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洪惠風
出版社 天下生活
出版日期 2017/12/06
可扺用 特價商品,不適用折抵服務

【獨家優惠$499】洪惠風醫師精選套書

★有關心血管疾病的各種迷思,讓洪惠風醫師一次告訴你為什麼
★醫界傳說「洪老大」以洪荒之力,完成首部醫學人文療癒作品

癌症看起來嚇人,但其實所有心血管疾病加起來才是全台,
也是全世界的第一名死因。燒肉粽郭金發、蔡辰洋、
海角七號國寶林宗仁、歌手馬兆駿…都因心臟病發作猝死,
他們平常看起來都很健康。沉默殺手怎會如此兇狠?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獨家優惠$499】洪惠風醫師精選套書

是什麼樣的魅力,吸引380萬網友熱情點閱分享。國內最具人氣的心臟科權威醫師-洪惠風,用最幽默易懂的方式,解答你所有關於心血管疾病的疑問。暢銷著作《拿我的心聽懂你的心》+《為什麼心臟病總是突然發作?》(2017 增訂版),雙書原價$680,天下網路書店獨家限時特惠價$499!




為什麼心臟病總是突然發作?


有關心血管疾病的各種迷思

讓洪惠風醫師一次告訴你為什麼

 

癌症看起來嚇人,但其實所有心血管疾病加起來才是全台,也是全世界的第一名死因。燒肉粽郭金發、蔡辰洋、海角七號國寶林宗仁、歌手馬兆駿…都因心臟病發作猝死,他們平常看起來都很健康。沉默殺手怎會如此兇狠?

疲累、睡不好、喘、消化不良很平常,但什麼情況下表示心臟病快要發作,要小心?

為什麼用支架治療穩定性的心絞痛,卻依然不能讓人活得更久。到底該怎麼辦?

心臟病發作被救回來之後,可以做運動嗎?

為什麼大部分的心肌梗塞發生在心血管狹窄並不嚴重的地方?我們該做什麼事避免心肌梗塞發作?

心血管疾病的迷思,讓洪惠風醫師告訴你為什麼!


1.血管徑越窄,越可能誘發心肌梗塞?
心肌梗塞與血管徑無關,而是血管壁。當血管壁很厚,又有發炎的現象時,會產生一系列的活化作用,讓血管壁上的粥塊破裂,產生血塊,血塊像土石流一樣崩塌在血管中、堵住了血流,就會發生心肌梗塞。

2.為什麼血管壁會變厚?
老化、遺傳、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肥胖、抽菸、缺乏運動等,都是造成血管壁變厚的原因。上述因素控制得好,就能預防心血管疾病。

3.放支架可以預防心肌梗塞?
大部分的支架治療,只能暫時性地紓解胸痛,無法預防心肌梗塞、減少死亡率。

4.膽固醇要越低越好?
因人而異。但如果有糖尿病與心血管疾病,以及10年內罹患心臟病機率超過10%的人,則要越低越好。

5.可以停用降血壓用藥嗎?
大部分高血壓病人要終生服藥控制,但如果能徹底控制生活習慣──減重、運動、限鹽,達到標準血壓值,是有停藥的可能性。

6.為什麼糖尿病人容易罹患心臟病?
如果沒有適當控制血糖,血糖會停留在血管內,長期下來容易造成血管硬化。

7.沒有吃油膩肥食物,為什麼血脂肪還是居高不下?
問題可能出在吃太多超甜水果、含糖飲料,或是飲酒過量。因為身體會自動把這些熱量轉變成脂肪。

8.為什麼心臟不好的人要少看政論節目?
我在加護病房工作已有十幾年了,每到選情激烈時,就發現有人看電視或活動現場發作心臟病。想常保心臟健康,請輕鬆面對每一天,尤其看電視要篩選。

9.心跳慢一點,夀命可以長一點?
許多研究顯示,如果能把心跳減緩到每分鐘50到60下時,是真的能讓人活得更久。但是低於40下,血液供應不足,心臟一停3-5秒,反而會昏倒,甚或致命。

10.空氣品質越差,心血管疾病發生的機率越高?
PM2.5是引發心血管疾病的一個重要因素。暴露在PM2.5之下會升高壓力荷爾蒙,而壓力荷爾蒙會催油門,升高血壓、提高發炎指數、活化白血球、產生血栓。

 

 

拿我的心聽懂你的心
 

醫界傳說「洪老大」以洪荒之力

完成首部醫學人文療癒作品

 

從天龍國醫學中心到紅龍果園裡的醫院,洪惠風醫師縱貫南北346公里的心跳之旅。一篇篇感人肺腑交織幽默風趣的小故事,深入靈魂的感同身受,診間百態幻化成人間最美風景。
 
 
【心跳推薦】
 
「冰冷冷的聽筒不只是聽到心跳與呼吸,而是聽到病人靈魂的節拍,聽到震耳欲聾的呼救與呻吟,這本書就是這些聲響的紀錄,不要想在字裡行間找到生命的答案,卻讓你看清生命的本質。」
—馬西屏(作家、媒體工作者)
 
「讀洪醫師的書,可謂痛快淋漓,白話一點說就是真好看。但是,回頭一想,突然覺得這不正是佛法說的『善巧方便』嗎?表面上,詼諧活潑,實際上,説的盡是深沈嚴肅的人間事。」
—張毅(琉璃工房創辦人/創意總監)

 

作者介紹


洪惠風  醫師

專長冠心病介入治療,現任新光醫院教學研究部副部主任,兼一般醫學科及心臟內科主治醫師。
 
榮獲新光醫院3次全院票選「優良主治醫師」
Youtube衛教影片《為什麼心臟病總是突然發作?》,超過五百萬人次點閱
2008年商周推薦好醫師
聯合報繽紛版「惠風醫話」專欄作家
元氣網名人在線專欄作家
癌症新探季刊 藝術與醫學專欄作家
前蘋果日報名采「惠風和暢」專欄作家
作品有《拿我的心聽懂你的心》
 
【學經歷】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
台北榮民總醫院內科住院醫師及心臟科總醫師
在台北榮總訓練時主修心導管及氣球擴張術
新光醫院內科加護病房主任
新光醫院心臟內科主任
高雄義大醫院  一般醫學科主任、心臟內科主任
 

