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陳郁如
出版社 親子天下
繪者 蔡兆倫
裝訂 部分彩色,平裝14.8*21cm
出版日期 2020/03/31
ISBN 978-957-503-557-0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2020陳郁如最新作品:陶妖(仙靈傳奇4)

★ 入圍三大通路年度獎項,上萬讀者引頸期待
★ 【仙靈傳奇】系列最新力作,開啟華文奇幻新巔峰!

距離闇石墜落東郡已過了千年,月升終於練成「隱靈法」,並找到五名弟子。五名弟子的法力各擅勝場,各自擁有五行中的一個強項,而家中世代製陶的徐靜,則是與大地有著密不可分的連結。從小聰明伶俐的她,在跟隨月升修習多年後,更是意外學會了「讀心」。然而,這項獨特的能力讓徐靜發現,在月升看似正派的外表下,其實心智受到闇石的影響……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入圍三大通路年度獎項,上萬讀者引頸期待,
繼《詩魂》、《詞靈》、《畫仙》後,
【仙靈傳奇】系列最新力作,開啟華文奇幻新巔峰!
 
  得獎記錄  
★第41屆金鼎獎優良出版品推薦
★第39次文化部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
★博客來年度暢銷百大、華文類型作家TOP5
★金石堂年度10大影響力好書入圍
★誠品年度最期待作家入圍
 
  本書3大特色  
特色1  年度暢銷作家、華文奇幻天后陳郁如,以千年前的藝術瑰寶唐三彩為靈感,打造【仙靈傳奇】續作。
特色2  融合巧奪天工的陶器工藝,與奇幻小說的無窮幻想,在閱讀中體會盛唐文化的輝煌與燦爛。
特色3  特別收錄〈唐三越穿越之旅〉,解析唐三彩的由來與特色,同步提升藝術美感與鑑賞力。
 
  書籍簡介  
距離闇石墜落東郡已過了千年,
月升終於練成「隱靈法」,並找到五名弟子。
他日倘若月升遭遇不測,擁有「隱靈法」的弟子後代,
便能接續她的力量,阻止闇石重現。
 
五名弟子的法力各擅勝場,各自擁有五行中的一個強項,
有的能夠穿梭畫境,有的以詩文為武器,
而家中世代製陶的徐靜,則是與大地有著密不可分的連結。
從小聰明伶俐的她,在跟隨月升修習多年後,
更是意外學會了「讀心」,能夠覺察一個人隱藏的真實意念。
 
然而,這項獨特的能力讓徐靜發現,
在月升看似正派的外表下,其實心智受到闇石的影響,
不時出現許多殘忍可怕的念頭。
面對一手拉拔自己的師父,徐靜的內心充滿了害怕和矛盾,
也迫使她走上了一條不可挽回的道路……
 
  本系列共四冊  

系列好評

《仙靈傳奇4:陶妖》
奇幻小說的續集一向難寫,但在《陶妖》中我看見作者郁如老師強大的意念和文字駕馭力。不僅題材上從平面的詩、詞、畫,甚至第四集跳躍到立體的唐三彩、秦俑、鎮墓獸、藝術鑑賞、博物館,讀完如數家珍、對文化文物充滿好奇和熟悉;故事的敘事上也支線錯疊、來回交織,還收齊了前三集許多問號和前傳,彷彿帶著前三集的能量迸發,讓小讀者也隔空吸收真氣,閱讀素養爆發!──彰化縣原斗國小教師 林怡辰
 
【仙靈傳奇】系列來到第四集,功力最強大的不是月升、不是龍兮行,而是陳郁如。她運用精準到位的描寫,將人物間的細膩情感、激烈的法力互鬥、超越時空的奇幻冒險,宛如傳遞真氣似的,把腦中畫面轉移到讀者的腦海。她以文字砌磚堆瓦,一氣呵成的將這四集故事串連,打造出有如《哈利波特》、漫威系列般的「仙靈世界」。──新北市莒光國小教師 陳彥沖
 
郁如老師在《畫仙》帶領讀者出入畫境的功力再現,可這次劇情更是緊張刺激、高潮迭起。人物性格生動描繪、際遇轉折充滿張力,千年因緣絲絲纏繞,真相大白拍案叫絕。同時,隨著主角出入兩岸博物館,宛如一趟文化巡禮。素胚、晾乾、素燒、混釉、窯燒……在郁如老師的筆下,釉色飽滿精潤的美麗唐三彩躍然眼前。意猶未盡之餘,不如走訪臺北故宮及歷史博物館,親自端詳品味《陶妖》提到的「天王像」與「人面鎮墓獸」精品,原來,故事離我們這麼接近。 ──新北市中和國中教師 孫菊君
 
