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楊定一
出版社 天下生活
繪者 施智騰
裝訂 部分彩色,膠裝12.8*18.8cm
出版日期 2019/03/27
ISBN 9789869670579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頭腦的東西

一個真實的新科學

Mind-stuff: A New Science of Reality

★ 楊定一博士全部生命系列又一新作
★ 看起來具體客觀的東西,其實都是頭腦的產物!

誰能想到,人類獨特的聰明竟然是自身最大的阻礙,讓我們以為自己想要自由,可以自由,卻始終得不到自由,公平、愛、快樂……也是如此。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誰能想到,人類獨特的聰明竟然是自身最大的阻礙
讓我們以為自己想要自由,可以自由
卻始終得不到自由
公平、愛、快樂……也是如此
 
你可曾想過──
人間,凡是我們可以用語言表達的(包括「不可說」),最多只是頭腦的產物,會生起,也會消失!?
 
楊定一博士由意識的科學切入,從頭腦、感官、神經迴路的邊界條件、以及這種運作必然產生的錯覺,一步步答覆人生的大哉問──因果業力、人生的意義、責任、自由、人類的價值、真實。
 
他一再地提醒,聰明和智慧是兩個不同的軌道。人間的聰明,再怎麼講,是在局限而相對的範圍。要進入智慧,不是透過聰明。甚至,是剛剛好相反。
 
真正的驗證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從心中活出來
看穿人間的一切都是虛構,而隨時可以臣服到真實(語言跟念頭沒辦法表達的一切)才是你我這一生的目的。
 
本書從各種層面幫助讀者沉澱這一領悟,並將「全部生命系列」所談的反復工程、醒覺、臣服與參做全面的整合。
 
這一生雖然是虛構的,我們還是可以好好欣賞它、享受它、完成它。放下期待,所有矛盾完全解開,你我反而天真、活潑、自在起來。
 
 
 
【楊定一書房】「全部生命系列」簡介
人的健康,身、心、靈從來沒有分開過。楊定一站在全人健康的角度,重新整合從古到今、世界各地的健康法門與哲學系統,用現代的語言重新表達,幫助你我活出全部的生命潛能。
 
《真原醫》是從身心,也就是從「有」看著這個世界。希望在這個快步調的社會,幫助你我身心做一個整合,希望每一個人回到均衡。畢竟,在失衡的狀態下,一個人隨時都會被身心的不均衡給拉扯,而難以體會生命更深的層面。然而,一切都是幾面一體。有了「全部生命系列」的基礎,自然可以在這個最完整的預防醫學的每一個角落,體會到愛、平等、寧靜與希望。
 
從《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以及「全部生命系列」《全部的你》、《神聖的你》、《螺旋舞》、《結構調整》、《不合理的快樂》到《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再到兩本問答《十字路口》與《插對頭……還是接對頭?》、《時間的陷阱》、《短路:心靈的科學》、以及這本《頭腦的東西:一個真實的新科學》,逐漸地,自然移動角度,從二元對立轉到一體,從「空」看著「有」,從內心看著外在,從「在」看著「做」,從「心」看著「人」。
 
隨著每一個作品,我們深入的,不是知識,而是每一個人內心都有的層面——生命最深的智慧與慈悲。這,是人類終極的療癒。

作者簡介

楊定一博士 著
文字作品:《真原醫:21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十字路口》、《插對頭……還是接對頭?》、《時間的陷阱》、《短路:心靈的科學》、《好睡:新的睡眠科學與醫學》、《頭腦的東西:一個真實的新科學》
 
音聲作品:《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你.在嗎?》、《光之瑜伽》、《真實瑜伽》、《呼吸瑜伽》、《四大的瑜伽》
影音作品:《螺旋舞》、《結構調整》、《蛻變.重生》、《這裡.現在》一日共修營實錄DVD
 
陳夢怡 編
編有《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結構調整》、《十字路口》、《插對頭……還是接對頭?》、《時間的陷阱》、《短路:心靈的科學》、《好睡:新的睡眠科學與醫學》、《頭腦的東西:一個真實的新科學》。譯有《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呼吸的自癒力》、《奇蹟半生緣》、《性、金錢、暴食症:談形式與內涵》、《親子關係:世間最難修的一門課》、《心理學:適應環境的心靈》等書。

目錄

引言
01 為什麼現在?
02 是什麼,讓世界這麼真?
03 人的聰明,可以製造一個虛擬的美麗世界
04 讓我再一次試著用電腦來比喻
05 感官、外星人、相對、局限——你老早已經知道的
06 你還記得鑰匙孔的比喻嗎?
07 邊界條件:螞蟻的比喻
08 大霹靂之前,又有什麼?
09 人的聰明,也是我們最大的阻礙
10 一切,最多只是資訊
11 神經迴路的把戲
12 感官過度的刺激,反而加強了限制
13 我們是幻象的造物主
14 人生的意義,什麼意義?
15 蜉蝣的故事
16 人類的發展,人類的價值
17 業力,又是什麼?
18 還有什麼可以稱為真實?
19 「我」不存在
20 都不是真實
21 把情緒,當作一個解脫的工具
22 沒有批判
23 自由
24 謙虛
25 你還有什麼責任可以承擔?
26 頭腦其實不是你的朋友
27 參的作用
28 It’s all OK.
29 就是As Is
30 為什麼不醒過來?
31 「在.覺.樂」又是什麼?
32 那麼,修行又在修什麼?
33 輕輕鬆鬆,做一個見證者
34 透過沉默,找回自己
35 非醒來不可
結語