目錄


《為什麼心臟病總是突然發作?》

推薦序
一讀就通的心血管疾病寶典 / 侯勝茂(新光醫院院長)
一本了解冠心病的入門書 / 江福田(輔仁大學附設醫院醫療副院長、台大醫學院教授)
誠實說真話的勇者 / 殷偉賢(振興復健醫學中心心臟內科主任)
 
原版作者序
讓證據來說話
 
增訂更新版作者序
當個好心人的不二法門:觀念正確、做好預防
 
第一章、如果吃藥就能打通心臟血管,為何還需要裝支架?
第二章為什麼心臟病會突然發作?
第三章控制危險因子、保養好血管壁,當個好心人
第四章蘇東坡的高膽固醇飲食
第五章定時用藥+調整生活型態,聯手控制高血壓
第六章不控制血糖,血管不會有彈性
第七章其他心血管疾病的危險因子與血液算命學
第八章為何做了這麼多,仍不能減少心血管疾病?
第九章心臟衰竭與休克
第十章心臟砰砰亂跳的心房顫動
第十一章治療血管內徑狹窄的最新方法
第十二章血管新生術 – EECP體外加強反搏治療
第十三章心血管健康檢查與叮嚀


拿我的心聽懂你的心

推薦序
心靈的心導管 / 馬西屏(作家、媒體工作者)
詼諧活潑中,說盡深沉嚴肅的人間事 / 張毅(琉璃工房創辦人/創意總監)
 
序曲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南行346公里 
 
篇章一、病人教會我的世間情
農夫
褥瘡
討價還價的病人們
束縛 
王母娘娘說
喉嚨插管真甘苦
爬樹阿伯要領獎
不可靠的病史
語言的腔調
心導管室的背景音樂
香蕉反應搥
北北的反束縛脫逃術
阿嬤的三個健保支架
王桑
湯Sir
 
篇章二、全世界的月亮一樣圓
美拉尼西亞…
史瓦濟蘭
心音
平等
吉里巴斯
最棒的老師
加勒比海的莫那魯道
聖露西亞
帛琉
比基尼
薩爾瓦多與瓜地馬拉
 
篇章三、旅程的最開始,我家的醫生們
母親
父親之一  算命的故事
父親之二  見到火神?
父親之三  一針下去,精準的不得了
虛榮的老爸
週末醫學會與家庭
傳承
我的曾孫
 
篇章四、行醫五四三
王醫師
孔子—決戰千秋,這部電影的由來
西藏支援
IQ
麻醉醫師
掃把的醫師
病歷上的好話
 
篇章五、回憶我的天龍國病人們
了凡四訓
女性荷爾蒙
真愛的故事
開刀變支架
病歷上的鬼故事
算命先生
許部長
拿出支架的方法
錄音錄影
新版許仙與白蛇
 
尾聲  
燕子離巢, 北返
 

推薦序


一讀就通的心血管疾病寶典

侯勝茂(新光醫院院長)
 
隨著高齡社會的到來,心臟病的預防變得越來越重要,但台灣在這些年中間,心臟病不但沒有隨著世界的潮流越來越減少,相反地,還有逐年升高的趨勢。就因為如此,新光醫院決定成立心血管中心,向心臟病宣戰,為保衛台灣人的心臟健康而努力。
 
洪惠風醫師是新光醫院資深的心臟內科主任級主治醫師,表現很傑出,行醫有他獨特的風格,例如:用國台語寫病歷,在自己身上做實驗,是商周的推薦良醫……新光醫院曾有過三次的全院票選,洪醫師都當選了最優良主治醫師。他在報上寫專欄,還出過《拿我的心聽懂你的心》描述他與病人、學生、家庭之間點點滴滴的書。
 
洪醫師很會說理,一些複雜的東西經過他解說之後,都變得很容易理解,他在YouTube上「為什麼心臟病總是突然發作」的衛教影片,到現在已經超過五百三十多萬人次點閱。
 
很高興洪醫師能夠在繁忙的工作當中,還抽空把他之前的暢銷書《為什麼心臟病總是突然發作》做大幅更新,相信這本書的出版能讓國人更了解心臟病,也更能讓大家遠離心臟病。請您一定要讀喔!
 
 
一本了解冠心病的入門書
 
江福田(輔仁大學附設醫院醫療副院長、台大醫學院教授)
 
冠狀動脈心臟病(簡稱冠心病)是歐美國家罹病死亡率的第一名,在台灣也是國人十大死因的第三或第四位排名,因此醫療當局及一般民眾對此一疾病,不能不重視。
 
冠心病的病因來自於冠狀動脈的硬化,造成血管狹窄或發生血栓而引起阻塞。病人的症狀表現從心絞痛至心肌梗塞,視病況嚴重程度而定。動脈硬化的肇因有多重機制。流行病學的研究資料告訴我們,三高(高血壓、高血脂與高血糖)、抽菸、家族史等等都可以引發這些機制,讓心臟的冠狀動脈產生硬化。
 
冠心病的治療,有藥物、繞道手術以及當前最流行的介入治療(包含氣球擴張術與支架治療)。各種治療方法,各有其適應症。醫師應當根據病人病情的需要,採取最有效與經濟的方法。侵入性的治療對於急性症狀的解除或生命的保障有其不可磨滅的角色,但對於非急性症狀的病人,其療效則有待商榷。
 
預防重於治療。俗謂「上醫醫未病之病,中醫醫將病之病,下醫醫已病之病」就是這個道理。如果能夠預防或先治療三高與戒菸,即可防患動脈硬化的發生。
 
以上所說的種種有關冠心病的防治知識,其實是複雜艱深又難懂的,但透過洪惠風醫師的生花妙筆,以詼諧風趣的說明,深入淺出地把一門深奧的醫學專業學問鋪陳得讓大眾皆能瞭然於心,實在非常難得。從此點也可窺出洪醫師在求學行醫數十年間,用心之切,用功之深。
 
