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米蘭.昆德拉、新井一二三、曾寶儀等
出版社 親子天下
繪者 林韋達
裝訂 雙色平裝14.8*21
出版日期 2019/06/04
ISBN 4717211025963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晨讀10分鐘: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樣(附閱讀素養題本)

★ 褚士瑩精心編選19篇深入世界角落的優質好文,帶領讀者顛覆既有思維,開啟不一樣的視野
★ 特別配備由品學堂針對選文編寫的《閱讀素養題本》,幫助你秒懂108課綱的長文閱讀策略

放眼世界,學習思辨,儲備未來競爭力
國際NGO工作者、知名暢銷作家褚士瑩
為中學生培養國際視野、訓練邏輯思維精心編選
隨書配備超級強大的閱讀素養題本
幫助你秒懂PISA和108課綱的閱讀策略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放眼世界,學習思辨,儲備未來競爭力
國際NGO工作者、知名暢銷作家褚士瑩
為中學生培養國際視野、訓練邏輯思維精心編選
隨書配備超級強大的閱讀素養題本
幫助你秒懂PISA和108課綱的閱讀策略
 
世界很大,我們知道的卻很少。
更別說世界上的事物每分每秒都在變化,
又該如何運用有限的知識判斷真相?
跟著擁有多年國際NGO工作經驗的褚士瑩,
一起拓展視野,發掘這個世界的不一樣。
 
  本書3大特色  
特色1  褚士瑩精心編選19篇深入世界角落的優質好文,帶領讀者顛覆既有思維,開啟不一樣的視野。
特色2  「褚阿北的哲學蹲馬步」專欄,用哲學思辨的角度進行提問,訓練新世代所需的邏輯思考力。
特色3  特別配備由品學堂針對選文編寫的《閱讀素養題本》,幫助你秒懂108課綱的長文閱讀策略。
 
朋友越多越好嗎?難民一定很窮?把穿不到的舊衣舊鞋捐給落後國家,其實弊多於利?知名作家米蘭.昆德拉,為什麼又告訴我們「你的感受其實沒那麼重要」?
 
在日常生活中,每天都會遭遇到各式各樣的事件,然而我們評斷這些事件的思考方式,卻受限於過去的知識和經驗,有許多習以為常的價值觀,放進瞬息萬變的世界才發現並不是唯一的標準答案!
 
在《晨讀10分鐘: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樣》中,知名暢銷作家兼國際NGO工作者褚士瑩,將帶領讀者看見他所認識的世界,從探討移工、難民等重要國際議題,到不同國家制訂教育方針、經營人際關係的差異,透過各個面向幫助我們開啟視野,邁開成為世界公民的第一步。
 
唯有張開雙臂擁抱百花齊放的世界,才能真正成為其中的一分子;也唯有開始思考、打破框架,才能因應世界的劇烈變化,提前預備面對多元未來的競爭力!
 
 
本書共分四章:「標準答案/人際關係/學校/生涯」,收錄19篇開啟國際視野的精采文章。
一、 標準答案和你想的不一樣:顛覆既有思維,用嶄新的觀點認識世界。
二、 人際關係和你想的不一樣:尊重個別差異,建立1+1>2的群我關係。
三、 學校和你想的不一樣:精采紛呈的求學故事,重新找回「學習」的真義。
四、 生涯和你想的不一樣:大膽想像、積極實踐,成為自己人生的領航員。
 
★隨書配備「閱讀素養題本」一本,由《閱讀理解》學習誌編輯團隊為書中選文量身設計,每道提問均有清楚具體的評量目標,分為擷取訊息、統整解釋、省思評鑑三層次,搭配最後的詳解,期待讀者透過對文本的再次探訪,有效提升閱讀理解與思考探究,從閱讀素養獲得面對生活各種問題的關鍵能力!
 
