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楊定一
出版社 天下生活
裝訂 彩色膠裝17x23cm
出版日期 2019/09/18
ISBN 9789869757492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暫無超商取貨

我:弄錯身分的個案

The I-Entity: A Case of Mistaken Identity

★ 楊定一博士所有作品中,把「我」講解得最透徹、整合性最高的書
★ 引領讀者一步一步接近「在」,回到心

一步一步帶動意識的轉變
解開人間煩惱的根源
徹底活在心,找回內心的寧靜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楊定一博士所有作品中,把「我」講解得最透徹、整合性最高的書
一步一步帶動意識的轉變
解開人間煩惱的根源
徹底活在心,找回內心的寧靜
 
「我」的作用,是人類所有宗教和修行方法最後都要面對的。甚至,把「我」消失,是一切探討真實的法所要追求的。沒有「我」,一切都解答了,一個人再也沒有什麼問題、矛盾或煩惱可談。這本書,可以說是完全從這個角度延伸,整合之前「全部生命系列」帶出來的觀念,包括什麼是參、什麼是臣服、什麼是修行,引領讀者一步一步接近「在」,回到心。
 
「『我』的運作,是我認為頭腦最難懂的。是這樣,我才要用一整本書來闡述。」——楊定一
 
既然人間的作為都是有限,都是相對,那麼,透過方法和練習,要怎麼回到無限?回到一體永恆的絕對?
 
如果,是要繞過頭腦的作業,真實才可能被領悟到,我們又要怎麼去領悟祂?
 
解開這些表面上的矛盾,正是本書寫作的目的。
 
楊定一博士以意識的科學,從五官和頭腦充滿「主體—客體」的作用,到沒有主客二元對立作用的大我,一路向真實的門戶移動;更進一步透過「我—在」、臣服與參的解說,為你我精彩而綿密地整合了「全部生命」的理論和各種修行的觀念。
 
對於接觸過「全部生命系列」而且做過練習的朋友,這本書的解說會讓你我豁然開朗,就好像之前的理解完全活起來,而讓我們能夠徹底投入臣服與參——這兩個為最成熟的人所準備的最終的方法。
 
熟練了,我們自然會發現,費力的小我已經融入不費力的大我。我們只是停留在不費力的大我,就連大我最後也不知不覺消失。沒想到,我們一直想追求的答案,自己全部都有、老早都有。最不可思議的是,不是靠費力,不是靠追求,我們竟然可以完成這一生最大的工程。
 
活出真實,確實比每一個人想的都更簡單。
 
「全部生命系列」簡介
人的健康,身、心、靈從來沒有分開過。楊定一站在全人健康的角度,重新整合從古到今、世界各地的健康法門與哲學系統,用現代的語言重新表達,幫助你我活出全部的生命潛能。
 
《真原醫》與《好睡》是從身心,也就是從「有」看著這個世界。希望在這個快步調的社會,幫助你我身心做一個整合,希望每一個人回到均衡。畢竟,在失衡的狀態下,一個人隨時都會被身心的不均衡給拉扯,而難以體會生命更深的層面。然而,一切都是幾面一體。有了「全部生命系列」的基礎,自然可以在這個最完整的預防醫學的每一個角落,體會到愛、平等、寧靜與希望。
 
從《靜坐》,「全部生命系列」《全部的你》、《神聖的你》、《螺旋舞》、《結構調整》、《不合理的快樂》到《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再到兩本問答《十字路口》、《插對頭》,以及之後的《時間的陷阱》、《短路》、《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清醒地睡》,逐漸地,自然移動角度,從二元對立轉到一體,從「空」看著「有」,從內心看著外在,從「在」看著「做」,從「心」看著「人」。
 
隨著每一個作品,我們深入的,不是知識,而是每一個人內心都有的層面——生命最深的智慧與慈悲。這,是人類終極的療癒。

作者簡介

楊定一博士 著
文字作品:《真原醫》、《靜坐》、《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十字路口》、《插對頭》、《時間的陷阱》、《短路》、《好睡》、《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清醒地睡》
音聲作品:《等著你》、《重生:蛻變於呼吸間》、《你.在嗎?》、《光之瑜伽》、《真實瑜伽》、《呼吸瑜伽》、《四大的瑜伽》
影音作品:《螺旋舞》、《結構調整》、《蛻變.重生》與《這裡.現在》一日共修營實錄DVD、《真原醫運動新觀念》
 
