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朱嘉雯
出版社 天下雜誌
裝訂 內文單色,一般膠裝,14.8*21cm
出版日期 2018/08/29
ISBN 9789863983699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朱嘉雯私房紅學

坐享人間繁華事

★ 文學大師、紅學名家─白先勇專業推薦
★ 前中央大學紅樓夢研究室創辦人─康來新專業推薦
★ 本書作者朱嘉雯,是台灣中生代紅學研究第一人

多麼希望這場華麗的夢,永不結束……
往日的家族故事,化為今日愛的珍藏,
給你紅樓夢中最感動的溫柔。
人生只要活著,怎能不作夢?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內容簡介

文學大師、紅學名家白先勇及前中央大學紅樓夢研究室創辦人康來新專業推薦!
 
本書作者朱嘉雯,現為台灣紅樓夢研究學會會長,是台灣中生代紅學研究第一人。
很多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是朱嘉雯說紅樓夢視頻、音頻的粉絲,聽她說紅樓夢的人都上癮了。在本書中,讀朱嘉雯解析紅樓夢、寫曹雪芹如何說故事,更令人感到精采過癮。
 
多麼希望這場華麗的夢,永不結束…… 
往日的家族故事,化為今日愛的珍藏, 
給你紅樓夢中最感動的溫柔。
人生只要活著,怎能不作夢?
 
       曹雪芹是古今作家中最懂得故事藝術的人,在朱嘉雯多年的閱讀體會裡,《紅樓夢》處處有匠心獨運之處,實遠遠超過了脂硯齋批語所指出的橫雲斷山、金針暗度、伏脈千里……等技法。無論大家認為這個時代的文學是興盛了,還是淪落。不能否認的是,會說故事的人永遠吃香!因為他有聽眾,他受矚目,他具有百分百的說服力,足以達成自我的目標和願望。然而一個好故事,需要有魅力十足的開頭,敘事能量極強的引動和爆發力,以及令人意想不到的收場。這些細節,曹雪芹處理得四角俱全,而且恰到好處,使我們在領受故事的當下,以為一切渾然天成,非如此不可!處處展現作家的深謀遠慮與設計巧思。曹雪芹的故事說得好,其實還源於他對生活的興致極高!通過他的敘事,我們看到了一個精工細作的物質美學盛世。
 
       本書定名為《坐享人間繁華事》正是因為有感於曹雪芹將古往今來人間富貴繁華的生活點滴,都寫進《紅樓夢》裡,通過他的敘事,我們看到了一個精工細作的物質美學盛世。書中主角王熙鳳是一等一的漂亮人物,但是漂亮在哪裡呢?如果曹雪芹只寫她的長相與穿著,那絕不能成就此人物形象的偉大。我所看見的鳳姐兒之所以令人豎起大拇指,有一部分緣於她的大器。她每每一出手就很漂亮!看見邢岫煙在寒冷的冬天衣衫單薄,她叫平兒取了一件大紅洋皺的小襖兒,一件松花色綾子一抖珠兒的小皮襖,一條寶藍盤錦廂花線裙,和一件佛青銀鼠褂子,包好了叫人送去給邢岫煙。這四件禮物,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寶。尤其是佛青銀鼠褂子,其貴重在「佛青色」的原料,它是用大自然中非常稀少的青金石煉製而成的染料。而青金石主要產自阿富汗和智利,是古代歐洲畫家特地保留下來,繪製聖母像和耶穌像時,才會選用的珍貴藍色顏料。十七世紀荷蘭黃金時期大畫家維梅爾如今傳世最著名的畫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這幅畫中少女的頭巾便是以青金石所製的藍色顏料繪製的,經過數百年光陰,那美麗的藍,依舊鮮豔如昔。
 
       愈深入這部書,愈覺精彩入迷。讓我們隨著《朱嘉雯私房紅學》,一起來體會這部經典帶給我們穿越時空的領悟與感動。

作者簡介

朱嘉雯
 
       現任國立東華大學華語文中心主任
       漢聲廣播電台節目製作與主講
       《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博士
       台灣紅樓夢研究學會會長
       第52屆廣播金鐘獎得主
 