洪醫師與我可說是同事,各在不同醫院工作。當時台灣引入冠心病介入治療之初,他可以說是學界泰斗王石補院長的得意門生,是浸潤於心血管疾病介入治療最早也是最深的醫師之一。除了學養豐富,他仍保有一顆赤子之心,對待病人呵護有加,親切近人,深獲病患愛戴。
 
今天,他將自己行醫數十載之經驗,出版成冊,旁微博引,把實証醫學的資料、病人罹病的疑惑以及坊間各類常見時聞有關冠心病的迷思,加以融會貫通,著成可謂本土醫學極有意義與價值的一本書。除了一般非專業人士可以入門了解冠心病的種種,甚至對於專業人員亦很有可讀性。本人樂見其成,特為之介紹。
 
 
誠實說真話的勇者
 
殷偉賢(振興復健醫學中心心臟內科主任)
 
惠風兄是我素來景仰的好友之一。我與他在台北榮總擔任心臟科住院醫師和總醫師只差一年,有兩、三年並肩作戰的同袍之情。離開榮總後,我回軍方服務,他到剛成立的新光醫院一展所長。短短數年間,惠風兄將冠狀動脈介入治療做得有聲有色。經其回春妙手治療過的患者比比皆是,年紀輕輕就已成為心臟學界的翹楚,獨力撐起一片天。我資質魯鈍,踏入冠狀動脈介入治療領域的時間比他晚,所以常向他請益。他每回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掏心掏肺地傾囊相授,使我獲益良多。
 
惠風兄最令我欽佩的是不隨波逐流,具有獨立思考及自我內省的精神。就如他在本書中所言:冠狀動脈心臟病主要是供應心臟肌肉血流的冠狀動脈血管發生病變所致。這個疾病最主要有兩個面相:一是脂肪經年累月堆積在管壁造成動脈狹窄,引發心絞痛;二是動脈血管內的硬化斑塊破裂引發急性血栓,完全阻塞血管,導致血流中斷,引發急性心肌梗塞。
 
兩者的致病機轉有所不同,就像道路壅塞和土石流造成道路坍方是不一樣的。道路壅塞時只要適度拓寬壅塞路段,疏導車流就能改善。但是一旦道路坍方,若不及時搶通,困在山區的災民就有斷糧斷炊之虞。所以急性心肌梗塞需要緊急使用血栓溶解劑或做氣球擴張、裝置血管支架,在心臟肌肉尚未完全壞死的十二小時黃金時間內及早打通血管,使其恢復通暢,減少梗塞範圍。救活的肌肉越多,病人將來的預後也會越好。至於道路壅塞是否一定需要拓寬道路,就見仁見智了。
 
有些人會提出使用替代道路,有些人會建議減少車流,有些人會建議塞車路段附近多建聯外快速道路,這時就要視個別的狀況而定。但是無論怎麼修路、改善車流,還是無法預防土石流或坍方的。所以對冠狀動脈血管的局部治療,怎麼可能治療好全身性的動脈硬化疾病呢!?
 
大約在十年前,冠狀動脈介入治療發展得如火如荼的年代,不只一般民眾,連大多數的心臟科醫師都沉迷在五花八門的高科技治療中。有一次會議場合,惠風兄跟我提到他認為冠狀動脈介入治療是有其限制的。在當時要說出這些誠實話,實在是需要一些勇氣的。這幾年他在許多公開場合談論此觀念,並積極推廣全方位控制高血壓、高血脂及高血糖等「三高」以預防冠狀動脈心臟病。
 
近來國外一些大型研究證實對病情穩定、並非高危險群的心絞痛患者而言,「最佳化」的藥物治療,嚴格控制「三高」等影響動脈硬化的危險因子,可以預防心肌梗塞、延年益壽,成效與氣球擴張術和裝置支架一樣,算是對惠風兄的先見之明提供了最佳的支持。當然,一旦患者的症狀加劇、病情變得不穩定,或發生急性心肌梗塞時,還是得靠氣球擴張術和裝置支架來救命。這時,就需要冠狀動脈介入治療醫師一展身手了。許多心臟科醫療團隊二十四小時待命,投入緊急心導管治療的行列,救人無數,是值得嘉許的。
 
這些硬邦邦的醫學知識經過惠風兄的生花妙筆,配合生動的比喻,娓娓道來,既有趣又具有說服力,是我遠遠不及的。值其大作即將付梓,奉惠風兄的指示要我作序,乃勉力為之,並對其致力於增進國民健康之努力表示崇高的敬意。


心靈的心導管

馬西屏(作家、媒體工作者)
 
唉!惠風兄又要出書了,還找我寫序。
 
我為什麼嘆氣呢?因為他不好好做醫生,一直侵犯我的領域。我做名嘴,他也來湊一腳、我寫書出版,他也不遑多讓、我在報紙寫專欄,他竟然也可以振筆疾書、我在網路上人氣很旺,他更是人氣天王。更討厭的是他這個業餘的,每一樣都做得有模有樣。
 
我心中氣得牙癢癢的,為何還答應幫他寫序?因為他是全世界最懂我心的人,比我太太還懂,我的「心事」他全知,只好束手就擒。
 
翻開這本書,嘆氣中夾雜著讚嘆。最精彩的部份是「新光篇」與「義大篇」,用一個個感人肺腑、動人心弦的小故事,來說明種種醫病關係,惠風兄鎮守診間紅塵,病歷記錄慈悲喜捨,診間百態幻化成人間最美風景。
 
最厲害的醫師不是能打通病人的血管,而是能打開病人的心房,所謂的關懷,不只是問診與給藥,而是一種深入靈魂的感同身受,冰冷冷的聽筒不只是聽到心跳與呼吸,而是聽到病人靈魂的節拍,聽到震耳欲聾的呼救與呻吟,這本書就是這些聲響的紀錄,不要想在字裡行間找到生命的答案,卻讓你看清生命的本質。
 
書中最好笑的部分絕對是寫泌尿科名醫王德偉的部分,很難想像現在留著花白口型鬍的王德偉是什麼德性?我與惠風兄與夫人素盆在讀大學時就相識,我是台大橋藝社社長與校隊隊長,惠風兄是北醫橋藝的老大,英雄惜英雄。王德偉是惠風兄的搭檔,但兩人截然不同,德偉「聲」震武林,喜怒溢於言表。惠風兄冷靜沉著,思慮細膩、邏輯推理超強,其實我有些怕他,因為他在牌桌,喜怒不顯、表情不露、靜若淵嶽,給對手極大的壓力,縱使處於落後,也不見眉頭輕皺,敵方識不破盈虛,策兵往往自亂陣腳。我當時就想這傢伙將來做醫生,適合做精細的手術。
 
畢業後,我們曾同一隊參加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國際橋賽「第一屆普騰盃」,然後惠風兄執刀做了醫師,我執筆做了記者,刀筆最兇險,台灣橋界最閃亮的兩顆新星從此消失。哈!
 
