技術研發,創新商業模式的建構和制定未來的經貿規則。台灣只有擺脫代工者的宿命,才有翻身的機會。

循環經濟是兼顧經濟活動、在地就業、環境生態與能源自主的發展模式。這個資源可以不停循環與再生的經濟模式,讓每個人有機會重新想像未來。這是改造台灣的契機,讓經濟發展和資源的消耗脫鉤,超越競爭,甚至參與制定未來全球經濟發展的規則。落實循環與再生經濟的發展思維,對企業界朋友而言,以「使用」取代「擁有」的「消費文化」,以「製造」延伸到「服務」的「產業文化」,以「相互依存」取代「獨善其身」的「合作文化」,有利於改變企業的體質,提升競爭力。

總而言之,沒有一個國家,比台灣更迫切需要採行循環再生的經濟發展思維。

資源耗竭,近在眼前;資源需求上升,迫在眉睫。中產階級人口增加,更加劇資源需求的壓力。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預估,從二○○九年到二○三○年之間,全球中產階級將增加到四十九億人,這是史上最大一次中產階級的增長(見圖1)。地球有限的能源、原物料、水、食物的供應,將因消費需求的大幅擴增愈來愈緊張。

許多專家提出警告,像是金、銀、銦、銥、鎢等稀有金屬,五十年內就會開採殆盡。根據美國一項地質調查指出,依照目前消耗非再生資源的成長速度計算,顯示器所需的銦(indium)、製造電池所需的鉛(lead)與鋅(zinc),將在二○三○年面臨浩劫危機。以二○一○年出生的小孩來說,他們邁入青壯年時,就要面對稀有金屬匱乏的衝擊;中年時更將面臨能源匱乏的問題。重新謹慎地思考運用資源的方式,已經是當務之急(見圖2)。
 
 
第一節、成長的極限

線性經濟釀成的當代困境

和我一樣成長於台灣農業時代的人,可能都有類似的回憶。小時候,家裡視浪費食物為惡習。用餐時,長輩會不斷提醒小孩一粒米都不能掉,飯後也不能有食物殘留在碗盤內。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珍惜、善用資源對我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這樣惜物愛物的共識逐漸變樣。

我年輕時在美國求學、工作,有一次和朋友去現場看棒球比賽,看到大家將只用了一次的飲料紙杯隨意丟棄,覺得浪費而忍不住跟朋友說出自己的看法。沒想到朋友說:「如果沒有這樣做,經濟就不會發展。」這令我詫異不已。然而,世界卻愈來愈朝向這個令我詫異的方式運作,甚至加速前進。

 
揮霍的世代

二○一六年九月,iPhone 7 熱騰騰上市,世界各地的果粉期待已久,全球年銷量高達十三億的手機市場,又掀起一次換機潮。

過去我們生長的年代,一個村莊可能只有一支電話,而且可能超過二十年沒有更換。現在一個家庭若有四位家庭成員,電話、手機、平板、電腦加起來可能有十幾台。你的智慧型手機和你形影不離。但你可能不知道,一支小小的手機,暴露出兩百多年來全球經濟成長的極限。

一支平均一六○公克重的手機,內部就藏著一整條跨國產業鏈,參與者包括了:來自美國矽谷的設計師與工程師;台灣代工企業在中國設廠的百萬勞工,組裝出你手中的極致工藝品。巧奪天工的背後則使用了大量資源,其中包括許多地球上含量極少的金屬,例如來自剛果的鈷、印尼的錫和銅,以及祕魯的黃金。

另外,根據綠色和平組織的報告,手機光滑的外殼含有二二.一八公克的鋁;印刷電路板、喇叭、震動器、電磁波屏蔽、電線等,含有一五.一二公克的銅;手機螢幕則含有○.○一公克的銦。

每一通電話、每一次簡訊、每一次上網回郵件,我們卻都輕易忘了,這些資源將在不久的未來耗竭。另一方面,使用幾年之後,這個極致工藝品卻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電子廢棄物。根據聯合國大學(UNU)二○一六年四月發表的研究報告,二○一四年全球電子廢棄物創歷史新高,達四一八○萬公噸,相當於一百萬輛四十公噸的大卡車,全部連起來約兩萬公里,可以環島台灣十七圈。

