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丹.艾瑞利
譯者 劉復苓
繪者 麥特‧特羅爾
出版日期 2017/11/29
ISBN 9789863983002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動機背後的隱藏邏輯 (TED Books系列)

Payoff: The Hidden Logic That Shapes Our Motivations

★超人氣TED演講影片點閱破500萬次
★暢銷書《誰說人是理性的!》作者丹.艾瑞利最新著作
★《紐約雜誌》、《富比士》、《財富》好評推薦

為什麼對某些事提不起勁?
卻對某些挑戰充滿熱情、願意做吃力不討好的事?
人類一切行為,取決於我們的動機是什麼?
是金錢?是物質?還是自我價值的肯定?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暢銷書《誰說人是理性的!》作者丹.艾瑞利最新著作,解答動機之謎!
 
★超人氣TED演講影片點閱破500萬次
★《紐約雜誌》、《富比士》、《財富》、《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Kirkus Review好評推薦
 
為什麼對某些事提不起勁?卻對某些挑戰充滿熱情、願意做吃力不討好的事?
人類一切行為,取決於我們的動機是什麼?是金錢?是物質?還是自我價值的肯定?
 
動機,是驅使我們迫切想去做某件事的原因。
看似簡單的一句話,卻是複雜糾結的心理過程。
 
知名行為心理學家、《誰說人是理性的!》暢銷作家丹.艾瑞利以簡單淺顯的方式,說明動機的本質與真正的運作方式,解開我們對動機的誤判與迷思。
金錢並非如一般認為是最有效的誘因,我們通常高估了金錢的長期效果。
信任、受肯定、認同感、成就感、長期承諾等情緒,反而是強力持久的誘因。
主管不要錯以金錢取代主控感、驕傲感,種下讓員工無力的「負激勵」。
 
了解動機背後的祕密,就能改變看待事物的觀點,
從辦公室到個人生活,都能注入正能量因子,活出有動力的人生!
 
TED Books系列
TED Books是介紹重要觀念的輕快閱讀系列,由TED團隊策劃製作,找專精領域又善於說故事的講者與作者,規劃出涵蓋多元領域的一系列TED Books。每本書的篇幅短到可以一口氣讀完,但是也長到足以深度解說一個主題,主題非常廣,從建築、商業、太空旅行、到愛情,包羅萬象,是任何有好奇心、愛廣泛學習的人的完美選擇。在TED.com上,每一本書都有搭配的相關TED Talk演講,接續演講未盡之處。十八分鐘的演講或播下種子、或激發想像,許多演講都開啟了想要知道得更深、想學得更多的渴望,需要更完整的故事。TED Books輕快閱讀系列正滿足了這個需求。
 
 

目錄

 
各界推薦
 
序章  從悲劇到意義與動機
關於動機的複雜性,以及一段親身經歷
 
1動機之死:像監獄電影裡一樣做白工
為什麼讓一個人洩氣竟如此容易
 
2動機之樂:想到能動手就快樂
我們迷戀自己的構想和作品
 
3動機來源:金錢、披薩還是讚美
金錢的重要性遠不如我們所想
 
4論死亡、關係和意義
對象徵永恆的急迫需求,與愛戰勝一切
 
後記 終極答案
總結動機的神祕
 
致謝
作者介紹
相關主題的TED Talks
注釋
 

作/譯者簡介

 
【作者簡介】
丹.艾瑞利(Dan Ariely)
杜克大學心理與行為經濟學教授,一手創立「進階後見之明中心」(the Center for Advanced Hindsight)並擔任中心主任。他製作了紀錄片「(不)誠實:謊言的真相」([Dis]Honesty: The Truth About Lies),並三度榮獲《紐約時報》暢銷作家。他的著作包括《誰說人是理性的!》(Predictably Irrational)、《不理性的力量》(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誰說人是誠實的!》(The Honest Truth About Dishonesty)和《不理性至上》(Irrationally Yours)。 
他與妻子蘇蜜及兩個青少年子女阿密特和內塔住在北卡羅來納州的杜罕。
 
