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夏井睦
譯者 王慧娥
出版社 天下雜誌
裝訂 17x23,單色,一般膠裝
出版日期 2017/11/29
ISBN 9789863983019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限醣防病

半年瘦11公斤,高血壓、高血脂不藥而癒,擺脫睡眠呼吸中止症與宿醉

炭水化物が人類を滅ぼす

★「醣類瘦身」令人驚奇的效果,帶來熱烈的回響
★日本銷售突破二十萬本
★被碳水化合物支配的人生,再見了!

本書作者為《傷口千萬不要消毒》暢銷書作者,以提倡濕潤療法聞名。也是限醣飲食重要推手。作者也親自嘗試了限制醣類的飲食模式,率先確認其效果及安全。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醣」是生活中最甜蜜的負擔
 
限醣飲食既可瘦身又能維持健康
 
 
★「醣類瘦身」令人驚奇的效果,帶來熱烈的回響
★日本銷售突破二十萬本被碳水化合物支配的人生,再見了!

 
法國法律家、政治家、美食家 ─ 布里亞.薩瓦蘭(Jean Anthelme Brillat-Savarin)曾經說過:「告訴我你吃什麼,我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
 
本書作者為光文社《傷口千萬不要消毒》長青暢銷書的作者,以提倡濕潤療法聞名。也是現今流行的限醣飲食風的重要推手。和推廣濕潤療法時一樣,這次作者也親自嘗試了限制醣類的飲食模式,率先確認其效果及安全。

同時,作者對於醣類做為營養成分的特性、熱量的概念、以及熱量計算方式的粗糙程度,還有從葡萄糖來探究生命各種樣態與進化等等,開始其獨到的探討及研究。因限醣飲食的研究,作者也因此與糖尿病的限醣治療第一把交椅江部康二互有深交。

本書以醣類為切入點,提出種種思考觀點。作者以自身的限醣飲食經驗,分享許多個人限醣後的健康改善。並從從哺乳類的消化系統,談到三大營養素於人體內的調控機制;再從地球生命的源起分析能量的形式,談到人類為何從遊牧狩獵生活轉型到定居務農生活;最後總結於人類飲食文化與穀物之間的微妙關係。

多元面向的分析與佐證,讓我們重新思考醣類與穀物究竟是「必須營養素」,或僅是「享受美味」的甜蜜負擔。作者提到,藉由穀物種植而走向繁榮之路的人類,可能因為穀物而步入滅亡之途。

此外,本書也有介紹眾多「限醣人」分享到作者網站之經驗談。


【專業推薦】


張承能 / 林口長庚腦神經外科臨床教授

張益堯 / 親子食尚創辦人兼資深營養師

 
【讀者好評】

●很久沒見過這種讓人眼睛一亮的書。這本書大膽地提出假設,從對營養學的質疑開始,說明油食物產生的生物進化,人類由狩獵採集生活朝農耕生活推展,作者用假設來貫穿經緯,展開有趣的論述。

●前半部是有關飲食、後半部記錄人類與古物的歷史,非常有趣所以一口氣讀完了。

●直到此書出現之前,沒讀過像這樣能說服我的書,真的是難得的好書。

●由於作者強調碳水化合物是萬惡之源,或許有人會對此書感到不能接受或討厭。但是這本書的說法並非沒有根據,無論如何請跟牙科醫師寫的書一起閱讀,就會了解醣分的恐怖。

●此書後半開始突然大量增加的作者的「思考實驗」未來一定會掀起評論吧!我人為在大改革當中,他的判斷是正確無誤的,我對時代的變化充滿期待!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夏井睦(Natsui Makoto)

一九五七年出生於日本秋田縣,「夏井 傷口和燒燙傷診所」(東京都 江東區 http://www.natsui-clinic.jp/)院長。

畢業於東北大學醫學系,曾任職於東北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相澤醫院、石崗第一醫院、練馬光之丘醫院「創傷治療中心」主任。二○○一年,為倡導不使用消毒與紗布之創傷治療模式,成立「新的創傷治療」網站(http://www.wound-treatment.jp/)。身為濕潤療法之創始人,持續宣揚創傷治療第一線應該改變的理念。

興趣為鋼琴彈奏。著作包括有:《傷口千萬不要消毒》(光文社新書)、《傷口及燒燙傷不可以消毒》(主婦之友社)、《再見!消毒與紗布》(春秋社)、《今後的創傷治療》(醫學書院)、《創傷治療的常識與非常識》《夏井醫師的燒燙傷治療「反面」手冊》(以上均為三輪書店);共同著作有《加速醫療大轉換》(東洋經濟新報社)等。


