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朱嘉雯
出版社 天下雜誌
出版日期 2019/05/29
可扺用 特價商品,不適用折抵服務

2019/05/29《朱嘉雯私房紅學2》讀書會

★ 講者:朱嘉雯(本書作者、台灣紅樓夢研究學會會長)
★ 時間:05/29(三)19:00-20:30
★ 地點:書香花園(台北市建國北路二段6巷11號)
★ 費用(書+報名費):500元

國學最重要的經典就是《紅樓夢》。為什麼呢?因為它包含了中國人所有生活的美學在裡面,衣食住行,風花雪月,詩酒茶花……無不涵蓋在其中。05/29(三)讓本書作者──朱嘉雯帶你了解《紅樓夢》裡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內容簡介

【讀書會資訊】
 
講者: 朱嘉雯(本書作者、台灣紅樓夢研究學會會長)
時間:05/29(三)19:00-20:30  
地點:書香花園(台北市建國北路二段6巷11號)
費用 (書+報名費):500元
 
 
現在中國正在推動國學,那國學最重要的經典就是《紅樓夢》。為什麼呢?因為它包含了中國人所有生活的美學在裡面,衣食住行,風花雪月,詩酒茶花……無不涵蓋在其中。有些作家可以寫絲綢服飾之美,但是不一定能寫飲食;有些作家可能也是美食家,但是不能寫園林和建築;有一些可以去寫愛情故事,但是對於音樂、戲劇又不是很在行;還有些人也許可以寫音樂與戲曲,但是對於醫藥、中醫理論,甚至於民俗巫術什麼的又不懂。
 
曹雪芹是一個全才,就因為他是全才,所以他把中國文化的很多重要精華都寫到書裡去了。研究一部《紅樓夢》等於將中國傳統文化所有精髓一次吸收。另外,很有趣的是曹雪芹在寫作的時候,正是雍正到乾隆之間,文本追溯至康熙朝的繁華盛世,而整個康、雍、乾時代就是中國古代帝國時期最璀璨的一頁。從乾隆之後就是嘉慶年間,然後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宣統這樣下來,我們也都讀過歷史,知道那是一個江河日下的年代,盛世不會再回來了。中國文化的很多部分,都是在最後的這個時間點上,也就是最後的一個盛世,發展出驚人的輝煌成就。現在不管那時候的景象究竟如何,我們都回不去了。今天我們住的是西式的公寓、吃著西式的食物,就算現代人的生活也很繁華富貴,我們是實實在在回不到那個身上從裡到外純蠶絲的輕柔觸感、層層疊疊堆著精工刺繡的奢華氣派、洋洋盈耳聽著悠美的崑曲,而無論是飲食或飲茶文化,都可達到禪的意境,那樣的時代,我們只能從《紅樓夢》中去體會。
 
《紅樓夢》裡的「茶」文化很重要,還有酒,酒香茶濃他都寫到了,曹雪芹是把中國生活文化的每一個部分都面面俱到。在閱讀的過程中,有些人讀得不是非常透徹,可能會以為曹雪芹不懂音樂,可是後來仔細去看,曹雪芹其實寫到了很多音樂的部分,甚至連戲曲的部分都涵蓋著悠美的音樂。還有賈寶玉其實是可以看藥單的,他看太醫開給晴雯藥單,就知道這個醫生開的藥好不好,適不適合晴雯服用。我們今天去看醫生,也不能像賈寶玉那樣直接批評藥單,叫老嬤嬤換個大夫來投藥,可見以前的世家大族青年子弟文化素養的一部分,也包含了中醫。而這當然也是曹雪芹本人雜學旁收,因他的才學非常廣,所以把這些也寫進《紅樓夢》裡去。譬如雙陸棋、盪鞦韆、放風箏還有釣魚等等,也都寫得十分有有趣。

作者簡介

朱嘉雯
 
現任國立東華大學華語文中心主任
漢聲廣播電台節目製作與主講
《人間福報》專欄作家
國立中央大學中國文學博士
台灣紅樓夢研究學會會長
第52屆廣播金鐘獎得主
 
精通紅樓夢等古典小說,當代文學,西洋女性小說。
 
著有《朱嘉雯的私房紅學──坐享人間繁華事》、《文學是什麼》、《朱嘉雯青春經典講堂——聊齋誌異》、《朱嘉雯青春經典講堂——金瓶梅》、《朱嘉雯青春經典講堂——西遊記》、《紫金流夢——戀戀不捨的紅樓什物》、《紅樓夢與曹雪芹》、《小提琴女孩》、《浮生情海——兩岸現代文學評賞》、《采采詩經——詩經選讀本》、《林黛玉的異想世界——紅樓夢論集》、《追尋漂泊的靈魂——女作家的離散文學》、《唯有書寫——關於文學的小故事》、《篇篇起舞——文學/文化評論》、《最完美的女性藝術——珍‧奧斯汀和她的小說》等。

名人推薦

白先勇 文學大師
康來新 中央大學中文系紅學研究室創辦人

作者序

作者序   春宴•奇女子與鞦韆會—文本互聯網絡的時代
 
       整部《紅樓夢》就像是一場華麗的宴會,有精緻到不能再精緻的餐飲、彷彿神妃仙子才能穿的衣服首飾、一篇又一篇令人詠味的詩詞佳作、接二連三叫我們稱絕再三的妙語笑談,還有那些扣人心弦的男女癡戀、跌宕起伏的生命樂章……讓我們身陷其中,難以自拔,曾經真的以為美夢永不停歇。因為真實生活中,令人開懷的好夢實在太少了!所以我們在《紅樓夢》裡找尋自己的愛與夢。
 
       事實上,整部大書真是由一場春宴展開的。那初春時節因東邊寧府花園裡的梅花盛開,賈珍的妻子尤氏特地準備了宴席,請賈母、邢夫人、王夫人等帶著大家來花園賞花。這日賈母等人從早飯後就過來了,宴會的地點選定在會芳園,大家先茶後酒,遊玩了一天。曹雪芹說:「不過是寧榮二府眷屬家宴,並無別樣新文趣事可記。」然而這絕對是個意義非凡的日子,因為就在這日,賈寶玉睡在秦可卿的床上,爆發了他青春熾熱的愛戀!警幻說他「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於是賈寶玉「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夢醒之後,曹雪芹親手結束了秦可卿的性命。藉此還魂的是藉由林黛玉和薛寶釵,一而二,二而一的雙女主角來分別唱出「戀」與「婚」的生命旋律。只是寶玉當年的那一場離奇夢境,實是遙遙地銜接上一百五十多年前的另一場春夢《牡丹亭》。
 