       精通紅樓夢等古典小說,當代文學,西洋女性小說。
 
       著有《文學是什麼》、《朱嘉雯青春經典講堂——聊齋誌異》、《朱嘉雯青春經典講堂——金瓶梅》、《朱嘉雯青春經典講堂——西遊記》、《紫金流夢——戀戀不捨的紅樓什物》、《紅樓夢與曹雪芹》、《小提琴女孩》、《浮生情海——兩岸現代文學評賞》、《采采詩經——詩經選讀本》、《林黛玉的異想世界——紅樓夢論集》、《追尋漂泊的靈魂——女作家的離散文學》、《唯有書寫——關於文學的小故事》、《篇篇起舞——文學/文化評論》、《最完美的女性藝術——珍‧奧斯汀和她的小說》等。

名人推薦

白先勇  文學大師
康來新  中央大學中文系紅學研究室創辦人

序文或導讀

總編輯interview作家
 
朱嘉雯:人生就像一本書,難得有紅樓夢學淡定人生
 
紅樓夢的人生幸福學
 
問:你在紅樓夢裡面體悟到的人生幸福是什麼?不幸又是什麼?那你建議一般的讀者怎麼去營造自己人生中的幸福?
 
答:紅樓夢對人生的幸福喔?這要談到大觀園的存在時間喔,那差不多是賈寶玉十三歲,到他十九歲之間,不用那麼精準的話,就是五六年的時間,這個精華歲月每一個人都有。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是要在過去了之後才會沉湎、去追憶它,那個時間點很精彩,但是因為我們可以重讀紅樓夢,我今天讀完了一遍,然後特別喜歡中間那個五十幾回到七十幾回,最風華絕代的時候,詠梅詠雪、吟賞詩詞、螃蟹宴、中秋賞月︙︙等等,我可以再回去讀,但是每個人對生命都只有當下。所以它讓我體會到就是幸福的時光跟快樂的時光,我們很容易忽略,如果我們意識到現在是很幸福的時光,我們就好好地體驗當下。因為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大觀園的黃金歲月,那一段的時光一去不返。
 
聶魯達說愛情很短,遺忘太長。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在追憶,追憶那曾經有過的戀愛也好,天倫之樂也好。
 
幸福的感覺就像水,會從指縫間流逝,每每都要回頭才會看到。大觀園的幸福時光,它就短短的幾年,如果當下沒有意識到,那是很可惜的一件事。譬如我現在跟總編在聊天,我覺得很開心,我就要珍惜這個時光,因為等一下就會變成回憶。回憶起來,美好的還是很美好,但是已經過了就只能回憶,也不能夠真正去掌握它。我覺得人的痛苦跟幸福是兩種不同的感覺,痛苦的感覺是當下就感覺到,很痛很痛,可是快樂的時光是沒感覺的。就像我們現在開開心心,一直聊天講話,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等之後你才發現剛剛蠻不錯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掌握每一個人都有的那樣一段幸福時光,是我們對紅樓夢的體會。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我們不能奢望幸福一定會長長久久,而實際上它就僅是短短的那一段時間,很溫馨、很溫暖的一段時間。如果沒有掌握的話,就只能空留餘恨。
 
問:那你有體會到大家族的悲歡離合嗎?那你怎麼去看?這有點像是前面講到的淡定學……
 
答:這應該是中國最後一部大家庭的小說了,因為我們今天都是小家庭,如果真的要回到大家庭,也不會有像他們這樣的氛圍,所以它留下來的也是人類學上很豐富的資料,就是說歷史學上、人類學上很重要的史料,因為我們不可能再回到那個大家庭的時代跟生活環境。
 
所以當我們在閱讀這部文學作品的時候,我們感覺到的是一種隔著遠遠的時光去緬懷過去的情境,它帶給我們一些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從這些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中,我們再去體會,大家庭有大家庭的習俗,它有他們過日子的特殊方式,連出門都跟我們不一樣。他們要出門,前面賈母帶隊,她的轎子已經抵達目的地了,最後面小丫頭的車隊還沒出發。他們一定拉很長,我們現代小家庭沒有,我們現在出門,搭個計程車、搭個捷運就到了。所以大家庭的生活方式、吃飯的排場、祭祖儀式等等,什麼的事情都跟我們不一樣。我們現在閱讀這個就會增加一些我們所不知道的閱歷,然後才知道人類的歷史是怎麼一路走來到今天的。我覺得爬梳這條路線也會讓我們更清楚我們今天生活的價值、目的和意義。
 
問:好,那紅樓夢給我們什麼樣的生命課題?
 
