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楊定一
出版社 真原文化
繪者 施智騰
裝訂 部分全彩,軟精裝,12.8*18.8cm
出版日期 2018/07/27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插對頭……還是接對頭?個人生命的種種疑惑

★ 楊定一博士 vs. 編者陳夢怡-實驗創作第一現場,文字語音全記錄
★ 個人生命的種種疑惑,單刀直入,一路切到「在」,不留後路
★ 撥開人間種種價值觀的迷霧,釐清心靈追求可能的迷思

本書用問答的形式直接切入,
希望落在更深的層面,讓大家走出來。
真正重要的,除了醒覺,也只有醒覺。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內容簡介

一個人要徹底轉過來,從「有」,可以進入「在」或一體,有它的困難度。
我們這一生帶來的洗腦──制約的部份,讓我們從出生到現在,把這個世界看得相當堅實,再真實不過。就好像真的有眼前的人在講什麼,接下來在做什麼事、扮演什麼角色……這一連串,叫我們從裡面退出來或看穿,是幾乎──不要說不可能,至少難度是相當高。
本書用問答的形式直接切入,希望落在更深的層面,讓大家走出來。真正重要的,除了醒覺,也只有醒覺。
 
【本書特色】
*楊定一博士 vs. 編者陳夢怡-實驗創作第一現場,文字語音全記錄
*個人生命的種種疑惑,單刀直入,一路切到「在」,不留後路
*撥開人間種種價值觀的迷霧,釐清心靈追求可能的迷思。
楊定一博士作品、視頻分享,演講活動公告,請至Facebook「楊定一博士.全部生命系列」專頁

作者介紹

楊定一
 
       著有《真原醫》、《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螺旋舞》、《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結構調整》、《十字路口-全部生命問答系列》,以及《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你‧在嗎?》、《光之瑜伽》、《真實瑜伽》、《呼吸瑜伽》、《四大的瑜伽》音聲作品專輯,《蛻變.重生》、《這裡.現在》一日共修營實錄DVD。

編者介紹

陳夢怡
 
       編有《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結構調整》、《十字路口-全部生命問答系列》。譯有《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呼吸的自癒力》、《奇蹟半生緣》、《性、金錢、暴食症:談形式與內涵》、《親子關係:世間最難修的一門課》、《心理學:適應環境的心靈》等書。

目錄

前言
 這本書的形式,和過去作品的不同?
 為什麼要同時錄音?
 聲音跟文字的不同:意識譜需要不同的工具來表達
一 是插頭?還是插對頭?
二 準備好,才可以插對頭
三 準備好插對頭,本身就是信任
四 從我們東方人的包袱,找回東方的寶藏
五 「頭腦」是相對,而「心」是絕對
六 你來到這裡、現在,一切都是生命安排的剛剛好
七 腦的悖論,對心根本就不是問題
八 任何跟「我」有關的,都費力
九 做一個見證者,最多還只是一個過渡的階段
十 你我本來就是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
十一 把眼前所看到的,當作有絕對的重要性──這本身就是被帶走
十二 一體等著擁抱你,等了很久
十三 不是這個,不是那個
十四 任何觀念、意思、意義,都離不開「我」
十五 一切是顛倒的
十六 最後,連一個見證者、觀察者,都懶得做,而隨時沉醉在一體──也就差不多了
十七 可以活出或不活出任何可能,都一樣,而都沒有什麼重要性,這個本身,就是解脫,就是大定
十八 活在每一個瞬間
十九 平等是一個絕對的觀念
二十 回到 Netti Netti
二十一 活出一體,最多只是讓全部的矛盾消失
二十二 一體所活出來的生命,是大喜樂、大愛、大平安
二十三 回到一體,本來什麼都不用做
二十四 神聖的禱告
二十五 站在一體的角度,我全部這裡表達的觀念,包括修行,和全部人間的核心價值與觀念,都是顛倒的。然而,跟全部古人所留下來的真實,是一致的
二十六 沒有路的路──一切是顛倒的
二十七 站在一體,還有進步好談嗎?
二十八 沒有任何問題,沒有任何期待
二十九 真實,什麼都不是;醒覺,也什麼都不是