令人驚訝的是,耗用了大量能資源及勞力所生產的手機,竟然很少被真正回收。一份二○一五年國際刑警組織團體的報告指出,根據官方統計,歐洲二○一二年產生的九四五萬公噸的電子廢棄物,只有三五%被回收,其他六五%則是在歐洲以不符規範的方式被回收,部分有價值的材料被清除熔解,剩下則是直接丟進垃圾場掩埋或焚化,成為污染環境的重金屬及有毒物質。

即使是回收,電子廢棄物通常被送到中國、奈及利亞、迦納、印度等國家的民間非正規回收廠。這些地方通常沒有適切的回收技術,而是用簡陋的機器切碎、焚燒、酸洗、熔冶,萃取出少量可再利用原料的金屬,嚴重殘害當地環境及居民健康。台灣早期的二仁溪就深受廢五金粗劣處理之害,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居民無法擺脫的惡夢,至今汙染都還未能徹底清除。

因此,我們不禁要問:這樣的經濟模式還能繼續下去嗎?我們活在一個「揮霍的世代」,拚命累積財富、擁有物品、鼓勵浪費,卻對消耗的資源以及造成的環境問題視而不見。但我們揮霍的,不只是這一代的資源。如果不改變現行經濟模式,我們留給下一代的,不過是富裕中的貧窮。

 
線性經濟的侷限

工業革命以前,人類文化以農業為核心,製造業、服務業只是生活專業化的配角,人類並未特別體認到資源循環再生的重要。但其實天地萬物自有循環、生生不息的運行規律,經濟活動若能達成天人共生、物資循環的模式。人類的生產模式、生活形態、生態維護就能三位一體、持續互動、和諧共生。回首看農業社會的時代,那就是循環經濟的雛形。

直到十八世紀工業革命,開採技術與生產線的技術愈趨純熟。兩百多年來,各行各業的生產者從自然環境開採原料、加工製成產品,消費者使用後丟棄。這澈底改變了農業社會的循環型經濟。

這種倚賴資源驅動成長的線性經濟模式(Take-Make-Use-Dispose)快速發展,成為全球近代史的發展主軸。這個模式從歐洲出發,傳播到全球各地。各國在追求國力增長的思維模式下,甚至產生「競爭力」這種無形的競賽模式。線性經濟鼓勵政府與企業完美地實踐錯誤的事,一步步造成今日的困境:無就業的成長、資源的競逐、環境的挑戰。根據麥肯錫顧問公司的研究,每一年,全球開採價值三.二兆美元的原料生產消費物品,卻有高達八○%原物料只使用一次就丟棄或焚毀。

在極度工業化的社會,技術掛帥、弱肉強食。國際競爭中,政府淪為資本主義下的企業服務者,忙著選定特定產業。提供資金、技術、人才,以傾斜式的發展模式培養特定產業,成為「奧運金牌級」選手。國家的資源因此受到扭曲、甚至成為慣性,政府將資源不斷用來培養金牌級產業,卻排擠了其他產業的生存機會。

企業也日趨完美地實踐錯誤的事:極大化股東獲利,追逐投資報酬率。經濟關係與社會關係失衡,企業與社區及環境價值也失去聯結,企業不幸成為社會之外單獨生存的異形生物。近年來,勞動者的工作條件、廢棄排放及污染的環境、道德危機下的金融弊案等等,都顯示出線性經濟下,企業和社會原本的連結被切斷的嚴重後果。

在線性經濟思維驅動下,國家、政府、社會、人民像陀螺般持續旋轉,急著強化競爭力,彷彿滾輪上奮力往前跑的白老鼠,努力向前衝刺卻總是停在原地。

機械、盲目地忙碌讓我們失去方向感,忘記停下來重新思考:我們是否擁有太多物品,卻棄置在儲藏室內任其陳舊?有了更多的公共建設,社會卻缺少歡樂?大力實踐資源回收,垃圾掩埋場卻永遠都不夠?忙著外匯接單,卻忘了廢棄物堆積如山?享受更多工業的便利,環境品質卻日益低落?

