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淑芬
出版社 親子天下
繪者 曾湘玲
裝訂 黑白平裝14.8x21
出版日期 2018/05/03
ISBN 9789579095709
可扺用 特價商品,不適用折抵服務

我是好人【展示書】

★ 王淑芬刻劃人性三連作,帶你重新定義自己!
★ 從人性出發,探索性格,瞭解自己也瞭解別人
★ 附有456讀書會,從閱讀中培植思辨力!

我要當好人!但是,好人究竟要怎麼定義?善良、熱心、周到,還是其他特質?王淑芬刻劃人性新作,帶你重新定義自己!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展示書說明

 

展示書經售出後恕無法進行退換貨,建議您在購買前,請先謹慎考慮!
 
 
可能的書況範例:
 

簡介

我必須對得起自己,我必須對得起全宇宙, 
事已至此,生而為人,我是好人。
你問我,成為好人的動力是什麼?
我只想說:有時候「好人」就像是我背的十字架。
每一個好人,都有他對自己的期待與別人對他的期待,
只是,你看見的、我看見的,
我們所呈現出來的就一定是好人,或一定是壞人嗎?
 
本書4大特色
特色1  王淑芬刻劃人性三連作:我是白痴、我是怪胎、我是好人,帶你重新定義自己!
特色2  以七個不同人格特質的好人,各自表述自己的心聲,勾勒出不同的人生故事。
特色3  從人性出發,探索性格,瞭解自己也瞭解別人,建立人際關係新思考
特色4  附有456讀書會,從閱讀中培植思辨力!
 
詳細內容
阿德勒說:「人類的煩惱全部都來自於人際關係。」
因為害怕被討厭,所以不得不成為好人嗎?
善良、熱心、順從、正義、大方、勇敢、周到,你是哪一種?
 
被老師「認證」心地善良的穎哥,似乎從來沒有討厭過誰,也從未對任何同學說不。
善良對他而言,很像是一個一旦啟動,就無法關閉的開關──開始善良了之後,就會習慣善良。
心思細膩的他,總是腦袋不停的運轉著要怎麼和班上的同學相處,該如何待人接物。
有一天,善良的穎哥收到一封要轉交給鄰居小鳳的情書,
會不會是同學的惡作劇?還是有什麼更大的祕密在裡頭?
會不會因為他的善良,導致什麼不好的後果呢?
他到底該怎麼做呢?
 
班上的同學,有順從的小李、熱心的英俊俊、勇敢的潘盼、周到的小鳳……
每個人各有不同的性格特質,也都有各自的煩惱。
本書以七個人第一人稱的各自表述,讓讀者勾勒出人物角色間的人際關係,
並體會每個角色的各自的心理。
如果好人是一種特質,希望我們能迎來獎賞,
而不是十字架般往頭上一壓,被壓得疼,卻不能喊疼。
 
【樂讀456】系列介紹
【樂讀456系列】幫助孩子打通閱讀關節的最佳讀物。以好看的故事、多元的題材,及二到四萬字中篇的長度,提供孩子豐富、愉快的閱讀經驗。同時,顧及中年級孩子對故事的需求,已經從「拉近自己與文字的距離」進階到「自書中探求對自己內心及外面世界的了解」,並期待在書裡找到認同感。
【樂讀456系列】的故事選材從幽默趣味童話、偵探冒險故事,或是小大人的成長心事等等,藉由這些具有正向價值觀的故事打造一個無痛閱讀的世界,讓孩子的閱讀興趣持續在高點,同時深耕閱讀實力。
【樂讀456系列】是第一套帶領孩子衝破「閱讀之壁」的最佳讀物,提供美好的閱讀經驗,陪伴孩子在閱讀的路上一步步穩扎穩打。
 

各界好評

王冠銘(桃園市慈文國中校長)
梁丹齡(教育部資深閱讀推動教師)
吳韻宇(桃園市慈文國中教師、師鐸獎得主)
海苔熊(心理學作家)
童師薇(臺中市立大墩國民中學閱讀推廣教師)
感同身受,溫暖推薦