【譯者介紹】

王慧娥

淡江大學日文系學士、東吳大學日文系碩士,現為專職翻譯工作者。

 

目錄


推薦序
醣是甜蜜「負擔」 / 張益堯
限醣可瘦身又健康 / 張承能

前言 
 
【第1章】試過便知限醣飲食的威力 
一、回到學生時代的體型! 
高血壓和高血脂皆不藥而癒 
午餐之後不再昏昏欲睡 
不再宿醉 
不再發生睡眠呼吸中止 
醣類感應器,啟動! 
醫院現正流行限醣飲食 
 
【第2章】限醣飲食的基礎知識 
「醣類」是什麼 
能吃和不能吃的東西 
限醣飲食的種類 
 
【第3章】與限醣飲食有關的種種問題 
試著忘掉「主食」這個名詞 
單獨執行限醣飲食很簡單,但是…… 
典範轉移的個人與組織 
單身外派人士、單身人士,最容易實踐限制醣類的飲食生活 
高級日式料理、正宗中國菜、義大利料理的問題 
試著換算成方糖的分量 
日式炸雞、西式炸雞可以吃嗎? 
無糖酒精飲料 
限制醣類的攝取與恩格爾係數 
 
【第4章】「限醣人」如是說 
 
【第5章】限醣飲食的發現 

(一)醣類是營養成分嗎? 
一吃醣類就昏昏欲睡 
「不甜的」澱粉設下的陷阱 
碳水化合物是必須營養成分嗎? 
醣類是嗜好品! 
這是營養均衡的飲食? 
「飲食均衡指南」的醣類分量太多了 
這個「指南」根本就不科學 
 
(二)這麼奇怪的糖尿病治療方式 
糖尿病飲食治療充滿了矛盾 
限醣飲食是所有人的福音? 
糖尿病是搖錢樹 
治好的疾病和沒治好的疾病 
就是因為病治不好,所以才特別賺錢 
糖尿病學會眼中的限醣飲食治療方式 
「限醣飲食很危險」的負面宣傳真面目 
 
(三)穀物生產與家畜、醣類的問題
穀物的現狀 
穀物生產的危險現狀 
穀物生產已面臨末路 
步向非穀物飲食之路 
牛始終吃草(纖維素) 
 
(四)飲食與醣類、勞動與醣類的關係 
中世紀歐洲的平民是否享受他們的飲食呢? 
享受的飲食 
明曆大火與一天三餐 
為了吃而工作?抑或是為了工作而吃?──穀物的奴隸 
愛好飲食之中充滿砂糖的時代--英國 
消除疲勞的妙藥 
醣類改變了勞動的意義 
 
【第6章】「食物熱量」相關問題浮現而出
 
(一)這世上存在著怪異的「熱量」概念 
限制醣類攝取而瘦下來的作用機制──即使增加脂肪的攝取也能瘦下來 
三大營養成分的熱量 
為什麼會用熱量來思考食物呢? 
熱量的計算方式 
對於熱量的疑問 
管蠕蟲的生存方式──以攝取熱量為零的方式生存 
 
(二)哺乳類如何獲得能量? 
牛攝取的熱量幾乎是零? 
馬的生存方式 
肉食哺乳類的生存方式 
雜食哺乳類的腸道與共生細菌 
 
(三)低營養狀態生存的動物之謎 
不進食的人們 
肉食動物貓熊食用竹子的日子 
細菌遍布於整個地球 
草食貓熊的誕生 
解開一天一杯青汁的謎團 
纖維素顯示的可能性 
 
(四)「母乳與細菌」堅不可摧的關係 
母乳含有寡醣的理由 
共生體的孩子(新生兒) 
[母乳+比菲德氏菌]的組合 
 
(五)哺乳類哺乳的原因是什麼呢? 
小孩為什麼小呢? 
與父母攝取不同食物的動物 
草食動物的新生兒能靠吃草活下來嗎? 
肉食動物的新生兒能靠吃肉活下來嗎? 
我們能給孩子(新生兒)什麼呢? 
 
