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布芮尼.布朗
譯者 廖建容
出版社 天下雜誌
裝訂 膠裝包書衣,黑白14.8*21cm
出版日期 2020/01/02
ISBN 978-986-398-492-4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召喚勇氣

覺察情緒衝擊、不逃避尖銳對話、從心同理創造真實的主導力

Dare to Lead

★ 《紐約時報》暢銷書TOP1
★ 彭博社(Bloomberg)年度推薦最佳圖書

面對情緒拉扯、放膽嘗試,才有前進的力量!
焦慮、挫折、批評、酸言酸語,我們向前踏出的每一步都是不確定,
勇氣教母布芮尼.布朗教導在4件事上努力,擁有工作與生活的真正主導權。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別讓恐懼阻止你跨出成功的第一步!
即使身經百戰,也需要學習轉化,領導自己或團隊開創更多可能。
 
★《紐約時報》暢銷書TOP1
★彭博社(Bloomberg)年度推薦最佳圖書
★暢銷書《脆弱的力量》作者最新力作
 
面對情緒拉扯、放膽嘗試,才有前進的力量!
焦慮、挫折、批評、酸言酸語,我們向前踏出的每一步都是不確定,
勇氣教母布芮尼.布朗教導在4件事上努力,擁有工作與生活的真正主導權。
 
在會議中,雖然你心裡有不同想法,但怕自己的意見不夠好而沒開口?
你早就有了企劃,但擔心被批評、被打槍而放棄,看著別人的提案心裡冒出不甘心的酸話、維護自己的優越感?
帶領團隊,你是否擔心顯露自己也沒有所有的答案而失威信,不知道如何凝聚團隊力量?
 
我們往往被自己的恐懼限制了而不自知。完美主義,阻礙我們成長。
即使無法掌控結果,仍鼓足力量為一點可能性站出去,才是人生的領導力!
 
布芮尼.布朗暢銷冠軍作家,連續五本書都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榜首,她的研究解開許多人開不了口的問題:為什麼我不夠勇敢?
 
我們都希望自己有主導力,以為把自己武裝得滴水不漏就是強者。布芮尼.布朗花了二十年時間研究勇氣、脆弱、自卑和同理心,發現能承認自己的脆弱、卸下盔甲的人,才能同理他人,建立真正的連結、結合各方力量讓自己更強大,幫助我們解決在工作、家庭、婚姻、教養、人際上的難題。
 
勇敢,不需要完美。勇敢,不是天生的人格特質,而是有方法、有步驟可以學習的能力。布芮尼.布朗將勇氣訓練導入工作,一年內就快速吸引五十多家企業、超過萬名領導人合作。只要擁有以下四組可教導、可觀察與可衡量的能力,便能真正勇敢地面對自己、領導他人:
 
☑與脆弱共處:培養勇氣的基本功。即便無法掌控結果,仍勇敢站出來。
☑走出自己的路:選擇一、二個價值觀,宣告並落實它。 
☑建立互信:信任是凝聚團隊的最佳黏著劑。 
☑跌倒後再爬起來:學習克服錯誤,面對傷痛,從中獲得更多的智慧。
 
不論你是否曾讀過布芮尼的作品,本書都能引領你打破慣性、踏出舒適圈、成為人生中、工作上的勇敢領導人。
 
各界一致推薦
何則文│作家、青年職涯教練
陳亭如│悠遊卡公司董事長
張瑋軒│吾思傳媒 女人迷創辦人暨執行長
楊茵絜│《美麗佳人》全媒體總編輯
劉軒│軒言文創發行人
盧淑芬│ELLE全媒體總編輯、赫斯特媒體集團編輯長
謝文憲│知名講師、作家、主持人
鍾文飛│(阿飛)作家
火星爺爺│作家、企業講師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黃大米│職場作家
洪雪珍│斜槓教練
 
「在本書中,布芮尼把數十年的研究融入務實且獨到的方法中,幫助你成為勇敢的領導人。對於想要用心領導、勇敢生活,以及放膽領導的人,本書提供了最佳路線圖。」
──臉書營運長 雪柔.桑德伯格
 