推薦文1

好人,你為什麼不爆炸?
文/海苔熊(心理學作家)
       你是「好人」嗎?你總是嘗試在別人面前當個好人嗎?或曾在人際關係中,有以下這樣的感覺嗎?
        ●佯裝堅強:明明很想哭,卻告訴自己不要落淚、明明想要逃跑,卻要自己撐起一切、勇敢站著,因為你如果倒了,那些剩下需要你照顧的人怎麼辦?
        ●缺乏主見:你不想要變成那個「出頭」的人,所以不論別人說什麼,你就跟在後面最安全,沒有什麼自己的想法。
        ●正義魔人:你就是看不慣某些不公不義的事情,別人都畏畏縮縮的時候,你會是第一個跳出來,維持正義的人。
        ●過度理性:你習慣講求證據、數據、科學結果,對那些沒有驗證就下結論的事情,感到嗤之以鼻。
        ●照顧成癮:習慣性照顧別人,把自己的需求放在最後面,大家有得吃就好,自己飽不飽不重要。
        ●取悅患者:別人的快樂就是你的快樂,透過讓別人開心、讓別人喜歡你,你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明明不贊同對方的做法,卻因為害怕被討厭,陪笑點頭,什麼都說好。
        ●體面中毒:你很在意別人怎麼看你,所以時時刻刻都要表現得非常體面、八面玲瓏,不要得罪任何人,言行舉止也要符合大家的期待。
       上面這七種個性,分別對應到《我是好人》書中的七個角色(事實上,有的角色同時囊括上面兩種甚至更多種),它們有點像是「人格面具」(persona),戴上它們時,你並不是在「做自己」,所以有時就會像善良的穎哥一樣,會面臨一些掙扎或者是痛苦——奇怪的是,如果做這件事情很辛苦,為什麼我們會一直戴著這樣的面具呢?
 
       你為什麼不敢表現真誠的自己
       事實上,如同書中的角色一樣,這些面具有其形成的原因和功能,就像書中的大陳,曾經因為犧牲奉獻、分享自己心愛的東西,而得到母親讚賞,一次經歷後,他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好人」、「照顧人的大哥哥」。只是如果你像這些「好人」一樣,長期帶著「好人」的面具,有一天你可能連拿都拿不下來了。只要身邊的人習慣你的角色、定位,你也會自我說服,我就是一個「善於照顧別人、替別人著想、剛正不阿、維持和諧」的人,這些變成你自我概念(self-concept )的一部分,反過頭來操控你的人生。
 
       讓黑暗爆炸吧
       如果你像書中任何一個「好人」,不斷的奉獻、只會不斷表現出好的自己,從榮格心理學的角度來看,當內心的黑暗面被過度的壓抑或束縛,總有一天會反撲。你可能爆炸了、說出你真的感覺了,然後身邊的人都說你變了,於是你開始懊悔,為什麼不繼續假裝就好了?
       聽起來這樣很悲慘,不過,如果從「自性化歷程」來看(即人格的養成),這個「爆炸」反而是一個好的開始。以前那個「人太好」的你用某種方式死去,新的你才有機會可以重生。
       過去的你,因為害怕被別人討厭,所以用某一種方式存活著,在別人的鼓勵和稱讚之下苟且過著不真誠的生活,可是久了以後,你反而開始討厭起自己來。隨著歲月的洗鍊,你開始明白,有些人,不值得你對他好;有些事,還是自私一點比較好,這樣的一種轉變,也讓你開始找回那些原本就屬於你的部分。
       好的你和壞的你,都是你。
       我並不覺得,上面那些「好人面具」應該全然被丟棄,我反而認為,正因為這些面具,才造就今天的你。只是,同樣我也認為,或許一個成熟的人並不是要永遠誠實,而是漸漸學會,什麼時候該表現出真誠的自己、什麼時候該戴上防衛的面具。
       以及知道,什麼時候你該練習對自己好,而不只是一昧討好。