後來北醫橋藝的「洪老大」變成了新光的「洪老大」,我母親得了心臟病,與惠風在榮總重逢;母親又患了肺結核,成了素盆的病人。我後來心臟出了問題,不但成了惠風的病人,而且常打電話煩他,當他幫我做心導管時,心想幸好他不像王德偉可以記得幾百年前的牌局,否則突然想到當年的一牌,心中不樂,我就慘了!
 
這本書最值得細讀的是「家庭篇」,講的是愛的故事,深情在字裡行間流動。惠風兄出身醫生世家,伯母是個婦產科醫師,61歲中風後仍然堅持看門診。伯父天生手抖的很厲害,竟然選擇需要繡花縫針的整形外科。這一家人都令人動容。
 
惠風夫人素盆我在大學就認識了,她令人驚艷。素盆不是艷麗型,但是相處日久,發覺在端莊溫婉中流露清雅秀逸、從溫柔敦厚裡得見靈氣縈迴;美麗不在明眸皓齒,而在眸齒之間流動的神韻與話語。她是我看過唯一在牌桌上從沒有大聲說過話的人。
 
很多人驚奇惠風為什麼會去義大?他是為愛走天涯,去也為妳,離也為妳。
 
當初義大找惠風與素盆一起去的時候,素盆告訴義大說機會可能不大,誰知惠風一口就答應了。全書最刻骨銘心的一段話是:『「什麼是家?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老婆大人曾經跟我說過,只要兩個人在一起,不管是天涯海角,那就是家。』
 
「執子之手、與子皆老」,這是多美的承諾、多令人悸動的深情,人間燈火靠夫妻情緣點亮。他們的婚姻有「製造日期」,但沒有「保存期限」。
 
後來,素盆成了家父與家母的醫師,她是一位極細心又耐心的好醫師。書中寫到:「老婆是個感染科醫師,診斷疾病的嗅覺極為敏銳。曾經在一個月之中,查出其他醫院沒有診斷出來的鸚鵡熱,又在另一個病人身上發現鉤端螺旋蟲(當然也是其他醫院沒診斷出來的)。」認識素盆三十多年了,紅顔彈指老,刹那芳華,淺笑嫣然終將雞皮鶴髮,美麗是短暫的,只有智慧的光亮是永久的。
 
全書讓人眼晴一亮的是「說好話篇」。惠風提出「你我他定理」,這是當前台灣最可怕的政治現實,書中舉例:「我是節省,你是小氣,他是嗜錢如命。」「我是政治家,你是政治工作者,他是政客。」「我是起義,你是政變,他是叛亂。」
 
這一篇太有意思了,孔夫子要大家說好話:「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所以孔子本人「與下大夫言,侃侃如也;與上大夫言,誾誾如也。」也就是態度和氣愉悅,用詞端莊適度。所以司馬遷在史紀孔子世家贊中慨然而讚說:「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响往之。」
 
哈,這本書成了心靈的心導管,惠風做了太久加護病房主任,也要來心靈的急診,大家一起來說:「我錯、你對、他好讚」
 
這本書寫病房、擺書房,通心房。
 
 
詼諧活潑中,說盡深沉嚴肅的人間事

張毅(琉璃工房創辦人/創意總監)
 
洪惠風醫師是心臟內科醫生,專業是導管手術,一談到心臟導管、氣球擴張術、血管支架,他是屬一屬二的權威,也是我與身邊親朋好友聊天的話題,因為除了我是洪醫師的病人,還有從氣球擴張到支架、甚至心臟血管繞道手術,我都一一親身領教過。
 
有很多次,經過了漫長的醫療手術後在恢復室醒來,恍如隔世之際,張開眼睛看見洪醫師,他一臉微笑地問:「辛苦了!還好嗎?」那樣的記憶,讓我常常提醒自己:在平安健康的日子𥚃,不要忘記。
 
現今的社會氛圍,認為醫師治病是一種義務,稍有差錯時,文明的,以誤診之名告上法庭,不文明的,就拳腳以對。這種醫病關係的丕變,成為一種惡質的社會現象,幾乎像是一片烏雲籠罩在大多數的醫師心頭。
 
而在這個年代,洪惠風醫師就成了「異類」。對於像這樣的異數,我有特別的體認。
 
十九歲的時候,因為高血壓,我做過心臟血管攝影。四十年前,所謂的導管手術,仍然經過鼠蹊部,因為導管極粗,術後恢復時必須在傷口上緊壓一個二十磅的沙袋,至少要壓二十小時。意思是,除了要忍受劇痛的傷口,還要仰臥二十小時,不能翻身、不能移動。當時,我還是個身強體壯的青少年,忍著傷口一直感覺有血液要噴出的痛疼之外,更要命的是那個二十小時仰臥,那種幾乎是分分秒秒的煎熬,完全是酷刑。移掉沙包後,我仍然痛到三天下不了床,至今難忘。
 
忍受痛疼,在醫療過程中,對一個病人而言,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是,對於一個醫生,那些痛苦煎熬,又有什麽意義?視病猶親,恐怕是醫學院的課程內容,離開醫學院,面對現實世界𥚃的醫院工作,勞累辛苦不說,每天面對病人的愁容、抱怨、疑懼,有多少人能夠一本初心,還能夠視病猶親?
 