其他各集好評
西方有雷克.萊爾頓,如今東方有了陳郁如,她劍指唐詩,融入西方奇幻小說,以及東方武俠小說的手法,寓經典於通俗的詮釋,更是我輩的典範。我在她設計的精采橋段處,常掩卷思索她會如何安排?她竟能不落俗套的解開迷津,往往在山窮水盡之處,又展開柳暗花明的風景,強大的說故事能力讓我折服。──教育工作者 李崇建
 
陳郁如是真正了解青少年閱讀心思的,她以穿越時空、冒險闖關為寫作軸線,以生動活潑說故事的口吻,讓孩子學習唐詩的旅程變成一段又一段的奇幻之旅,難怪她被被譽為東方的J.K.羅琳,這一點真的無庸置疑。──新北市立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 宋怡慧
 
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對孩子來說,詩更應該可以拿來讀拿來玩。第一本把唐詩變成可讀可玩可冒險的穿越故事,適合給熟背唐詩三百首的孩子,從此,可以深造變成唐詩神人;更可以買來送給不愛讀詩的小朋友,從此,不會作詩也會吟。──知名兒童文學作家 王文華
 
郁如以豐富的想像力,將一首首的唐詩,像電影畫面一樣的描述出來,並安排了奇幻故事,讓主角穿梭其中。一方面滿足孩子緊張刺激的閱讀需求,二方面也讓孩子有機會接觸我們的古典之寶──唐詩,真是令人眼睛一亮!──親子專欄作家 陳安儀
 
故事推演猶如古典文學版的《哈利波特》,而解密過程又仿若宋詞版的《達文西密碼》。而就在這間以古典文學基底架構起的霍格華茲學院,未來還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讓人拭目以待。 ──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祁立峰
 
郁如的新書《畫仙》,承襲前兩本書《詩魂》和《詞靈》,以一位現代學生顧曄廷進入「畫境」的手法,讓讀者能夠深入認識多幅著名的古畫,增進對這些古畫的時代背景和畫家的了解,並進一步賞析畫中的種種細節和可愛之處。──暢銷武俠小說作家 鄭丰

推薦文

令人意料之外的精采續作
 
文/教育部閱讀推手、新北市莒光國小教師陳彥冲
 
    我必須向郁如老師道歉。
 
    《陶妖》這本書的情節跌宕起伏,尤其到了中段,猛然一翻,忽然畫風大轉,我心頭一驚:「不會吧?這不會轉得太硬嗎?該不會是爛尾吧?」已經開始煩惱該如何推薦。
 
    然而,郁如老師身為奇幻文學界的俠女,舞文弄墨的功夫豈容我小覷。從書名到結局,從情節鋪排到遣詞用字,我滿懷的好奇想像、聲聲佩服讚嘆,都一一被夾入書頁。對不起,它真的很好看!
 
    「陶妖,陶之妖妖」──才看到書名,我便想到這句話,並開啟一連串想像:該不會是一群從陶甕裡逃竄的「逃之妖妖」,還是陶妖家族裡「陶之么妖」,或是某隻腰功了得的「陶之妖腰」……。
 
    可惜,郁如老師總是能給我意料之外的驚喜。翻過扉頁,謎雲湧上,每個環節都讓人迫不及待的猜想下一步、猜老師的巧思。我這樣猜著人物名字的暗喻:鄭涵→「正寒」需要「火」;徐靜→淨「土」;柳子夏→柳有「木」;至於……,啊,留點給你猜。總之,無論對錯,享受解謎過程,往每一個你覺得不尋常的地方猜,你肯定愛死她的獨具巧思。
 
    去年,我去了中國西安一趟,見證秦兵馬俑坑的壯觀、西安博物院唐三彩之美,其工藝技術令我折服。正因如此,當我見書中作品被描繪得如此生動,便知郁如老師做足功課,心中相當感動。感謝她一路以來,賦予中華文化嶄新的生命,無論詩詞歌賦、繪畫陶俑,總用最迷人的奇想,貼近大小讀者,引發對文化及藝術鑑賞的興趣。
 
    【仙靈傳奇】系列來到第四集,功力最強大的不是月升、不是龍兮行,而是陳郁如。她運用精準到位的描寫,將人物間的細膩情感、激烈的法力互鬥、超越時空的奇幻冒險,宛如傳遞真氣似的,把腦中畫面轉移到讀者的腦海。她以文字砌磚堆瓦,一氣呵成的將這四集故事串連,打造出有如《哈利波特》、漫威系列般的「仙靈世界」。
 
    從《詩魂》到《陶妖》,雖然還沒研究出她如何練就功力,但我必須說:再不趕緊加入這場【仙靈傳奇】,下回就只能等著見「鬼」啦!
 