       近六百年來,人們欣賞崑曲戲台上的名劇《牡丹亭》,心情隨著為愛情如癡如醉的杜麗娘翩翩起舞。看她遊園之後,相思成疾,竟一病夭亡,而鬼魂又與柳夢梅歡會,就在還魂之際,卻受到父親的排斥與阻難……這場夢又徒使人慨歎愛情在現實生活中始終渺遠的姿影。其實比杜麗娘的故事早兩百年,在元朝時期,已經有一個蒙古女孩兒的愛情還魂記,流傳在民間,文人凌濛初便將它編寫在《拍案驚奇》當中。那是元成宗大德年間的事情,有個美麗的貴族女孩名叫速哥失里,她是宣徽院大臣孛羅的小女兒,在諸姊妹中,是最漂亮的一個!他們一家乃是色目人,因速哥失里的父親在大都(今北京)做官,因此通家往來所結交的朋友,俱都是王親貴冑。
 
       速哥失里家和《牡丹亭》、《紅樓夢》裡的描述一樣,也有一座美麗的後花園,名為「杏園」,乃取「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之意。而這座杏園裡的花卉之奇,亭榭之好,都是其他貴族人家望塵莫及的。因此每年春天,宣徽院便邀請各王公寶眷到他家的杏園中舉辦「春宴」,其中最特別的安排就是「鞦韆會」。速哥失里的家人在園中設置了華美的鞦韆架,供仕女們玩耍遊樂,又置辦豐盛的飲宴讓諸親友歡笑終日。而且第二天起,各家展開還席,亦紛紛設宴款待,於是這「春宴鞦韆會」便從二月底一直綿延到四月清明時節後方罷。
 
       這一年春天依舊是花開滿園,速哥失里家族又舉辦了一年一度的鞦韆會,那一天大家玩得酣暢淋漓!尤其是速哥失里,她的鞦韆盪得好高!歡笑聲也隨之傳出了高牆大院之外。與此同時,樞密院大臣帖木兒不花的公子拜住,恰好騎馬經過杏園的圍牆外,他為牆院中的歡笑聲所吸引,遂好奇地站在馬蹬上窺視牆裡歡笑不斷的佳人。
 
       拜住赫然發現這座杏園內正在舉行鞦韆競賽,許多美艷絕色的女子正天真爛漫地歡笑享樂!後來發現有人察覺他在偷窺,便趕緊在馬上打了一鞭,揚長而去。
 
       回到家中,拜住繪聲繪影地告訴母親,宣徽院諸女個個絕色,令人艷羨!母親慈愛地說:「他們和我們也是門當戶對,我就請個媒人去提親,宣徽院沒有不允的,我兒何必空艷羨?」
 
       宣徽院大臣聽說媒人來提親,便哈哈大笑:「莫不是那天偷窺我家鞦韆會的小子?也好,我正要擇婿,就讓他來我家裡坐坐,如果是才貌俱佳,那麼也不妨許親。」
 
       拜住聽到宣徽院召喚,立刻換上盛裝禮服,騎馬來拜,兩方相見已畢,大臣看到拜住豐神俊美,儀表不俗,心下大喜!隨即出題考試:「足下喜看鞦韆,何不以此為題,賦《菩薩蠻》一調,老夫要請教則個。」沒想到拜住直追曹植的七步之才,援筆立就,寫道:「紅繩畫板柔荑指,東風燕子雙雙起。誇俊要爭高,更將裙繫牢……」他的才思敏捷,下筆音韻鏗鏘,宣徽院喜得立刻安排宴席款待這位清俊的後生。
 
       席間,宣徽院突然想到:「拜住的才思怎麼可能如此之快?該不會是事先想好的題詠吧?待我再試他一試。」此時突然聽見窗外黃鶯巧囀,大臣於是對公子開言道:「老夫再欲求教,請將《滿江紅》一調賦『鶯』一首,望不吝珠玉,意下如何?」拜住依舊即席賦成,尤其是最後一段:「巧音方韻,十分流麗。入柳穿花來又去,欲求好友真無計,望上林,何日得雙棲?心迢遞。」這分明一語雙關,既賦鶯囀,又有求婚之意。宣徽院大臣對拜住的文學造詣佩服得無體投地!立刻傳喚小女速哥失里出來與拜住相見。
 
       當速哥失里出現在筵席間,拜住亦不敢十分抬頭,然而卻已經瞥見這位小姐就是鞦韆會當天盪鞦韆的諸仕女中最為豔麗的一位。宣徽院大臣豪爽地讓小女兒與拜住當場訂下婚約,拜住心中的喜悅簡直不可名狀!
 
        另一方,速哥失里回到閨房之後,眾女眷都聽說了這樁喜事,亦紛紛來祝賀,此後闔家讚美不迭!
 
        卻不料天有不測風雲,就在兩家納聘之後,拜住的父親樞密院大臣帖木兒不花突然在朝中被人參了一本,控告他貪贓。聖旨下,命令收監。這帖木兒不花乃是個養尊處優之人,不多幾日,因受不了牢獄之苦,竟然得了重病!依照元朝的判例,入監服刑的人如果得了重病可以申請回家養病,於是帖木兒不花總算是脫離了牢獄之災。但是沒有想到他所得之病竟是牢瘟!於是自他回家之後,闔府都為他所傳染,幾乎是一天死一個人,沒多久,全家人都斷送了,只剩下拜住一人獨活在世間,而且他們的家產又被法院追贓所查扣。人生至此,真是旦夕禍福,一個大家庭轉瞬間冰消瓦解,其破敗的速度,恐怕連書寫類似題材的《紅樓夢》作者都不敢置信!
 