答:那當然很多,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死亡的課題,因為活著的每一天都在面對著這個壓力,就是離開或是死亡這個課題,無論是別人離開或是我們自己要離開,從賈寶玉身上就可以看到,他當然面對很多人的離開、很多人的離去。他第一個最重大的離去的就是晴雯,那這個時候他寫了一篇芙蓉女兒誄,他表達他自己對生命中有生有死的這個看法,但是他更重要的事情是他在九十八回後,面對林黛玉的離開,以及一百二十回的時候,他決定了自己的離開。
 
生命中最重大的議題之一就是死亡的課題,我們要去面對它。賈寶玉十三到十九歲之間,就面對很多事情,金釧的投井對他而言也是一個重大的事件,還有晴雯的死亡、林黛玉的過世也都是。他娶了薛寶釵之後,換他自己要離開,是遠離紅塵但是我們精準的講不是出家,他只是歸彼大荒,他回到了大荒山、離開了紅塵,所以到了世界的彼端去了。
 
紅樓夢給我最大的生命課題就是離散、離去。王國維有說,這是中國很少見的一部悲劇小說。大觀園裡面每一個人都得離開,每一個人的方式都不一樣,出家是一種離開,譬如說紫鵑、惜春、芳官,另外有一些人的離開是被歹徒劫走,像是妙玉她就是被抓走了,還有芙蓮被拐走了。此外,探春的遠嫁也是最苦的離別,那另外就是死亡,像迎春,她父親拿她去抵債,那個家族就很不像話,賈赦欠錢欠太多了,然後把女兒嫁給那個債主,那個孫紹祖很無情,對她朝打辱罵,一年之後她被家暴、被打死了,還有司棋、鴛鴦的自殺……。每一個人,在紅樓夢裡最後都是離開,離開的方式也都使我們感慨。賈母過世了,王夫人派人去找兒子,兒子去參加科舉考試,榜單貼回來說高中進士,但是他考完試就走掉了,再也找不到了。我們看百二十回的版本就是這樣子,王熙鳳的女兒要被她狠心的舅舅賣掉,所以劉姥姥來救她,那劉姥姥就跟她說,你要跟我走的話你就不會被推入火坑,但是跟我走的話,就只能住在鄉下過比較貧窮布衣茶飯的日子,巧姊兒同意,於是劉姥姥就把她帶回鄉下去。所以一個侯門千金,後來就是在鄉村紡紗、織布,過這樣的生活。
 
生命最大課題是離開所以生命中最大的課題就是,怎麼離開,用什麼方式離開?這個家、這個人群、這個世界,沒有人不離開,紅樓夢裡面有句話說,千里搭長棚,沒有不散的筵席,一定會散,就是看最後我們選擇怎麼離開。這本書因為它已經呈現一個百科全書式的,各式各樣的人生況味,使我們體會到,上台多風光啊,然而下台又實在是每一個人都得面對的艱難處境,所以是人生很重大的課題。

目錄

第一章 好個說書人!──故事專家的文學技法
      劉姥姥與抽柴火的小女孩 
   要把金針度與人──賈寶玉夢中的喊罵
   伏脈千里 ──《紅樓夢》伏筆的隱喻
   重作輕抹法── 如何將文章一筆轉入主題? 
   真可壓倒古今小說──曹雪芹專寫老人家
   真令人難為情!──曹雪芹寫了一個最尷尬的人
   救回一個退場中的人物──看曹雪芹如何寫賈政和趙姨娘
   從揚鈴打鼓,到掩旗息鼓──看大觀園的政治風波
   最是心裡有算計的人──探春和黛玉
   不肯為打老鼠傷了玉瓶──賈寶玉仁者愛人
 