「全部生命系列」走到這裡,我本來認為可以告一個段落,接下來,只要透過讀書會的互動,再多作一點補充,也就差不多了。但是,經過這段時間,跟許多朋友接觸,我發現有必要為大家再進一步鞏固「全部生命」的理論架構,讓它更落實而可以扎根到你我的生命。
 
此外,有一個現象相當令我擔心──許多朋友在談話或提問時,自然會引用書裡的一些話。一方面,好像真的認為這些話有什麼重要性。從另外一個角度,我也感覺到他們最多是在表達一種理論上的理解,並不是真正在領悟、體驗更深層面的意義。
 
之前也提過,我這一生本來大可輕輕鬆鬆度過,只是看著世界運轉,而跟世界一點都不相關。既不去干涉,也不需要造出風波。只是,到現在,我一再地體會到,自己的體驗和認識,和週邊人是完全顛倒的,才大膽地把自己的理解帶出來。當然,心裡也明白,就是我不講出來,事實也是如此。
 
真實,本來就和世界是顛倒的。
 
我知道總有一天,也許幾年、幾十年、幾百年甚或幾千、幾萬年後,「全部生命系列」的理念會完全被驗證。不過,這個驗證不是透過理論或頭腦的作業,也不是透過語言的表達來辯證。
 
真正的驗證,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從心中活出來。
 
看到大家用理論或頭腦來接觸「全部生命」的理念,我認為相當可惜。甚至,不小心,可能又讓我造出一個跟真實、修行相關的系統,帶來另一個層面的束縛,反而耽誤了大家。我才有動機寫《頭腦的東西》(Mind-stuff)這本書。
 
「頭腦的東西」這個標題所要強調的,和每個人所想的,剛好又全部都是顛倒的。
 
簡單講,我們這一生所體會到、看到、聽到、聞到、觸摸到、感受到、經驗到的──全都是頭腦的產物,都是頭腦的東西。
 
沒有一樣東西,可以被我們講出來、想到的,不是頭腦的產物。
 
我會選擇「東西」這個詞,來表達「我們在人間可能體驗的一切」,是經過考量的。「東西」(thing or stuff)這個詞,本身就落在一個物質的層面,比如眼前的桌子、椅子、房門、人體,我們自然會稱為「東西」──它們都夠具體,可以用「客觀」的角度來驗證,是你我都可以聯想、都可以談、都可以想像的,而自然會讓我們認為「存在」。
 
然而,我這本書想表達的是──就連看起來具體、客觀的東西,本身還只是頭腦的產物。包括世界、月亮、太陽、宇宙……全部都是頭腦的東西,都是我們的腦投射出來的。
 
其實,沒有一樣東西,不是頭腦投射出來的。
 
換另外一個角度,也可以說──全部都是意識。全部,都是意識組合的。Every-thing is consciousness. 沒有一樣東西不是意識。There’s no-thing that is not consciousness.
 
這一點,我相信是大家最難以理解的。頭腦本身,也是我們最終的門檻,耽誤我們徹底醒覺。

內文試閱

神經迴路的把戲
 
雖然前面我這麼解釋我們的認知,是任何專家都只能認同的。但是,值得再談或分享的是──雖然懂,我們怎麼還是會認為這個世界那麼真實,而會被它帶走?
 
講到這裡,又需要回到我們頭腦的架構。
 
我們每一秒鐘,其實透過五官捕捉、再加上腦整合的數據,可能有成千甚或上萬筆。就連一個動物,都隨時有這麼豐富的運作。只是,人類透過頭腦去進一步整合,把複雜性又提高了不知多少倍。這種運作的機制,有它的道理。是希望我們把全部注意力投入新的訊息,像是環境的變化,以及這些變化可能帶來的威脅。
 
我們仔細想,我們在觀察世界,大多數的訊息其實已經是落在注意力的背景裡。透過頭腦不斷建立迴路,讓它們自動化地運行,而讓我們可以把注意力從上頭釋放出來,集中在新的變化。
 
比如說,我們好像隨時可以體會到天空、雲、樹、馬路、對面的學校、回家路上的商場、辦公室的走廊……。眼前再尋常不過的畫面,其實都已經落在頭腦老早就建立好的迴路。讓我們用最省力的方式,可以在心裡把它反映出來。
 