(六)皮腺串起的生命連繫 
大汗腺(apocrine gland)與汗腺(eccrine gland) 
從大汗腺到乳腺 
從皮膚來看動物的進化 
 
【第7章】從葡萄糖窺見生命體的進化與各種樣態 
 
(一)葡萄糖 ─ 其實是效率很差的營養成分 
為什麼腦部以葡萄糖為主要的營養來源? 
腦部不使用脂肪酸的理由 
動物的血糖值──活動性由血糖值決定 
腦部會毫不留情地奪取糖分 
不攝取醣類也能維持血糖 
葡萄糖新生與皮下脂肪 
腦部特別執著於葡萄糖 
 
(二)能量來源的變化,隨同地球進化而改變 
生命誕生與葡萄糖 
脂肪開始代謝 
真核細胞之誕生與葡萄糖 
雪球地球給了真核生物機會 
第二次雪球地球 
最後一次雪球地球 
為緊急時刻預做準備的儲糧--肝醣(glycogen) 
 
【第8章】從醣類來看農耕的起源
 
(一)穀物是什麼? 
種植穀物而得以攝取醣類 
穀物是什麼? 
為什麼是穀物?為什麼是小麥? 
 
(二)巨大的門檻 - 定居生活 
從無法定居的生活,演變成不定居就活不下去的生活 
有巢穴的動物、沒有巢穴的動物 
包尿布的嬰兒 
光是定居就麻煩極了 
定居在前,農耕在後 
 
(三)從肉食、雜食,變成以穀物為生 
原始的人類吃什麼呢? 
開心果與橡子的森林 
從橡子的森林到小麥的平原 
灌溉農業的開始 
灌溉農業與文明 
 
(四)促進穀物栽種的強烈激勵因素 
穀物的種植是必然?抑或是偶然? 
如果沒有最初的第一人,什麼事都起不了頭 
「甜」,擄獲了人類 
 
(五)被穀物支配的人們 
開始種植小麥 
種植穀物真的為人類帶來幸福與健康嗎? 
大腦的能力因為穀物而開花結果 
諸神的黃昏──穀物是偽神 
 
後記
 

推薦序

 
醣是甜蜜「負擔」 
 
張益堯(親子食尚創辦人兼資深養師)
 
減少精緻穀物並且限制精緻糖的攝取,是目前健康促進飲食的趨勢。由於現代人活動量遠不如過去農業時代,再加上精緻穀物、甜品、加糖飲料充斥市場,讓人們不知不覺攝取超高比例的醣類,而過多的醣類攝取的確是健康上的負擔。所以,只要降低澱粉並且嚴格限制精緻糖,的確有助於血糖的穩定、減少脂肪的堆積、甚至避免血管的發炎。
 
本書並非分享如何執行限醣飲食,也無營養素規劃的具體方案。作者夏井睦先從自身的限醣飲食經驗,分享的許多個人限醣後的健康改善。是否可以全然套用在不同體質、不同工作型態的廣大民眾上,仍有討論與微調的空間。但令人敬佩的是:夏醫師從哺乳類的消化系統,談到三大營養素於人體內的調控機制;再從地球生命的源起分析能量的形式,談到人類為何從遊牧狩獵生活轉型到定居務農生活;最後總結於人類飲食文化與穀物之間的微妙關係。博大精深的學問令人讚嘆,內容精彩萬分,而多元面向的分析與佐證,讓我們重新思考醣類與穀物究竟是「必須營養素」,或僅是「享受美味」的甜蜜負擔。
 
最後提醒,如果執行嚴格的限醣飲食,請務必了解營養素是否多元均衡,食材是否天然無毒,烹調是否簡單低溫,最後更需觀察自我生理的變化,並與專業人士討論喔,因為每個人的生理代謝都是獨特的,應注意體質與生活型態的差異。
 
 
限醣可瘦身又健康 
 
張承能(本文作者為林口長庚腦神經外科臨床教授)
 
這是又是一本談到與瘦身相關的書,書中很多觀念非常的實用,是值得參考的一本書。作者提出的觀念就是限制醣類的攝取,可以達到瘦身以及健康的目的。作者到了中年之後,在一次很偶然的機會,開始限醣飲食,結果不到六個月,竟然瘦了十一公斤,接著高血壓和高血脂不藥而癒、午餐之後也不再昏昏沉沉,更重要的是病人已經有了二十幾年喝酒的習慣,結果開始限醣飲食之後, 隔天早上竟然不會再宿醉,而且他的呼吸中止症候群也消失了。
 