「最好的電影就是從脆弱出發。出一張嘴談論安全和有意義的文化的價值是一件很輕鬆的事,但若欠缺充滿安全、勇氣和脆弱的環境,就無法打造這樣的文化。這是可以被教導的能力,就從本書開始吧。」
──皮克斯與迪士尼動畫工作室總裁 艾德.卡特姆
 
「布芮尼激勵了我們的產品開發領導人融入與擁抱脆弱,而不是將脆弱排除在外。本書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絕地武士訓練課程,賦予我們絕技與自信。」
──谷歌同理心實驗室創辦人 丹妮爾.克瑞特克
 
布芮尼寫了一本打造勇氣的SOP,獻給上台前仍會緊張的你和我、在生活或工作上需要更多勇氣的你和我。
──悠遊卡公司董事長 陳亭如
 
勇敢的領導者,必須懂得與脆弱共處。或許在領導的過程中,你會有些困惑:如何讓夥伴說出真實意見?如何培養團隊間的信任?這些領導者常碰到的議題,透過布芮尼一貫深入人心的文字、結合她自己與各界領導者的實務經驗,再次突破你我心態上的盲點!
──軒言文創發行人 劉軒
 
想要成就正向的組織氛圍,就需要提高團隊的「勇氣度」。布芮尼的新書教你如何找到屬於自己的領導勇氣。
──作家、青年職涯教練  何則文
 
本書作者布芮尼提供了領導者開發勇氣特質,召喚領導潛能的最佳方法與實踐步驟。
──知名講師、作家、主持人  謝文憲
 
人生一路,失敗多得就像電線桿一樣。你會因為外面電線桿太多,不再出門嗎? 這一
來,你會連美景都錯過啊。
──作家、企業講師 火星爺爺
 
勇敢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本書並不是說空話、喊口號的作品,作者用巨量的研究資料、領導者實例與教學經驗,告訴我們如何透過學習與自我覺察,開始擁抱脆弱,進而獲得勇氣,朝想要的人生前進。
──作家 鍾文飛(阿飛)

作者簡介

布芮尼.布朗 Brené Brown 
社會工作師,在美國德州休士頓大學任教,是赫芬頓基金會(Huffington Foundation)贊助的社工研究所教授。
 
她花了二十年時間研究勇氣、脆弱、自卑和同理心。她的著作五次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首,包括這本書,以及《做自己就好》、《勇氣的力量》、《脆弱的力量》、《不完美的禮物》。她的TED演說「脆弱的力量」是TED網站上觀賞次數最多的前五名影片,觀賞次數超過四千萬。布芮尼目前與丈夫史蒂夫和兩個孩子(艾倫和查理)定居德州休士頓。

譯者簡介

廖建容
中山大學外文研究所畢業,曾在外商公司工作與大學任教,目前專職從事翻譯工作。譯有《為自己發聲》、《欲罷不能》、《品格》、《成功哪有那麼難》、《心的靜修》、《大賣場裡的人類學家》、《對手偷不走的優勢》、《你比自己想的更勇敢》、《發現天賦之旅》、《一直在路上》、《慈悲.覺醒.每一天》、《敲醒你的財富能量》、《律師本色》等書。

推薦序

這是一本幫你打造勇氣的指導手冊
 
悠遊卡公司董事長 陳亭如
 
    在不長不短的職涯裡,我在組織裡都是做創新轉型的工作,說實話,就是專門處理大家都不敢碰的專案。在寫這篇推薦序之前,我還特別問問周遭的「友直們」,自己算不算是個勇敢的人? 得到的答案大致是,我是個有「憨膽」的主管。
 
    講得真好! 我的確不是勇敢的人。勇敢,是自己不會害怕。而到今天,我仍會在每次面對群眾說話時,心跳加速,兩腿發軟。不夠勇敢的人知道,自己只能壯起膽子,影響周遭的人,讓團隊勇敢起來,形成一股有勇氣的文化,這就成了支撐大家一起前進的憨膽。
 
    勇氣,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事。打造勇氣的氛圍,必須先知道害怕,面對恐懼。而這個面對的過程,就是打造勇氣的點滴。成功的主管,要讓勇氣成為團隊的特質,甚至成為組織的能力與處事的直覺反應。
 