陳夢怡 編
編有《全部的你》、《神聖的你》、《不合理的快樂》、《我是誰》、《集體的失憶》、《落在地球》、《定》、《結構調整》、《十字路口》、《插對頭》、《時間的陷阱》、《短路》、《好睡》、《頭腦的東西》、《無事生非》、《清醒地睡》
譯有《靜坐》、《呼吸的自癒力》、《奇蹟半生緣》、《性、金錢、暴食症:談形式與內涵》、《親子關係:世間最難修的一門課》、《心理學:適應環境的心靈》等書

目錄

  序
  引言
1 我體、我結、我念,都還只是小我
2 從一個相對局限的「我」進入無限大的絕對,是不可能的
3 我們每一個人,都被「我」騙了
4 其實,除了「我」,還有一個大我。然而,大我又是什麼?
5一般人理解的參,最多還只是頭腦理性的追求
6 要體會真實,是不費力,而只可能是不費力
7 解開修行的機制
8 大我,是相對和絕對意識的門戶
9 螺旋場的比喻
10 把修行濃縮、簡化到大我
11 參,其實是最輕鬆的練習
12 大我,是怎麼消失的?
13 臣服,和參其實是兩面一體
14 臣服和愛有什麼關係?
15 Netti Netti不是這個,不是這個
16 把神經迴路當作醒覺的工具
17 無欲無求
18 業力和個體性,是一體兩面
19 真心和信仰
20 接下來,樣樣都是自己
21 那麼,還剩什麼
22 最後,還可以說什麼?
23 最多,只是沉默
   結語
   問與答
   ●為什麼個人的「身分」或「我」是那麼的重要?
   ●這樣的方法和其他的修行方法一樣嗎?
   ●神,為什麼和大我是同樣的地位?
   ●參,真的是不費力嗎?
   ●難道全人類都被騙得這麼徹底嗎?
   ●閉關又是為了什麼?
   ●地球的變化對我們的修行有什麼影響?
   ●「全部生命」有藍圖嗎?
   ●應該從哪一個作品開始著手?

讀到《我:弄錯身分的個案》這樣的書名,你可能會認為我是不是又回到了好幾本書之前,好像還想要重新說明《全部的你》所介紹的「我(ego)」。你或許還想問,既然之前談過,為什麼在這裡要再一次強調這個觀念?
 
是的,你說中了一部分。我在「全部生命系列」的每一本書,都強調「我」是人生全部煩惱和痛苦的根源。仔細想想,「我」本身既是所有修行法門都想努力去消除的,更讓我們這一生走了數不完的冤枉路,它當然重要。
 
但我們想不到的是,這個「我」決定的範圍,遠遠超過我們對人生可以有的判斷或感受,也遠遠超過我們自以為的人生。「我」不光是決定了我們的個性和行為,它所決定的其實比我們想像的更根本,甚至包括我們對真實的認知。
 
我們更想不到的是,我們在這一生建立的全部觀念、價值、意義、樣樣的理解,都是「我」投射出來的。其中,還包括——修行。我們再怎麼領悟,無論多深刻、多微細,還是離不開「我」的範圍。可以說,幾乎每一個修行的人都是透過「我」在找真實,透過「我」在期待領悟,希望透過「我」回到一體;卻沒有去想,這樣的真實、領悟、一體,其實還是離不開「我」,最多是一個比較擴大的「我」。
 
這一點,確實是很難察覺到。
 
從我的看法,這個迴圈是修行會遇到的最大的阻礙。
 
我提過,「用頭腦來消失頭腦」「透過局限來找無限」「透過無常進入永恆」「把相對交給絕對」……全部這些觀念,其實還是離不開「我」的作用,離不開我在前面作品提到的「做」或是「動」。我也不斷提醒,這些理想是不可能達到的。
 
你讀到這裡,也可能認為矛盾又出來了。既然不可能,為什麼我還要用「全部生命系列」那麼多篇幅,來鼓勵大家去追求本來就不可能追求到的?
 