什麼叫「醣類」飲食,凡是會增加血糖的食物,都是醣類食物,除了一般的葡萄糖之外,譬如說像雙糖之類的麥芽糖或者是多糖之類的澱粉,都會分解成為葡萄糖,這都是屬於「醣類」飲食,其他的肉類、蔬菜類、起司類、堅果類,甚至於油脂類的都可以吃,大家所最關心的酒類,則應以蒸餾酒為主,譬如說威士忌,還有紅葡萄酒、無糖的啤酒也可以。但是一般的飲料則要小心,從低糖到的高糖飲料,一瓶飲料的糖分可能包含四顆方糖到十幾顆的方糖,尤其是可樂,一瓶三百五十五CC所含的糖分竟然高達十顆方糖。
 
作者希望改變大家對於主食需求的觀念,限制主食攝取,因為主食含有高量的澱粉,也就是高量的糖分。作者對於傳統教科書所講的營養學也提出了挑戰的想法,認為傳統上認為的三大養分,醣類(碳水化合物)、蛋白質、脂肪,其中的醣類比例竟然高達六五%,應該減少,甚至於限制。當然限制碳水化合物的進食之後,高蛋白、高油脂食物的支出會增加,這樣的話整個家庭的恩格爾係數,可能會跟著增加(註:恩格爾係數=支出金額÷總支出金額),這是無法避免的,但是,為了健康,還是有很多人,在書中提出來一些個人的經驗以及支持的看法。
 
作者一再強調「均衡飲食」一詞其實是不均衡的,醣類的份量實在是太高了,而且作者有談到糖尿病飲食的治療,糖分的比例竟然高達六○%,為了避免血糖增高,反而仍然攝入高份量的糖分,這不是很奇怪嗎?筆者曾經請教過一位糖尿病的專家醫師,他的意見也是應該要減少,但是不可以完全沒有,至於應該減少到多少,那仍然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地方。筆者的一位長輩,中年時得到糖尿病,只吃少量的白米飯,對於糖分甜食的攝取幾乎是零,竟也活到九十幾歲。
 
作者也把環保的觀念帶入限醣飲食,他認為穀類的生產到後來會達到一個絕境,到時候穀物的供給會不足,所以人們應該還是攝取一些穀物以外的非糖分食物。豆類、肉類等很多有高蛋白質的食物。還有,雖然草類是很多動物的食物,而草主要的成分是纖維素,但是牛、馬的胃裡面的細菌,則可以分解纖維素成為營養,可以被牛、馬吸收利用,但是我們人體並沒有分解纖維素的能力或細菌,所以沒有辦法以草作為我們的食物。
 
最後作者強調,人類主要能量的來源,除了葡萄糖之外,所以另外還有一個來源,就是脂肪酸,筆者在南雲吉則所著《Dr.南雲七日瘦身術》的書裡面也有談過,激烈運動所消耗的是葡萄糖的能量,但是輕度運動時所消耗的,則是脂肪酸的能量,要減肥一定要溫和的運動,來消耗掉脂肪酸。作者一直強調限醣飲食的重要,可以達到減肥以及除病的目的,筆者也提出較為中性以及漸進性的看法,也就是從減醣做起,再進入微醣的地步,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達到無醣的境界。
 

前言

 
本書將介紹中年大叔也能變身瀟灑型男的方法。但是說實話,如果可以的話,我並不希望同年齡層的男性朋友閱讀這本書。我甚至希望他們在逛書店時能夠直接略過。
 
為什麼呢?因為這本書的方法幾乎可以讓所有人,簡單地、短時間地、毫不費力地確實瘦下來。簡單來說,它是一個實踐了就一定會變瘦的神奇瘦身法。
 
這項簡單至極的瘦身法,便是「限制醣類飲食法」。做法非常簡單,只要不攝取醣類(碳水化合物及砂糖)即可。按照這個方法,許多人都確實瘦了下來。
 
但是對我來說,我可不希望和我同年齡層的中年大叔瘦身成功,擁有好身材的只有我就夠了。我希望中年大叔一直保持原本肥胖的體型,這樣他們才能成功襯托瘦身成功的我。
 
中年大叔晃著他們的大肚腩走路,只有我一個人瀟灑而快步地走著,輕盈地超越他們──這是我的理想。因此,中年大叔們如果全都發現這本書,然後瘦了下來,我豈不是不再一枝獨秀了嗎?若真如此,那可就麻煩了。因為靠著瘦長身材吸引眾人目光的,只需要我一人就好了。
 