    建構勇氣的最佳原料,往往是讓你最脆弱的特質與能力:愛、關心、真誠、信任與分享。這不是老生常談的空洞高調。布芮尼寫了一本打造勇氣的SOP,獻給上台前仍會緊張的你和我、在生活或工作上需要更多勇氣的你和我。
 
    如果你聽了很多名人的經驗談,心裡仍存疑;如果你至今尚未感到那瞬間的頓悟,我們試試更務實的做法:這本書不一定從頭開始,可以從目錄裡找出你最不易克服的章節,在生活裡、工作上,每天試一點。
 
    勇敢是一輩子的功課,但是請放心,如果仔細聆聽與觀察,人生的每個角落都有幫你可以鼓起勇氣的人、事、物,甚至一瞬間。
 
    願原力與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

自序

布芮尼的話
 
人們常問,當我演講時,是否會感到緊張。答案是:會,我每次都很緊張,雖然經驗的累積使我不再害怕,但我仍然會緊張。
 
原因在於,首先,聽眾給了我一個最珍貴的禮物,那就是他們的時間。毫無疑問,時間是我們永遠嫌不夠、而且一去不復返的資源。假如有人把人生中最珍貴的禮物送給你,而你不覺得感動莫名或忐忑不安,那表示你沒有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
 
其次,演講令人感到脆弱。我從不背演講稿,也沒有準備任何妙語如珠的橋段。動人的演說是一門難以預期且無法掌控的連結藝術。即使講台上只有我一個人,台下有成千上萬名聽眾坐在會議中心的摺疊椅上,我仍然會盡可能直視大家的眼睛。因此,是的,我總是會感到緊張。
 
2008年,我第一次向企業領導階層演講。那時我已經到醫院演講過很多次,不過,那些經驗和這次的演講有天壤之別,光是待在講者休息室,就已經讓我嚇得皮皮剉。
 
那個場合是個一整天的活動,當時還有另外二十位講者在休息室,等著上台進行類似TED演講的二十分鐘短講。我試著讓自己安定下來,但無法融入眾人與自覺格格不入的孤獨感,開始湧上心頭。我先確認這是否和性別有關,因為即使到現在,我仍經常是後台唯一的女性講者。
 
不過,那天的情況並非如此。
 
當主持人向聽眾做開場白時,我將厚重的布幕稍微拉開,窺視聽眾席的情形。結果我看到了全場大多是身穿白襯衫、深色西裝的男士。
 
我將布幕合上,驚慌不已。我的旁邊站了一位超有活力的年輕人彼特,他對我說了一些話,但我完全沒聽進去,還插話:「哦,我的天哪,他們全都是商務人士──高階主管,或是聯邦調查局探員。」
 
他開朗的笑著說,「是啊,姐,這是個長字輩的會議,他們沒告訴你嗎?」
 
我面無血色的在他身邊空椅坐下。他繼續說明,「你知道的,執行長、營運長、財務長、行銷長、人資長…」我轉頭對他說,「他們有告訴我聽眾是C-level,但我聽成sea-level,於是以為他們指的是腳踏實地的社會中堅分子。」
 
彼特聽了之後立刻爆笑出來,「太讚了!你應該把這個爆點放進演講裡!」
 
我看著他說,「這並不好笑。我的演講主題是關於自卑,以及認為自己永遠不夠好是多麼危險的事。」
 
一位女性講者就站在我們旁邊,她來自華盛頓特區,講題為原油交易。她看著我說,「自卑─你指的是自卑那種情緒?像是自慚形穢?」
 
在我來得及說「是」之前,她說,「相當有趣。還好我不是你。」然後就走開了。
 
彼特的反應令我永生難忘。「你再好好看看那群聽眾。他們只是一般人,只是普通人。從來沒有人跟他們談過自卑,而他們每個人全都有這方面的問題,就和所有的其他人一樣。」
 
彼特走開後,我迅速拿出筆電,搜尋「常見管理與商業用語」。或許我可以夾帶一些商業專業術語,使我的講題更有陽剛味。我開始低聲念出一些商業詞彙,看看能不能闖關成功。但只是徒勞無功的搜尋。我正瀕臨淚崩。此時我的新朋友彼特又走了回來。
 