推薦文2

誰是誰的好人?
文/桃園市慈文國中校長 王冠銘
       我是好人,這是誰的認為呢?
       是我自己?還是從他人的口中得到的肯定?
       我是好人,這是我所願意的嗎?
       是不假思索的自然?還是一種不得不的處境?
       究竟,做一個好人,是好?還是不好?
       淑芬老師這本新書《我是好人》,以七個人物各自具有的角色屬性與人格特質,在我們認為平凡而熟悉的場景中,透過彼此的關係脈絡流動與事件交互牽連,發展出一段段看似獨立,卻潛藏探討因果與哲學省思的生命故事。
       善良的穎哥、熱心的英俊俊、順從的小李、正義的杜老師、大方的大陳、勇敢的潘盼、周到的小鳳,是書中七則故事所要傳達的不同特質的代表人物。在他們身上似乎都背負著、被賦予著形成「特質」的期望歷程,也許是來自某一時光的曾經,那瞬間或持續帶給自己的歡喜與肯定,細究起來可能連自己都未曾明白的真實情緒;也許是受到某一事件的觸及,那必須面對因應或轉折逃避的處境,回溯起來可能連自己都未能明白解析的道理。但漸漸地,成為一種習慣,自主或是不自主。
       淑芬老師的《我是好人》一書,故事敘寫筆觸與情節排構布局,將每一個人物的特質呈顯融入了令讀者心動的內容節奏中,沒有刻意卻體會得出那股不言而喻的深意,細細讀來,引人入心。當一段一段的故事場景,隨著淑芬老師的文字步履前行時,會有著意在弦外與豁然明白的體悟與驚喜,在我們的腦海中浮顯起「原來……」的會意。那些來自每個人物面對自己的對語,以及在他們腦中反覆思索,可能是從他人眼中看到的自己。給予了讀者思辨的澄清,價值的歸依。
       閱讀,是人生最有價值的相遇,始終讓所有的接近,產生最堅定的相信,因為在我的心中,它不僅沒有任何的可取代性,更是淬鍊人生與豐富生命的最佳心靈滋養品。透過閱讀的經歷與體會,我們總能驚喜的獲致那些可以帶給孩子們源源不斷地學習。閱讀淑芬老師的「我是好人」一書,彷彿也閱讀著自己過往的曾經,特別是那些走過人生風霜起伏與世事千迴百折的曾經後,更覺得當初若有能夠閱讀到這樣一本好書的際遇,或許可以少卻了許許多多的波折衝擊。因為來自閱讀的遇及,所以相信。「我是好人」書中,七個不同特質的人物,他們的故事、他們的背景、他們所出現的樂苦憂喜,在教育現場的周遭,是再也熟悉不過的場景,貼近且值得關心。我想:淑芬老師的「我是好人」一書,不僅值得成為學校班級閱讀教學共讀書目的優質選擇,在輔導孩子的需求中,也是最佳陪伴的助力。
       當一個好人,一個真正的好人,一個能夠認清楚自己的「好」的人,才能夠沒有負擔的看見最真實的自己。

作/繪者簡介

【作者簡介】
 
王淑芬
 
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系畢業,曾任國小教務主任、輔導主任、美術老師、公共電視與大愛電視台童詩、童書節目主持人與顧問。自1993年出版第一本書《一年級鮮事多》以來,即躍為獲獎無數的兒童暢銷書作家,重要作品包括:《我是白癡》、《我是怪胎》、《君偉上小學》系列、《地圖女孩.鯨魚男孩》二部曲、及《一張紙做一本書》等童書與閱讀、美工書籍。
 
【繪者簡介】
 
曾湘玲
 
1992年誕生於台北,喜歡泡茶的老靈魂,並有三隻貓陪伴。
現職插畫藝術家與平面設計師,以筆與紙的溫度,和世界對話。

目錄

1、善良─穎哥
2、熱心─英俊俊
3、順從─小李
4、正義─杜老師
5、大方─大陳
6、勇敢─潘盼
7、周到─小鳳
某一天

內文試閱

【2、熱心─英俊俊】
 
【我是楊培俊,為追求科學與宇宙真相而生。凡與此有關之事,我義不容辭,要我做牛做馬、廢寢忘食做實驗、搞研究都行。只是,我的熱心,未必獲得別人感激之情。然而,我豈是為得到他人微不足道的感謝而生?酸言說我雞婆,或假意說我熱心,根本不會滲入我體內任何一個細胞核。我是好人,該為真理持續奮鬥。】
 