  【晨讀十分鐘】系列簡介  
透過知名的作家、選編人,為讀者編選類型多元、有益有趣的好文章。每日定時定量的閱讀,不僅是要讓學習力加分,更重要的是讓心靈茁壯、成長。在學校,晨讀就像是吃學習的早餐,為一天的學習熱身醒腦;在家裡,不一定是早晨,任何時段,每天不間斷、固定的家庭閱讀時間,也會為全家累積生命中最豐美的記憶。
 
  【晨讀十分鐘】系列特色  
★臺灣第一套針對「晨讀十分鐘」運動策劃編選的讀物。
★倚重不同領域大師的人生及閱讀經驗進行選編,選文包羅各種文類,觀點橫跨不同世代。
★10分鐘內能完整讀完的短篇故事,最能帶給孩子閱讀的自信和堅持到底的成就感。
★附選編人的話、選編人專欄、延伸問題等,深具解釋和學習附加價值功能。

推薦文

《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樣》不只是一本青少年讀物,我在閱讀的過程中,也常常會有「Wow!原來還有我不認識的世界長這樣!」的感覺。是啊,即使到了這個年紀,我也都還在學習。學習接納尊重不同的價值觀,學習不斷擴展想像力和同理心、打開腦洞,學習愛這個即使不見得能達到共識但百花齊放的世界。
每一天,都依然感到新鮮。
士瑩在書裡說:「世界很大,而我們知道的很少。」
讓我們一起開始理解,一起開始思考吧!──知名藝人曾寶儀
 
這本書收錄了許多突破大家對不同國家、文化、族群刻板印象的故事。而對我來說尤其重要的,是書中不斷的邀請讀者一起思考,整本書專注於提出問題,而不是強硬的灌輸答案。放下心中的成見,跟著這本書,試著想像自己是這個世界上其他角落的各種人物,然後去思考這個廣大世界上的各種可能性吧。──「空屋筆記」專欄作家楊宗翰
 
 
放下成見,開啟你的無限可能
 
文/楊宗翰(「空屋筆記」專欄作家)
 
如果說,要找一件海外經驗教會我最重要的事情,那麼應該就是讓我意識到:這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還存在很大一部分的灰色。
 
我從大學開始有機會接觸不同的世界,大二在臺灣走路環島,大三到印度用沙發衝浪旅行,大四到歐洲搭便車跟打工換宿,最後到了克羅埃西亞,一邊乖乖當交換生去學校上課,一邊暗地裡跟一群無政府主義者們占領空屋,搞社會運動。
 
我經歷了很多臺灣不會有的體驗,也認識了很多不一樣的人。印度有治安很好的地方,德國也有浪漫得天花亂墜的夢想家,各式各樣的人都有;透過認識這些不一樣的文化、不一樣的人,我漸漸了解到我來自什麼樣文化的國家,以及我是什麼樣的人。
 
很幸運的是,在看過了不同角度的世界後,我也真的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或是更貼切的說,找到了「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我開始邀請世界各國的旅人來拜訪臺灣的學校,跟學生分享。
 
這些外國旅人不教英文,我們試著讓他們跟學生分享不同國家的文化或是旅人們自己的故事。我們試著邀請各式各樣不一樣的人,讓學生們知道,這個世界和他們想的不一樣。
 
《晨讀10分鐘: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樣》裡面收錄了許多突破大家對不同國家、文化、族群刻板印象的故事。而對我來說尤其重要的,是書中不斷的邀請讀者一起思考,整本書專注於提出問題,而不是強硬的灌輸答案。
 
臺灣人從小所受的教育,從童話故事到自然科學、文化歷史,幾乎所有的人與事,都必須馬上被分類成好與壞、對與錯。任何知識或訊息,似乎必須盡速的分類到各自的圈圈裡。
 
我認為二分法是很嚴重的問題,這個世上絕大多數的事物,本來就沒有絕對的是非善惡,而蠻橫的歸類,會讓我們錯失更多理解事物的機會,我很希望多一點年輕人能夠在學生時期就習慣二分法以外的思考方式。
 
放下心中的成見,跟著這本書,試著想像自己是這個世界上其他角落的各種人物,然後去思考這個廣大世界上的各種可能性吧。
 
 
透過閱讀,成為更新更好的自己
 
文/品學堂創辦人、《閱讀理解》學習誌總編輯黃國珍
 
大海的另一端是什麼?星光距離我們多遠?為什麼月亮會有圓缺的變化?
 