第二章 物華天寶──《紅樓夢》的精品世界
      王熙鳳的贈禮
   大家富室的石青絲料
   曹氏祖孫的戀紫迷情
   如煙似霧的大紅羅紗
   青緞掐牙的鑲邊工藝
   硯紙筆墨家珍無數
 
第三章 尋味大觀園──《紅樓夢》的著時與美食
   雪白瑩潤‧入口即化──紅樓糕點的極品美學
   記得,要燉得嫩嫩的!──大觀園小廚房紀事
   好大一座水果園──《紅樓夢》的繽紛蔬果世界
   甘露灑心‧徹骨沁齒──賈寶玉喜愛酸酸涼涼的口感
   她們度過整整一個蟹季──林黛玉的合歡花釀
   好姐姐,胭脂賞我吃吧!──賈寶玉的「食花紀事」
   金箔為衣、煉蜜製劑──《紅樓夢》裡的各種丸藥
 
第四章 千年老玩意兒──《紅樓夢》裡的遊戲與玩具
   太婆婆與孫媳婦打雙陸
   孫子孝敬老祖宗的小蟈蟈兒
   荒野裡寂寞的風箏
   鞦韆動處──紅樓美人的歡笑
   元宵、生辰耍百戲
 
第五章 丫頭‧姑娘‧小戲子──賈寶玉與眾女兒
   溫柔的強者──襲人與平兒
   極端狠戾「一丈青」──晴雯形象的延伸
   超出情海,歸入情天鴛──鴛鴦的愛與恨
   脂粉隊裡的英雄──王熙鳳
   薄命小佳人──金釧兒
   謎樣的女子──秦可卿
   冰雪秋霜──林黛玉與薛寶釵
   世事一局棋──甄英蓮與嬌杏
   伶人情傷──齡官
   不合時俗的女尼──妙玉
   情之所鍾──賈寶玉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好個說書人!──故事專家的文學技法
       自古以來,善於說故事的人往往勝出!近年來,已有神經科學家在不斷地研究中得到了結論:說出精彩的故事,能讓人情緒隨之起伏,進而在腦內釋放出有益身心的腎上腺素、催產素以及多巴胺。我們從聽一則故事中,不僅培養了專注力,同時能勾起內心的同情共感,而且還會為了能夠聽到一個好題材感到開心!會說故事的人同時也具備了創新發想、個人魅力,以及掌握了領導才能,尤其是對異性的吸引力,也可因此大增!
 
       做一個說故事專家的好處,多得數不盡!那麼我們當然要趕緊來看看,整部《紅樓夢》裡,誰最會說故事?她/他們都說了哪些故事?還有,究竟怎麼樣才能說得一口好故事呢?
 
一、 劉姥姥與抽柴火的小女孩
 
劉姥姥說道:「我們村莊上種地種菜,每年每日,春夏秋冬,風裏雨裏,哪裏有個坐著的空兒?天天都是在那地頭上做歇馬涼亭,什麼奇奇怪怪的事不見呢!就像去年冬天,接接連連下了幾天雪,地下壓了三四尺深,我那日起的早,還沒出屋門,只聽外頭柴草響,我想著必是有人偷柴來了,我爬著窗戶眼兒一瞧,卻不是我們村莊上的人。」賈母道:「必定是過路的客人們冷了,見現成的柴,抽些燒火,也是有的。」劉姥姥笑道:「也並不是客人,所以說來奇怪。老壽星打量什麼人?原來是一個十七八歲極標緻的個小姑娘,梳著溜油兒光的頭,穿著大紅襖兒,白綾子裙兒。」剛說到這裏,忽聽外面人吵嚷起來,又說:「不相干,別唬著老太太!」賈母等聽了,忙問:「怎麼了?」丫頭們回說:「南院子馬棚裏走了水了!」
(《紅樓夢》第三十九回)
 
       《紅樓夢》中,最懂得故事藝術的人,當推閱歷豐富、見多識廣的劉姥姥!這位積古的老人家,有一回對著賈府眾女眷和寶玉等人,說起了大雪天、黑夜裡的恐怖故事!
 