如果為了我的理想著想,我非常樂意看到報章雜誌時常刊載那些反對的說法,如日本糖尿病學會偉大的醫師所發表的「限制醣類有害身體健康」等(日本糖尿病學會反對限醣飲食的原因,稍後將會詳細說明)。因為中年大叔看到專家就沒了抵抗力,報紙寫什麼,他們就信什麼。他們很相信這一類的媒體報導,如果他們因此不碰限醣飲食,真的就如我所願了。
 
那麼,我為什麼要寫這本書呢?當然是因為我希望女性朋友們能閱讀這本書。有很多女性朋友(尤其是步入中年的朋友)常唸著:「我好想改變我中年發福的體型啊」、「好想甩掉肚子上的贅肉啊。」我希望她們能夠因為這本書變得更漂亮,並且能夠得到周遭親友讚美她們的快感,聽到別人說:「妳是怎麼了?簡直像變了個人似的。」
 
「多虧了這本書,我才能夠瘦下來。我好想見見這位醫師作者,親自跟他說聲謝謝。」如果真的如此,我就會擁有很多女性粉絲,那不是太好了嗎?就在這樣的想法下,我撰寫了這本書。
 
我原本是一位外科醫師,成立了「外傷濕潤治療」(「新的創傷治療」http://www.wound-treatment.jp/)網站,和瘦身、飲食治療什麼的,可以說是八竿子打不著。專注於創傷治療的外科醫師,為什麼會撰寫限制醣類的書籍呢?其實單純只是限制醣類在醫學上、科學上,相當有意思。
 
它的有趣之處在於能夠以自己的身體來進行實驗,自己的體型、體重、體質,以有形的狀態變化。實驗開始之後,僅僅數天的時間,自己即可感覺體質的變化,這種速度,激發了我實驗狂的靈魂。
 
實驗原本就非常好玩、有趣,實驗結果產出的速度愈快,有趣程度愈高。正因為如此,限制醣類點燃了我的實驗狂靈魂、科學家精神。除此之外,限制醣類又給了我探尋人類史發展的根本線索,例如:「智人(Homo sapiens)原本都吃什麼食物?」「人類為什麼開始種植穀物?」「農耕行為是怎麼發生的呢?」於是我決定在本書的後半部論述這個部分。
 
法國法律家、政治家、美食家──布里亞.薩瓦蘭(Jean Anthelme Brillat-Savarin),他曾經說過:「告訴我你吃什麼,我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的確如此,「知道智人吃什麼,就可以知道智人是什麼樣的人。」限醣飲食具有的深奧,成功地虜獲了以科學家自居者的心。
 
再深入思考下去,我發現到:若要研究「人類與飲食」的問題,不單只是彌生時代而已,繩文時代的種種也必須要去著手了解。因為解開限醣飲食改善體質、減輕體重現象的關鍵之鑰,在於「繩文時代的飲食生活」。
 
現階段的定論說法是 ─「繩文時代是狩獵採集生活的石器時代,而彌生時代開始種植稻米,農業開始發展,也成了奠定日本國成立之根基。」翻開世界各地的歷史,小麥及稻米的栽種,成了人口增加、促使社會複雜化的原動力,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日本也不例外。
 
只不過如後所述,因為種植穀物的關係,智人失去的東西亦不少。事實上從飲食生活品質的層面來看,反而是狩獵採集時代(繩文時代)比農耕時代(彌生時代)來得豐裕。穀物確實是天賜恩惠,但是相反的,它也是「甜美的陷阱」。
 
二○○九年,光文社新書出版了我的著作《傷口千萬不要消毒》。在書中,針對「消毒之後包上紗布」這個極為理所當然的創傷治療步驟,我指出了它其實是錯事一樁。以此為開端,我探究了多細胞生物之進化與神經組織發生之謎,大大班門弄斧了一番。本書我則從限制醣類飲食法出發,探究人類文明發祥的秘密,以及哺乳類誕生的秘密,再次班門弄斧。如蒙諸位讀者閱讀到最後,我將備感榮幸。
 

內文試閱


回到學生時代的體型!