人類對這世界好奇所開展的探究與理解歷程,讓人類逐步認識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同時也開展對自身的了解,並且成就人類的文明發展。
 
認識世界的過程是段漫長的歷史,人類對世界萬象的解釋,從充滿眾神間恩怨情仇的神話中,發展到以神的話語為主,作為知識威權與生活教條的宗教年代,再到相信理性能發展知識以解決人類問題的啟蒙時代。這過程中基於好奇或質疑,勇於求知的精神,將人類的心靈從原始的狀態中逐步解放出來。
 
從未知到已知,這探究思考的過程,從有問題到有答案,問題成為打開世界的鑰匙,而答案往往就在問題裡。人類文明之所以能開展,其源頭並不是因為擁有答案,而是發現問題,面對問題的能力。當前素養教育很重要的一個目標,就是讓孩子能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成為終身的學習者。
 
談到學習,我們在一般認知上看待「學習」的面向,著眼於認識新事物。但是有越來越多的情況,學習並非「從頭是了解未曾認知的事」,而是要「更新自己以為知道的事」。這觀念在當前這時代更顯重要。
 
我想這種更新已知或認知的學習,應該能說明《晨讀10分鐘: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樣》與《晨讀10分鐘:科學和你想的不一樣》這兩本書的意義。這兩本書中的選文,提供多元主題在新研究中的事證與反思,提醒現今世界跟過往所想已經有所不同。同時,也由書中閱讀的文本,理解看似科學的觀察和報導,本身可能就是一個待釐清,需要再學習的判斷。
 
而要給予下一代什麼內容,才能讓他們具備理解文本、學習判斷的能力?我認為閱讀理解和素養,是最重要的學習。過去一篇網路報導提出養成閱讀理解與素養的幾點建議,像是「大量閱讀」、「培養閱讀習慣」等。這些你我早就熟悉的論點看似合理,卻是導致大眾對閱讀教育認知偏差的片面性觀點──空有大量閱讀就像是擁有頂級食材,卻沒有基本料理技能的廚師;擁有閱讀習慣也不一定會形成閱讀能力,這就像是有運動習慣的人,不必然能成為運動健將。
 
從PISA國際閱讀素養評量來看,以普世生活共有的生活情境為文本形式與議題內容,學生以平常培養的能力及素養來作答。而每個學生評量結果的差異,就可視為素養上的差別。這樣子藉由文本訊息建立客觀的理解脈絡,更符合閱讀理解的需求。
 
這次品學堂《閱讀理解》學習誌與親子天下合作推出《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樣:閱讀素養題本》,期待透過我們設計的閱讀理解提問,帶領孩子建構對於文本的理解,解決閱讀中發現的問題,並以自身經驗探究思考文本內容。
 
每個時代,學習都是重要的事,但是每個時代的學習內涵,都會受時代面貌的主題影響。在這個事事更新的年代,或許學習的時代意義,就在於學習不被自己所限,不盲目相信,不人云亦云,學習發現自己可能是錯誤的,時時更新自己,超越自己,成為更新更好的自己。

作者序

我想學會怎麼使用這個世界
 
我們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擁有「知識」的人,還是一個擁有「智慧」的人?
 
當然,人類都很貪心,希望能夠兩全其美,但是很可惜,「完美」在這個真實的世界上,是不存在的。如果你只能兩者中選擇其一呢?
 
幾乎所有的人都會毫不猶豫的說:「我想要當一個有智慧的人」,而且古今中外的聖賢,到我們的師長父母,也都是這麼說的。
 
但在傳統的學校教育裡,所有的科目、課綱、教科書、升學標準,究竟是在引導我們成為一個有知識的人,還是一個有智慧的人?
 
這個答案,也非常的明顯,如果我們從小到大在學校的表現優異,我們就會變成一個有知識、而且很會考試答題的人。
 
但知識的用處,往往只有「一下子」。比如說,花很長的時間背了化學元素表,這輩子就只會用在考試的那一下子。
 
如果沒有這「一下子」的用處,我們真的能夠說出,為什麼每一個學生在中學都必須「背誦」化學元素表的理由嗎?為什麼不能要用的時候再查呢?
 