各國政府與企業忙著開發資源、耗竭資源,搶奪全球競爭力的桂冠。一直要等到耗竭式的開發危及生存,人們才驚覺危機四伏,悲劇已將到來。現在的台灣,環境嚴重失衡,除了處理污染的威脅,還要解決生態循環被破壞的問題,更要面對肆虐全球的氣候變遷。

 
原物料價格波動,台灣的優勢在哪?

核心,就在於線性經濟的本質。在線性經濟裡,唯一能獲利的方式就是販賣產品,這是個非常單一且易受外部環境影響的商業模式。在這樣的模式之下,工業化生產下的線性模式,鼓勵不停消費大量而廉價的商品。企業經營並不計入外部成本,許多環境成本和勞工成本都由社會和國家整體承擔,企業只核算自己投入的資源和生產的成本。

台灣再也無法持續這樣競逐低成本的線性模式了,因為一九○○年以來原料價格逐漸下降的趨勢已經被打破。小國如台灣,即使是在原物料價格較便宜的時刻,仍舊得比其他國家付出更高的價格來購買。既然已經以較高的價格取得原物料,小國只能用較便宜的土地、勞力和能資源,來提升自己的比較優勢。

能源未能自主的小國特別憂慮的是,原物料和能源價格將直線上升。從二○○二年到二○一○年,原物料價格飛漲一五○%,重創許多企業。隨著許多國家陸續工業化,美國能源資訊署預估,全球能源消耗量在二○一○年至二○四○年期間將增加五六%。


未來不是預測出來,而是想像出來的

資源逐漸耗竭,原物料價格持續上漲,線性模式無法持續下去。我們已走到傳統發展模式的盡頭。友人笑我,推動循環經濟像是天方夜譚,根本辦不到。但如果地上的世界滿布泥濘,寸步難行,我會說,何不飛到天上去找出路? 畢竟,未來不是預測出來的。未來是想像出來的。

不同時代的背景脈絡,有其適合的發展方式。雖然線性經濟看似已走到盡頭,但新時代的趨勢正指引了新的方向。

數位科技讓世界濃縮在你的指尖。使用者透過網路和電腦,可以串聯管理系統。這些科技將使企業愈來愈顧客導向,並可以提供銷售後的產品資訊,也就是說, 企業掌握更完整的產品生命週期管理系統。像電信廠商沃達豐集團(Vodafone)和威訊無線(Verizon Wireless)就使用數據分析,鼓勵客戶使用二手手機,廠商提供買回手機的報價,並支援回收服務。如此一來,廠商對資產更有自主權,從提供產品的商業模式,轉型為提供服務、共享平台,延長產品壽命。循環經濟的思維,加上數位科技,可以讓產品的價值鏈徹頭徹尾改造,讓成長和資源消耗脫鉤。
 
進階回收、模組化設計、生命和材料科學,這些都讓製造商擁有比過去更多元的再生材料。收集、回收,以具成本效益的工程技術處理使用過的資產,然後再製造。這讓企業能回復資源,落實原物料回到供應鏈的循環系統中。

結合工程和數位的應用科技,讓企業可以建立起對資產和物質流的管控。有史以來頭一次,企業可以知道產品的來歷、製造材料、歷史、位置和使用狀況,並設計出方便回收處理的物流和程序。例如,3D列印的在地工廠可以從網路下載數位模型,很快列印製造出來。中國江蘇的聚能矽業(Winsun New Energy Co.)3D列印出再生材料模組,一天就可以蓋好一棟房子,花不到五千美元。

消費文化的改變,愈來愈多企業與年輕人擁抱「只租不買」的概念。這意味著,需要生產的消費物品可以更少、更耐用,對社會和環境有正面影響。比起「直接擁有」(access over ownership),「能夠享用產品功能」愈來愈顯得務實、有道理。