很早就聽説洪惠風醫師的事情,他為了證明導管手術之後,病人在傷口上壓著沙袋、平躺六個小時的術後流程,不是必要的,他親身試驗在身上放入導管,然後在拔徐導管一個小時之後下床。洪醫師的目的是要證明,導管手術的病人不需要承受那種術後漫長的平躺臥床的痛苦。
 
當時知道這件事,我覺得感動,因為大概只有動過導管手術的人才能有切身之痛。洪醫師自己無病無痛,只是為了減少病人之痛,親自去實驗。如此人溺己溺的情懷,不是一般人都能有的。
 
平日在門診,見到的洪惠風醫師,是一個曾經一天要看診一百三十位病人的醫生,他人和藹親切,總是耐心又鉅細靡遺地診療說明,每位病患至少花四至五分鐘以上,一百三十位病人,如果不吃東西不喝水,就是將近九小時的門診,還不包括巡病房以及進手術房等。洪醫師在醫院裡,連續好幾年被票選為優良醫師,絲毫𣎴意外。全世界唯一對這件事頗有微詞的人,是他的夫人楊素盆醫師,楊醫師說:「洪惠風本來就已經是植物了,忙完一天回到家之後,就變成礦物了。」
 
這位笑嘻嘻的洪醫師,白袍底下的靈魂深處早有烈士深藏其中,難怪成為一名心臟內科醫師。一旦覺得導管手術的術後恢復不是必要,只是增加病人的折磨,他連太座也不事先說一聲,就勇往直前地把自己當成白老鼠試驗。
 
洪醫師多年的筆耕終於結集出版,我因為病史悠久,承洪醫師之囑先睹書稿。讀過後,我突然驚覺,自己認識的洪惠風醫師只是極小的部分。
 
赫然明白,醫生這個職業對他而言,是一種宗教情懷。書中的「傳承」一文,提及年輕的洪醫師在一本書裡讀到秘魯醫學系學生柯里昂(Daniel Carrion),為了證明秘魯疣和致命的歐羅亞熱有關,竟然親身實驗從染疣的病人抽取了血液、並注射到自己身體𥚃。對於這樣犠牲性命都可能的事,洪醫師竟然是熱血沸騰覺得有為者當若是。
 
這種聽聞起來有些悲壯的事情,在洪醫師的筆下,竟然成了趣味昻然的故事,揶揄調侃,彷彿是在說別人的事。這樣的敘述能力,讓書𥚃的每篇故事,無論是行醫的所見所聞,或是家族故事,又或是在義大的教學遊記見聞,都譲人津津有味。
 
讀洪醫師的書,可謂痛快淋漓,白話一點說就是真好看。但是,回頭一想,突然覺得這不正是佛法𥚃說的「善巧方便」嗎?表面上,詼諧活潑,實際上,説的盡是深沈嚴肅的人間事。
 
哦~!是的,原來這個笑嘻嘻的洪醫師,白袍底下不僅是一位愛心十足的醫生。還藏著隨時可以犧牲奉獻的烈士精神,更是一位文筆生動的作家,還有,也是一位菩薩。
 
有一個像洪惠風這樣的醫生,是台灣之幸。
 

內文試閱1


楔子

我是台北醫學院(現在的台北醫學大學)畢業的,一位在美國執業的學長老師跟我說過一個故事:有一次有個病人在美國的一家醫院做了心導管檢查,發現血管沒有堵塞,就很高興地回家了;但是回家一個禮拜後,病人竟然在家裡猝死,為了找出病因,病理學家幫他做了解剖,赫然發現這個病人的「冠狀動脈三條血管都嚴重動脈硬化」。

幫他做心導管的醫師聽到了這件事,自己把心導管的片子再看了一遍,還請同仁也一起研究,大家反覆觀看之後,覺得診斷並沒有錯誤,心導管的影像是正常的,於是請病理學家也再看一遍他們的病理標本,於是病理學家也召集了同事,大家再看一次以後,也堅持他們做的嚴重動脈硬化診斷正確無誤。

問題來了,為什麼心導管檢查正常,可是病理解剖卻不正常呢?有誰犯了錯誤嗎?請恕我賣個關子,到這章結束時再公布解答。當然您也可以直接跳去看答案。

 
為什麼心臟病總是突然發作

二○○七年三月底時,我在美國紐奧良開會,某天早上搭著醫學會的交通車,當時車上人很多,沒有位子坐,我拉著拉環,跟旁邊的台北榮總江晨恩教授聊著當天即將發表的研究。

「今天COURAGE(Clinical Outcomes Utilizing Revascularization and Aggressive Drug Evaluation)研究要發表,很多廠商都剉在等,」他跟我說。

「不會有意外的啦!根據以前研究的薈萃分析,我相信一定是藥物勝。」我非常有信心地回答他,因為之前已經有許多研究,好像線索都指向同一個方向。

「可是網路上已經傳出了研究的結論,說是支架大勝,p值0.002,非常有意義。」旁邊另一位參加會議的藥廠產品經理憂心忡忡地加入討論。

「哦,我覺得這一定是江湖傳言,我才不信支架會勝呢!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前面許許多多的線索,就完全無法解釋了。」我斬釘截鐵地回答。

果然接著沒多久,許多國家的報紙頭條都刊載了一則美國心臟醫學會發布的驚人消息,內容是關於一項名為COURAGE的研究結果,到了二○一四年的整合分析,追蹤了到那時為止所有大型長期追蹤穩定性心絞痛,之後二〇一五年十一月,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COURAGE研究的長期追蹤報導,結果仍然相同。這個消息簡單說就是:單純心絞痛的病人,心臟裝上支架並不能活得更久。

從二〇〇七年開始,這個研究的結果影響了許多醫師與病人,甚至連醫藥界的股票都產生了大洗牌。二〇〇七年報導出來之後的六個月內,全美國心導管手術大幅減少;在各國的醫學會中,醫師們也不斷辯論心導管手術的適當性。但是為什麼這個醫藥界已經使用了三十年的治療方法,竟然沒有多大效果呢?

其實,從十幾年前開始,就已經有許多蛛絲馬跡顯示,穩定性心絞痛的病人(請特別注意,僅限於穩定性心絞痛,而不是心肌梗塞或是不穩定性心絞痛,這個差別在後面會說明),裝心臟支架並不能延長壽命!
為什麼?