【譯者簡介】
劉復苓
明尼蘇達大學新聞暨大眾傳播研究所碩士,曾任《經濟日報》記者,現專職翻譯,先後旅居美國華府和比利時布魯塞爾。曾獲兩屆經濟部金書獎,以及政治大學科管好書Top10。譯作包括《華頓商學院的高效談判學》、《開始》、《為什麼經濟會搞砸》、《散戶大反擊》等七十餘本。個人部落格:「Clare的文字譯站」(blog.xuite.net/clarefuling/tw),以分享海外生活趣談和旅遊經驗為主。
 
 

好評推薦

 
好評推薦
 
呂冠緯|誠致教育基金會執行長 
林之晨|TEDxMonga 講者、AppWorks 合夥人 
洪蘭|中央認知神經科學所教授 
翁啟惠|前中央研究院院長 
許毓仁|TED×Taipei創辦人 
張輝誠|台北市中山女高教師 
童子賢|和碩科技董事長 
黃哲斌|新聞工作者 
葉丙成|台大電機系教授 
鄭國威|Pansci 泛科學總編輯 
劉安婷|Teach for Taiwan創辦人 
(按姓氏筆劃排序)
 
「曾經有人問過我,如何達到個人的卓越(Excellence),我的淺見是:多元接觸(Exposure)、廣泛探索 (Exploration)、自我期許 (Expectation)、紮實執行 (Execution)與經驗累積 (Experience)。台灣社會或者華人文化較缺乏接觸與探索的階段,而TED或TED Talks所提供的內容正是閱讀這個世界的楔子。然而,淺碟式學習效果有限,一知半解往往比不知還可怕,而TED Books正好彌補缺少的這塊,讓我們對有興趣的議題可以挖掘得更深。何不看看幾部TED Books的演講影片,你很快就會知道,該買哪幾本!」
──呂冠緯,誠致教育基金會執行長 
 
「三十多年前,TED 的開始,透過大型實體活動講故事,講值得擴散、能帶給眾人啟發的故事。寬頻連線與智慧手機普及後,TED又登上網路影音與 App,跨越國界,啟發了遍佈世界各地、數以千萬計的觀眾。而後,TED又增加了 TEDx,所謂獨立舉辦的TED論壇,讓更多有故事的人可以登上舞台,提供全世界他們的好故事。現在,很高興,三十年後,TED的故事又化身為書籍,要用文字的力量,讓更多好故事,啟發更多讀書人。」
──林之晨,TEDxMonga 講者、AppWorks 合夥人 
 
「九○年代中期,TED的演講剛剛可以上網看到時,真是非常的轟動,大家見面都會討論最新的演講。我記得的它門票是六千美元一張,非常的昂貴,但是人們還是趨之若鶩,大家都想擠進場去聽全世界頂尖的學者或CEO講他們一生的心得。每次轉播時,攝影機都會掃瞄一下現場的觀眾,我們都伸長了脖子去看誰是錢多到可以買得起這張票的人,羨慕不已。
    
現在回頭去看,TED的這個策略是對的,在一個富裕的國家,只怕東西不好,不怕價錢太貴,愈貴反而愈抬高了它的身價,而且因為只講十八分鐘,那更是要珍惜每一分鐘,更會好好的聽。美國總統威爾遜(W. Wilson)說:十分鐘的演講,我要準備一個星期,十五分鐘的演講則是三天,如果是一個小時的演講,那麼我現在就可以上場了。愈短的演講愈難講,林肯蓋茲堡的演講(Gettysburg Address)只有兩分鐘,可是它卻是每一代的年輕人,不分中外,都必須讀的文章。
    
其實,只要言之有物,短,聽眾反而能吸收。因為我們的注意力廣度不長,同一主題,超越十五分鐘,聽眾的注意力就開始游離。TED的創辦人非常睿智,把時間限定在十八分鐘,這個長度對聽眾是剛剛好,對講者卻是個挑戰,平日一堂課五十分鐘都嫌不夠,現在要在十八分鐘內把一個主題講清楚,怎麼可能?我記得上回去TED演講時,有兩週時間,每天晚上都在電腦前面刪減或調換投影片,要充分利用每一分鐘來傳播訊息。但是,講完後,我開始反省,為什麼明明十八分鐘就可以做到的事,我以前卻要花五十分鐘?
    