以上新趨勢都暗示著,新的發展模式已悄悄走進我們的生活。
 

內文試閱2


第一章、世界經濟的最先鋒‧日本中國山地─由零元成本開始的經濟再生,地方復甦
 
(NHK廣島採訪小組 / 夜久恭裕)
 
二十一世紀的「能源革命」自山中展開

在東京電力公司的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發生事故後,「能源」成了眾所關心的問題。里山資本主義所謂的能源問題卻與眾不同,這裡指的是「改用自然能源,發展零核電」的做法。本章中要討論的是一種徹底顛覆二十世紀以來,日本人視為理所當然的能源觀念。

這個案例的舞台位於日本岡山縣真庭市,距離岡山市區往北約一個半小時車程的地方。真庭市是位於海拔一千公尺高、山脈連綿的中國山地裡的城市,正發展著全世界最先進的能源革命。

真庭市在二○○五年合併了周圍九個城鎮,為岡山縣內土地面積最廣大的城市。人口只有五萬人,全市有八成的土地被山林所覆蓋,是典型的山城。

「歡迎來到木材城市」──國道旁的看板驕傲地迎接到訪的客人。

自古以來,維持這個地區經濟的就是林業以及砍伐木材進行加工的木材製材廠。在市區內開車行駛,裝滿原木的卡車不時擦身而過,市區四處可見高高堆疊木材的儲材場。

在真庭市,約有大大小小三十家的製材工廠。幾十年來他們承受著住宅動工數低迷,看不到未來的景況,在嚴苛的環境下經營。當然,木材產業經營困難的情形不只發生在真庭市。全日本在一九八九年有一萬七千家製材廠,二十年來數量持續下滑,到了二○○九年只剩不到七千家。

置身於這麼嚴苛的製材業中,真庭市有一位人物,認為「只要一八○度轉換觀念,就算是夕陽產業也能變身世界最尖端的產業」。這號人物就是擁有一頭讓人印象深刻的雪白白髮、剛滿六十歲的中島浩一先生。

中島先生是生產住宅用建材的製造廠——銘建工業公司的董事長。他的員工約兩百人,一年加工二十五萬立方公尺的木材。銘建工業公司是真庭市內規模最大的製材所,在西日本也是號稱規模最大的製材業者之一。

中島先生在一九九七年底感受到建材業逐漸日落西山,於是率先引進了一套祕密武器,就是座落在廣大廠區正中央的銀色巨大設備,高約十公尺,圓錐形的線條沈穩安定。從這套設備的頂端,正不斷朝向天空冒著蒸氣。

這套設備就是今日銘建工業經營上不可或缺的發電設施。

在製材所發電?用什麼能源發電?如果看懂這個提問,你一定原本就有在關注自然能源議題。答案是製材過程中產生的木屑。在專業用語上稱作「木質生質燃料」。

山上的木材砍下來以後,以原木的狀態被運送到工廠。在工廠剝去樹皮,切掉四邊,經過刨光後成為板材。這當中會產生樹皮、木片、刨木屑等的木屑,一年的產量高達四萬噸。過去這些木屑都被當成垃圾處理掉,現在則透過輸送帶從工廠的四面八方集中送入火爐中。我請工作人員打開火爐厚重的鐵門,灼熱的火焰立即映入眼簾,火花四射,我整張臉也被熱氣籠罩。