    對了,我自以為的彩蛋:你們不覺得儀萱是誰的後代,和她愛吃……啊啊,別拖走我呀……。

作者簡介

陳郁如
出生於臺灣臺北,於美國取得藝術碩士學位後定居於美國。從繪畫到寫作,希望可以為孩子搭建一道接觸東方文化的橋梁,讓他們從熟悉的事物中享受閱讀的樂趣。第一部長篇奇幻少年小說《修煉》出版後獲得各界好評,2016年更以唐詩為題材創作出《仙靈傳奇1:詩魂》,獲得當年三大通路年度獎項,與第41屆金鼎獎優良出版品推薦。在寫了八本奇幻小說後,開始為自己獨特的旅行留下紀錄,推出第一本旅行散文《華氏零度》。作品有:《修煉》1~4、《修煉》前傳、【仙靈傳奇】系列1~4、【陳郁如的旅行風景】系列1~2。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徐靜扶著子洕往山下走,這裡的山路她很熟悉,從她十二歲開始,曾在隱山待過整整五年,每一寸土地,每一塊石頭的位置都清晰印在心裡。可是即便如此,這條小徑現在顯得特別的長,尤其子洕的真氣正大量消散,身軀越來越重,即使徐靜用盡氣力,也開始感到不容易。
 
  「子洕,你覺得怎樣?」徐靜焦急的問。
 
  「我……」他一開口,更多的真氣外洩,身體終於支撐不住,往前跌了出去。
 
  「子洕!子洕!」徐靜趕忙將他扶起來,他俊朗的臉一片蒼白,眼睛緊閉,呼吸急促。徐靜沒想到師父的法力這麼厲害,她雙手貼著子洕的背,傳入一些真氣內力,大約一盞茶的時間,他才再度睜開眼睛。
 
  「我們要快點離開這裡。」子洕虛弱的說。
 
  「可是你受了這麼重的傷。」徐靜也想快快離開。剛才那場混戰,師父看起來也受了傷,應該沒那麼快復原。不過師父的法力深不可測,誰曉得她會設下什麼陰謀,還是快離開的好。
 
  「我撐得住,你就像剛才那樣,每隔一段時間幫我輸真氣,補內力。我們儘速下山。」子洕說。
 
  徐靜點點頭。他即使受傷了,說話還是有股威嚴,他是皇子,將來要統治世界,他說話的氣勢,他的理想,他的抱負,一直讓她欣賞跟著迷。他會復原的。她暗暗發誓,一定要盡全力幫助他回復真氣,完成他的夢想。
 
  「不如這樣,我們下山之後,往南走,回鞏縣我的老家。」徐靜建議。子洕想想,點點頭。
 
  兩個人就這樣,一路走走停停前往鞏縣。徐靜細心照顧,不時幫子洕輸入真氣,子洕是保住一條命,但是沒有轉好,身子一直都很虛弱。
 
  他們僱的馬車在幾天後到鞏縣黃治村,徐靜在市鎮買了糧食,還有兩匹馬,帶著子洕回到她出生的窯場。
 
  徐靜扶著子洕下馬,帶他進到屋內,這裡已經好久沒有人出入了。姊姊嫁人,爹爹過世,工人散去,整個窯場就荒廢了,這幢他們當年住的屋子,現在到處是灰塵和蜘蛛網。徐靜俐落的整理一下,還煮了一些粥,子洕吃飽後便在床上沉沉睡去。
 
  這時太陽剛下山,天還沒全暗,徐靜看子洕熟睡,自己來到房外,掩好門,往製窯場走去。
 
  如她所料,窯場到處敗壞,破碎的陶器四散,幾隻老鼠出來覓食,看到徐靜出現快速躲到陶罐下。
 
  徐靜來到當年爹爹工作的窯爐,窯體都崩塌了,滿地的磚頭和乾土,窯爐的煙囪倒是還在窯尾的圓型拱頂上。就著越來越昏暗的日光,看著這些熟悉卻又逐漸消逝的事物,記憶像溪水般,清晰無雜質的漫過腦海,帶她回到過去……
 
***
 
  那天,徐靜三歲又九個月,跟她前面歲月的每一天一樣,在爹爹的窯爐旁走動玩耍。
 
  「過來。」徐六師的眼神定定的看著她。平常爹爹不多話,工作時更是沉靜嚴肅得讓人害怕,尤其剛剛她不小心打破一個陶俑,爹爹的表情僵硬冷峻。那是爹爹花了幾個月的功夫選土、揉土、成形、素燒、施釉、釉燒,經過層層手續做出來,準備要送到皇宮的,現在陶俑的手斷了,只能躺在後院的土堆裡,等著被敲碎掩埋。徐靜知道自己闖禍了,害怕得全身發抖,眼淚直流,哭都不敢哭出聲。
 