       如果世界上只能剩下一種人,拜託,不要是懶人;我真心祈禱著。
       我應該以科學精神,將「懶人」好好定義清楚,免得上帝執行大洪水任務、重新改造這個崩壞世界時,產生疑問。本來,我還更該以三段論法很邏輯的列出此定義是如何生成,但是,世人對我的理解,一向是不想理解,於是,我也就懶得對世人說明了。
       「楊培俊小百科」*懶人─是一種對不想做的事有一堆「因為、所以」的人種。比如:因為我不懂電路,所以這個機器玩具你得幫我組裝;因為我對天文沒興趣,所以我不想寫月蝕報告是應該的;因為我是懶人,所以我……就是不想動。
       好吧,我可能對那些科學絕緣體質的人,有些苛求。只是,我真的不懂,很多事,查一下書、搜尋一下網路,甚至,就來問我嘛,然而,我的同學們就是連這麼簡單的基本動作都不想完成。
       我於是有結論。
       「楊培俊小百科」*我的人生義務─為世人服務,以免世界滅亡。
       只是,如果有可能,千萬別讓全世界的人一起發懶,我分身乏術啊。
       自然莫老師是我整個小學時期無趣生活中的一點有趣,可惜,他竟然在我四年級時退休了。我向媽媽抱怨時,她還反問我:「他很老了吧,早該退休,讓年輕人接任。要知道,全台灣有十萬個年輕合格教師,至今還在流浪,沒有職位供他們奉獻哩。」
       我當然知道,因為爸爸媽媽就是這十萬分之二。而這句話,簡直已成我家最常出現的一句話,比「快去寫功課」出現的次數還多。
       也可能,是因為我小到大,不需要大人催我,我便好學不倦的寫完回家作業,甚至,還自己出考卷給自己寫,因而,爸媽根本不需要盯著我的功課。
       我媽第一次發現我這樣做時,大約是我小學一年級吧,她還興高采烈的拍照貼在她的部落格,與她的社群朋友分享。之後,卻慢慢變質,最後成了:「楊培俊,你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去玩。別再看書,別再上網查資料,別再跟我討論任何與科學相關的事。我被你搞得還沒去教書,就想退休了。」
       當然,媽媽是開玩笑的。我家一向百無禁忌,據媽媽說這叫開明。
       爸爸在新加坡的華語學校教書,媽媽一直很羨慕,直說自己沒考上,是因為運氣不佳,參加甄試那天,考試地點的氣場不對;我媽有點迷信。
       小學五年級,我與三位同學被選派參加科學展覽,在老師的指導以及我瘋狂找資料做實驗下,得到全校冠軍。另三名同學,僅是幫我遞量杯與做記錄,不過,他們十分樂意如此不平等的分工合作,當然我更樂意。我實在無法忍受甲同學「一定要分秒不差嗎」,或乙同學「少做一次不會怎樣啦」,以及丙同學幾乎讓我忍無可忍的「快點,我要去吃芒果冰了」。
       世人難伺候;但我不在意。
       全校奪冠之後,繼而是全市比賽。我提了好多科學研究的點子,包含我已思考很久的空間與時間加速問題。但是,老師居然說:「最好以原來的題目,再加幾個實驗。不要重起爐灶,太浪費時間。」
       研究科學哪叫浪費時間?我當下立刻決定唾棄生物學。因為我們得獎的主題便是蛞蝓的研究,一開始也是老師建議的,說是跟課程相關。
       在我極度不悅不甘心不痛快之下,原班人馬花了整個暑假在那些慢吞吞黏乎乎的生物上,這也就罷了,其實有對象讓我專注研究,我還算開心。讓我不開心的是,丙同學一下子怨實驗室沒有冷氣,一下子暗示「我又不想參加,是被逼的」(丙同學乃指導老師的侄子),搞得我火氣上升,忍不住回他一句「不然通通交給我負責,你們都回家吹冷氣吧!」