       宣徽院大臣與夫人一切看在眼裡,實在不能讓女兒嫁給拜住,因此萌生悔婚之意。當他們將這樣的想法告訴女兒,女兒流著眼淚說道:「結親與結義都是終身大事,一旦與人訂盟,怎能輕易改變?我看到姊姊們都嫁得富貴,難道不曾心生羨慕?但是如果要我賴婚,我死也不能從命!」宣徽院大臣認為女兒說得有理,怎奈夫人為了女兒的幸福著想,執意將她改嫁給平章大臣闊闊出的兒子僧家奴,那花轎到了門口,速哥失里無論如何不肯上轎!眾姊妹拉拉扯扯地勉強將她扶上了花轎,等到了平章家,伴娘將轎簾掀開一看,速哥失里已經用襪帶自縊身亡了!
 
        宣徽大臣與夫人聽到噩耗,立刻兒天兒地哭嚎起來!急忙傳人將花轎抬回,眾人七手八腳解開襪帶,猛灌薑湯,那速哥失里已經牙關緊閉,眼不睜開,回天乏術了。
 
       宣徽院大臣、夫人畢生鍾愛此女,只得將兩份夫家聘禮,並平日妝奩珠玉盡皆陪葬,用一副重價棺木,將小姐停靈在清安寺中。
 
       且說拜住聽聞速哥失里為他自盡身亡,撫膺大痛!連夜奔到清安寺,見了棺柩,直哭得三生諸佛都垂淚!他雙手環抱棺木,聲聲呼喚:「小姐!拜住在此!」卻不料微微地聽見棺木中有人說話:「快開棺!開棺!」拜住聽得清清楚楚,於是將棺木四周看了一圈,漆釘牢固,難以開啟。於是他請求寺廟裡的僧人協助:「棺中小姐,是我的妻子,她在裡頭呼喚,我獨自一人,難以著力,求師父們幫助。」那些僧人魂不附體:「這是宣徽院小姐的棺木,我們怎敢私自開啟?」拜住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開棺之罪,我一力承擔!陪葬所有,隨諸位共分。」
 
       這些僧人也曉得宣徽院小姐的陪葬甚為豐厚,再加上他們往日經常行走在樞密院做法事,與拜住一家親熟,因此便拿了斧頭來將棺木撬開。棺材豁然打開的那一瞬間,速哥失里猛然坐起喘息!拜住心中感動不已,他二人遂將陪葬的金釧與首飾取出來送了一些給救命的僧人,然後帶著剩下的錢財遠走上都。這邊清安寺的僧人仍將棺木釘牢,不敢聲張。
 
       元朝上都也是一座大都城,與大都北京市南北相對,在今天內蒙古中部多倫縣閃電河北岸。拜住帶著速哥失里在此定居,以教授蒙古學生讀書為業,過了一段安居樂業的生活。
 
       有一天,宣徽院大臣接到聖旨,將他外派到上都去接任開平府尹。宣徽院於是帶了家眷赴任。初來到開平府中,卻不料諸事繁雜,宣徽大臣亟需要聘請一位秘書擔任記事筆札等工作,怎奈從呼和浩特到廣大的金蓮川草原,放眼望去,盡是騎著駿馬剽悍的蒙古小伙子,和美麗熱情唱著歌的蒙古姑娘。要尋個儒生出來,竟如大海撈針!
 
       訪查多日之後,有人向宣徽院進言:「近來有個士人,自大都流寓於此,也是個色目人,在民間設帳,大人若要尋覓西賓,恐怕只能找他了。」宣徽大人聞言,趕緊差人拿了名帖去請。拜住見到名帖,知是宣徽院傳他,也忙對小姐說了,然後衣服齊楚,策馬前往拜見。
 
       宣徽大人一見本地僅有的一位儒生竟然是拜住!心裡一驚:「許久不見了,只道他流落死亡了,卻沒想到在此遇見,而且峨冠博帶,容色充盛如此!」繼而又想起女兒,不免感傷起來。因此對拜住說道:「當年有負足下,反累愛女身亡,慚恨無極!足下如今緣何在此?結親了不曾?」拜住立即回答道:「不敢相瞞,令嬡尚在人間。」宣徽院大驚:「小女當日自縊身亡,今屍棺還寄在清安寺中,那得有個活在此間的道理?」拜住回答道:「令嬡與小婿夙緣未絕,她已得重生。今在寓所,可以請來相見,不敢有誑!」
 
       宣徽忙走去與夫人說了,大家都不信。拜住又叫人去請小姐,於是一乘轎子擡入府衙。驚得闔家眾人都上前來爭看,果然是速哥失里!那宣徽大人與夫人不管是人是鬼,一把抱著痛哭起來。然後定睛再看,速哥失里身上穿戴的還是當日入殮時的衣物,看她行步有影,衣衫有縫,言語有聲,料想真是個活人了。夫人哭道:「我的兒,就是鬼,我也捨不得放妳了!」
 
       宣徽院又使人到大都清安寺問僧家緣故。僧家得知他們一家已經相逢廝認了。便將實話說出,又把空棺撬開與眾人看。宣徽院大臣無限感慨:「此乃宿世前緣呀!早知如此,我當初只該收養了女婿,就不會有後來這許多事了。」夫人從此把女婿看待得愈加親熱,留他在身邊依靠終身。
 
       速哥失里與拜住一共生了三個兒子。長子教化,次子忙古歹,幼子黑廝,都很有出息,尤其是黑廝後來做到樞密院大臣。明朝朱元璋的大軍攻陷北京,元順帝這位蒙古國第十五位大汗,便決定與從高麗來的奇皇后一同逃亡。黑廝向皇帝皇后哭諫道:「天下者,世祖之天下也,當以死守!」可是順帝不聽,夜半開啟建德門北遁而去,黑廝也隨之深入沙漠,不知所終。
 
       這段浪漫迷人的沙漠奇緣,呼應了兩百年後,明代詞曲家湯顯祖在《牡丹亭•題詞》裡所說的:世間有情人都不知「情」是從而生,只知道情知所起,一往而深,直教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任何「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這至情的書寫遂又感發了一百五十年後的曹雪芹,他在《紅樓夢》第二十五回,讓林黛玉一個人悶悶地欲回瀟湘館,卻在路過梨香院時,無意間聽見戲子們正在排練《牡丹亭》。「原來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兩句曲文傳入黛玉耳裡,使她「感慨纏綿」。接著又聽到「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她便由不得「點頭自嘆」。直到「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兩句一出,林黛玉已「不覺心動神搖」,再聽到「你在幽閨自憐」……,她已「如醉如癡,站立不住」,一蹲身坐在一塊山子石上,反覆細嚼「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八個字的滋味。
 