  「靜兒,過來。」徐六師再說一遍,他伸出手,徐靜以為又要被打了,嚇得身子整個縮了起來。徐六師看著徐靜,嘆了一口氣,那雙經年揉土拉胚,健壯有力的手攫住她,把她拉到他的面前。
 
  「看著我。」徐六師語氣放緩,徐靜沒有感到拳頭落在身上,稍微放心,淚眼抬頭看著爹爹。
 
  「唉,你娘生下你沒多久就去了,你姊姊阿慈才大你幾歲,已經扛下家裡的粗活,忙裡忙外,而你活潑好動,聰明伶俐,卻只能跟我成天在窯場裡轉悠,也是難為你了。你跟你娘同一種性格,長相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徐六師又嘆了一口氣。徐靜知道,每次爹爹想起娘,粗暴的脾氣就會軟化。徐靜從小就很會察言觀色,爹爹脾氣陰晴不定,她得學會小心應對,看來這次爹爹不會怪罪她打壞陶俑。她止住哭泣,小心的看著爹爹的臉色,不知道他想做什麼。
 
  徐六師愣愣的看著她好一會,然後站起身,來到一大塊陶土前。徐家世代製陶,專門製作隨葬陶俑,送進宮裡給皇親國戚或達官顯貴陪葬。爹爹說他們的祖先在秦朝,就替始皇帝做陶俑。
 
  「當時,秦始皇派了一個道人帶著陶匠們一起作法,讓這些陶土做成陪葬俑後質地堅固,千年不毀,那些陶作的兵俑、車俑、將軍俑,經過法術的加持,會永遠捍衛著始皇帝的陵墓。當時,徐家先人有幸跟著那道人習得一點法力,所以我們對陶土有特別的感情,世世代代都能做出皇家等級的陶俑。」爹爹曾經這樣告訴她。
 
  現在爹爹面前的這些陶土就是要用來做陶俑,有幾個陶俑已經做好送到宮裡去,等著日後進入達官貴族的陵墓中。為此,他特地上山篩選上好的土質,淘泥成土後還焚香祝禱。他嚴格禁止徐靜靠近這些土,不過現在,他站在土堆前,用手輕輕按捏著,像是在市集選果子那樣,然後從上面挖出一小塊,兩手十指來回搓塑形,一塊土慢慢變成一個泥娃,有頭有身,有手有腳。
 
  「這個陶娃,給你玩的。」徐六師拿給徐靜看。
 
  徐靜眼睛亮了起來,開心的準備接過去,不過爹爹馬上把手收回。「現在還太溼太軟,要晾乾、素燒、上釉、釉燒後才能給你。」
 
  「謝謝爹。」雖然等待讓徐靜微微失望,不過她明白這是製陶必經的過程,還是非常開心,這是爹第一次給她做陶娃玩呢!
 
  幾天後,徐靜果然從爹爹手中拿到做好的陶娃,全身上了釉色,變得更漂亮了。陶娃側著臉,帶著嬌憨的微笑,頭髮是時下流行的烏蠻髻,身著藍色衣裙,披帛從右肩垂於後背,腳下穿著翹尖紫鞋。
 
  陶娃臉上沒有上釉,那是爹爹的特色之一,他說露胎的部分少了釉色,可以吸收天地精華之氣,讓陶器更有靈氣。徐靜把娃娃拿在手裡,非常開心。爹爹一向管教嚴厲,忙於製陶,很少跟她有親密的互動。這娃娃拉近跟爹爹的感情,令她格外珍惜,自此徐靜更加懂事,在爹爹的窯場裡努力學習。
 
  剛滿五歲那天,徐靜的生命有了重大的改變。她永遠記得那天的情景,鞏縣黃治村的夜晚跟往常一樣安靜,爹爹已經歇息了,白天的活讓他非常疲倦。徐靜不知何故睡不著,想要再上一次茅房,她搖著同房的姊姊阿慈,希望姊姊能陪她去,可是阿慈早早就闔眼,翻了個身便又沉沉睡去。徐靜把陶娃揣在懷裡,感覺比較心安,然後悄悄下床,來到屋外。
 
  這天夜色清亮,她抬頭看見天上的月亮特別的圓,爹爹說今天是十五,他還讓姊姊多做一些菜來拜月娘娘。她上完茅房,正要回屋子,這時遠處的山邊出現一團朦朧的銀光,這光還會移動。徐靜有點害怕,也有點好奇,於是握緊陶娃躲在一棵樹後偷看。
 