TED的水準高,有口碑,現在它把演講的主題寫成三萬字左右,又印成大小正好可以放在口袋中的小冊子,適合在旅行中閱讀,真是一個好主意(只怕讀者會讀到忘記下火車)。這次天下雜誌拿到它的獨家代理權,台灣的讀者有福了,在資訊爆炸的二十一世紀,每個人時間都不夠用,我們需要快速的吸取重要訊息,而這一套書正好提供了這個需求,這些書的內容簡單扼要,沒有贅字廢話,看完好像去赴了一場盛宴,心靈得到滿足又沒有吃的肥腸滿腦的不舒適。
    
『閱讀豐富人生』,透過文字的傳承、閱讀的能力,我們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的更高更遠,我期待每個月的新書出來。」
──洪蘭,中央認知神經科學所教授 
 
「在每一場 TED十八分鐘演講結束後,我常常在想,要怎麼延續這些十八分鐘背後的力量?
 
TED Talks 希望帶給大家的,不是稍縱即逝的感動,而是希望這些故事背後擴散出去的漣漪,可以鼓勵大家化成行動,發揮它原本就該具備的影響力,讓世界可以朝著更美好的方向前進,這就是 TED 「好點子值得被分享」的初衷。
 
我們用眼睛看世界,用閱讀觀照自己。如果 TED演講,是在心中種下一個讓好想法萌芽的種子,或是激發想像的小石頭。那 TED Books 系列叢書,就是接續演講的未竟之處,帶領大家沿著這些智慧軌跡,探索與思想的深度旅程。內容包羅:人權、太空、知識、科學、心靈、智慧等萬象領域。知智無垠,但在追求過程中的樂趣也同樣無窮。
 
資訊紛至沓來的移動時代,我們的心需要安穩寧靜的時刻。閱讀 TED Books,體會智慧在動靜之間的生猛、敦厚及平衡。期待各位翻開書扉的同時,也踏上屬於自己的蛻變旅程。」
──許毓仁,TEDxTaipei 創辦人 、TED 亞洲大使 
 
「在我觀察,TED演講最驚人之處,在於三點:
一是善用網路新媒介,將主題式的、專業性的內容,轉為演講形式,化為影像,在網路上原先充斥著娛樂為主的影像世界,將專業知識內容勇敢投入其間,並巧妙設計出一場演講十八分鐘符合閱聽者最佳專注時間的規範,同時讓現場演講的效力隨著網路的延伸而無遠弗屆,產生驚人效益,不少影片的影響力遠遠超乎常人想像。
二是TED演講讓當代壁壘分明,甚至深院高戶的學術研究,或是各行各業傑出人士的多年經驗、獨到見解,可以透過簡短、扼要、明白的演講方式傳達給普羅大眾。換言之,TED演講讓專業知識真正的和大眾對話,真正做到最大的知識普及化;同時又打開各專業的小領域,讓各種專業知識進入溝通與相互了解。――在這個意義上,TED演講做了最驚人的通識教育成果。
三是TED演講,採取的策略之一,向全世界開放授權,只要向總會申請,符合總會規範和要求,就能自行辦理TED演講。所以一方面能引起風潮之外,另一方面也產生舉辦方的相互良性競爭,光是臺灣就有好幾個不同單位舉辦各種TED演講,而且舉辦方根本不需過度考慮場地如何,也不怕參與人數的多寡如何,因為真正的影響力實施,其實是來自網路的傳播與影響力,而成敗好壞的真正關鍵,更來自於講者的內容。
 