       「真的?」「你說的喔。」「不要向老師告狀。」實驗地點就在我家頂樓,因為設備齊全,這兒一向是我施展身手的地方,除了沒有冷氣,該有的基本配備都有。我媽非常樂意讓我在此獨處,不去煩她。
       那個暑假,我過得真舒坦,不但有可以集中精神研發的對象,還打發掉閒雜人等,專心一致的完成所有的實驗。最大的收獲,則是得到全市冠軍;我從此知道熱心是有好報的。
       我的熱心,的確為我招來不少好處。我得以獨攬整個六年級階段,負責整理科學教室的權利。還包下科學夏令營,主持低年級科學遊戲的設計活動,連道具製作我都舉手說「我來」。我不放心交給別人。
       同學也都習慣只要與科學相關的事,都轉頭望我;老師還說:「楊培俊,你將來有機會拿到諾貝爾獎。」同學的笑聲,我寧可當作是預付的祝賀,而非當下嘲諷。我根本不在乎別人眼光怎麼想,何必。世人難伺候。
       那本《被討厭的勇氣》,說的便是這個簡單人生守則:人生的任務不是要改變別人,而是改變自己。一旦改變自己想法,想透想通,為自己的理念而活,就夠了。我因此更熱心於班上其他事務,連購買哪款飲水機,我也樂於獻上搜尋一晚上的各品牌優劣分析,讓全班投票表決。我在做些事時,是真心快樂的。
       然而,與此同時,我終究還是遇到生命中首次出現的兩難問題了。
       「楊培俊小百科」*兩難─在事件中,兩個選項都有顯著缺點。
       苦讀一年之後,我媽也考上海外教師資格,要到新加坡與爸爸會合。我要不要一起去呢?去,新加坡物價高,我必須重新適應。不去,我與爸媽分離,可能有產生心理焦慮的危機。    
       一家三口很理性的討論一晚,結果,選擇「不去」。因為根據我列出的「優劣分析表」中,我同去的缺點,比優點高出三倍。基於科學精神,我們確認暫時分離雖不合情,但是比較合理。
       於是七年級下學期起,我便從南部北上,借住爺爺家,就讀北部的中學。我還挺高興的,因為,台北的化工材料行與電子材料行,比南部多,將來要買任何實驗用品,既方便又快速,爸爸還加了句:「還更便宜。」媽媽補充:「因為有競爭。」
       就這樣,我們一家無比滿意的親子分離,各過各的日子去了。媽媽只叮嚀我一句「記得先觀察新班新環境的情勢,再決定採取什麼人際關係。」
       我媽雖不跟我聊科學,倒很愛與我辯論心理學與哲學。她覺得《被討厭的勇氣》全書都是老哏,但是因為現代人只想聽那些淺近直白的關鍵句,以便能輕鬆找到重點劃線,所以書才賣得那麼好。我回她:「你這樣保證被世人討厭。」她則說:「沒關係,我有被討厭的勇氣。」
       剛與爸媽分離時,第一晚我其實有點想念他們,與南部雖不高級但尚稱舒適的家裡─尤其是我的科學基地。後來幾天,爺爺帶我認識住家周圍環境,我找到圖書館與科學教育館,某家書店裡科普類的書也多,有一層櫃子還放一堆科學研究組合包,便寬心了。
       唯一難題是新同學。
       對他們來說,我是新同學;對我來說,他們也全是新同學。我稟持從前的熱心風格,相信一定能在此也得到我想要的好處。比如,我發現新學校的科學教室更酷,居然有超高1500倍光學倍率的多功能顯微鏡。當我自告奮勇在每節自然課之後,負責清理時,科學簡老師只答了句:「你談戀愛了嗎?」
       全班哄堂大笑,我也跟著笑。雖然不懂老師的意思,但是只要讓我有機會摸摸那些儀器,要我談戀愛也行─當然是跟科學教室談。
       放學時,我習慣跟班上的老好人穎哥一起走。他是我第一個認識並確認可以深交的朋友。不論我說什麼,他都點頭微笑,不潑冷水。我觀察到,他對每個人,對整個宇宙都是這種軟嫩得像水母的姿態。