二○一一年底到次年五月,我的人生發生了一件大事:僅僅半年時間,我居然瘦了十一公斤。剛開始只是感覺:「咦?褲子變鬆了,體重可能輕了一點吧?」許久未量體重的我站上體重計,結果卻讓我大吃一驚。

自從知道自己的體重逼近七十公斤大關以來,我就開始不想面對自己日漸增加的體重,所以選擇不站上體重計。沒想到這一量,我居然只有五十九公斤。有一句話叫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句話就是用在這種時候的吧。
 
回想起來,剛進醫學系的時候,我大約五十五公斤,成為醫師、結婚,和同事的餐會變多,體重似乎也跟著這個步調,一路順風往上爬,等到發現時,已經達到七十公斤了。五十九公斤這驚人的數字,我已經有二十年,不!有三十年沒見過它了。

限醣飲食的具體方法,稍後將再詳細說明,總而言之,當時我處於隻身一人派駐外地的生活狀態,而且在那之前的幾年前開始,我持續採取「早餐只吃麥片,午餐到店裡買便當,晚餐喝啤酒或日本酒,搭配炒青菜或煎烤魚,沒有主食」的生活模式。

現在回想起來,我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採取了有如「假性限醣飲食」的模式。只不過我的身材是羞於在人前裸身的體型,因為「上半身雖然單薄,但是肚子卻大得不像話」,體重維持將近七十公斤的狀態。應該是因為,我很自然吃下肚的東西裡,含有相當多的醣類吧。

然而就在那時候,我在網路上看到江部康二醫師(京都.高雄醫院)的文章,於是我實際嘗試看看,午餐的便當飯,我只吃一半,後來只吃三分之一,逐步減少米飯的分量。那是二○一一年十月十日的事情。

就在兩個星期後,朋友主動跟我說:「你的肚子變小了呢,瘦了吧。」後來我再問身邊其他的人,結果他們早已發現我瘦了,然而當時的我畢竟已經五十四歲,年過五十五突然瘦下來,原因大概沒幾個,不是癌症就是什麼疾病的老慣例。所以旁人似乎有所顧慮,不敢主動跟我說:「醫師,你是不是瘦了?」
 
然後從一月開始,午餐裡的米飯,我完全沒吃,而且原本晚餐只喝一杯的日本酒也戒了,改喝蒸餾酒。在一月中旬的時候,體重減至六十六公斤。六十六公斤可是我睽違了好幾年的數字。

二月初,我瘦了兩格皮帶孔,原本緊到不能穿的西裝,時隔十年,重新輕鬆穿上它。然後到了二月下旬,又是一次睽違十年的事,牛仔褲變成三十腰,五月中旬的體重減到五十九公斤,牛仔褲改買二十九腰。說到五十九公斤、二十九腰,豈不是我醫學系畢業的體型嗎?
 
 
高血壓和高血脂皆不藥而癒
 
而且這時候還有更大的變化。我的高血壓不知道什麼時候好了。

我從四十五歲開始,血壓逐漸升高,五十歲左右,已經飇到了一百五十/一百毫米水銀柱,晉升成出色(?)的高血壓患者。但是我不想被其他醫生碎念說:「明明自己就是醫生,卻放任高血壓不管,腦子裡到底想些什麼啊?」(我是內科醫生,如果碰到像我這樣的病患,我一定會罵他)所以我以工作忙碌為由,幾年來都沒管它、沒治療它。

話說回來,這高血壓已經到了需要治療的地步,因為自己是醫生,所以我很清楚,如果放任不管,會有相當的危險性。不只如此,好像跟著血壓上升的步調,血液中的中性脂肪、LDL膽固醇(也就是所謂壞膽固醇)也跟著上升,無論怎麼看,我都是相當出色的高血壓+高血脂患者,很顯然,如果再不治療,可能會發生不妙的事情了。

這樣的我,自從限制醣類的攝取之後,到了第五個月,我沒特別在意地量了一下血壓,結果是一百二十四/八十二毫米水銀柱,完全恢復正常。說到這段期間我做的事,不過就是不吃午餐裡的米飯,還有不喝日本酒而已。我沒有服用降血壓的藥物,也沒有運動。

同時,中性脂肪及LDL膽固醇的數值也恢復正常。但是在這期間,無論是日式炸雞或是西式炸雞,我吃得比以前還多(如後所述,限制醣類的飲食模式,脂肪和蛋白質愛吃就吃)。
 
以現在的醫學常識來說,想要減少血液中的中性脂肪,常規的方式是減少脂肪與熱量的攝取,但是我的飲食生活裡,沒有限制熱量、沒有限制攝取脂肪,中性脂肪和LDL膽固醇卻能夠降低。

無論再怎麼想,我都不得不判斷「醫學常識」是錯的。因為這個緣由,我栽進了限制醣類的世界裡。質疑常識成了比三餐飯更讓我熱愛的一件事(當然,這時候的我,別說是「三餐飯」,我連一粒「飯」都沒吃了)。
 