「你還好嗎?」他問我。我微笑對他說,「還好。他們只是普通人,對嗎?」
 
他拍拍我的肩膀,告訴我有位女士在休息室門外,想找我說話。是我的鄰居!那時她是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執行合夥人,和其他合夥人與一些客戶來參加這個活動。她說,她只是想和我打個招呼,祝我順利。我匆匆抱了她一下,然後她就走回演講廰去了。
 
我的鄰居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她那天來看我簡直救了我一命。我很感謝她傳達的善意,但光是看見她的出現,就已讓我的情緒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沒錯,她是一家知名律師,但也同時擁有女兒的身份,最近剛協助母親入住安寧病房。她也身為人母,正在處理難熬的離婚。
 
普通人。普通人。普通人。
 
那天的經歷相當震撼。聽眾與我心意相通,默契十足。我們一起捧腹大笑,一起流淚。當我和他們分享我對自卑、無法達成的期待與完美主義的看法時,他們聽得聚精會神,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向前傾,我還很擔心他們會從椅子上跌下來。我們之間有種觸電的感覺。
 
我在九○年代初期重返校園,攻讀社工學位。當時我正在一家《財星》前十強企業工作,不斷努力向上爬。我辭掉工作重返校園時,壓根沒想到會重新回到企業界,因為當時我認為,企業界與我所關心的事物─勇氣、連結與意義,處於對立面。
 
在攻讀博士學位的頭幾年,我把焦點放在系統變革管理與組織環境。最後我改變方向,論文以連結與脆弱為主題。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重返組織發展的領域。
 
那天的演講是我事業的重要轉捩點,那種與聽眾交心的感覺,使我開始思考,勇氣、連結和意義如果與職場結合在一起,會是什麼樣子?
經過幾個月的深刻內省之後,我決定重回領導與組織的世界。

目錄

推薦序 這是一本幫你打造勇氣的指導手冊 陳亭如
    突破心態盲點,放膽領導眾人 劉軒
    提升領導力的最佳方法與步驟 謝文憲
    找到屬於自己的領導勇氣 何則文
    勇敢是倒下九十九次仍然爬起來 火星爺爺
    承認不勇敢,才能召喚勇氣 鍾文飛
作者序 布芮尼的話
前 言 關於領導的勇氣與文化
第一部與脆弱共處
第一章 那一刻與一些迷思
第二章 選擇當個勇敢的人
第三章 卸下盔甲,全心投入
第四章 自卑與同理心
第五章 好奇心與紮實的自信
第二部走自己的路
第三部建立互信
第四部跌倒後再站起來

內文試閱

大環境充滿棘手的挑戰,領導方式需要做哪些改變?
 
幾乎所有的受訪者都給了我們相同的答案:我們需要更勇敢的領導者,以及更多有勇氣的文化。
 
那麼,勇敢的領導力涵蓋了哪些特定的能力?
 
結果超過八〇%的領導者定義不出勇氣涵蓋哪些特定能力,不過,他們可以立刻滔滔不絕地提出對組織有害的十個現象:
 
1.逃避對話,包括開誠布公地給予建設性反饋。研究顯示,這種情況將導致情況更加曖昧不明、信任與投入程度愈來愈低落,以及問題行為增加,包括消極抵制、謠言四起、改以非正式管道(或是「會議後的會議」)溝通、八卦滿天飛,以及陽奉陰違。
 
2.寧可花費不合理的大量時間去管理問題行為,也不願意花一點時間,主動承認與處理恐懼和不安情緒。
 
3.缺乏連結與同理心,使得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逐漸消失。
 
4.太少人願意為了創新甘冒勝算高的風險,或是發想大膽的點子以因應不斷改變的要求與未獲滿足的需求。
 
5.挫折、失望與失敗會使我們原地踏步,失去信心,於是我們花很多時間與精力,安撫那些質疑自己貢獻與價值的團隊成員,而不把資源投注在善後,確保消費者與利害關係人重拾信心,或是補強內部流程。
 