書摘1

聲音跟文字的不同:意識譜需要不同的工具來表達
 
       假如你記得,我們從《全部的你》《神聖的你》,當時要建立一個完整的詞彙、用詞。很多詞彙,我不希望用過去古人留下來的,因為我認為它本身可能帶來給許多朋友一層制約──就是我們聽慣了,已經用左腦蓋住它的意思,或把它包裝起來。
 
       所以,我這次需要用好多創意,好多新的字,要用很新鮮的方法來表達同一件事情。而且,把我們的科學,比如物理學、心理學、數學,有很多字彙,透過科學的解釋,來重新做一個整理。
 
       從《全部的你》《神聖的你》,我們一路這樣走過來,到《不合理的快樂》都在建立這個基礎架構。所以,可以說還是從左腦、理性腦、二元對立一步一步走到哪裡?走到一體,走到在。
 
       在《我是誰》已經轉了一個彎,好像說比較接近一體(假如可以這樣講)。
 
       等到《集體的失憶》,我已經又進入更深的一個層面,希望表達──我們人其實都忘記了。
 
       忘記什麼?我們本來就有的一個根本的部份,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的部份。
 
       我們的本質就是「在」,就是「空」,就是一體。而透過我們的文化、文明,怎麼會忽略掉、把祂忘記了?所以,要把祂撿回來。
 
       《落在地球》你為什麼會有那麼深的感觸?我認為就是因為我好像又投入內心更深。我們假如用 diving 潛水的比喻來談,就好像我們又潛入了心更深的層面,幾乎在一體、透過一體在講話。
 
       所講的這些話,其實過去你都聽過。許多朋友讀了,也知道都聽過,都看過。因為這些話,我們的心還會記得。你從古代到現在,都有接觸過,只是後來忘記了。透過我們的二元對立,把它忽略掉了。
 
       但你個人的實例比較特別,因為我是用口頭轉述出來,而且你是直接在聽、在做記錄。我們好多讀者朋友是透過我們的文筆、我們的字、留下來的記錄在看,那個感受又不太一樣了──好像在一個更表面、更理性的層面。所以差別會那麼大。
 
       這一次,我想比較不一樣的是──我大膽地,雖然我的語言不標準。我想直接把我的聲音,透過口述,兩個都帶出來。
 
       又有文字,又有聲音的記錄。
 
       是這麼來的。

書摘2

準備好,才可以插對頭
 
       剛剛聽你談到後面,我完全被說服──OK,讓一體來跟我插對頭。但是,你剛剛前面好像留了一個尾巴。你說「有這個條件」(讓一體來插對頭),那個條件又是什麼?
 
       很好,有時我們一次講不完,這樣分段打開很好。
 
       這個條件,就是讓你插對頭,Plugged,跟一體插對頭。這個條件,就是一個人進入完全信任的狀態,trust。大的信任,本身就是信仰,我們說faith。
 
       我喜歡說信任,因為好像比較是個人可以體會,可以用個人的生命來理解。有時候我們講到信仰,很多朋友可能會想到宗教,但其實對我是兩面一體。信任什麼?信任自己。我講的這個自己,英文不是self嗎?但是是大寫的Self。
 
       Big Self.大的自己,也就是神、天主、佛性、你的內心、生命、全部、一體,是這個意思。絕對absolute,Absolute Reality絕對的真實、"I Am”全部都是來做一個比喻,來表達同一件事。
 