       林黛玉為情而感慨纏綿,直到紅樓這場盛宴轉瞬即將凋零,則林黛玉也作了一場夢,夢裡賈寶玉為了奉獻他的真心,竟拿刀劃開胸膛!只是他已經沒有心了。林黛玉最終淚盡而亡,賈寶玉帶著一副軀殼,懸崖撒手。三百五十年的一場盛會,至此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盛大歡樂的仕女鞦韆會,延續了三百五十年,時間荏苒,光陰悠悠,作家們一唱三嘆,詠唱著愛的旋律。
 
       在這跨越時空的重唱聲中,「鞦韆」曾是他們共同的主題。速哥失里在鞦韆的推送下,盡情地歡笑著;杜麗娘假裝責打欲遊花園的春香,口是心非地罵道:「手不許把鞦韆索拿,腳不許把花園路踏。」則鞦韆傳送著青春活力與浪漫愛情的勁道,已持續了二百餘年。至曹雪芹著《紅樓夢》,我們先看小說第六十二回大觀園眾人在榆蔭堂前打鞦韆的樂事,那正是眾女而圍繞著賈寶玉過生日,充滿歡笑筵宴的時節,當下眾人都在榆蔭堂中以酒為名,頑笑不盡,又命女先兒擊鼓。平兒仙採了一枝芍藥,大家傳花為令,著時熱鬧了一回。突然聽見有人回說:「甄家有兩個女人送東西來了。」眾人知道當佳人有要事商議,於是便出來散一散。那佩鳳、偕鴛就要去打鞦韆頑耍,寶玉急著說:「你兩個上去,讓我送。」慌德佩鳳直喊:「罷了!別替我們鬧亂子,倒是叫『野驢子』來送送使得。」寶玉忙笑說:「好姐姐們別頑了,沒的叫人跟著你們學著罵他。」偕鴛此時卻說:「笑軟了,怎麼打呢?!」則鞦韆宴在《紅樓夢》的時代,已轉到賈寶玉的生日宴會上,在春日節將告終,壽星親手再次葬花的同一日……
 
       然而,我們的故事還沒說完。
 
       清嘉慶廿五年,本衙藏板屬名嫏嬛山樵所著《補紅樓夢》在第三十六回「榆蔭堂清明風箏會」一中,大觀園女兒們再度上了鞦韆架!作者先寫出一幅美麗的深閨園林圖景,再從綠柳林間寂寞的鞦韆架上,續寫太虛幻境眾女兒芳魂的團圓。其間由歡樂到驚悸!再轉為溫藹的氛圍。短短一篇文字,教人歷經人世間陡然轉換的滄桑變化,很令讀者嘖嘖驚奇!同時也心生慨歎。
 
       原來嫏嬛山樵寫道:清明時節,大觀園眾人以放風箏為戲,當她們正在仰面觀看天上的風箏時,忽見沁芳橋那邊柳樹林間新立了一座鞦韆架兒,上面有彩旗招馳,那架兒角上還掛著一個大綢蝴蝶風箏呢。柳蔭間,鞦韆架上一個偌大的綢緞彩蝶風箏,作者為我們構畫了一幅閨閣花園裡的遊戲空間,接著便有個麗人兒登場,那優雅嫻靜是平兒,她伸出纖指問道:「那裡怎麼還有一個風箏呢?」
 
       大家聽見平兒的問話,都走過來瞧一瞧。「果然是個好風箏!」秋水道:「這是那邊琮三太太家放的,教人取下來,送過去吧。」然而還是李紈懂得放風箏的習俗,她說:「這是人家放晦氣的,不用送還了,取下來燒掉了吧。」就在丫頭們拿竹子挑了下來,一邊燒風箏的同時,繡琴和素琴兩人看見這個鞦韆架兒,一時興起便同坐上畫板去,兩人挽住兩邊的彩繩,紫雲給她兩個推送起來。玩了一會兒之後,又輪到秋水和春山兩個笑著也坐上畫板去,紫雲便也給她兩個推送起來。大家見到她們又比繡琴、素琴打得更好,於是眾人喝采!
 
       等她倆下來了,惜春在旁邊看著,突然笑道:「妳們都打的是坐鞦韆,有什麼好看呢?看我打個立鞦韆給妳們看,好不好?」說著,便撩衣上前,站上畫板去,兩隻手挽住兩邊彩繩,也不用人推送,把腳蹬開,便漸漸兒地打了起來。平兒笑道:「今兒四姑娘怎麼這麼高興呢?」大家都說:「可不是嗎!這也算是奇事了!」說著,只見惜春在上面愈打愈緊,直飛到半天裡去了!也是作者有心預示不祥的徵兆,因此安排李紈說道:「可惜四姑娘不肯穿豔麗衣服,只愛素靜,若有好顏色衣服打起鞦韆來,真是詩上說的『飄揚血色裙拖地,斷送玉容人上天了。』」大家都說:「可不是呢!」然而那「血色裙」和「斷送」等字眼,分明已教人怵目驚心!
 
       正當眾人喝采之際,不防那鞦韆架上兩邊的彩繩忽然一齊斷了!把惜春連人連腳下的畫板,一齊拋了出去!因飛出去的力道甚猛,惜春便一直被拋出有四、五丈遠,方才落了下來,「撲通」一聲,落在了沁芳橋下的河水裡。此河通著外潮,現今春水漲了,河面足有兩丈多寬呢!惜春掉落在河中間,人便了立刻沉下去了!只有那畫板飄在水面上。
 
       當下眾人都大吃一驚,說聲:「不好了!」,連忙一齊跑至河邊看時,見人已沉下。紫鵑看見後,放聲大哭!料想撈救起來也未必中用,既然姑娘死了,我還活著做什麼呢?因此心裡一時想不開,便拚命地也向河當中湧身一跳!「撲通」一聲,也沉下去了。大家看見,都叫說:「不好了!一個還沒去救呢,怎麼又下去一個,還了得嗎?」
 