 
持續六十年的研究

二○○七年九月初,在維也納召開的歐洲心臟醫學會的年會當中,一個四十六歲的義大利心臟科女醫師突然心臟病發作。雖然現場有兩萬五千位心臟科醫師,其中不乏權威,在第一時間幫她急救,而且還馬上以直升機送醫,仍然無法挽回她的生命。

一個平常看起來很健康的人,為什麼會突然心臟病發作、甚至於猝死?連心臟科醫師都很難預知自己的心臟病?這個疑問,自古以來,就一直困擾著醫師。但這只是我們的感覺而已,還是真有其事呢?

在美國有一個非常有名的佛拉明罕心臟研究(Framingham Heart Study),由美國國家心臟、肺臟及血液研究院(National Heart, Lung and Blood Institute; NHLBI)及波士頓大學共同執行,從一九四八年起,以美國麻州的佛拉明罕鎮一萬兩千多個鎮民為研究對象,把他們的健康狀況與生活習慣全部記錄下來,然後觀察追蹤,並統計他們的健康狀況,還有居民的生活習慣對於疾病所產生的影響。到今天為止,這個研究已經持續將近七十年,已經記錄到居民的第三代了,還持續進行中。

在這個大規模而長時間的研究當中,發現男性的心臟病,有62%是第一次發病就以心肌梗塞或猝死來表現,女性的心臟病則有46%是如此表現。也就是說,這些人之前從來都沒有出現任何預警,只要心臟病一發作就是心肌梗塞或猝死。

發作前沒有症狀?這個結果好像很奇怪,好像也違反了大家的觀念?所以醫學界又再加以探討,二○○三年,阿肯色大學McSweeney再度探討了女性病人心臟病發作之前的症狀,這篇刊載於《循環醫學雜誌》(Circulation)的研究中,發現大多數人並不是沒有症狀的,甚至高達95%的病人發作前都有些症狀,他發現在心臟病發生前幾週中間,有71%的人會不尋常的疲累,48%的人有睡不好的問題,42%的人會喘氣,39%的人消化不良,30%的人會胸痛。

但是拜託,這些疲累、睡不好、喘、消化不良的問題,平常不是都會發生嗎?我今天發生了這些症狀時,就代表我的心臟病快要發作了嗎?我失眠睡不好時,還是疲累不堪時,就該找心臟科醫師嗎?還是當我消化不良時,不該看胃腸科,而該看心臟科?這樣好像問題更大了。還有,這些症狀是因還是果?是心臟病引發了這些症狀?還是這些疲累、睡眠差、消化不良症狀引起了心臟病?

 
為什麼慢性心絞痛可以持續很多年?

威廉.赫伯頓(William Heberden, 1710-1801)醫師是歷史上最早發現而且定義心絞痛的人。當年他發現且描述慢性穩定性心絞痛(也有人稱之為赫伯頓氏心絞痛)時,就特別描述這種心絞痛可以持續許多年,不見得會對生命造成威脅。

赫伯頓形容心絞痛是在胸口中央、下巴或背後發生壓迫緊縮疼痛的感覺,常在生氣或運動時發生,但是只要一休息就會好。症狀會持續幾分鐘,喝一點酒或服用鴉片也可以緩解症狀。就算在幾乎沒有什麼醫療設施與藥品的兩百多年前,赫伯頓觀察發現到,慢性穩定性心絞痛好像並不一定很快就會取人性命,常常會持續許多年,並不會對生命造成嚴重威脅。之後發明使用牛痘來預防黑死病的金納(Edward Jenner, 1749-1823)醫師發現了這種心絞痛,是由冠狀動脈的病變所引起的。

當時,英國一位有名的外科醫師約翰.亨特(John Hunter, 1728-93)就是個典型的例子。亨特出生於蘇格蘭的格拉斯哥。大他十歲的哥哥威廉.亨特(William Hunter)是有名的產科醫師,在倫敦建立了一所可以讓外科醫師做研究的解剖學校。約翰追隨哥哥的腳步,仔細研究從盜墓者取得的屍體,配合對病人的觀察,最後成為醫學史上赫赫有名的外科醫師。

他的興趣很廣,蒐集了非常多的病理標本,在當年可說數一數二;也發明了許多治療疾病的新方法。他對於頭頸部、口腔的研究特別專精,一七七一年出版了一本偉大的著作《人類牙齒的自然史:構造、使用、形成、生長及疾病的說明》,甚至日後被尊為「現代牙醫學之父」。

約翰曾經為了證實性病的致病原因,在自己身上做實驗。他在自己的龜頭上面,注射了淋病患者的膿汁(哇嗚),過了一段時候,他同時得了淋病跟梅毒,所以他下了一個結論,就是梅毒跟淋病是同一個疾病。(其實並非如此,並不是淋病等於梅毒,而是那個病患剛好同時罹患淋病跟梅毒,而約翰之所以得了這兩種病,是因為他同時注射了兩種病的膿汁到自己的身上。)

他在自己身上種下了梅毒,也種下了日後心臟病的病因,梅毒到了第三期會侵犯心臟血管系統,梅毒讓約翰不到四十歲時就得了嚴重的心絞痛。約翰的脾氣不是很好,只要一激動生氣,胸口就會痛得厲害。他曾經說過,任何一個人如果要取他的性命簡直是易如反掌,只要激怒他就可以了。 

在那個時代,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治療心絞痛,發病的時候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趕快休息,等待心絞痛自己慢慢好起來。但約翰.亨特醫師即使是這樣經常胸痛,也活到了六十五歲。有一天在聖喬治醫院的會議中他又被激怒了,激烈的爭辯之後他突然停止說話,走到了隔壁的房間,就死在那個房間。約翰的屍體解剖由他的小舅子合姆爵士(Everard Home, 1756-1832)主持,他發現約翰的血管已經嚴重鈣化,甚至硬到連解剖刀都切不太下去。他的例子,好像印證了赫伯頓醫師的觀察結果:慢性心絞痛雖然讓人非常痛苦,但是並不必然會致命。