為什麼外國的小孩不用背九九乘法表,但並沒有因此而學不會乘法,或是缺少偉大的數學家呢?
 
如果問老師或家長,你認為他們真的知道原因嗎?
 
而且隨著科學的進步,連化學元素表也要隨著新的化學元素不斷被發現,而不斷的更新,甚至連教科書都來不及改。考試的時候,我們真的確知所謂的「標準答案」並沒有過時嗎?
 
就像很多其他的知識,過去正確的,現在被證明是錯誤的,現在被認為正確的,以後可能又被推翻。比如過去的人普遍都相信「地平說」,現在的人則說地球是圓的,但是我認識的一位地理老師,卻告訴我地球是「扁圓形」才對。到底誰才是對的?有沒有可能,這三種說法都是錯誤的?
 
知識會不斷累積,世界不斷改變,所以大多數知識的正確性只能維持一下子,比如說地球的總人口有多少,在地球上絕跡的生物又有多少,這種不斷快速變化的知識,無論再有用,也都只能有用一下子。
 
但如果我們可以知道如何去「思考」這個世界上,每一件我們原本不知道的事情,幫助我們從原本不知道變成知道,那該有多好?
 
這種「超能力」,其實我們從小就有。我們可不是還不識字時拿起手機,摸一摸就知道怎麼使用了嗎?如今只要打開線上遊戲,無論介面是什麼語言,試一試就知道怎麼玩了,不是嗎?
 
我們,之所以有這種「超能力」,是因為我們沒有把這些東西當成有標準答案的「知識」來看待,拿在手上把玩,從整體的「觀察」開始,找到跟我們熟悉的事物的「共通性」後,發現這個新事物的「本質」(這是一個玩具!),然後產生了各式各樣的「假設」(我如果這兩個鈕同時按下去會怎麼呢?)經過一步一步的「驗證」後,我們「分析」這些結果,然後「歸納」出一套規則,變成一套可以反覆運用的「系統」,這種「超能力」,其實有一個我們都聽過的名字,叫做「邏輯思維」。
 
如果把手機當成知識,就會像很多阿公阿嬤,努力寫了密密麻麻的筆記學習使用手機的功能,卻還是不知道怎麼用簡訊傳圖片。
 
如果把線上遊戲當成知識,必須照著攻略本一步一步操作,肯定不會變成玩家。
 
所以一個在看產品說明書當中得到樂趣的人,是一個喜歡「知識」的人,而一個把說明書放在一邊,喜歡自行去探索的人,則是一個喜歡「智慧」的人。
 
知道怎麼運用「智慧」的人, 面對新事物就不只是在「學習」,而是「學會如何學習」,所以無論世界如何變化,都可以運用這個能力,去「想」懂任何一件未知的事物。
 
相較於知識只可以用「一下子」,思考能力可以用 「一輩子」,永遠不會被世界淘汰。
 
教育當局頒布的「課綱」,其實也是知識的一種,所以當然也會像其他的知識一樣,隨著時代進步不斷改變,但只要觀察每一個時代新版本的課綱,就會發現其實每一步都在試著帶領傳統學校的教育,慢慢的從只能有用「一下子」的知識,慢慢移轉到可以有用「一輩子」的邏輯思維智慧。
 
這本《晨讀10分鐘:世界和你想的不一樣》就是從最新課綱的「閱讀素養」出發來設計的,顛覆「閱讀是為了能夠從中學習知識」的舊思維,進化成「閱讀是一種學習邏輯思維的工具」的新思維,來看待這個從來沒有停止變化的世界,以及從出生以後就從來沒有停止變化的自己。
 
所以這本書中,每一篇文章都擷取世界一個獨特的面相,文章最後不但沒有提供任何看待這個世界的「正確答案」,反而引發很多的「提問」,而這些問題,都可以讓我們使用不同的邏輯思考工具,抽絲剝繭去想得更深、更細、也更根本。
 
閱讀這本書不需要求快,甚至沒有所謂的「看完」,實際上,只要翻開其中一頁,針對其中一句話,使用書中介紹的思考工具,深入想十分鐘,也可以是很棒的使用方法之一。
 
有思考的閱讀過程,雖然燒腦,卻可以是充滿趣味的──即使最後什麼答案都沒有,也可以很棒,就像我們手機裡一款心愛的遊戲,即使最後的結果是刪除,但是在探索的過程中,帶給我們的樂趣是無比真實的,不是嗎?
 