當然,短短十八分鐘演講,彷彿是深入知識寶庫前的店招或預告片,常讓人意猶未盡,該如何補足這種缺憾呢?TED系列書成了最好的入門導引書,我相信只要一本一本讀去,必定可以深入各式各樣寶庫。」
──張輝誠,台北市中山女高教師 
 
「十八分鐘太短,偏偏世界又太複雜,TED Books是一個不多不少的折衷方案。
從火星旅行、數學應用、認識恐怖分子、邊緣族群家庭,直到海洋食物的未來,我們都在網路上,看過上百支TED Talks影片,有些甚至被我們加入YouTube的書籤珍藏。
像是一道任意門,TED Talks開啓了我們對陌生議題的認識。至於門後幽深廣闊的世界,TED Books則像一本生動導覽,指出我們還未經歷的路徑。」
──黃哲斌,新聞工作者  
 
「知識是聰明人的娛樂,而真正的知識分子不孤高自賞,也絕不狐群狗黨。TED 先用十八分鐘,帶著表演性質的演講格式降低大眾跨入廣袤知識領域的門檻,再透過 TED Books 更進一步地讓講演者跟讀者用適合深度思辨的文字來對話。TED 不斷在尋找更好、更吸引人也更適合當代傳播環境的社會溝通與共學方式,並予以規模化,這是我非常佩服,也持續在努力的方向。非常高興見到 TED Books 系列在台灣出版,希望很快泛科學也能做到。」
──鄭國威,Pansci 泛科學總編輯
 
 

內文試閱1

 
序章
 
從悲劇到意義與動機
 
關於動機的複雜性,我的親身經歷
 
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的 CEO。日復一日,我們努力鞭策自己起床、上班,去做我們必須做的事情。我們還設法鼓勵為我們工作、一起共事的人,還有那些向我們採購、有生意往來的人,甚至那些規範我們的人。在個人生活上也一樣,孩子從小就會設法說服父母幫他們做事情(「爸,我不敢去做,我怕!」或者「其他小孩都在用 Snapchat」),只不過成功程度各異。長大後,我們設法鼓勵另一半幫我們做事情(「親愛的,我今天累壞了,能請你帶孩子上床、然後洗碗嗎?」)我們試著叫孩子整理房間和做功課;我們也設法勸說鄰居修剪圍籬或幫忙準備鄰里派對。
 
無論我們的正職是什麼,我們都是非正式的激勵者。動機在我們生活中是如此重要,但我們真正了解它嗎?我們真正理解動機如何運作,以及在我們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嗎?人們認定動機是由正面的、外在的獎勵驅動,認為做了這個就會得到那個。可是,如果動機的實際情況比我們所想的更難懂、更複雜和更迷人呢?
 
本書是在探索動機叢林的真實本質,以及我們一直沒看見的、動機的不尋常和複雜性。與其將動機視為一個簡單的、「老鼠尋求獎勵」的公式,我希望能讓讀者進一步了解這個美麗、人性深處和心理層面極其複雜的世界。動機就像一座森林,充滿繁茂樹木、蠻荒河流、危險昆蟲、奇異植物和多彩鳥類。在這座森林裡,有很多地方我們以為很重要,但其實不重要。甚至有許多我們完全忽略或以為不重要的細節,原來特別重要。
 
到底什麼是動機?根據韋氏網路字典,動機是「給別人一個原因去做某件事的行為或過
程」;也是「迫切想去行動或工作的條件」。因此,本書談論是什麼驅使我們對正在做的事情滿腔熱血,以及為什麼我們會有動力去做那些表面上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另外也提到主管迫切需要了解,如何讓員工充滿幹勁、更快樂和更投入。以及我們的所作所為、努力成果,以及人際關係需要更加緊密聯繫。不過,本書最終目的還是在探討,在我們過世之前究竟想活出什麼樣的人生。
 