       原來嫏嬛山樵欲藉鞦韆來送惜春魂歸天界,以補充《紅樓夢》未寫到的結局。那結局在嫏嬛山樵看來,應該是眾女子前往太虛幻境銷號,這整部故事才算有始有終,首尾相連。於是他寫道:因為那鞦韆架繩斷之時,惜春分明看見了妙玉在向她招手。惜春連忙上前,說道:「妙師父,妳等我一等。」那妙玉還笑道:「我在這裡等妳呢,妳快上來吧。」惜春連忙走至妙玉跟前,拉了她的手說道:「妙師父,你可是從芙蓉城來的嗎?」妙玉點頭,惜春便高興地說道:「我們走吧。」妙玉笑道:「我等了妳來,妳還要等她呢!」惜春疑惑地問:「我還等誰啊?」妙玉道:「妳看,那不是她來了嗎?」惜春回頭看時,只見紫鵑忙忙地走來了,一邊口內喊道:「姑娘慢著些走,我來了。」惜春笑道:「原來妳也來了,你這可認得妙師父嗎?」紫鵑忙給妙玉請安。妙玉道:「我在前頭走,妳們跟著我來就是了。」
 
       於是,妙玉在前,惜春在中,紫鵑在後,三人一路行來,隱隱半雲半霧。走了多時,只見前面一帶淡紅圍牆裡出現隱隱樓閣。惜春問道:「妙師父,那前頭可是芙蓉城了嗎?」當下她們進了南門,到了石頭牌坊前,只見警幻仙姑同寶玉、迎春、鳳姐、黛玉、香菱、鴛鴦、尤二姐、尤三姐、可卿、晴雯、金釧、瑞珠都迎了出來。大家相見,然後一齊到花滿紅城殿上坐下。寶玉說道:「妙師父來得好快啊!我計算著妳們該到的時候,便約齊了她們出來迎接,才走到牌坊前,就有人來說妳們到了。」妙玉道:「我是算著時候兒去的呢,且沒有什麼耽誤的事,可不就來得快了嗎!」惜春問寶玉道:「二哥哥,你到了這裡有幾年了?」寶玉道:「我來了好兩年了。我們這裡,這些日子天天盼妳來。原來紫鵑姐姐也跟妳來了。」紫鵑便給黛玉請安,黛玉忙拉著說道:「我們這有十多年沒見了,我知道妳在四姑娘那裡,卻不防妳們今兒一起來了。這可好得很了!」
 
       行文至此,讀者已經明白惜春藉由盪鞦韆而羽化升天了,過程中,還挾帶了紫鵑。她們在芙蓉城與人世間的親友團聚。何謂「芙蓉城」?南唐李煜於〈感懷〉詩云:「空有當年舊煙月,芙蓉城上哭蛾眉。」  宋代歐陽修《六一詩話》中也有:「曼卿卒後,其故人有見之者云,恍惚如夢中,言我今為鬼仙也,所主芙蓉城。」  至蘇軾,又寫《芙蓉城》詩序:「世傳王迥字子高,與仙人周瑤英遊芙蓉城。元豐元年三月,餘始識子高,問之信然,乃作此詩。」可知「芙蓉城」便是古代傳說中的仙境。中國傳統道教思想以修道之人在道行高超之後,靈魂便能夠「脫劫飛昇」,《補紅樓夢》的作者於是設計了一幕盪鞦韆的場景,讓惜春的鞦韆直打到雲霄,又將她的肉身拋入河中屍解,藉以達到蛻解的境界。
 
       然而嫏嬛山樵藉鞦韆而蛻解的想法,實際上又是源自嘉慶三年九月中浣《續紅樓夢》的秦子忱。他的續書是從林黛玉死後寫起,因而與其他續書或從八十回後續寫,或由百二十回後接續者有所不同。他在第二十九回「慶團圓神遊太虛境」裡寫道:「話說惜春自從櫳翠庵出家以來,一塵不染,誠心悟道,如今已經修成了半仙之體,只等明人指點,便要立證菩提。他的那一靈真性,於每夜坐禪時,必與妙姑相會,妙姑在暗中指授妙訣。今當功行圓滿,不欲肉體飛升,恐駭物聽,思欲脫卻皮囊,以成正果。所以預先約下妙姑,今日下凡來度脫。他因寶玉放風箏之便,略施小術,將妙姑接了下來。又因寶玉高興要看打鞦韆,他自己故又借打鞦韆之便,脫卻凡胎,暗中將繩兒扭斷,將他的凡胎從半空中跌了下來。他的那一靈真性,依舊聚而成形,早飛在空中,騎在青鸞風箏的背上,眾人那裡能知道這些緣故。」
 
       放風箏與打鞦韆本是古代千金小姐在後花園的娛樂活動,而自從唐代高無際作《漢武帝後庭鞦韆賦並序》一文,我們便見識到漢代以來,閨閣女子嫺熟的打鞦韆高難度技巧,所謂:「一去一來,鬥舞空之花蝶;雙上雙下,亂晴野之虹蜺。徑如風,捷如電,倐忽顧盼,萬人皆見。……時進時退,以遊以遨,類七縱而七舍。」鞦韆美人原是迅如風、捷如電!時進時退,忽上忽下,如此令人眼花繚亂,留給世人太美麗炫目的倩影與浪漫綺情的遐想。卻又在清朝中期,補入了美人羽化歸天,魂由太虛的玄學景象。續、補《紅樓夢》的兩位作者秦子忱與嫏嬛山樵,他們先藉由風箏讓妙玉自仙境下凡來接惜春,同時也讓惜春打著鞦韆飛上天界,這一下一上,一來一往,使得純遊戲的活動增添了幾許仙氣靈動的色彩,也使得《紅樓夢》的故事更令人為之浮想聯翩、不盡神往!
 