學會了思考,就學會享用這個世界的方法。

選編人簡介

褚士瑩
一個從小就喜歡到世界盡頭去旅行的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念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
 
2001年起計畫遍布世界各地,七大洋五大洲只缺南極洲跟南冰洋,他很愛自己的工作。在緬甸衝突地區的和平工作,讓褚士瑩意識到發展工作的極限,因此從2015年赴英國倫敦瑞士哲學作家艾倫‧狄波頓成立的「The School Of Life」(人生學校),後來在法國「Institute of Philosophical Practices」(哲學踐行學院)師事奧斯卡‧柏尼菲博士,學習哲學諮商,目標是在緬甸內戰衝突地區成立一個草根哲學機構,鼓勵武裝部隊跟難民營中長大的孩子一起思考「和平為什麼比較好?」,進一步用哲學思考來面對世界上各種戰爭、貧窮、難民、移工、歧視等複雜的問題。
 
在臺灣期間,他串連在地與國際團隊,一起關心兒童與成人的思考教育、訓練NGO領域的專業工作者、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社區營造、小農與永續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到天涯的盡頭歸零》〈時報出版〉《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誰說我不夠好》〈大田出版〉等五十多本作品。
 

繪者簡介

林韋達
出生於臺北,小時候住在臺中,喜歡畫畫,希望用畫畫讓世界更美好。
web: www.behance.net/darlingdarlingart
FB:Darling Darling art studio|林 韋達

題本設計團隊

品學堂
2013 年,品學堂《閱讀理解》學習誌創刊,全力投入閱讀評量與文本的研發,以國際閱讀教育趨勢與PISA 閱讀素養為規範,團隊設計的每一篇文本與評量組合,即為一次完整的閱讀素養學習。為孩子與教學者,提供跨領域閱讀素養教學教材及線上、線下整合的學習評量系統。為推動全面性的閱讀素養教育,品學堂也走向教學現場,與各級學校和教育主管單位合作,持續為教師提供閱讀教育增能研習,同時為學生開辦營隊。期望讓我們的下一代能閱讀生活、理解世界、創造未來!

目錄

選編人的話  我想學會怎麼使用這個世界
第一章 標準答案和你想的不一樣
序曲:寫給一首變奏
捐舊衣舊鞋到非洲,其實弊多於利?
我與死亡面對面
誰是逃難者?
我在埃及貧民窟的日子
 
第二章 人際關係和你想的不一樣
為什麼亞洲人朋友很多,歐洲人朋友卻很少?
為什麼老師不能犯錯?為什麼不應該嘲笑英文不好的人?
你在等什麼?
關於愛
 
第三章 學校和你想的不一樣
德國教育的力量
那堂嚇壞我的芬蘭高中課
如果高中可以重來,我想念這所不用上課、沒有考試的學校
我是第一個到卡達念書的臺灣留學生
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
 
第四章 生涯和你想的不一樣
靠著洗腎環遊世界的人
你想做的職業,還沒有被發明的職業
十五歲的我,在阿根廷
尋找世界的入口
跑步,讓平凡的我們變成有故事的人           
 
企劃源起 成長與學習必備的元氣晨讀
推薦文 放下成見,開啟你的無限可能

內文試閱

這一篇選文的目標:
分辨「事實」跟「投射」的區別
透過「真」、「假」的思考,理解界線的概念
 
我與死亡面對面
文/褚士瑩、曾寶儀
 
我曾經為了一個紀錄片,花了半年的時間,到全世界各地跟死神對話。
 
從小我們被教育著儘量避免談論死亡,因為那是不吉利的事,但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從來沒有想過因為擔任主持人的工作,有一天會帶著我用不熟悉的外國語言,到世界上遙遠的角落,找到一個你願意跟他說話,而他也願意跟你說話的人—即使我們談的話題是死亡。
 