       「你知道嗎,我爺爺家附近的書店,近日有個機器人組合包,十分超值耶。」明知穎哥對科學的興趣處於「雖不熱愛但可接受」的灰色地帶,我還是興高采烈向他報告。
       豈料他這回倒眉毛一揚,跟著心海起波動的說:「真的?我們去看。」
       難不成穎哥也是機器人迷?
       「不是啦。」他笑著說明。「你去看機器人組,我是想買新一期的電影雜誌,我都是在那家書店買的。」
       原來是影迷。我只好改話題:「那你最喜歡的機器人電影是哪一部?可別說是〈瓦力〉,騙小孩的;我推薦先從星際大戰入門,〈A.I. 人工智慧〉〈變人〉也都引人深思。」我想了想,又說:「今天回家我再詳細列張表給你,還會將相關的重要影評也放入。」
       穎哥連連搖頭:「不不不。我不是電影迷,更不是機器人電影迷。我家唯一的機器人,應該是幼兒園時,媽媽買給我的巴斯光年吧。咦,它能算是機器人嗎?」
       當然不算!我也搖頭問:「那你買電影雜誌做什麼?」
       這個問題他沒回答,反倒另起爐灶問我另一題:「你從小就這麼熱心嗎?」
       等等。從小?
       「楊培俊小百科」*從小─模稜兩可說法,無法精確定義。
       我只好自行解決他語中不科學的部分:「我沒辦法確實指出從幾歲起,便有喜歡替別人做事的行為。可能,這是天賦性格。以及,也可能我曾經這麼做之後,發現產生的結果對我有益,於是更加強日後我採取這種行為的動機。」
       我看著他茫然的臉,又補充:「不懂沒關係,我可以回家找相關的心理學資料,明天給你看。」
       「不用啦。」他說完,推開書店門,往雜誌區走。
       世人難伺候。
       我只好也走到科學玩具區,仔細瀏覽它的產地與內容,價格也記在我腦中。今天回家,我會跟爺爺討論,哪一款最值得我預支零用錢買下。
       目前看來,那款引自日本的「迷你電子積木」好像不錯,不過,「桌上型掃地機器人」看似更有意義,因為還有生活實用功能。
       還在研究時,穎哥忽然拍拍我的背,抱著一本電影雜誌跟我說再見了。我沒心思再問他買雜誌的用意,只絞盡腦汁想著,另一款「迷你仿生獸」會不會更有趣?
       某日下午,班長大陳交給穎哥一封信,要他轉交隔壁班薛小鳳。因為穎哥就住在她家樓上。根據我人在第一現場的觀察,可以很科學的結論出「穎哥喜歡薛小鳳」。否則,他的臉色不會那麼快從熱心善人,轉為無奈失神者。
       「楊培俊小百科」*失神者─遇到無法承受的打擊,卻又沒有適度管道可以發抒,只好壓抑之,導致大腦神經無法集中思考,出現混沌狀態。
       全班我只服穎哥,理由是他也最服我。這種時刻,我出手相救是必要的。不過,依我的科學加心理學加哲學分析,勸服他「兒女私情不重要」必屬無效。只因我們正處青春期,俗稱狂飆期,心理成長速度比生理快,就算再如何禁慾、命令自己不要想那個女孩,卻做不到;雙腳依然往她走去。
       幸好我目前對女生沒興趣,對顯微鏡與如何拯救世人比較有興趣。
       我決定採取「分心」法,在不經意間,引導穎哥不再執著於這件事。
       當我勸他不必事事都點頭,幫大陳送告白情書時,穎哥還緊握著「好人卡」般辯解:「只是給封信,有那麼嚴重嗎?」。真是個老好人。
       我必須幫幫穎哥,才有辦法暫時忘掉我的知音簡老師退休一事。
       「楊培俊小百科」*知音─方圓百里之內,唯一能跟我討論暗物質者,稱之為我的知音。新來的杜梅仙完全在狀況外,她本身就是個暗物質,仍處於我無法掌握的未知狀態。