寫出你的動機方程式
 
動機(指的是讓你全力完成一項任務),經過深思後,就會發現它是個比表面看來更棘手的問題。若想一窺動機的複雜性,不妨想像你試著寫出一個涵蓋所有動機基本要素的方程式。也許會像這樣:
 
動機=金錢+成就+快樂+目的+進步感+退休保障+照顧別人+你的事蹟+地位+(家裡的小孩數)+驕傲+ E + P + X +(其他所有要素)
 
當然,金錢在上述公式裡占有重要地位,但還有其他許多因素,像是成就、快樂、目的、進步感和同儕關係等等。
 
試著花幾分鐘想想你的工作。如果你為自己寫個動機方程式,金錢占你動機裡的比重,相較於成就感、快樂、目的、進步感、退休保障、照顧他人、你的事蹟、地位等等,是高還是低呢?
 
如你所見,這串名單很長,動機包含許多元素,而我們並未完全了解驅動我們的誘因有多少種類和多大範圍,更不了解這些不同種類的誘因如何互相影響、或共同組成最終的總「動機」。
動機方程式其實還涵蓋那些似乎和快樂無關的元素。事實上,動機最迷人的特性之一,就是它往往驅使我們達成很困難、有挑戰性,甚至非常痛苦的成就。在我看來,動機的這項特性特別有趣又重要。因為,讓我看清動機複雜又美好的,就是我人生中最具挑戰性的經歷之一。
 
見證一場悲劇
 
幾年前的夏天,當我和幾位老朋友一起吃晚餐,我的電話響了,一個陌生女子告訴我,她從我們共同的朋友問到我的電話號碼。她希望我儘快到醫院。這名女子讀到我曾嚴重燒傷,對當時年少的我影響頗深,因此認為我可以給她的好友一些建議,這位朋友我暫且叫她「愛麗絲」。儘管我非常不喜歡去醫院,你們馬上就會知道原因,但我想要幫助別人的動機遠大於我的抗拒心理。我無法拒絕這個要求,於是我丟下朋友,去了趟醫院。
 
我在醫院見到愛麗絲,得知她和家人剛剛遭遇可怕的悲劇:她的兩個青少年兒子在一場大火中嚴重燒傷。這位焦急憔悴的母親竭盡所能向我描述他們的情況,並問我要如何讓孩子們知道自己的傷勢。他們時而清醒、時而昏迷,遭受巨大的痛苦和恐懼。愛麗絲想知道,他們對於自己的傷勢、未來的治療與復健之路,會希望了解到什麼樣的程度;她也問我有哪些事情是他們不想要知道的。
 
她問我這些事,是因為她聽過我的親身經歷。多年前,青少年的我,遭遇了一場意外,導致全身百分之七十燒傷。我在醫院躺了三年,接受多次治療和手術。我當時的情況和愛麗絲的兩個孩子很像。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的問題,但我盡力回想當時我躺在醫院的情況。我記得許多噪音,機器的嗡嗡聲、嗶嗶聲、醫療設備、痛楚和我內心恐懼的聲音。「痛苦的人」這四個字一直在我腦中盤旋。我一定是從醫護人員那裡聽來的,這指的是我完全被劇痛吞噬,我的人生只剩下巨痛,沒有其他,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當下只有痛楚,沒有別的。
 
回想之前躺在醫院,我立刻想到的就是每天換紗布這件事。由於我已經沒有皮膚,紗布直接黏在我的肉上。護士會撕掉紗布,然後搓揉才剛受傷的肉、把壞死的組織搓下來,直到流血為止(顯示下面的組織是活的)。然後他們在傷口塗上藥膏、並在全身包上新的紗布。隔天又得重複一樣痛苦的過程。我唯一不用受此折磨的時候,就是我接受手術的那一天,有時也包括手術隔天。哦!我真期待手術、幸福的麻醉和之後幾天的恢復期。
 
