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 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 2019/02/21
ISBN 9789863983910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暫無超商取貨

母親@我

★ 你有多久沒再執筆記事?
★ 收錄12篇各界名人書寫「母親與我」的生活日常,是文學書,更是筆記書

讀一點,寫一點,
想一點,記一點,
愛一點,靠近一點。
讓這一part,停留給親情,
格頁手寫,記錄屬於母親與我的天長地久。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讓這一part,停留給親情,
格頁手寫,記錄屬於母親與我的天長地久。
 
 
如何陪伴老去的父母
是人生最大的課題
我到今天好像還在補課
可是統統來不及了。──林懷民
 
 
 
此時此刻
為什麼推出三言兩語系列?
 
人與人溝通進入秒讀/秒回或已讀不回,
指閱讀,閃電接收了一切視聽,
紙閱讀,寂寞了。
 
有多久了
你不再執筆記事?
人情物意、吉光片羽 ,
流失的記憶、流走的風景。
 
在務虛的年代,
追尋自己的務實小天地。
 
抵擋悶風暴,
無限世代對自己的呼喚,
讓紙筆讀寫重新交往。
 
用手執行記憶,
三言兩語,一個人的小閱讀,
是你攜帶隨身的避風港。
 
 
關於 母親@我
 
你知道
稻盛和夫想帶母親去哪?
林懷民如何説服母親,雲門的實驗舞展,關於魏京生的故事,「保證沒有繩子」?
買買氏最想擁有母親那一部份基因的遺傳?
曾野綾子的母親遺物善後收拾,為什麼只花半天?
辛意雲最常跟母親一起看電影?
林文月曾經陪兒子郭思蔚打棒球?
 
12篇母親與我的生活日常,
文學筆記書,華文世界.溫情摘錄。
 
 
 
 
 
 
 
 
愛,無所畏;愛,不釋手。
旅行時、睡覺前、捷運上,
讀一點,寫一點,
想一點,記一點,
愛一點,靠近一點。
 
讓這一part,停留給親情,
格頁手寫,記錄屬於母親與我的天長地久。
 
 
母子心內話
貼圖*18枚,母親@我,愛在心裡口難開
 
 
母親@我 書伴規格
輕巧 / 128頁 13x18 公分 愛不釋手的輕質量
 
樸拙 / 內文紙張 柏克鬆厚象牙 封面 55條灰紙板31x43 特色印刷2+1
 
好用 / 穿線裸背廣開本 180度完全水平展開 個人隨身手感MePad
 
平價 / 定價299元 附贈一支手握最適度8.6cm 原木小鉛筆 讀寫零壓
 
 
邀您一同,好好整理自己的情感,記錄下屬於母親與我的天長地久
 
 
(此為內頁筆記手寫範例)
 
 
 
(此為內頁筆記手寫範例)
 
 
 

目錄

姆媽,看這片繁花!──奚淞
 
過節,也過日子 ──施如芳
 
想帶母親去的地方 ──稻盛和夫
 
母親的花圃 ──林懷民
 
母親常和我聊天 ──辛意雲
 
稱謂記 ──張輝誠
 
如果遺傳基因可以指定 ──買買氏
 
聽母親說話 ──蔡逸君
 
僅需一次的善後收拾 ──曾野綾子
 
白髮與臍帶 ──林文月
 
母親陪我打棒球 ──郭思蔚
 
用謝謝,說再見 ──蕭錦綿
 

內文試閱

母親陪我打棒球
郭思蔚
 
有天下午,我一如往常在巷子底投接著棒球。母親突然走出門外,對我說都只看見我一個人打球,想要和我接球!聽見她這麼說,我心裡有一點竊喜,又有些擔心!母親雖不至文弱,但是運動細胞實在不太發達,而且經常對周遭發生的變化視而不見。父親還曾封她為木蘭足球榮譽隊員,因為路上任何稍微凸起的物體,都逃不過她的腳!在教導她如何戴上我的手套後,我引導母親站在巷底的牆面前,自己赤手退後到巷口處。這樣至少她漏接了,球不致滾入那條可怖的黑溝。
 
起初,母親投出的球,的確有如無法預料的牆反彈過來的挑戰。逐漸的,她也可以直接投到我站立的位置附近了。當然,輪到我時,都必需小心翼翼地用小拋物線投入她那張開的手套中,因為只要球投出時,她的眼睛總是緊閉的。
 
我至今仍不知道母親是覺得我獨自玩棒球很寂寞,還是那陣子她剛好忙完一個課?或許她只是覺得應該陪我做我喜歡的事,即使要面對她害怕的飛球。之後我也不敢要求她再陪我打球。不過,那個下午,我真希望所有認識的小朋友都在那時經過我家巷口,看到母親和我接棒球!
 