 
午餐之後不再昏昏欲睡

限制醣類的攝取之後,我突然發現一件事—「午餐之後不再昏昏欲睡」了。

以往「吃過午餐就睡午覺,為下午的工作養精蓄銳」,根本是理所當然、天天必做的事情。午餐之後睡午覺,因為太過於天經地義,其他醫生也都睡午覺,所以我認為很普通。

但是看樣子,它好像並不「普通」。我想任何醫院的醫務室都一樣,午後的醫務室及聊天室等地方,全是午覺中的阿伯。有的醫生橫躺在沙發上熟睡,有的醫生則趴在自己的桌上睡,有的醫生坐在椅子上,靠著椅背,像是睡美人一樣,醫生們各自用不同的姿勢進入夢鄉。其中甚至還有醫生躺在沙發上,豪爽地打呼,睡眠呼吸中止發作,然後又打呼,一直反覆(現在回想起來,睡眠呼吸中止發作而停止呼吸的醫生,全都是貨真價實的肥胖體型)。

但是,當我不吃午餐便當裡的米飯之後,午餐過後完全沒有睡意。不知是腦袋清晰,或是周公沒來找我。因為沒有睡意的狀態一直持續,午覺就沒有必要了。

既然不想睡,那就只好起來;既然醒著,又在醫院,我也只能工作了。於是,自從限制醣類的攝取之後,「午餐後的一個小時午睡」即不存在。換個角度說,等同於「白天的時間多了一個小時」。
 
 
能吃和不能吃的東西

簡單來說,限醣飲食就是攝取不升高血糖的食物,如此一來,體重得以減輕,腰圍可以纖細,還能讓糖尿病不藥而癒。
餐後血糖上升的原因,來自於葡萄糖本身,以及經由體內吸收轉化為葡萄糖的澱粉。

這時要再重申一次,雖說同屬碳水化合物,人類自始無法消化的食物纖維,不會升高血糖值。

經過整理後,大致如下所示:
 
【米飯、小麥(烏龍麵、義大利麵、麵包等等)、蕎麥】
→原則上不可以吃,糙米也會升高血糖值,所以要避免。

【含有砂糖的東西、用砂糖調味的東西】 
 →不可以吃。

【肉類、魚類、蛋類】
→吃多無妨。

【大豆製品(豆腐、納豆、毛豆等等)】
→吃多無妨。
 
【蔬菜(葉菜類等等)】
→吃多無妨。

【蔬菜(根菜類)】
→根菜類(芋薯類、胡蘿蔔、蓮藕等等)的醣類多,不吃為妙。

【蕈菇類、海藻類】
→吃多無妨。

【水果】
→酪梨可以吃,但是其他果糖含量高的水果,將會導致肥胖,所以最好避免攝取。

【乳製品】
→起司吃多少都無妨,優格、牛奶,若不是太大量就無妨。

【堅果類】
→可以吃(例外:玉米(corn)、巨人玉米(giant corn))。

【點心類、零食類】
→原則上不可以吃。

【油脂類】
→吃多無妨,美乃滋、奶油也無妨。

【油炸食品】
→西式炸雞、日式炸雞的麵衣,只要不大量攝取就無妨;天婦羅的麵衣含有相當多的醣類,所以不可以吃。

【果汁、碳酸飲料、罐裝咖啡、運動飲料】
→只有標示「無糖」的才可以喝。

【酒類】
→釀造酒(日本酒、啤酒、馬格利酒)不可以喝,蒸餾酒(燒酎、威士忌、伏特加、龍舌蘭酒)可以喝,不甜的紅葡萄酒可以喝,無糖的啤酒、罐裝稀釋蒸餾酒可以喝。
 
 
限醣飲食的種類
 
日本高雄醫院的江部康二醫師是運用限醣飲食治療糖尿病的提倡者,他將限醣飲食分成以下三種類型:

◇微型限醣飲食……只有晚餐不吃主食。
◇標準限醣飲食……早餐和晚餐不吃主食。
◇超級限醣飲食……三餐完全不吃主食。

這種分類非常有道理!首先,是對限醣飲食有興趣的人,我希望你們先挑戰「微型限醣飲食」。因為只採取微型限醣飲食,其實就有瘦身的效果,有緊實腰圍的效果。
 
而且,如果是愛喝酒的人,可以邊喝稀釋的燒酎,邊吃炒青菜+煎烤魚+日式炸雞,或者是享用單人火鍋,吃完之後不要再吃拉麵或雜炊粥之類的碳水化合物就行了,應該很輕鬆就能著手。
 