這座發電廠二十四小時運作,發電量為一小時兩千千瓦(kW),換算成家庭用電量,足以供應兩千戶家庭使用。

不過這個發電量與能夠生產一百萬千瓦電量的核能發電廠相比,實在小巫見大巫。

談論到這個話題,特別是在三一一大地震發生後,我們的重點往往容易陷入「是否不再需要核電廠了」的漩渦中,但是中島先生語氣堅定地認為那不是問題的重點。

「一座核能電廠的發電量,我們的發電廠必須運作一整個月才辦得到。但是重點不在發電量的多寡,而是把眼前現有的燃料用來發電這件事。」

關鍵就在於,這項做法能為公司與地方帶來多大的經濟效益。

銘建工業所使用的電力,幾乎百分之百仰賴生質能源發電。換句話說,這家公司完全不需要向電力公司買電,這樣一年就能節省一億日圓(以二○一五年九月的匯率台幣一元≒四日圓計算,約二千五百萬新台幣。以下匯率皆以此時期匯率計算。)。而且夜間幾乎不用電,因此生產的電量還有剩餘,可以賣給電力公司,這又為中島先生的公司創造一年間五千萬日圓(約一二五〇萬新台幣)的收入。電費節省了一億日圓,賣電的收入是五千萬日圓,一年合計就幫公司增加一億五千萬日圓(約等於三七五○萬新台幣)的收入。

除此之外,過去每年產生的四萬噸木屑若當作產業廢棄物處理,一年需要二億四千萬日圓的處理費,現在也不需花費一分一毫,整體而言,一年可獲得四億日圓(約一億新台幣)。這座完成於一九九七年底的發電廠,當時的建設費用是十億日圓。

當時的日本正進入泡沫經濟破滅後所謂「失落的十年」,建築用木材的需求逐步下滑陷入低迷,中島先生的公司也首度嘗到赤字的滋味。公司向銀行提出興建環保發電廠的計畫,辦理融資的銀行職員聽了大吃一驚。因為一般的設備投資,都發生在企業計畫擴大事業規模的階段。

「當時銀行告訴我,要借錢投資,應該用在能提高生產規模的設備,或是提升加工效率的設備,投資的對象有很多,能源不是最優先的項目。」

在那個時代沒有人想得到,竟然有一天我們也可以把電賣給電力公司。不過中島先生還是說服了銀行,開始邁出發電事業的第一步。但是起初,生產的電力還無法賣給電力公司。

「因為當時電力公司向民間買電不划算。電力公司說一千瓦算三日圓。但是這個價錢實在太低了,我問電力公司為什麼是三日圓?電力公司說,因為煤炭火力發電的燃料最便宜,如果向你們買電,就可以減少煤炭的使用。所以三日圓就是換算減少煤炭使用量的價格。」

這座發電廠當初興建的目的是為了自家公司的需求,但時代的腳步很快就跟上了。二○○二年,日本政府立法通過,強制規定電力公司必須引進自然能源。這麼一來,電力公司上門來要求中島先生提供電力給他們,價格也一舉漲到有利可圖的九日圓,銷售電力終於正式實現。

我們去採訪銘建工業時,該公司已經引進生質能源十四年,設備的折舊年數已經滿期回本,儘管如此,這套發電設備仍然繼續運轉。和石油或煤炭發電相比,木材比較不傷火爐,連負責保養的業者都很訝異發電機爐損傷很輕微。

在這個過程中,中島先生又重振公司的經營。製材業原本被視為落後時代的領域,但其中資源再生的可能性清楚呈現眼前。

談到農林水產業的重生時,大家談的都是「創造暢銷的商品」。追求的不是生產高附加價值的蔬菜,不然就是如何提高售價。或是更有效率地進行擴大生產規模。

我們的想法應該轉個方向,運用過去丟棄的東西開始著手。公司的重整也可以從避免不必要的費用,將負數轉化為正數開始。這正是中島先生的經營重建方法。

 
重新啟動金流,創造就業機會與所得

岡山縣真庭市所推動的山林運用對策,讓當地的能源得以自給自足,也使從二十世紀後期開始,一直屈居受全球化負面影響的鄉下地方重新站起,挑戰、爭取經濟上的獨立。

這項挑戰始於一句話,「為什麼我們輕易就能取得的木材,無法帶給地方豐饒的生活?」事情的契機始於一九九三年。當時當地二十歲至四十多歲的地方年輕經營者,一起成立一個名為「二十一世紀真庭塾」的讀書會。這個讀書會的目標遠大,主題定為「利用繩文時代代代相傳的豐富自然創造未來」。