我並沒有把撕掉紗布的記憶告訴愛麗絲,我只告訴她,我躺在醫院時,很想知道周遭的噪音和嗶嗶聲是什麼。我想知道我的心跳速度和血壓,我想知道我的血氧量和腎臟功能等等。我想知道哪一種聲音代表我的身體一切正常,哪一種聲音又代表出狀況。我還想知道痛楚會持續多久,哪一種治療會讓疼痛加劇,以及什麼時候我可以稍微舒緩。表面上,我似乎渴望知道我的身體狀況,實際上我真正想要的(由於我躺在病床上幾乎完全不能動),是擁有一點掌控的感覺。
 
 

內文試閱2

 
幫助他人的動機
 
是什麼激勵我勇敢掀開過往的瘡疤呢?我思索著愛麗絲的請求,回想起我第一次自己走出病房的情況。我爬下床,蹣跚地來到門邊,打開門、走出去,非常、非常緩慢又痛苦地移動著。我下定決心要一路走到護理站。我走到那裡之後,看見一面鏡子,毫無考慮便上前一步照鏡子,我很難相信鏡中的怪物是十七歲的我。
 
在此之前,我看到的只是我身體的各個部位,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全身。我看到兩隻極度彎曲的腳全部包著紗布,手臂無力地垂掛在肩膀下面。我的背佝僂著,而我的臉上根本就是一道多色的彩虹,右邊全是藍色、紅色和黃色,膿汁從多處滲出,皮膚一塊塊地懸掛在我臉上,我的右眼則腫得完全睜不開。在整張變形的臉上,就只剩下左眼似乎還看得出之前的樣子。其他部分和我以前健康的時候,非常非常不一樣。這張臉一點都不像受傷的「我」,因為它和記憶中的自己毫無相似之處,看起來像是別人。只不過它並非別人。我繼續盯著鏡中那個東西好一會兒,當再也無法忍受雙腳的痛楚時,只好轉身,拖著腳步,盡快回到床上,硬撐了好幾個小時的疼痛。此時,疼痛反而救了我。我無法思考其他事情,我又變回痛苦的人。
 
我還記得,大約一年半後,我的傷疤幾乎快要完全癒合的時候,我的情況已經比之前好太多、太多了。可是,傷勢的進步,以及因健康情況好轉而日增的希望,卻也帶來意想不到的新挑戰。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傷疤又紅、又厚,還有點腫脹,而且發展出一種迅速緊縮的能力。每次我手腳彎曲的坐在地上一、兩個小時,看看電視或只是休息,我就無法再伸直我的四肢和頸部。因為傷疤縮小了一點,局限了我移動的範圍。如果要讓傷疤伸展回到原來的長度,我得一而再、再而三地推拉它們,努力伸直我的手腳,幾乎快要撕破我的皮膚。有時候我無法完全回到之前的行動程度,這時,我就得接受手術,移除過於緊繃的皮膚,換上新皮膚,然後同樣的事情又會再次發生。我厭惡得一直和自己的身體作戰,它一直背叛我,我討厭每天無止盡的抗戰。
 
儘管這些回憶苦不堪言,卻也激勵我想要幫助愛麗絲和比爾。愛麗絲請我寫一張充滿希望與正向能量的卡片給比爾,可是,身為過來人的我問自己:我應該要樂觀到什麼程度?我應該跟他說什麼?我可以或應該誠實到什麼程度?現實是,他很可能會有一段漫長悲慘的人生。從意外發生後的三十年,我都還一直接受治療,我不確定對他來說,生死是好是壞(多年來我痛苦地活著,也常常思考這個問題)。我也不確定他長期的痛苦(這是我自己也常思考的另一個問題)是否對他或他的家人來說比較好。
 