假如這些畫面有些變化,像是天空暗了,雲動了,風吹過樹梢,綠燈變成了紅燈,一群又一群孩子從校門口出來,路上開了新的商店,走廊上出現陌生人……對我們的注意力來說,不需要重新反映整個畫面,而只是需要處理些微更動的部分,就可以留意到更可能威脅生命的狀況。
 
這種做法,從神經運作的角度而言,是最經濟的。自然而然,也就把一個完整的虛擬數據庫,變成了我們注意得到的全部真實。讓我們認為好像真有個東西叫天空、雲、樹、馬路、對面的學校、回家路上的商場、辦公室前的走廊。無形當中,這些資訊變得堅固,讓我們真正認為有個「東西」。
 
也就這樣子,我們「製造」出一個完整的世界,而且認為有個堅固的世界是天經地義。接下來,也一再地透過五官和念頭不斷肯定它,不斷驗證它,不斷確認它。你我的世界,就是這麼來的。
 
這個機制,很少人意識得到。甚至,聽到這個世界是虛擬的,每一個人都會立即抗議,認為跟生活的體驗完全不符合。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們面對自己覺察的機制,從這裡出發,自然會發現──我們所見到的、讓我們得到堅實的印象的,確實只是資訊和數據。然而,這個世界隨時落在我們注意力的背景,已經變成生活主要的部分。從生到死,都在身邊,在眼前,很難把它否定掉。
 
我常說,修行,從人間的角度來看,只是建立新的迴路。讓我們從過去數不完的習氣和模式突然跳出來,徹底體會全部的習氣都是虛擬的現實。想想,假如習氣是真的有,而不是虛擬,「我」不可能消失。這個世界,一樣消失不了。那麼,我們就算是透過修行想轉變意識,難度會相當高,甚至,是不可能的。
 
就是因為「我」和這個世界是虛的,我們才可以隨時跳出來。
 
如果你還記得我在《靜坐》用過這張圖,用箭頭代表迴路的作用,它自己不斷在那裡運轉。其實,就連靜坐最多也只是建立新的迴路,讓注意力隨時專注到眼前觀想的對象。透過這種不斷的觀想,設立一個新的路徑,讓我們隨時可以回到它。透過這種機制,本來是同時在多層面運作的複雜迴路,突然落在一個很單純而重複的迴路,讓我們的注意力可以集中在一點。
 
「全部生命系列」最多也只是如此,希望將我們局限的腦不斷落在心,落在全部,落在「沒有東西」。這樣的切入點合併了過程和結果,讓我們隨時體會到這個世界的虛擬,又同時建立一個完整的新迴路,來支持這新的領悟。
 
也只有這樣子,我們才不知不覺化解這個虛擬的世界。儘管最後什麼都沒有化解,它本來就是虛的。一個虛擬的東西沒有必要、也不可能得到化解。其實,也就這麼簡單。
 
我才會說,一切都和事實是顛倒的。我們把假的變真的,真的變假的。仔細觀察,其實我們連物質和意識的地位也弄反了。我們認為眼前所看到的,都是真的,自然會認為是先有物質,才有意識。舉例來說,對現代的神經科學家而言,是先有人的基因,才有我們的體,而有了體,有了神經細胞的作用,才有意識。
 
是的,站在狹窄相對的意識,用二元對立的邏輯來看,這個推論當然一點都沒錯。是先有了人的架構,才有人的聰明。然而,我們通常體會不到,在人還沒有出現之前,已經有一個意識,也就是我在「全部生命系列」所稱的「絕對」或「一體」。就是我們走了以後,絕對、一體的意識還存在。我們來不來這個人間,跟祂其實不相關。
 
我們有了肉體的聰明,最多只是用肉體的範圍想去局限絕對。也就這樣子,自然忽視了絕對,忽略了一體。最可惜的是,這個肉體的聰明,對整體一點代表性都沒有,不過是生命上兆的可能裡的其中一個。
 
此外,我們通常以為一個東西是活的(什麼叫做生命),一樣又和事實是顛倒的。我們是透過頭腦的機制,創出「動」的觀念。而「動」,又建立時間,我們才可以衡量死、活,認為這就是生命的分野。一個東西在「動」,可以生,也會死,我們認為它自然是活的。一個東西不動,也就自然認定它是死的。
 
就這樣,我們會假設一顆石頭沒有生命,而一株植物會慢慢的發芽、開花、結果,雖然很慢,還是在動,也就認定它有生命。我們沒有想到「動」是一個頭腦的觀念。我們認為「動」才有生命,其實是透過我們頭腦的運作,人為地賦予了某些東西「生命」。
 
在這裡,我所指的顛倒是──其實,沒有一樣東西沒有生命,沒有意識。就連一塊石頭、一根木頭、天上的雲、地上的水……全部都有意識。
 
沒有一個東西沒有意識。只是它們沒有把自己局限在一個小範圍裡運作。我們從五官和頭腦的角度來看,體會不到它們有生命。
 
我們神經的迴路,就是有那麼大的本事。不光是騙過我們一生,還可以帶著我們製造一個虛擬的世界。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265
定價 $335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