       「我只聽得一聲聲柴草響……」頓時之間,賈母的客廳裡興起一股詭譎陰森的氣息!「我想著必定是有人偷柴草來了。我爬著窗眼兒一瞧,卻不是我們村莊上的人!」這就更加奇特難解了!她的故事隨即引發了賈母的興致,因此搶著說道:「必定是過路的客人們冷了,見現成的柴,抽些烤火去也是有的。」劉姥姥神秘兮兮地笑道:「並不是客人。說來奇怪。原來是一個十七八歲極標緻的小姑娘,梳著溜油光的頭,穿著大紅襖兒、白綾裙子……」這位滿頭銀髮、遍布皺紋的老人,口中卻描述起一個平頭整臉、細緻妙齡的小姑娘!如此鮮明強烈的對照,怎不令人感到奇異?
 
       剛說到這裡,曹雪芹便讓馬棚裡走了水,這是《紅樓夢》的作者急忙跳出來,想打住這個故事。「只見東南上火光猶亮。賈母唬得口內唸佛,忙命人去火神跟前燒香。王夫人等也忙都過來請安,又回說:『火勢已經下去了,老太太請進房去罷。』賈母足足的看著火光熄了,方領眾人進來。」 
 
       這種說故事的藝術,稱為「橫雲斷山」筆法,它可以達到讓讀者翹首引頸的目的。眾人經過一場小小的虛驚之後,只盼望儘快知道故事的後續發展究竟是如何。因此寶玉在進屋之後,連忙問劉姥姥:「那女孩兒大雪地裡為什麼抽柴草?倘或凍出病來呢?」沒想到賈母卻硬生生地斬斷了所有讀者的希望:「都是說抽柴草惹出火來了,你還問呢!別說這個了,再說別的罷。」寶玉聽說,心內雖不樂,也只得罷了。
 
       劉姥姥是個能夠隨機應變的故事達人,她觀察老太太的心境與聽故事的意願,隨即心領神回,便又想了一篇,說道:「我們庄子東邊,有個老奶奶,今年九十多歲了。她天天吃齋唸佛,誰知就感動了觀音菩薩,夜裡來托夢說:『你這樣虔心,原本你該絕後的,如今奏了玉皇,給你個孫子。』原來這老奶奶只有一個兒子,這兒子也只一個兒子,好容易養到十七八歲上死了,哭得什麼似的。後來果然又養了一個,今年才十三四歲,生得雪團兒一般,聰明伶俐非常。可見這些神佛是有的。」這一席話,很明顯是為了迎合賈母和王夫人的心事,因此一段話說得連王夫人都聽住了。 
 
       然而,事實上抽柴火的故事似斷實連,只因寶玉心中記掛著那個虛構的女孩,因而悶悶地在心中籌畫著要讓劉姥姥繼續說完這個故事。但此時探春卻問他:「昨日擾了史大妹妹,咱們再邀一社來還席,同時也請老太太賞菊花,如何?」寶玉笑道:「老太太也說要擺酒還史妹妹的席,叫咱們作陪呢!等吃了老太太的,咱們再請吧。」然而探春卻說道:「越往前去越冷了,屆時老太太未必高興賞光吧。」寶玉卻說道:「老太太是喜歡下雨下雪的。不如咱們等下頭場雪,請老太太賞雪豈不好?咱們雪下吟詩也更有趣了。」這時林黛玉突然開啟她那慣於冷諷的口吻說道:「咱們雪下吟詩?依我說,還不如弄一捆柴火,雪下抽柴,不更有趣兒呢!」這句話已足證明林黛玉是最了解賈寶玉心思的人,說她是寶玉的「知己」,真不為過! 
 