       中國經典說部裡,關於奇女子們在春日融融時節,於鞦韆架上詠嘆著悲歡離合的故事,竟然足足說了四百年!每每貫穿古今上下來閱讀這些文本時,都讓我既驚詫又感動!況且超文本相互鏈接的網絡時代已經展現在我們眼前,每一座文學人留連遊蕩又嬉遊的場域,在在顯得如此開闊!足使我們闡發出文學文化跨領域的新意涵。而當我們融會貫通的那一刻,我相信它同時成為文學史課題上的新扉頁。如今這本新書的出版,更是為了與愛好文學愛作夢的朋友們分享我心靈的喜悅。多希望這些沉睡了幾百年的篇章,在這本新書裡,重新振盪起我們的靈魂,使來自蒙古大漠的傳奇、崑曲上乘藝術的劇作、備記風月繁華之盛的《紅樓夢》及其續書,能夠串連成一組世間最美的珍珠,散發永不熄滅的生命光輝!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人間奇才──曹雪芹
                曹雪芹為何寫作《紅樓夢》?
                原稿竟然迷失!
                賈寶玉因何坐牢?
                曹家為何兩度陷入政治風暴?
                《施公案》的主人公是金陵史家的原型?
                工詩擅畫的才子郡王
                曹雪芹詩畫有奇氣!
                不是情人不流淚──曹雪芹與脂硯齋
                從《續琵琶》到《紅樓夢》──曹雪芹家族的高水平文學素養
                造釁開端實在寧──紅樓賈府是怎麼落敗的?
                豔情人字說《紅樓》──八十回後的文人情境與理想生活
 
第二章     紅塵一場夢──大觀園繁華落盡
                打千兒──清代的曲膝禮
                趕緊瞧瞧祟書本子……──《紅樓夢》裡的民俗史料
                「拆魚頭」、「沒蟹腳」──當家少奶奶有張不害臊的臉!
                富貴閒人忙碌的一上午──賈寶玉過生日
                年年忙過年──年節的意義
                青春男女的私密宴會VS.大家族的禮數規矩
                無瑕璞玉.純淨美聲──大家庭中的男孩子如何命名?
                流行千年的古老玩意兒──孫媳婦陪太婆婆打雙陸
                螽斯羽,詵詵兮。宜爾子孫,振振兮。──賈寶玉孝敬老祖宗的小蟈蟈兒
 
第三章     小橋.流水.人家──《紅樓夢》與江南水鄉
                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金、閶勝景
                蘇州好,戲曲協宮商──賈薔的風雅差事
                妙撥絲、擅說書──太太們愛聽蘇州評彈
                沙飛船上宴遊樂──蘇州駕娘
                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
 
第四章     諸神的黃昏──大觀園裡面的妖、魔、仙
                好事多「魔」
                海棠花「妖」
                大觀園「仙」氣飄飄
 
第五章     情癡情種──賈寶玉的愛與夢
                樓子花與金麒麟
                充滿女體狂歡的幻境
                賈寶玉的性別鄉愁
                賈寶玉的意淫
                賈寶玉vs.甄寶玉
 
總編輯與作者訪談
                朱嘉雯刻畫曹雪芹為何書寫《紅樓夢》?

內文試閱

人間奇才──曹雪芹
          
 
曹雪芹為何寫作《紅樓夢》?
 
       《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出身貴族。他的曾祖曹璽為康熙寵信,曾於江南任江寧織造。江寧本是富庶之區,曹家在此專為皇室置辦服飾,同時也累積了可觀的財富。曹璽過世之後,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以及曹寅之侄曹頫世襲接替其位,一門三代前後接任江寧織造,長達六、七十年的光陰,形成了一方豪門巨族。至雍正皇帝即位後,因過往諸皇子之間的糾紛牽連了曹家,至雍正六年,曹頫便因騷擾驛站以及虧空等罪,被下令革職抄家。那時,曹雪芹約十二、三歲,或許正是在這樣敏感的青春成長期,親眼看到家庭遭逢大難,因此使他醞釀日後寫作一部家族生活史題材的小說。
 
       曹頫罷官之後,曹家舉家歸旗,回到北京,族中人生活愈趨貧困,然而災難仍是接踵而來。曹頫死後,曹雪芹難以度日,遂搬往北京西郊,住在簡陋的屋子裡,時而三餐不繼,只得以薄粥充飢。回想起童年時光,家中的豪華生活,內心免不了產生感觸良多。於是他開始著手寫下這部親身經歷的小說《紅樓夢》。《紅樓夢》第一回空空道人與石頭對話之後,即「因空見色, 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因此改名為「情僧」。曹雪芹便是以這情、色、空三個面向來抒發創作,進而領悟人生。因為人身為有形的物質,卻受到情感慾念的操縱與影響,然而無論物質或精神世界,其實都是因緣而生,非本來實有,因此萬般皆空。
 
       曹雪芹在「色即空」的觀念中,加入了「情」的意識。空空道人因空見色,由色悟空之後,進入到曹雪芹首創的「由色生情」與「傳情入色」。蓋人因形體美色而生情,進而又將內在含藏的深情注入萬物之中,此間包含了有情之物與無情之物。這後半部分的思想可以說是曹雪芹貫穿《紅樓夢》的主體精神。當年,他在逐漸步入青春期,正要展開對生活與生命的無限憧憬之際,家族突然橫遭禍端,使他貧無立錐,還得忍受親人一一離去。究竟該如何化解他內心巨大的疑問?又該如何放下心頭沉重的壓力?許多無解的問題,也許成為他書寫的最大推動力。
 
       故事中的一僧一道以「空」來觀照人生,顯現曹雪芹從聚中悟散的道理,在生的喜悅裡,孤獨地品味著死亡的意義。世間美好的事物與歡笑都難以久恃,於是一僧一道始終秉持超然的態度,冷眼旁觀世事興衰。而作家也在書寫中逐漸解消了內心的苦痛與憤懣,有時也能為自己找到全新的思維與人生出路。
 
 
原稿竟然迷失!
 
       《紅樓夢》是一部非常複雜的書,而想要理解這部書,不可不知道曹雪芹這個人。然而,曹雪芹本人所留下的生平史料卻又非常有限,因此若欲探索曹雪芹,有時還是得回到《紅樓夢》文本,做深刻地挖掘和剖析。
 
       令人遺憾的是,曹雪芹的親筆手稿如今已是蕩然無存!當年他也工詩善畫,在生活最貧困的時候,曾經賣畫維生。曹雪芹的朋友敦敏形容他:「賣畫錢來付酒家,舉家食粥酒常賒。」當年他所賣出去的畫,而今不知流落何方?有些私人蒐藏究竟是不是出自他的手筆?也還有待鑑定。更令人喟嘆的是《紅樓夢》八十回後文稿已經徹底迷失,這也可以說是文學史上的一大憾事!
 