到了二十世紀,有些觀察性的研究,如梅約醫學中心(Mayo Clinic)的歐倫西亞(Anthony Orencia)醫師對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市所有居民進行的二十年觀察(1960-1979)中,也證實慢性穩定性心絞痛會持續許多年,不見得會對生命造成威脅。

二○○六年的《心臟》(Heart)雜誌也報導了一篇瑞典斯德哥爾摩心絞痛預後研究(APSIS),發現若是以最新的藥物治療,罹患慢性穩定性心絞痛的病患,九年的死亡率僅為14%,平均每年的死亡率不到2%。

 
了解冠狀動脈性心臟病

這些觀察令人非常困惑:穩定而嚴重的心絞痛病人不見得會死,而猝死的病人在發病以前又往往沒有先兆性的心絞痛症狀。會痛的不會死,會死的不會痛,而支架治療穩定性心絞痛,又不能讓人活得更久。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們必須要先對冠狀動脈性心臟病有些基本認識。

冠狀動脈是供應心臟肌肉養分的血管,就好像是城市的水管傳輸自來水給整座城市一樣,一旦這個水管堵住了,水分無法供應時,就會造成嚴重後果。供應心臟養分的冠狀動脈如果塞住了,就會影響到血液的供應,這個時候輕則心絞痛,重則心肌梗塞,甚至於猝死。

冠狀動脈主要有三條,位於心臟的表面,就像是心臟穿了件丁字褲。右冠狀動脈與左迴旋支這兩條合起來就像是腰帶,而左前降支則像是前護襠;這三條血管供應了整個心臟的養分,但三條血管的位置不同,供應區域的大小也隨之而異。其中,左前降支供應的區域最大,也就最重要(丁字褲中前護襠當然最重要)。當左前降支出問題時,危險性相對就最高,因而這一條血管有個別名叫「製造寡婦的血管」(widow maker artery)。

心絞痛的症狀,就是當走路、爬樓梯、搬重物、或生氣、壓力大時,胸口產生一種像是被大石頭壓住的感覺。病人會描述這種感覺悶、緊、脹、痛、綁、匝、壓迫感、鈍鈍的,而不是像刀割、電擊、針刺這種銳利的感覺;也有人會形容心絞痛時「好像大象踩在胸口一樣」。壓迫感會持續一到十五分鐘,最典型的症狀位於胸口正中心肝頭,但是也可能發生在左胸、上腹部、背後、左肩、左手內側、甚至於左耳。

發生位置雖然不同,但最重要的症狀都是一樣的:就是一運動時就難受,一休息就好,而且用一根手指頭指不出來痛的位置,吸氣吐氣時也不會變得更強烈,舉手轉身時也都沒有影響。這種症狀就是典型的心絞痛症狀。但有時候症狀也可能不是那麼典型,會以喘、或是不典型的胸痛來表現。

這種病稱為狹心症、動脈硬化性心臟病、心臟缺血或心臟缺氧,也可以簡單稱為心絞痛,台灣民間有人叫這種病為心包油。狹心症與不穩定性心絞痛、心肌梗塞這兩種急性冠心症等合稱為冠狀動脈性心臟病,簡稱冠心病。

急性冠心症是急性,而且致命性很高的疾病,發生的原因是本來暢通的血管突然堵塞,若血塊沒那麼大、未將血管完全堵塞時,就叫做不穩定性心絞痛;當血流完全堵住,後面的肌肉開始壞死時,就叫做心肌梗塞。

 
不穩定性心絞痛

不穩定性心絞痛痛的方式和位置與狹心症很類似,都是以壓迫感為主,但是不穩定性心絞痛痛的時間會長很多,強度也強很多。不穩定性心絞痛往往是小問題轉變成大發作的前兆,症狀從原本穩定忽然變得不穩定,但一下子又沒事了。如果不能把握這個時間點盡快就醫,常常會造成難以挽回的憾事。

 
心肌梗塞

心肌梗塞則更為嚴重,症狀一直持續,許多人會合併冒冷汗,也有很多人會有大難臨頭、快要死去的感覺。其實真的也有很多人來不及送醫,就這樣猝死了。心肌梗塞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即使是正處於巔峰狀態的年輕運動員,也不一定逃得過這個隱形殺手的魔掌。

心肌梗塞是冠狀動脈心臟病的一個極端表現,胸痛則是心肌梗塞最常見的症狀,疼痛比一般心絞痛更嚴重,持續時間更長,使用硝化甘油舌下含片不能緩解症狀。病情輕微者,只是感到有點胸悶,嚴重者可能出現心律異常,甚至發生猝死、休克或心臟衰竭而死。

心肌梗塞的死亡率約在10%至20%之間,老年人甚至高達40%,其中有半數以上的患者來不及送醫便死亡。

 
猝死都是因為心臟病?

根據統計,心臟病患者有六成是被猝死奪去生命,死得很突然,可能是在睡夢、休息、輕度活動中,或是在劇烈運動時、或運動後,心跳驟停而死亡。

引發猝死有兩個主要原因,八、九成都是急性心肌梗塞及惡性心律不整引起。大多數心肌梗塞會引發心律不整而易猝死,但惡性心律不整未必全是心肌梗塞造成的,可能與自律神經系統不平衡、交感神經興奮或副交感神經異常有關。若有先天、後天心臟肥厚的問題,引起心律不整機率也相對提高。

猝死,不僅是整個家庭不可承受之重,更讓活著的人承受突如其來的失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適應。想要預防猝死,沒有訣竅,只要你肯善待每天工作二十四小時且從未休息的心臟,你就會是個「好心」人!
 