6.自卑與責怪太多,當責與學習不足。
 
7.人們選擇逃避談論多元性與包容性等重要的對話,是因為他們擔心別人會認為他們做錯事、說錯話,或是判斷錯誤。選擇舒適安全,逃避棘手話題,是特權階級的特徵,而這會破壞信任,使我們更難進行有意義與持久的改變。
 
8.出現問題時,個人與團隊會急著搬出無效或治標不治本的解決方案,而不是沉住氣,好好釐清並解決問題。
 
9.組織價值觀薄弱,並且以虛無縹緲的目標來評量,而不是以可教導、可衡量與可評估的實際行為來評量。
 
10.完美主義與恐懼阻礙了人們學習成長。
 
我想,多數人看了這個清單,不僅很快就明瞭組織面臨的挑戰,也看見了自己想要勇敢站出去,以及突破不安、發揮領導力的內心掙扎。上述清單或許是職場行為與組織文化的議題,但歸根究柢,其實是人的議題。
 
卸下不必要的盔甲,勇氣是會傳染的
 
真正妨礙我們獲得勇氣的,其實是我們的盔甲──當我們不願或不能與脆弱共處時,用來保護自己的各種想法、情緒與行為。
 
當我們感到恐懼時,盔甲一定會現身,抗拒新的做事方式。在這個過程中,練習自我包容、對自己多一點耐心,是非常重要的事。
 
勇氣是會傳染的。要在團隊與組織裡,擴散並培養勇氣,就必須耕耘這樣的文化:所有的人都勇敢地做該做的事,不逃避尖銳的對話,以及全心投入工作。盔甲是不必要的,用了也不會得到獎勵。
 
假如我們希望人們真正站出去,不設防備且全心投入(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創新、解決問題,以及服務他人),那麼我們就必須謹慎地打造一個讓大家覺得安全、表現被看見、意見被聽見,以及受到尊重的文化。
 
我經常告訴老師們(我們國家最重要的領導者之一),不能一味要求學生在家裡、或甚至在上學途中卸下盔甲,因為他們可能需要保護自己的身心安全。我們能夠做的,以及我們該做的是,在學校和教室裡創造一個空間,讓學生在這裡可以卸下沉重的盔甲,敞開真心,讓別人看見真正的自己。
 
我們必須成為這個空間的守護者,讓學生在這裡可以不受任何壓抑,自在做自己。我從研究得知,讓孩子擁有一個可獲得歸屬感的角落,讓他們在這裡可以脫下盔甲,是極其重要的事。我們絕對不該低估這件事的益處,這個空間可能會改變他們的人生走向,這樣的例子經常發生。
 
假若學校、組織、宗教場所或甚至家庭的文化,使得人們由於種族歧視、階級歧視、性別歧視,或任何一種建立在恐懼之上的領導方式,而必須穿戴盔甲以求自保,那麼我們就不能期待他們全心投入。
 
同樣的道理,當我們的組織獎勵自我防衛行為,像是責怪、羞辱、憤世嫉俗、完美主義,以及情緒抽離,我們就不能期待人們以創新的精神工作。
 
穿上盔甲之後,我們就無法充分成長與做出貢獻。光是整天穿著盔甲這件事,就會耗費我們大量的精力,有時甚至會耗盡我們所有的元氣。
 
我們在研究過程中最重大的發現是,這些行為並不是「天生」的。上述提到的所有能力都是可教導、可觀察與可衡量的,不論你是十四歲、還是四十歲。即使是那些原本認為勇氣是先天生理因素決定的人,光是經歷訪談過程,就為他們帶來了改變的契機。
 