當我在波士頓的墓園,面對死亡學的教授,我生平第一次面對面的感受到,原來世界上有人以極大的熱情,在面對死亡這件事。
 
當我在瑞士巴塞爾的安樂死診所,親眼目睹一百零四歲的澳洲植物生態學家,特地在家人陪同下到那裡選擇自己的死亡,讓我意識到,唯有正視死亡,越早開始思考關於死亡的事,越早明白自己對於死亡的態度,才能得到生命的勇氣。
 
除了美國和瑞士,我還去了荷蘭、愛爾蘭、英國,採訪了數十位對象,除了安樂死,還有長生不老、AI人工智慧、性愛機器人,甚至探討美國墨西哥的邊境問題。
 
其中那位一百零四歲的植物生態學家叫做大衛.古道爾(David Goodall),他因為澳洲不承認安樂死合法,才必須到瑞士去。
 
選擇安樂死的客戶到達診所,必須連續兩天接受兩個不同的醫師,對客戶進行生理跟心理的評估,確認安樂死是客戶本人在意識清楚下的決定,而且有能力自己按下那顆按鈕,如果最後一秒鐘後悔的話,也有辦法可以自己終止這個過程。
 
大衛到了以後,發現不能立刻執行安樂死,顯然有點失望。
「我們還在等什麼?」大衛在守候多時的記者面前,問陪同他一起來的孫子。
「還有一些表格要填。」孫子回答。
「哎!」他搖頭嘆了一口氣,「總是有一大堆表格要填!」
 
出發之前,我處在天人交戰之中,要特地離家,搭那麼遠的飛機,以媒體主持人的身分去親眼看一個人死亡的過程,這對我非常困難,我不斷問自己:
「我這樣做,是對的嗎?」
「為了紀錄片,占用他生命最後的時間,對他和家人公平嗎?」
 
但是看到他面對死亡如此無懼,甚至有點迫不及待,我原先的擔憂就放下了。
 
死前一天,孫子還推大衛到植物園去,看他最心愛的植物。
 
從植物園回來以後,我在攝影機面前採訪他:「你有跟你喜歡的世界說再見嗎?」
 
沒想到大衛很不以為然的反問我:「為什麼要說再見?」
 
我沒想到他會這樣說,有點慌了手腳,又接著問:「那你有沒有想過離開這個世界,最捨不得的是什麼?」
 
他的回答更讓我驚訝:「我不相信死後的世界,所以我沒有什麼捨不得。」
 
我突然沉默,問不下去了。
 
在那個剎那,我才意識到,臨終前跟摯愛的世界道別,這根本是我自己想法的投射,對他來說,那不是事實。
 
「你還要說什麼?」導演在旁邊問我。
「我不知道我在幹麼。」我誠實的回答導演。
 
我在問問題的時候,是嘗試把我自己放在他的處境裡,我想如果我要死會捨不得離開這個世界,所以才會想到人死前需要跟世界道別。他是我的一面鏡子,我在他的回答裡,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價值觀。表面上我是去瑞士採訪他,但事實是,即使我表面上旁觀了他人生的最後一程,目睹從生到死的瞬間,我還是不可能了解他,我只能明白自己。
 
我想起在這之前的一段小插曲。在採訪他的過程中,我也訪問了從澳洲一路陪伴他到瑞士進行安樂死的護理人員。我問她,為什麼他在澳洲不請一位二十四小時制的看護照顧他,這樣獨居的他就不會在家裡跌倒三天後才被人發現,可能也就不會想主動離開這個世界了。那位護理人員回答我說:
 
「如果換成是你,連大小便時一分一秒都沒有隱私的生活,你要嗎?」
 
我搖搖頭,我不要。
 
是啊!我自己不想這樣,為什麼長久以來,卻認為看護要二十四小時隨侍在側,才是對的呢?
 