       我協助穎哥的方案如下:盡量不讓他落單,一旦走在他身邊,便與之長談、細談、無所不談。讓他分心,不再專注思考薛小鳳,將此奪人心魂的三個字,驅逐出大腦的海馬迴。
       穎哥果然在我努力下,不再精神渙散,但也有可能是因為班上發生了一件事,轉移了他的注意力,該事件我稱之為「進擊的潘盼」事件。
       「楊培俊小百科」*進擊的潘盼─本班潘盼小姐,生平志願是成為爵士鼓手,原因不詳,我也沒興趣知道。但因其父親反對,於是拒絕參加課後輔導,以威脅父親,但沒有成功。
       顯然,潘爸爸認為,鼓手是沒有前途或不適合女生的職業。其實,如果有可能,我倒是願意搜集詳細資料,為潘爸爸分析他的擔心純屬擔心,因為,多數人未來如何,並無法在中學時代預知,不夠準確。
       只是,我自己忙著生簡老師的氣,以及想探測杜梅仙有多少實力,有無資格當我的自然科學教師,實在沒有空閒做這個分析。我當然也可以簡略寫篇統計表給潘盼,讓她去說服父親,不過,一來我自己不屑「簡略」,二來當我好意跟潘盼獻上計策時,她居然翻翻白眼,說:「什麼鬼表?我爸看不懂也不會看啦。」就走開了。
       世人難伺候。
       然而,穎哥一靠近潘盼,跟她說話時,她倒是沒溜開,反而不斷點頭,又搖頭,又點頭,兩人一付知心至交的模樣。穎哥就是這樣,大好人,誰都願意對他掏心掏肺。我見如此,便不必再為潘盼擔心。
       既然穎哥不再為薛小鳳神魂不守,我就回到本有的軌道,好好專研如何對應杜梅仙。不是我瞎操心,萬一她教得不好,有損我的科學能力,豈能安心?我決定先從基本工開始,對她展開測試。
       首先,當然是找一節下課時間,問她懂不懂暗物質?
       我:「杜老師您好,我想請教有關暗物質的問題。」
       杜梅仙(面無表情):「你要我說理論還是存在證據?或是探測方法?探測方法要講直接探測實驗還是間接探測實驗?」
       我當下立刻決定尊稱杜梅仙為杜老師,並將簡老師從我腦中原有位置移動一下,改放杜老師;這下子我終於可以放心上課了。
       回家後,我立刻向爺爺報告此事,爺爺笑著說:「我就說嘛,國立研究所畢業,水準不會太差。」縱使我可以找出十個以上論證,證明爺爺的這項結論不科學,不過我心情很好,算了。
       此後的自然科學課,我保持高度熱忱,以便向杜老師顯示,至少這個班有位學生好學不倦,完全明白她教學的苦心。看她每回上課嚴肅的臉,嚴厲的語氣,嚴格的作業要求,便知她是位用心良苦的良師。真不知同學為何在背後替她取的外號,竟是杜仙婆。
       我如何制止皆無效。
       我忿忿不平對穎哥發牢騷,穎哥卻說:「他們只是嘴上說說啦,沒特別惡意。我倒覺得杜仙婆聽起來挺可愛的。」
     真是,穎哥的嘴裡吐出來的,全是象牙是吧。我真為杜老師抱不平。
       沒想到,為她申冤的機會來了。
       年度科學展覽競賽,我自願找幾位同學組隊參加。我知道本班同學一向懶洋洋的,生平無大志,除了潘盼老說她將來要參加爵士鼓大賽之外,我唯一聽到的參賽熱情,是大陳說他在運動會時,一定可以拿到全年級短跑第三名。
       第三名!都還沒比賽,就向兩個不知何方神聖認輸。唉,我班技不如人,連身體裡的熱血都不如人。
       總之,我找了穎哥與小李組隊,並一再強調他們什麼事都不必做,只消在報名表上填入自己的名字。穎哥一口便答應,小李則想了想,說要回家問媽媽。這種事還需問媽媽?小李的心理年齡到底幾歲?這是為杜老師爭光,也為你李家爭光啊!
       杜老師看到我呈上的研究主題時,眉頭一皺,問:「AI?」