       一個人走到最後,充滿信任,完全信任這個生命不可能犯錯。
 
       宇宙,絕對不會犯錯。
 
       自己的內心,這個力量,這個Shakti,Holy Spirit聖靈絕對不會犯錯。
 
       祂帶著你走。
 
       而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交給祂。
 
       把自己,交給祂。
 
       交給誰?交給你本來就有的部份。
 
       本來就在你心中的,主要的部份。
 
       因為過去忽略掉、忘記了,所以你非要走一冤枉路。非要刻意去規劃,用頭腦帶來一個反彈,做一個對立。希望把這個命,自己的命,眼前看到的命,刻意做一個轉變。
 
       這是多麼可惜。
 
       本來生命主要的部份,也就是這個力量。這個力量本身老早就知道這一條路該怎麼走。
 
       你還沒有來之前,祂都知道。
 
       而我們非要把祂忽略掉、挪開、忘記。
 
       從一個大的、絕對的層面,非要落在一個小小的、相對的角落。
 
       這是我認為最不可思議的。
 
       我們每個人本來都可以走出來,都可以理解的。但我們可惜的是,把人間小小的角落──一個相對的層面、頭腦的層面,當作我們全部的生命。
 
       這麼一來,就讓我們投入一個角落,落在一個角落。
 
       自然忘記這個角落的旁邊、後面、上面、下面、左邊右邊也好,還有個更大的層面。
 
       隨時讓我們看不到,這是最可惜的。
 
       所以,信任有這個力量。最多也只是肯定,不斷地肯定,每一個瞬間都在肯定--有這一個層面,是我們每個人都有。其實是我們一生出來的權利,可以說是我們的birth right。而我們把祂挪開,非要在別的地方去找。
 
       講到信任,其實什麼也沒有做。
 
       你本來就應該信任啊。
 
       因為無明,忘記了,才不信任。才把注意力擺到別的小角落,擺到一個小點,擺到一個小的空間。
 
       信任,最多也只是每一個瞬間讓它活過它自己。
 
       同時,每一個瞬間我都知道──我擋不住。何必去擋?
 
       我肯定它。我接受它。我把它當作我全部。讓它來,讓它走。
 
       我就跟著它走,跟著這個生命的力量,最大的力量走下去。
 
       最多只是這樣子,這本身其實就叫做臣服,是從另一個角度在看臣服。
 
       所以,我在講條件,最多只是這樣子──不斷地,一個人接受生命,臣服祂。相信祂。完全肯定祂。
 
       在心中,只有祂。
 
       讓祂帶著我們走下去。
 
       最只是這樣子。
 
       我才會講,一個人愛上帝。上帝轉過來,也會愛你。相對地,祂也會來照顧你。
 
       一個人,隨時把這個相對的腦、相對的邏輯、二元對立的聰明,擺到更大的絕對的層面──神、一體、自己的全部,從來沒有離開過你我的全部。
 
       用這個相對的工具,也就是我們的腦,把它隨時落在絕對。一個人,就不知不覺醒過來了。
 
       一個人,隨時把這個相對的腦、相對的邏輯、二元對立的聰明,擺到更大的絕對的層面──神、一體、自己的全部,從來沒有離開過你我的全部。
 
       用這個相對的工具,也就是我們的腦,把它時落在絕對。一個人,就不知不覺醒過來了。
 
       他的條件,也就完全成熟了。就符合剛剛好一體要來插對頭,來跟你做個連結。
 
       跟「你」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最多只是很自在,活出你本來就有的層面。而最有的層面,是從來沒有離開過你的層面。從你一生出來到走,都從來沒有離開過你的層面。
 
       你最多只是肯定祂,承認祂,跟著祂走。
 
       所以嚴格講──做,做什麼?得,得什麼?發生,發生什麼?
 
       一個人就是醒過來,什麼都沒有做到,什麼都沒有得到,什麼都沒有發生。
 
       最多只是知道,輕輕鬆鬆知道,一體來醒覺自己。
 
       因為透過我們,我們絕對看不到一體。
 
       我們最多只能這麼說──透過醒覺,我們變成一面鏡子,讓一體看到自己。讓一體體會到自己。
 
       讓一體活出來祂自己。
 
       而我們再也不去干涉祂。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198
定價 $25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