       根據脂硯齋點評所示,曹雪芹所著《紅樓夢》的後半部,大約有三十回。而曹雪芹的好友富察明義也曾經讀過整部書,並寫下多首題詠。其中感嘆林黛玉的結局道:「傷心一首葬花詞,似讖成真自不知。安得反魂香一縷,起卿沉痼續紅絲。」如此看來,黛玉病重不治,因而來不及與寶玉完婚,成為原著情節中最大的憾恨!富察明義的詩中還提及:「莫問金姻與玉緣,聚如春夢散如煙。石歸山下無靈氣,總使能言亦枉然。」此處也似指出《紅樓夢》的結局是頑石回歸青埂峰,所謂金玉良緣與木石前盟,最終都成煙雲。「饌玉炊金未幾春,王孫瘦損骨嶙峋。青娥紅粉歸何處,慚愧當年石季倫。」賈寶玉僅度過了一小段錦衣玉食的生活,卻始終對不住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錦繡佳人。
 
       富察明義不僅見過後三十回的原貌,而且明確地指出:「曹子雪芹所撰《紅樓夢》一部,備記風月繁華之盛,蓋其先人為江寧織府,其所謂大觀園者,即今隨園故址,惜其書未傳,世鮮知者,余見其鈔本焉。」這一段話又明顯指出曹雪芹確為原作者,而他所記述的故事乃當年曹家在南京擔任織造時的繁華盛事,只不過這部書流傳的範圍很小,當時只有少數人看過鈔本。而這些看過鈔本的人應該都是曹雪芹的至親好友。
 
       至於這些手稿丟失的原因,至今眾說紛紜,我們也許可以在小說原著裡循繹,小說第四十二回薛寶釵曾勸解林黛玉不要沉迷於戲曲小說:「妳當我是誰?我也是個淘氣的,從小兒七八歲上,也夠個人纏的。我們家也算是個讀書人家,祖父手裡也極愛藏書。先時人口多,姐妹兄弟也在一處,都怕看正經書,弟兄們也有愛詩的,也有愛詞的,諸如這些《西廂》、《琵琶》,以及《元人百種》,無所不有。他們背著我們偷看,我們也背著他們偷看。後來大人知道了,打的打,罵的罵,燒的燒,丟開了。」
 
       此處薛寶釵的話已經道出小說、戲曲這樣的書籍,在清朝人的觀念裡是閒書和雜書,很多家長都怕孩子讀這些書,壞了性情,因此很可能在發現孩子讀小說的時候,氣得打罵,甚至於燒書。除了家庭燒書,朝廷也禁燬書籍。乾隆三十七年開始官修《四庫全書》,政府寓禁於徵,重點收錄儒家典籍,民間大量奇技淫巧的科技類書籍,以及戲曲、章回小說等都在禁燬之列。這可能就是我們今天僅能見到《石頭記》甲戌本、庚辰本等極少數殘缺鈔本的原因了。
 
 
賈寶玉因何坐牢?
 
       如前言所述,曹雪芹所著《紅樓夢》最可惜的是八十回後的原稿,如今已迷失無存。然而脂硯齋的大量批語卻留下了部分的訊息告訴我們,結局的情節裡,至少有賈寶玉、劉姥姥、巧姐兒,以及早先在書裡出現過的丫環茜雪,還有原本服侍寶玉,後來被王熙鳳所重用的小紅等人,都在一處很特殊的地方活動。這個地方叫做「獄神廟」。
 
       我們看畸笏叟在丁亥年夏天有兩條很重要的批語寫道:「襲人正文標目曰『花襲人有始有終』,余只見有一次謄清稿時,與『獄神廟慰寶玉』等五、六稿,被借閱者迷失。嘆嘆!」「茜雪至獄神廟方呈正文。」原來當初被攆走的茜雪,得等到八十回後才又正式登場。那麼到底賈寶玉等人為什麼會出現在獄神廟?而獄神廟又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先來看《水滸傳》第四十回,神行太保戴宗為了搭救宋江,偽造文件被查獲,結果連同宋江被押送法場,即將斬首。這時兩人被引到獄神面前「飲永別酒,吃長休飯」。此外,京劇「蘇三起解」演出女主角即將被押解啟程之前,也到獄神廟來祭祀。可知古代死刑與流刑犯人在執刑之前,都會被帶到獄神廟裡祭拜。足見這樣一個地方,是提供重刑犯人臨刑前尋求內心平靜與安慰的處所,它同時也可能起著保佑獄卒的作用。
 
       然而賈寶玉等人又為何出現在此處?我們考察清初幾起重大的文字獄案例,曾經有文獻紀載,某些案件因牽連太廣,朝廷追捕人犯甚眾,除了主犯被押入刑部大牢之外,一干從犯都在羈候所裡被拘留。倘若連羈候所也容納不下,那麼有些婦女和小孩就可能被臨時羈押在獄神廟裡。於是我們可以逐漸推演出《紅樓夢》八十回後,賈府落敗被抄家,其主要原因應該不是起於王熙鳳或賈寶玉。因為如果他們二人是敗家的主犯,便不可能僅僅被羈押在獄神廟裡了。同時,我們也可以從賈寶玉、王熙鳳等人被押在獄神廟一事,推斷賈府所犯之事並不是十分重大。
 
       大抵而言,賈府的情況仍可類比於曹雪芹的家族。曹家當時主要犯事的人是曹頫,他因為在押送龍衣的過程中,騷擾了驛站,又遇上雍正整頓吏治,更大的緣由是長期以來虧空公款,於是在《紅樓夢》以「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為賈府敗亡的背景,亦即元春猝死,賈家人又在靠山倒了以後,處事不慎,得罪當道,因而引發禍事。是故有賈寶玉等人被拘押在獄神廟裡的一段故事了。
 
 
曹家為何兩度陷入政治風暴?
 