       我也言簡意賅回答:「人工智慧的迷你機器人,功能是可以自動擦黑板。」這是前幾日逛書店,看到的科學玩具組合包想到的點子。
       杜老師聽我解說完畢,眉頭更皺了,提出現實問題:「可是,我們學校目前只有一部3D列印機。根據你研究計畫,需要大量使用,我可沒辦法向學校借來給你們專用。」
       這的確是個大問題。
       我回家想了很久,問爺爺如何是好,他只說:「請學校再多買幾部不就行了。」
       爺爺的想法真簡易。世人如果都像他這麼樂觀,應該沒有人會得憂鬱症。他不知道世人難伺候嗎?
       不過,這也算是解決方案之一。話說回來,一所中學只有一部3D列印機,有點遜耶。難道不該多添購科學設備,以利學生科學研究嗎?
       我向杜老師提議,請她向學校總務處提出申請,唯有充實科學儀器,才有機會奪得科學競賽好成績,為本校爭面子。
       但杜老師卻再度皺眉,搖頭說:「不論學校有幾部,都不能給你專用,不懂嗎?再說,為什麼只因你想做此研究,學校便須配合你?」
       老師這說法雖然有一個弱點可攻破,但也不無道理。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在班會臨時動議時,提出「請同學回家向父母勸募,全班集資購買一部3D列印機。以後我們班就不怕沒得用了。」我還加上說明:「有一款一體成型的,不但輕巧便宜,還可透過雲端傳輸。將來大家在使用上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來問我。」
       林宣明同學首先大喊:「為什麼?」
       「楊培俊小百科」*為什麼─可根據語音語調高低,呈現不同作用。林宣明此刻拉高音階的這三個字,充分顯示他是為了莫須有的反對理由,而提出反對。重點是他根本沒有舉手,不符合正確開會程序。無禮又無理。唉,世人難伺候。
       潘盼第二個發難,但是她有舉手經主席大陳同意再說:「如果我提議全班集資買一套爵士鼓,英俊俊你也贊同嗎?」
       我老實回答:「看情況。」再加補充:「然而,世人都知道,3D列印機比爵士鼓的使用度高,尤其對中學生而言。」
       我再加強語氣:「你們不懂嗎?3D列印技術,是現代人必須懂的基本科技,不要只用狹窄的科學用途來定義它。想要一個獨特的玩具嗎?它可以為你造出一個!」
       然而,儘管我多麼聲嘶力竭的為大家解釋,還是有人直嚷著:「為何要我出錢?為何要買一個我現在用不到的東西?畢業後怎麼分?」
       穎哥轉頭看著我,低聲說:「別再說了。」他還講了一句什麼?似乎是「你不知道這樣很惹人嫌嗎?別再說了。」
       是嗎?我是為全班好耶。買了它,我可以順利製作科學展覽器材,包管一舉拿下首獎,為全班也為全校贏得榮耀。何況,它跟印表機一樣,算是現代做科學研究的基本配備,放在教室,全班都能用啊。
       我不懂。
       最後,主席大陳請大家表決,居然只有兩人舉手贊成。
       放學路上,穎哥陪我走著。見我不說話,他開口了:「我們去逛書店吧。新一期的電影雜誌上架了。」
       我嘆口氣,點點頭。
       我這麼熱心為全班設想,卻換來冷言冷語。世人到底怎麼了?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99
定價 $28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