第二類型的「標準限醣飲食」,適合嘗試過「微型限醣飲食」,已經習慣不吃醣類的上班族。以上班族來說,午餐的選項不多(應該只能吃公司附近的套餐、拉麵、蕎麥麵、便利商店的便當之類的東西),午餐要去掉醣類,就現實上而言,有困難之處,所以「標準限醣飲食」就能迎合現實面的問題。
 
最後的「超級限醣飲食」,適合糖尿病患者,或者是覺得標準限醣飲食還不足夠的克己自律人士。超級限醣飲食的瘦身效果及瘦腰效果絕佳,對於「健康檢查被判斷有糖尿病,想治好,但是不想看醫生」的人,我認為相當適合。
 
附帶一提,我自己採取的飲食生活型態,屬於「標準以上,超級未滿」。我的三餐雖然完全沒吃主食,不過麵衣裡含有醣類的炸蝦、日式炸雞,我倒是不怎麼忌口,照吃不誤。
 
 
試著忘掉「主食」這個名詞
 
日本人的飲食,基本上是「米飯(主食)加配菜」。也就是醃漬食品、煎烤魚類、燙煮青菜之類的「配菜」,搭配二至三碗飯(白米飯)的飲食模式,吃的主角終究是「飯」,配菜的定位只是輔助、協助用。
 
用比喻來說的話,配菜像是蕭邦鋼琴協奏曲之中的管弦樂隊,說書場的熱場藝人,結婚典禮的新郎。主角永遠是飯,是鋼琴,是壓軸藝人,是新娘。
 
煮好的白米飯,基本上帶有淡淡的甜味,而且又香,再加上它本身的味道沒有特別搶戲,所以和鹹味、辣味調味而成的「配菜」,非常速配。事實上就有不少人誇口,只要有美味的醃漬海鮮、醬菜,大碗公的飯,幾碗都吃得下去。
 
此外,米飯(主食)和配菜的主從關係,非常嚴謹。無論配菜再怎麼豪華,依舊「飯是主,菜是從」(所以才有主食這個名詞存在)。大多數日本人的觀念裡,「菜是用來配飯的」,應該沒有人認為「飯是附屬品,作用是品嘗菜的風味」。
 
這和「酒(日本酒)與下酒菜」的關係類似。它們的道理相同,下酒菜充其量只是酒的配角,它不可以干擾酒的風味。
這種「飯和配菜」的模式,同時也是外食的基本模式。便利商店或外帶便當店的日式炸雞便當、海苔便當、漢堡肉便當,全部都是米飯,搭配調味得十分下飯的配菜。
 
日式料理餐廳的烤花魚套餐、日式炸雞套餐、豚汁(豬肉蔬菜味噌湯)套餐,全都一樣。豬肝炒韭菜套餐、八寶菜套餐,全都在相同的概念下,組合成一個套餐,日本自豪的蓋飯(天丼、豬排丼、中華丼、鰻魚丼、牛丼)、鰻魚飯,基本上也都是「飯加上配菜」。
 
此外,味噌湯泡飯(只把味噌湯淋在冷飯上的簡單泡飯)、生蛋拌飯、茶泡飯、香鬆拌飯、飯糰、咖哩飯、壽司,全部屬於同樣類型,全都遵守「飯和配菜」的基本組合。
 
有的配菜豪華絢爛,有的配菜寒酸簡單,但是,中間有白米飯坐鎮的構圖,全都一樣,吃完白米飯之後,一餐才算結束。
 
附帶一提,日本出現這種「飯加配菜」的飲食模式,始自於平安時代。這種方式的成立,源自於「米飯是神賜予的神聖食物」的米食信仰觀念。
 
反過來說,「飯加配菜」的飲食概念是相當特殊的,這樣的概念並非普遍存在於人類世界。據說在英語及法語等歐洲語系裡,沒有相當於日文「主食」的單字,或者即使有,它和日語「主食」的語意也迥然不同。
 
限醣飲食的厲害之處,在於它完全否定了堪稱日本人飲食基礎的「主食」。因此,實際嘗試之後,明明沒什麼了不起,輕鬆就能著手實現的事,卻只因為「不吃主食」的緣故,讓人在心理上產生衝突及莫大的糾葛。
 
所以,首要工作便是把「主食」這個名詞趕出自己的腦袋,這一點很重要。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276
定價 $35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