內文試閱2


【篇章二】

病人教會我的世間情
 
來義大沒有多久,雖然看的病人還不多,但是很快地,就發現這裡的病人跟台北的大不相同。
 
義大的病人非常可愛,有許多務農退休,好些種荔枝,有些種稻,有些上屋頂幫人看琉璃瓦,也有人專門送瓦斯桶,有人幫醫院洗衣服,有人包檳榔(早上自己會試吃一顆,看看好不好吃,晚上賣不完的時候就自己吃掉)……有人是布農族、先生卻是鄒族,有人17歲就生小孩,也有人8歲就開始抽煙、吃檳榔、喝高粱酒……藍領階級佔了大部分,相同的是,病人們都憨厚可愛,不會拐彎抹角,對醫生沒有防範之心,也沒有人抗議為什麼住進了一般醫學科病房,不能住專科病房。也就因為他們的信任,我可以盡情發揮所長。
 
至於運動,也許是平常體力活動已經很多了,不需要像台北人一般刻意運動,通常在聽到我問運動習慣時,這裡的病人們都會楞了一下才回答,有的人帶著狗狗在外面趴趴走,有的皮膚都晒成健康的古銅色了,肌肉壯的像天天上健身房一般,卻說沒有運動。
 
他們的病情,更是五花八門,考驗醫師的能力。許多病人都是由附近大大小小的醫院轉診過來的,我才開始收三天的病人而已,就有之前黴菌性心內膜炎之後蜂窩組織炎感染、酒精戒斷症、腦下垂體病變影響多重器官、感染性下痢(懷疑是志賀氏菌Shigella感染)、肝腎症候群……感覺上似乎病人的困難度非常高,需要全力以赴,使出全身解數才能脫困。
 
這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行醫經驗,感覺上貼著土地,貼著基層,非常累人,也非常滿足。
 
。。。。。。。。。。。。。。。。。。。。。。。。。。。。。。。。。。。。
 
在一般醫學科四月六日開始收病人,我們這個團隊也不過七床住院病人,到四月十六日第十天,每次門診也不過三到八個病人,卻已經看到許多怪病,有兩個可以寫病例報告,這是代表這邊的各式各樣疑難雜症特別多嗎?
 
病人以蜂窩組織炎入院,最後查出背後的疾病是腦下垂體囊腫合併庫欣氏症候群(Pituitary Rathke’s cleft cyst with Cushing’s disease (ACTH>1000 with elevated cortisol and panhypopituitarism))。
 
另一位病人以泌尿道感染住院,最後發現背後的診斷是急性尿酸腎病變(Acute uric acid nephropathy),而引發之原因有可能是中藥過量(病人自己吃了六倍劑量的中藥)。
 
一位病人住院診斷是心臟衰竭,最後發現心臟瓣膜邊漏合併溶血性貧血(Microangiopathic hemolytic anemia, due to paravalvular leakage)。
 
另一位感染性腹瀉住院,病情為少見典型的志賀氏菌腸炎(Shigella dysentery)。
 
九十七歲耳聰目明的心肌梗塞阿嬤,人卻看起來像70+歲,所以照一般處理方式。
 
被家暴80+歲的阿嬤……
 
左心室射出率只剩12%的心臟衰竭(約剩下正常人的五分之一)。
 
還有見到了心房中隔缺損合併艾森曼格氏症候群(ASD with Eisenmenger syndrome)(這就不是我的病人了)。
 
 
農夫
 
「醫生,哇哪沒出院,乃姬(荔枝)攏A乾乾去。」
 
義大的一般醫學科病房中,醫師們有自己的房間,裡面有五台電腦,每個電腦上面都貼著一個主治醫師的名字,這個電腦就由一組人馬所專用。這個團隊,是由主治醫師跟他的PGY住院醫師、還有實習醫師所組成。對我來說這可是滿新鮮的經驗,在新光醫院時是醫護一起搶電腦,常常需要排隊。
 
因為電腦前面掛著主治醫師的名字,在上班時間,PGY們都會乖乖地坐在電腦前面,不敢隨便離開,因為只要一摸魚,他的位子就會空下來,看起來非常的顯眼,所有人都會知道是誰翹班了。主治醫師查房時,也都會先在電腦前面,整個團隊一起看一遍所有病人的資料,一邊討論著病情,一點也不會擔心挨排著等用電腦同仁的白眼。
 
今天查房時,我的PGY住院醫師跟我說某某床的病人想要出院了,我眉頭不禁皺了起來,這個病人剛剛才脫離險境,抗生素的療程還沒打完,提早出院對病情可是不利的。
 
到了病床邊,我正打算好好訓一下病人,卻看見病人滿臉堆著笑容,用著前幾天都聽不到的洪亮而爽朗的聲音跟我說,「醫師,我要出院了!」
 
「不行咧,消炎藥注到一半,愛擱兩三天才行咧,你昨天還那麼嚴重,現在剛剛好……」 我看著他好不容易才消腫的傷口跟他說。
 
「我哪是沒回去,我的荔枝都會乾去了。」他迫不及待地打斷我。
 
我看著病人的臉,想起了剛住院我問他職業時,他所說的話,那時他還十分虛弱,但是臉上依舊充滿著非常得意的神情……
 
「我的荔枝尚好吃,你們病院許多護士小姐每年都跟我買一大堆。」
 
接著,我又想到這幾天的新聞「超豪大雨來襲…小心雨炸彈…提防暴雨成災…」
 
忽然我了解了,這裡的情形跟在台北時大不相同,有更多不同的考量。對這位農民來說,在這幾天的大雨之下,如果不趕快出院急救他的荔枝的話,這一年的心血可能就全泡湯了。但是抗生素還沒打完,療程還差了一兩天該怎麼辦呢?
 
想了一下,我決定把點滴的抗生素換成口服(住院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可以保證病人的抗生素藥物,一定能照著時間給予,一劑都不會漏掉)。在兒子的見證之下,我和看來非常樸實的病人勾勾蓋印章,答應讓他回家救他的荔枝,但是要求他答應回家後口服藥一定要八小時吃一次,有狀況隨時回醫院急診。
 
在台北我敢這樣做嗎?我不知道!
 
義大醫院的位置非常的鄉下,許多病人都是農民、工人、賣檳榔等,絕大多數的人住的都是健保的床位,住兩人一間的就已經不多了,更不要說是單人房。放支架時,連願意放塗藥支架都不多,更不要說放自己會崩解的一隻十幾萬的支架了。醫院的員工許多都是在地人,在這裡拿著不高的薪水,照顧著自己的鄉親。
 
許多人問我,日子過得好好的,為什麼要到義大來呢?錢少事多離家又遠……我也常常問自己同樣的問題,也許在心底,我是為了找尋那個醫病相互信任,醫療的烏托邦吧?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499
定價 $68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