當時一路帶領著大家討論的主席就是中島先生,著眼的重點則是一直被當作垃圾處理的木屑。

「只要有人提起『廢棄物只要經過巧妙的再利用,就能……』的話題,大家就會彼此罵成一團。『不是廢棄物,是副產品』。木材的全部都是有價值的東西,對於這一點我們已經討論過了。當時的看法認為木屑是副產品,不過後來這個想法又更上一層樓,現在我們認為包含木屑在內全部都是產品。我們希望把整個原木徹底活用,若不能將整支原木完全派上用場,這個地區就無法存活下去。」

經過大家認真討論,各種想法紛紛出籠,各種從前未曾想到過的木屑運用法,陸續出現。包括水泥公司將木屑混入水泥中出售、成立試驗機構研究從木材中萃取出生質酒精(Bioethanol)等構想,想法中具體誕生了幾種不同的新事業。

二○一○年,為了進一步創造生物質能源(Biomass)產業,當地企業除了與真庭市或其他縣市的研究機構、大學及民間企業展開技術的共同研發外,也成立了一個培育生質能源人才的機構。一度被逼到無路可走的真庭市,搖身一變成為生質能源的城市。

新的產業也創造了就業機會。二○○八年度所成立的「生質能源聚積基地」是一處將棄置在山裡的間伐木(為了避免森林中的林木過密,砍伐直徑較小的樹木,以維持固定的樹木間距,被砍除的樹木就是間伐材),攪碎作成燃料用木片的工廠。有了這座工廠,原本離開故鄉到外地就業的年輕人也回來了。其中一人是二十八歲的樋口正樹,他在高中畢業後由於在真庭市找不到工作,一度前往岡山市,在一家知名車廠的汽車銷售公司工作。現在的他已經能夠輕鬆地駕馭堆高機,搬運間伐木。他原本以為這裡工作的薪水較低,其實加上獎金,現在每個月的薪資和過去在岡山市的工作相差不多。然而最吸引他的是,被木材香味包圍的工作環境。

「來這裡之後,我發現工作比我原來想像得還有趣,我覺得流著汗在大自然中活動很適合我的性格。我以為木材產業是非常古老落伍的產業,直到認知生質能源是走在時代尖端的技術時,我感覺自己的工作很有意義。」

真庭市的經濟再度活絡起來。這個在二十世紀全球化中被遺忘的鄉下地方,將木材定位為能源的來源後,不僅減少對外的能源採購量,也讓各種產業有了契機。追求地方自給自足的二十一世紀革命,四處奔走帶動周遭前進的中島先生信心滿滿,他說:

「要招商設立新工廠很困難。但是我們建立起一套機制,運用眼前的機制,因而刺激了經濟、產生良性循環,也創造了地方的就業機會與國民所得。」

二○一三年中島先生又著手展開一項大型計畫,由銘建工業、真庭市、當地的林業、木材製造公會等九個團體,共同出資成立「真庭生質能源發電股份公司」。這家公司以二○一五年開始生產為目標,興建一座以木材作為燃料、可生產一萬千瓦電力的發電廠。這家發電廠的發電量將是中島先生的發電廠的五倍,計算起來,足以供應真庭市半數居民所需電力。過去中島先生獨力推動的發電事業,現在能夠獲得這麼多團體參與,都是因為電力公司收購電力的環境出現劇烈的轉變。

在二○一一年福島核能電廠事故以後,往常一千瓦電力三日圓的收購價,在該年八月通過的可再生能源特別措施法的立法之下,價格一口氣往上躍升。利用製材剩餘木料所產生的電力一千瓦可賣二十五.二日圓,利用間伐材發電的電力為三十三.六日圓。由於國民崇尚自然能源的想法,逼得電力公司不得不照單全收。

這座新的發電廠總建設費用四十一億日圓,其中扣除補助款後,還需要二十三億日圓的資金。這筆資金立刻就有大大小小三家銀行願意提供融資,相較於過去中島先生第一次興建發電廠,向銀行融資必須看人臉色的情景,現在的情形恍如隔世。發電廠預計在二○一五年開始發電,一旦正式啟用,將成為日本全國第一個全地區都採用生質燃料發電的案例。更多的所得及就業機會,可望帶動地方經濟。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525
定價 $70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