奪回人生控制權
 
接下來的四十八小時,我重新審視我的經歷,並苦思該如何對比爾開口的同時,我大哭了好幾次。這是我近年來哭得最多的一次。最後,我終於列出了我覺得可以接受的內容重點。由於我的雙手不是很靈活,所以我錄了聲音檔給比爾,然後用電子郵件寄給愛麗絲。一開始,我告訴比爾,他的人生將極端艱難,而且進步非常緩慢,不過,他絕對能夠活下去。我告訴他科技讓人人受用,而對於殘疾人士的幫助更大。我還告訴他,現代的職場已經提供有彈性的新做法,讓我們這種狀況特殊的人一樣能工作、發揮長才。我說,「例如,我選擇當大學教授,因為這份工作很有彈性。我狀況好的時候可以多教一點課,痛的時候可以少上一點課。更重要的是,我的雙手不靈活,但我可以利用聲音科技幫忙寫書和論文,而且這方面的技術日新月異。」
 
寫信給比爾的整個過程讓我非常難過,當我按下「寄出」鍵的時候,不禁鬆了一口氣。兩天後愛麗絲回信表示我的信對她兒子幫助頗大,她極為感激,她請我能夠再寫信給他。雖然第一封信我寫得很痛苦,不過自此之後,我便定期寫信給比爾。
 
幾個月後,我到醫院探望比爾。前一晚我輾轉難眠,因為我一方面很想幫助他,另一方面又擔心自己看到他之後的反應,因此左右為難。(我常回醫院,但每次都是以病人的身分、而非訪客。)讓我驚訝的是,探望比爾的過程異常順利。我們談到各種話題——醫院、牆外的人生、家人,以及燒傷和治療生活的複雜性。
 
幾個小時後,護士進來告訴比爾,他將接受一種新療法,我記得我也曾做過一樣的治療。在場的人都明白這種新療法很痛苦。
 
  「可不可以延後一下,明天再做?」他哀求。
  「很抱歉,比爾,現在就得做。」
  「連一個小時都不能等嗎?」
 護士搖頭。
  「全身都得做嗎?不能先做一部分嗎?」
  「不,很抱歉,親愛的。」 
 
這時候,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緊張得連站都站不住,只得趕緊坐下,把雙手放在雙膝之間,低著頭,試著慢慢呼吸。我清楚記得每一次我和護士討價還價的時刻——想要延後治療,降低痛楚,懇求當天只接受局部治療。我也像比爾一樣,幾乎沒有一次懇求成功。護士是不會讓步的。
 
我走出醫院,一面試著控制住情緒,此時我對於自己的燒傷及它對我生命的改變有了新發現。在此之前,我每次回想到自己的遭遇,總是只專注在痛楚上。我想到緊縮的傷疤、我好奇別人會怎麼看我、我想到要控制體溫有多困難、動作有多少局限,全都是關於燒傷的生理層面。然而,如今看到比爾懇求失敗,我才發現無助感在自己的經歷中扮演了何等破壞性的角色。這讓我更加感激遭受重大創傷的磨難,忍受艱難的復原之路和這段經歷如何徹底的改變了我。我也了解我們有許多動機都是來自於想要克服無助感、一點一滴地奪回對自己人生的控制權。
 
為了追求意義
 
 我的故事和人類動機有什麼關係呢?它說明了人們發奮追求意義,即便為此受到考驗與痛苦,也在所不惜。它也顯示了幸福和意義之間的不同。你可能以為整天坐在美麗的海邊、喝著雞尾酒(請自行替換你選擇的其他活動),就會快樂,而且只要每天都能如此,就會快樂一輩子。可是,偶爾放縱個幾天也許很好玩,但我無法想像當你這樣度過好幾天、幾過禮拜、幾個月、幾年甚至一輩子,會感到滿足。
 
透過研究意義與快樂的不同,會發現感到有意義的事情不見得會讓我們快樂,這結果也許和一般直覺相左。此外,宣稱人生有意義的人往往喜歡利他,而著重利己的人則宣稱自己的快樂都很表面。當然,「意義」是個籠統的概念,不過它的基本性質與目的、價值及影響力有關,牽涉到比自我更大的層面。
 