把這兩件事放在一起,我清楚意識到,我必須學習尊重彼此不同的存在,而不是根據自己的信念跟價值來影響別人,我應該—而且只應該為自己的生命負起全部的責任。
 
這間位於安靜的巴塞爾的安樂死診所,因為這個名人的安樂死事件而沸騰,還因此特別設置了一間媒體室,讓記者發稿,大衛在按下按鈕之後,我們唯一能做的,就在媒體室裡等待最後的結果。
 
「最後的結果?」我突然覺得這整件事很荒謬,最後的結果,如此顯而易見,不需要診所發言人來告訴我,實際上,我們所有人來到世上,最後的結果,不都是一樣的嗎?
 
想清楚以後,我突然變得很平靜,開始悠閒的看著媒體室書架上的書。所有的書都是法語或德語寫成的,唯一一本我看得懂的英文書,是中古神祕詩人魯米(Rumi)的詩集。
 
打開之前,我輕輕問詩集:「你今天要教會我什麼事?」
隨手翻開,裡面是這一段:
 
Today is such a happy day, (今日如此美妙,)
There is no room for sadness, (沒有可讓悲傷容身之處,)
Today we drink the wine of trust from the cup of knowledge,(今日讓我們從知識之杯裡啜飲那叫做「信任」的佳釀,)
We can’t live on bread and water alone,(既然不能只靠麵包與水過活,)
Let us eat a little from the hand of God.(就讓我們吃點從神的手上接過來的東西吧。)
 
這時,診所發言人走進媒體室,告訴我們大衛.古道爾教授已經死亡的消息。我們完成了任務,走出門,天空下著毛毛雨,我平靜的打開從飯店借來的黑雨傘,走進雨中,原本早上出門前糟透了的心情,有了很大的轉變。
 
「啊!這是個很棒的一天啊!」我聽到自己這麼跟導演說。
 
因為在那一天,我學習到如何面對死亡。
 
自從二○一一年我摯愛的爺爺走了以後,我的心被巨大的悲傷掏空,久久無法平復,時常過馬路過到一半,突然走不下去,就哭出來,也有好幾次因為太悲傷,無法繼續工作,出走遠行到阿拉斯加去看極光,但是無論做什麼,都沒有辦法減輕我的悲傷,甚至每次要去爺爺骨灰的塔位祭拜,根本還沒有到,就又哭了起來。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問:
「爺爺去哪了?」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我會去哪裡?」
 
這些生命本質的問題,我在這一天終於得到了答案。
 
這段時間,最大的收穫有兩點,一個是學會認識本質,二是學會尊重、不妄下評斷。
 
因為無論到世界哪個角落,在任何文化下,死亡都很難啟齒,很難面對,所以我在這半年中,學會了不從字面上去解讀別人的話語,因為那些都經過包裝,我要學會如何去看到話語背後的本質,知道對方真正的意思是什麼──有時候即使連他們本人都不知道。
 
他人對待生與死的態度,有些我們能接受,有些我們不能接受,但是我們必須尊重這些不同的存在,如果我們自己也有不同的面向,甚至很多的不一致跟矛盾,為什麼別人不可以有呢?世界本來就是多元共存的,這是世界最可貴、可愛的地方,我們不應該用攻擊、憎恨來面對我們不能接受的價值觀。到頭來,別人是一面鏡子,反照著你的心,所以你對待別人的方式,就是你對待自己的方式。
 
經歷了這一切,我問自己:「是不是一定要用悲傷來面對死亡?」
 
我現在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了: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一個人做的任何決定,都在呼應自己的信念和價值,尤其是我們決定面對死亡的態度,會形塑我們的生命,甚至比種族、文化、宗教能夠帶來的影響統統加起來還要多。
 
從瑞士回來以後,我重新學習如何看待生命的意義,還有爺爺的死亡。我發現我去塔位祭拜爺爺的時候,不再哭泣了,甚至可以拿著香,笑著訴說家裡每一個人的近況。
 
原來每一人的死亡,都是給另一個人一份生命的禮物。
 
我爺爺的離開,對我是一份巨大的人生禮物,幫助我停下來,花時間仔細檢視自己的生命,好好梳理我的人生,過程中當然難過悲傷,終於明白以後,就知道這份禮物的珍貴。
 
我想到我站在美國跟墨西哥邊界採訪,看著一條長長的邊境線,分隔著兩邊明明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沙漠,心裡想著:
 
「是誰畫了這一條線?」
「誰有資格決定你跟我不一樣?」
 
因為畫了界線,我們就被區分了,甚至出生時命運就被決定了,但是畫線的不只國家,我們在自己的心裡,是不是也畫了什麼界線,無法跨越?
 