年輕世代更需要培養勇氣
 
我在大學教了二十年的書,我觀察到某些學生的韌性和復原力變差,而另一些學生遭受創傷的機會則變多了。
 
正如我兒子的校長所說,「許多家長從直升機父母變成了割草機父母。我們不再為孩子做好準備,踏上未知的旅程,而是幫孩子準備好現成的路。」這絕對不是在培養孩子的勇氣。
 
另一方面,我們必須在普遍存在的暴力環境中養育孩子。我們的孩子被迫面對被邊緣化的社群、尖酸刻薄的社群媒體環境,以及每個月的校園槍擊事件演習。
 
現在的年輕人有些被過度保護,有些則沒有受到該有的保護;有些因為完美主義和太在意別人的看法而不知所措,有些則發現封閉自己和穿上盔甲可以讓身心比較有安全感。
 
我們似乎辜負了下一代,也不難理解,許多職場年輕人為何缺乏自信、與脆弱共處的能力。
 
千禧世代占了我們公司員工的四八%,若納入實習生,比例就高達五六%。他們之間的差異很大,但我同時察覺到,這個群體有些共同特點,包括好奇、懷抱希望、永遠在學習、格外能體會世間的苦難,以及急著想採取行動改善這個情況。
 
這個年輕世代面臨的難題是,如何擁有多一點的耐心,以及明白要促成有意義的改變是需要花時間的。因此,我們這些大人的工作是幫助他們獲得可拓展視野的人生經驗。
 
我們公司的千禧世代員工在上完領導力課程後,幾乎每個人都對我說過類似這樣的話,「我從來沒學過如何展開這類的對話。從來沒有人教我了解情緒,或是如何開誠布公地談論失敗,我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人以身作則。當你習慣用科技處理所有的事,要與人面對面展開尖銳的對話就變得非常尷尬,而且太過刺激。」唯一例外是接受過心理治療的人。因此,我們公司除了提供基本的健康保險之外,還鼓勵員工接受心理諮商。
 
根據我與千禧世代和Z世代相處的經驗,我發現他們願意接納脆弱,而且很努力學習,渴望得到將勇氣化為行動的能力。我們這代有些人在成長過程中從長輩那裡學到了那些能力,卻沒有在下一代面前以身作則,或是把那些能力傳承下去。
 
歸根究柢,假如不懂重新站起來的方法,我們就不願意冒險。假如我們勇敢的時間夠多,一定會跌倒。研究參與者中最有韌性的人,總能在失望或跌倒後重新站起來,而且愈挫愈勇。
 
勇氣是:我知道會失敗,但仍然全力以赴
 
脆弱無關輸贏,它指的是,當你無法掌控結果時,仍然勇敢站出去。一個勇敢的人卻不曾嘗過失望、失敗、甚至是心碎的滋味,這樣的人我從沒遇過。
 
過去多年來,我們曾請數千人描述脆弱是什麼,下列這些回答犀利地直搗脆弱的核心:離婚後第一次約會;與團隊談論種族議題;第二次流產後仍努力想懷孕;自己創業;看著小孩離家上大學;在會議中對某個同事態度不佳而向他道歉;送兒子去管弦樂團練習,雖然我知道他多麼想成為首席,也知道他成為正式團員的機會可能很渺茫;等著醫生回電,告知我檢查的結果;給別人反饋、得到別人給的反饋;被炒魷魚或炒別人魷魚。
 
在所有的資料中,我們看不到任何證據指向脆弱代表軟弱。
 
脆弱是一種輕鬆的感覺嗎?不是。
 
脆弱會讓我們感到焦慮與不安嗎?會。
 
脆弱會使我們想要自我保護嗎?保證會。
 
敞開心胸且不做防備地面對這些感覺,需要勇氣嗎?絕對需要。
 
一旦我們總是按照別人的想法定義自己,就很難成為勇敢的人。當我們絲毫不在意別人的想法,過於厚重的盔甲會使我們無法真心地與他人連結。那我們要怎麼弄清楚,誰給我們的意見值得聽?
 
在《脆弱的力量》中,我曾分享了這個方法:找一張便條紙,寫下你覺得誰給的意見值得聽。這張紙不能大,讓你只能寫幾個名字。把這張紙折起來,放進皮夾裡,然後花十分鐘與這些人(你的「直言幫」)聯絡,向他們致謝。只要說:我正在弄清楚,誰的意見對我來說是重要的,謝謝你成為其中的一員。我很感激你出於真心的關懷,對我實話實說。
 
如果你需要一個定義,幫你選出直言幫成員,我能想出的最佳定義是:這個名單上的人不是因為他們願意包容你的脆弱與不完美而愛你,他們愛你,正是因為你的脆弱與不完美。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356
定價 $45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