德國哲學家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Nietzsche)指出,人生最大的報酬來自於我們的不幸經歷。以我的故事為例,藥膏刺鼻的氣味、聽到比爾的尖叫與呻吟、看到他家人令人同情的悲痛,把我也帶回到自己的悲慘遭遇。這一切都非常可怕。然而,到了最後,我透過和比爾以及他家人的對話,從共通的痛苦獲得一種複雜又獨特的情緒振奮。我被一種認同與同情他們的感受所激勵。我感覺到我自身的苦難並沒有白費,我可以做些什麼去幫助其他人——而且是只有我才有資格去做的事情。
 
我們都知道有些人即使在最不愉快的情況下,也能獲得極大的意義感。例如,我有個朋友在安寧中心當義工,多年來陪伴許多人度過人生的最後階段。多少個漫漫長夜,她坐在病人床前,握著他們的手,輕聲唱歌給他們聽。她將自己視為「死亡的助產士」。「這是出生的另一端,」她說,「能幫助他們走出那扇門,我覺得很幸運。」還有義工照顧在漏油事件中波及的鳥類,清理牠們身上又臭又黏的油污。許多人花時間待在遭受戰爭蹂躪的危險地區,努力救援無辜百姓免於疾病和死亡,或教導孤兒們識字。他們的痛苦真實又具體;他們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在做真正有意義的事情。他們讓世人看到人生的目的遠大於小我的這個堅定信念,並激勵我們加倍努力,甚至自己受苦也在所不惜,這一切只為了獲得更多的意義。
 
每一位肩負治療我、這項神聖任務的護士,顯然不喜歡撕掉我身上的紗布,更不願聽我尖叫並懇求他們住手。儘管我的感覺糟透了,但他們也不是要傷害我;他們只是稱職的慈悲之人,努力讓我的人生更美好。請求他們把治療延後一下、晚一天再進行最難受的部分、接受我延後痛苦的請求,當然都會容易得多,但他們並沒有答應。多年來,他們不畏艱難地執行困難的工作,讓我的復原狀況有顯著的改善。
 
我要說的重點是,這些表面上奇怪又不合理的動機,促使我們去做複雜、困難又不愉快的事情。不過,無論是人際關係、個人愛好或在職場上,它們不僅幫助了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也在人生的各個層面激勵我們。這是因為人類動機立基的時間範圍,有時甚至比個人生命還要長久。我們受意義和聯繫所激勵,因為它們的影響力超越我們自己、超越社交圈,甚至超越我們的存在。
 
我們非常在乎意義,在乎它勝過自己的生命。如果我們必須為了尋找意義和聯繫而下一趟地獄,我們也會奮不顧身,而且一路上會獲得極大的滿足。
 
歸根究柢,人類動機並不簡單,但我們愈了解它,就愈能妥善處理自己、工作、人際關係、主管和員工。若想要增加生活中固有的快樂,並將困惑降至最低,就必須先了解是什麼激勵我們和他人。
 
我把這些事情告訴愛麗絲後,就離開了。幾天後,愛麗絲打電話給我,不斷啜泣,她請我再去醫院一趟。我到了醫院,她告訴我,其中一個孩子已經不治身亡。她問我該不該把哥哥辭世的消息告訴還活著的弟弟(且叫他「比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我又試著讓自己回想過去。我試著回想,在那個充滿痛苦和困難的世界裡,在清醒和昏迷中苟延殘喘,人生只剩下機器和插管、幻覺和止痛藥,我會如何面對如此重大的消息。我無法想像有任何人能在自己遭受劇痛和混亂的情況下,還要承受兄弟姊妹死亡的悲傷,因此我建議她盡量晚一點再告訴他這件事情。
 
幾個月後,終於有好一點的消息。比爾已經脫離險境、完全清醒,並且多少了解自己的情況。愛麗絲請我寫張卡片給比爾,樂觀地祝福他康復、邁向未來。她的請求讓我悲傷不已。我太了解這孩子才剛踏上恢復之途,未來的道路既漫長又殘酷,遠比他們所想的還要困難。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221
定價 $28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