這條線,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也是在那一刻,發現我喜歡思考。這是我學習面對死亡的故事。
 
 
褚阿北的哲學蹲馬步
問題1:什麼是「投射」,什麼是「事實」?
 
曾寶儀,阿寶,是我從學生時代就認識的好朋友。當然,她當時還不是一個演藝圈家喻戶曉的名人。
 
但是,事隔這麼多年,我們各自有了非常不同的人生遭遇,我還可以因為我們過去是好朋友,所以現在還繼續認為阿寶是我的好朋友嗎?難道好朋友不會漸行漸遠,終於變成兩個陌生人嗎?我宣稱跟阿寶是好朋友,需不需要她本人的同意?
 
很多人小時候有心愛的布偶,我們會非常確定的跟大人說,這布偶是我的好朋友,難道這也需要布偶同意嗎?
 
阿寶跟我是好朋友,是我自己情感的「投射」,還是「事實」?這要如何判斷呢?
 
滿足兩個人成為「好朋友」的條件是什麼?
 
很多人喜歡韓星孔劉,甚至有不少瘋狂的迷妹,光明正大的自稱「孔夫人」,她們需要孔劉本人的同意嗎?孔劉根本不認識她們呢!所以「孔夫人」這件事,是粉絲情感的「投射」, 還是她們的確有做到什麼讓這個宣稱,可以稱之為「事實」的重要條件?
 
宣稱沒有生命的布偶是好朋友,跟認為自已是韓星孔劉愛的人,本質上一樣,還是不一樣?
 
這兩個例子的「本質」,如果有所不同的話,是哪裡不同呢?
 
一個小孩子,宣稱沒有生命的布偶是他的好朋友,跟阿寶宣稱已經死去的爺爺,給了她一份珍貴的生命禮物,這兩件事「本質」一樣嗎?
 
我們如何判斷阿寶說的是「事實」,還是情感的「投射」?為什麼?
 
還有,阿寶在瑞士安樂死診所,在隔天即將結束自己生命的植物生態學家,參觀植物園回來以後,問了他一個問題:
 
「你有跟你喜歡的世界說再見嗎?」 
 
一個植物生態學家,死前一天決定去植物園參觀,就是在跟他喜歡的世界說再見,難道不是鐵證如山的「事實」嗎? 
 
還是,這只是阿寶自己情感的「投射」? 
 
我有沒有什麼好方法,可以用來區分「事實」跟「投射」的本質?
 
問題2:界線是真的,還是假的?
 
分隔兩個國家的界線,是真的,還是假的? 
 
很多國家的國界,在一望無際的沙漠裡,或是海洋中央。沙漠的羊,海洋裡的魚,難道有受到國界的影響嗎?所以疆界有可能是真的嗎? 
 
但如果疆界是假的,為什麼我們需要護照,才能夠跨過疆界?對有些國家來說,像是南韓跟北韓,以色列跟巴勒斯坦,即使有護照,也不見得就能夠跨越疆界,這跟沙漠的羊,海洋裡的魚,為什麼不一樣? 
 
難道疆界只對人類而言是真的? 
 
可是如果對沙漠的羊,海洋裡的魚,不是真的,為什麼對人類,卻是真的? 
 
我映在地板上的影子,是真的嗎? 
 
我在鏡子裡看到的影像,是真的嗎? 
 
生和死的界線,是真的嗎? 
 
我有沒有辦法舉出五種真的界線,跟五種假的界線? 
 
我有沒有什麼好方法,可以用來區分界線「真」跟「假」的本質?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315
定價 $399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