       而曹雪芹面臨家業凋零、世事滄桑的淒涼之慨,其實住要來自雍正六年之後,家族命運的丕變。
 
       康熙晚年,諸皇子之間的奪位政爭,以及日後四皇子胤禛正式登基成為雍正皇帝。對於曹府的家運,興起了重大的影響。康熙皇帝一共有三十五個兒子,早殤者有十五人。清朝的祖宗家法是子以母貴。當時二皇子胤礽為太子,他的母親身分高貴,再加上他的儀表與學問具有可觀,因此甚受康熙的寵愛。然而在康熙四十七年九月,當皇帝行圍塞外的時候,居然傳出太子有弒父的意圖。康熙於是每晚不得安寢,於是決定親自祭告於太廟,將廢太子。
 
       此後,太子被監禁在上駟院,並命皇長子胤禔與四子胤禛看守。不久,皇三子胤祉提出證據來舉發這件意圖弒父案,其實是胤禔唆使喇嘛以邪術鎮魘太子。康熙乃根據胤祉所提出來的事證,將胤禔削爵,幽禁在私第。這件事情也同時牽連到十三子胤祥,因此到了康熙四十八年,皇帝大封成年皇子時,胤祥並未在列。
 
       更大的內幕是,這次的「厭勝事件」,實際上是胤禔和皇四子胤禛(日後的雍正)合謀荼害太子,事發之後,卻由胤祥頂罪。因此,雍正即位後,立即冊封胤祥為怡親王。雍正六年初,曹雪芹家族被抄家之後,便是交由怡親王看管。因此在曹雪芹的《紅樓夢》一書出現的時候,怡親王府即刻派出九名抄手,日夜趕工抄書,因為怡親王急迫地想要看看《紅樓夢》裡究竟寫了些甚麼。這個版本便是著名的「己卯本」。
 
       在這場王位爭奪戰中,與四皇子胤禛對立的,是八皇子胤禩、九皇子胤禟與十四皇子胤禵。因此,當雍正即位後,便將胤禩改名為「阿其那」(狗),將胤禟改名為「塞思黑」(豬),此二人不久之後即被害死。雍正又將胤禵幽禁,派他去看守墳墓。
 
       雍正元年六月,曹雪芹的舅祖李煦先被抄家,李家的人盡交由崇文門監督發賣。雍正五年二月,李煦被查出當年曾為八皇子胤禩買女子並贈送其銀兩,因而判為「斬監候,秋後斬決」。後來又改為「著寬免處斬,發往打牲烏拉」。緊接著曹雪芹家族的財產就在雍正五年年底遭到查封,雍正六年二月正式抄家。七月又查出「塞思黑」曾將一對鍍金獅子交付曹頫,寄存在江寧織造衙門左側廟內。這樣的情景,在《紅樓夢》裡,作者描寫甄、賈兩府的緊密關係時,也曾提及甄家被抄家時,曾將家裡的東西運往賈府,小說第七十五回:
 
       話說尤氏從惜春處賭氣出來,正欲往王夫人處去。跟從的老嬤嬤們因悄悄的回道:「奶奶且別往上房去。才有甄家的幾個人來,還有些東西,不知是什麼機密事。奶奶這一去恐不便。」尤氏聽了道:「昨日聽見你爺說,看見邸報上甄家犯了罪,現今抄沒家私,調取進京治罪。怎麼又有人來?」老嬤嬤道:「正是呢。才來了幾個女人,氣色不成氣色,慌慌張張的,想必有什麼瞞人的事。」
 
       至於厭勝事件,《紅樓夢》裡也出現了類似的奪嫡鬥爭情事,小說第二十五回賈環故意以燈油燙傷賈寶玉,趙姨娘遂挨了王熙鳳與王夫人的罵:
 
       鳳姐三步兩步上炕去替寶玉收拾著,一面說:「這老三還是這麼毛腳雞似的。我說你上不得台盤!趙姨娘平時也該教導教導他!」一句話提醒了王夫人,遂叫過趙姨娘來,罵道:「養出這樣黑心種子來,也不教訓教訓!幾番兒幾次我都不理論,你們一發得了意了,一發上來了!」
 
       趙姨娘心生不平,遂與馬道婆和議,欲以魘魔法毒害王熙鳳與賈寶玉,意圖牟取賈府的財產。
 
       馬道婆道:「不是我說句造孽的話,你們沒本事,也難怪。明裏不敢罷咧,暗裏也算計了,還等到如今!」趙姨娘聽這話裏有話,心裏暗暗的喜歡,便說道:「怎麼暗裏算計?我倒有這個心,只是沒這樣的能幹人。你教給我這個法子,我大大的謝你。」……馬道婆聽了,低了半日頭,說:「那時候兒事情妥當了,又無憑據,你還理我呢!」趙姨娘道:「這有何難,我攢了幾兩體已,還有些衣裳首飾,你先拿幾樣去。我再寫個欠契給你,到那時候兒,我照數還你。」馬道婆想了一回道:「也罷了,我少不得先墊上了。」趙姨娘不及再問,忙將一個小丫頭也支開,趕著開了箱子,將首飾拿了些出來,並體已散碎銀子,又寫了五十兩欠約,遞與馬道婆道:「你先拿去做供養。」馬道婆見了這些東西,又有欠字,遂滿一應承,伸手先將銀子拿了,然後收了契。向趙姨娘要了張紙,拿剪子鉸了兩個紙人兒,問了他二人年庚,寫在上面。又找了一張藍紙,鉸了五個青面鬼,叫他併在一處,拿針釘了:「回去我再作法,自有效驗的。」
 
       小說裡,馬道婆得到了散碎現銀與五十兩欠約等許多好處;而現實中,在厭勝事件裡替罪的胤祥,事後不僅受封為怡親王,雍正待他更恩寵有加,其爵位可以世襲,同時他的兒子還加封寧郡王。至於廢太子胤礽的兒子弘皙,雍正也予以照顧。只不過,當雍正崩殂,寶親王乾隆帝即位,弘皙便有催促乾隆讓位之意。乾隆的出身寒微,他的母親是一名熱河行宮的宮女。雍正曾遣平郡王福彭(曹雪芹的表兄)擔任玉牒館總裁,著他修改乾隆的出身。因此乾隆與福彭的關係也就非比尋常了。在乾隆即位前所刊刻的詩集中,僅福彭一人為之作序。日後在王位繼承正統性的問題上,乾隆也有賴福彭擔任紓解各親王之間心結的任務。然而政變還是爆發了,福彭大負所託,聖眷漸趨衰弛,終於在乾隆十三年十一月因驚悸中風而死。緊接著,乾隆十四年正月,曹雪芹之叔父,也就是部分學者們認定的脂硯齋──曹頫,就因修繕和親王府不慎失火而遭到嚴懲,曹家因此再度面臨了抄家的厄運。至於脂硯齋的真實身分,學界說法大致有四:一是作者本人,二是與作者關係極親密的一位女性,抑或就是書中的史湘雲,三是曹雪芹的叔父曹頫,亦有說法指稱他是畸笏叟,四是曹雪芹的表兄李鼎。
 


TOP
預購中
會員價 $500
定價 $69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