───摘錄自《我的母親我的力量》天下雜誌出版 2019。夏
 
 
 
 
稱謂記
張輝誠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這是孟子說過的話,意思是通達萬變的大人之心,因不為物誘,故而能保全其純一無偽之本心,猶如孩童赤子之心。我阿母雖未能達到孟子所說的「可欲之謂善,有諸己之謂信,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的大人境界,但她老人家年紀一大把了卻仍保有赤子之心,卻是不消說的事實。
 
從哪裡可以看出她老人家仍保有赤子之心呢,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從稱謂看起。我阿母凡叫人,年紀輕一點,男的必叫「阿伯」,女的必叫「阿嬸」;年紀稍長些,男的必叫「阿公」,女的必叫「阿嬤」。我每回帶她出去,聽到她叫人,都要捏一把冷汗,好比說才剛出門,在電梯裡碰到住在樓下的里長伯,年紀約莫五十歲,比我阿母還小一輪,沒想到我阿母竟叫人家「阿伯」,里長伯已經是聽久習慣,也跟我阿母親切地打招呼。從樓梯走到大樓門口,遇到對面的阿嬤, 年紀大我阿母幾歲,我阿母遇到了熱烈地叫人家「阿嬤」,還親切地一直握著阿嬤的手。好在阿嬤也是聽久習慣,沒再說什麼。
 
但到了市場,可就不妙,因為大家都不熟,我阿母對著賣衣服的四十多歲男子,說:「阿伯,這領衫賣多少錢?」衣攤老闆先是愣了一下,趕緊說:「阿姨喔,我比你少年,你哪叫我阿伯?」我阿母回說:「我頭毛黑鬃鬃,你攏沒頭毛,你會比我少年?」說得衣攤老闆不知如何回答,只能苦笑。站在一旁的我除了冷汗直流,也不知能說些什麼。再到一旁地上賣自家種筍的老婆婆前,我阿母問:「阿嬤,你這筍仔按怎賣?」阿嬤聽完後,笑著說:「咱年歲差不多,我屬鼠,你屬什麼?」我阿母說:「我不知,要問阮子?阿誠仔,我是屬什麼?」我回答說:「我阿母是民國二十九年出生,屬龍。」阿嬤說:「這樣比我較小,你要叫我大姊才對!」我阿母馬上現學現賣,親切地叫起大姊,順利買妥竹筍。轉往別處買東西時,我阿母嘴裡卻念念有詞:「明明就是阿嬤,怎會叫我叫伊大姊?」
 
我後來發現,我阿母只有叫小朋友才叫對,就是叫「阿地仔」、「阿妹仔」,除此之外,凡是年紀約莫四十歲以上,必叫「阿伯」、「阿嬸」,六十歲以上必叫「阿公」、「阿嬤」,我阿母之所以如此分不清稱謂,我猜想一方面是因為她是長女,因此對阿弟仔阿妹仔的稱謂特別熟練,另一方面則是她的心智年齡始終保持在少女時代,遇人必稱長輩之類,完全不知道自己已逐漸老大,不復當年。這樣稱人,當然造成別人許多困擾,甚至錯愕,好在鄰居們經久熟習,也就見怪不怪,偶爾到外地買東西,我在一旁打打圓場也就過去了。
 
我阿母如此稱人,卻有意想不到的好處,因為都把人叫「大」了,可見其心態始終保持「赤子」狀態,別人都老了,唯獨我阿母不老,她仍一派赤子情懷,樂觀、無憂、無懼,做到這樣,這不是「大人境界」,是什麼呢?
 
───摘錄自《我的心肝阿母》 印刻出版 2015。夏
 
 
 
 


TOP
預購中
會員價 $236
定價 $299

MasterCheers國際書展限時加價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