       美少女抽柴草的故事,一直要到大夥兒都散了,才又繼續發展。那時賈寶玉在背地裡硬拉了劉姥姥來,細問那女孩兒是誰。劉姥姥只得編了告訴他道:「那原是我們庄北沿地埂子上有一個小祠堂裡供的,不是神佛,當先有個什麼老爺……」說著又想名姓,可見這故事乃是她即興發揮出來的。寶玉等不及地說道:「不拘什麼名姓,妳不必想了,只說原故就是了。」劉姥姥說:「這老爺沒有兒子,只有一位小姐,叫茗玉。她自幼知書識字,因此老爺、太太愛如珍寶。可惜這茗玉小姐生到十七歲,竟然一病死了!」寶玉聽了,跌足嘆惜,又問:「後來怎麼樣?」劉姥姥繼續說道:「因為老爺、太太思念不盡,便蓋了座祠堂,塑了這茗玉小姐的像,派了人燒香撥火。如今日久年深的,人也沒了,廟也爛了,那個像就成了精……」賈寶玉可不同意故事這樣編,於是他連忙糾正道:「不是成精,規矩是這樣的,人雖死,其實是不死的。」劉姥姥道:「阿彌陀佛!原來如此。不是哥兒說,我們都當她成精了。因為她時常變成人,出來各村莊店道上閑逛。我剛才說這抽柴火的就是她了。我們村莊上的人還商議著要打了這塑像、平了她的廟呢!」寶玉忙道:「快別如此!若平了廟,罪過不小。」
 
       劉姥姥繼續半哄半騙地對寶玉說道:「幸虧哥兒告訴我,我明兒回去攔住他們就是了。」寶玉道:「我們老太太、太太都是善人,就是合家大小也都好善喜捨,最愛修廟塑神的。我明兒做一個疏頭,替你化些布施,你就做香頭,攢了錢把這廟修蓋,再裝潢了泥像,我們每月再給妳香火錢,讓妳拿去燒香豈不好?」劉姥姥道:「若是這樣,我托那小姐的福,也有幾個錢使了。」寶玉又問她地名莊名,來往遠近,坐落何方。劉姥姥便一一順口胡謅了出來。 
 
       茗玉小姐的故事顯然是在劉姥姥與賈寶玉的互動之中,逐步完成的。姥姥順著寶二爺的心思,講述著抽柴草小姑娘的身世背景,與生前死後的景況。最終還在賈寶玉的強烈意願下,兩人意圖合謀勸說老太太與太太,為這個無中生有的女子來修廟塑神。這段故事原先只起了一個懸疑的開端,作者便連續以馬棚走水、老奶奶得孫子的新鮮事,以及探春欲起新詩社等幾個話題來隔斷,最終在寶玉的催促聲中,完成了敘事。
 
       然而曹雪芹寫作最精彩之處,還不僅止於賣關子,他隨後還設計了一個尾聲,讓賈寶玉以實際的行動來證實了故事本身的虛構以及趣味性。他先是對這個被稱為「茗玉」的女孩充滿了好奇,同時也付出了感情,於是在一夜的盤算之後,次日一清早,便出來給了茗煙幾百錢,按著劉姥姥說的方向、地名,著茗煙去先踏查明白,回來再做主意。誰知那茗煙去後,寶玉竟是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急得他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好容易等到日落,方見茗煙興興頭頭地回來。寶玉忙道:「可有廟了?」茗煙笑道:「爺聽得不明白,叫我好找。那地名坐落不似爺說的一樣,所以找了一日,找到東北方向的田埂子上才有一座破廟。」劉姥姥信口胡謅之處,竟能讓茗煙找著!這已使得讀者瞠目結舌!然而茗煙後續所說的話,將更令讀者捧腹! 
 
       茗煙道:「那廟門卻倒是朝南開,也是稀破的。我找得正沒好氣,一見這個,我說:『可好了。』連忙進去。一看泥胎,唬得我跑出來了,活似真的一般!」茗煙這句話,說得連我們做為讀者都極為吃驚,而且很好奇!難道真有這樣一位少女,雖死猶生,而且待在破廟裡?那寶玉更是喜得眉飛色舞:「她能變化人了,自然有些生氣。」
 
       那茗煙揭曉謎底,拍手笑道:「那裡有什麼女孩兒?竟是一位青臉紅髮的瘟神爺!」此處一段故事的尾聲,寫得峰迴路轉,令人初步懷疑真有故事中的人事地,到後來不僅證實了這個子虛烏有的故事,乃是賈寶玉的一場迷夢。同時作者還將十七八的俏佳人,變成了青臉紅髮的瘟神爺!這麼巨大的轉變,實在是個難以逆料的結局。能讓我們深陷活潑靈動、變化多端,令人難以揣測的曲折情節中,想來曹雪芹才是那個最懂得說故事技巧的箇中高手吧!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308
定價 $39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