解開這個表面上的矛盾,就是我這本書想分享的。
 
會採用「弄錯身分的個案」作為書名,多少也反映了我個人的醫學背景。站在醫學的角度,我們通常用「個案(case)」來表達一個病人的案例。醫學,無論是過去傳統或現代的西方醫學,其實完全是靠數不清的病人的個案,點點滴滴建立起來的。從個案,透過重複,延伸出通用的原則,也就是通則。從通則,才可以建立理論。從理論,才可以擴大到解釋和預測真實。其實,每一個學門的建立,無論化學、物理學、生物學、心理學……都是如此。
 
有時候,個案本身是特例,對整體並沒有代表性。但是,我們又不能說這種特例不存在。站在整體,一套道理必須能解釋特例,而且是解釋所有的特例,才足以稱為真理。
 
不只如此,我用「弄錯身分的個案」來比喻「我」,其實是帶著雙重的反諷。
 
首先,我們以為理所當然的現實,坦白說,一點都不客觀。這個不客觀的現實,正是透過「我」這個弄錯身分的個案所建立起來的。其實沒有一個東西叫做客觀的現實,現實根本就是主觀的。
 
此外,對整體而言,「我」和這個世界一點都沒有代表性。「我」和這個世界最多就像一個特例,只是從完美的整體切割出的一小塊版圖。我們本來是整體,但是我們竟然寧肯錯過,寧願把自己的身分從整體落到「我」,而成了一個弄錯身分的個案。也就這樣子,我們誤以為自己可以從整體孤立出來,而隨時得到一個與事實完全顛倒的印象、顛倒的認知。
 
我希望從這方面著手,看可不可以幫助你我做一個整合。
 
最後,我會用「個案」這兩個字,還含著另外一層用意。
 
自古以來,真正、徹底參通的人,我會稱之為「聖人」。他們參通什麼?我指的是參通真實。這樣的聖人,是少數再少數,我們也可以稱為是一種稀有的特例。我總是期待,透過「全部生命系列」的作品,你我也可以突然成為這樣的特例——從一個錯覺的個案、弄錯身分的個案,我們突然把意識打開,讓所有矛盾全部消失。
 
這可能是我們這一生來最原初、也是最終的目的。

書摘

這樣的方法和其他的修行方法一樣嗎?
 
停留在相對意識的根源、停留在大我,這樣的方法和其他的修行方法一樣嗎?
 
所有修行的方法,走到最後,全部都是一樣的。
 
嚴格講,沒有一個方法可以讓我們抓到或回到本來就有的一體或心。
 
每一個修行的方法,到最後,最多只能帶給我們不費力的理解,而徹底明白──其實沒有一個方法可談。從一體的角度,沒有一個方法是重要或不重要,更不用講還有什麼方法會有絕對的重要性。最後,所有的方法和努力,全部都要丟掉。
 
我們透過修行想找的,其實在方法和練習前就存在,在方法和練習中還是存在,在方法和練習後也只是存在。其實,練習不練習,和醒覺根本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
 
我才不斷提醒,透過「全部生命系列」,我們最多只是在做一項反復工程。這樣的反復工程,也可以說是一種回轉和提醒,讓我們想起本來就最不可能忘記的一件事。但是,不曉得為什麼,我們竟然會忘記祂。
 
站在這個角度,守住大我,最多也只是守住人間最源頭的意識,而我透過這本書提供了一個理論的架構,透過「主體-動-客體」的互動,描述出一個修行的完整骨架(framework)。
 
透過這個骨架,我很有把握能夠帶來一個共同的平台或連結點,而可以將所有修行的方法做一個整合。這個共同的平台本身,就是我們在人間所有修行、所有追求,可以踏上的一個點。
 
最後,站在這個點──我們本來就有,隨時都有,從來沒有離開過的原點,我們最多是輕鬆守住它。接下來,該發生的,會發生;該完成的,自己會完成;該展開的,也會自然展開。一切,跟原本透過練習想追求的「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才會說,這時候,費力不費力、期待不期待、想不想、得不得、覺不覺,知不知、在不在、悟不悟……這些二元對立的觀念,其實老早脫落,老早都不相關。
 
我再一次強調,這些話不是理論。只要你我投入去做,自然可以驗證這一切。但是,這裡所講的「做」,倒不是用頭腦去做。甚至,也不是透過一個練習可以做。
 
你看,這些話,是不是又帶給我們一個悖論?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284
定價 $36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