  這團銀光越來越近,她看得目瞪口呆,原來那是一名女子。在月光下的女子,居然全身泛著一層淡淡的銀光,她在山間走著,彷彿腳不沾塵,輕輕的,沒有一點聲音。
 
  她……她是妖怪嗎?可是,她長得秀麗脫俗,臉色雖然冷漠,卻全身帶著一股聖潔的靈氣,一點也不嚇人。
 
  她從遠處走來,靠近徐靜躲藏的樹林時,忽然停了下來。她微微閉著眼,似乎在感應什麼,然後半轉過身,朝徐靜的方向走來。
 
  「她看到我了嗎?她知道我在這兒嗎?」
 
  徐靜的一顆心跳得厲害,又害怕又興奮,她緊緊握住陶娃,看著這個泛著微光,像是仙女的女子接近。
 
  女子走到徐靜面前,徐靜仰頭看著她,這時,她身上的銀光退去,看起來跟普通人一樣,有頭有身有手有腳,手上還拿著一柄拂子,不是什麼妖怪,徐靜這才放了心。女子身穿簡單的白衣,在月光下顯得清亮。
 
  「你叫什麼名字?」女子問。她的聲音輕柔,可是自有一番威嚴。
 
  「我叫徐靜。」她小聲的說。
 
  「嗯。」女子澄澈的眼睛看著她,然後伸出食指,按向她的眉心。徐靜感到一股冰冷的氣鑽進她的腦袋,剛開始有點冷,讓她忍不住一震,不過很快就適應了,覺得還滿舒適清爽的。
 
  「不錯。」女子收回手,點點頭。
 
  徐靜不知道什麼東西不錯,愣愣的看著她。
 
  女子想了一會兒,柔聲的問:「你想不想當我的徒弟?」
 
  「我爹爹已經教我燒陶了,我不需要師父。」徐靜搖搖頭。她看爹爹跟窯場的工人們都以師徒相稱,以為這位女子也想教她做陶、燒陶。
 
  「我不教你燒陶,」女子淺淺一笑,「不過我可以教你練氣。」
 
  「你是誰?練氣是什麼?」徐靜歪著頭問。
 
  「我叫月升,」女子說,「練氣可以讓你身體好,精神好。」
 
  「練氣也會讓我跟你一樣,身體白白亮亮的嗎?」徐靜長得白淨端正,細眉圓臉,看過她的人都誇她是個小美人胚子,可是這位叫月升的女子,不管是長相還是特質,都深深的吸引著她,徐靜覺得她美極了。
 
  「練氣讓你變得聰明,思緒清亮。若內功外功一起修習,還能讓筋絡更靈活,更了解自身的能力。」
 
  徐靜沒有完全聽懂月升的話,但是月升的話彷彿有種魔力,讓徐靜願意為她做任何事。徐靜用力的點點頭。
 
  「好,你先回去睡吧。等你爹醒來,我會親自跟他說的。」月升慎重的語氣讓徐靜受寵若驚。接著月升拉起徐靜的手送她回家,徐靜感到手心傳來的氣息,沁涼又溫潤,她的小手讓月升握著,小小的心靈帶著滿足。
 
  徐靜進到屋子,躺回床上,她從窗戶望出去,月升的身影就在籬笆外,她在一棵大樹下靜坐。徐靜感到心安,一種溫暖的情緒在心裡升起,她閉起眼睛,終於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徐靜一醒,就聽到爹爹跟月升講話的聲音,爹爹似乎不太高興,月升低聲說了些什麼,爹爹也低聲回應,她聽不清楚兩人在說什麼,緊張的等著。過了好一會兒,姊姊阿慈過來叫她到前廳去。
 
  她怯生生的來到爹爹的面前,偷看著兩個人的臉色,可是猜不出來他們的想法。
 
  「靜兒,過來。」徐六師的聲音平和,「這位道姑想要收你為徒,這是你的福分,快來叫師父。」
 
  「師父。」徐靜小聲的說。她的心臟劇烈的怦怦跳著,不知道這個師父如果不教她製陶,那會教她什麼?還有,她是不是要離開爹爹姊姊了?她不想離開他們啊!
 
  師父似乎可以感到她的不安,輕聲的說:「我跟你爹商量過了,你不需要跟我四處行走,我每年會來這裡兩個月,這兩個月裡,你專心跟我練氣,不跟外人接觸,可以嗎?」
 
  這句話雖然是問句,可是語氣莊重嚴肅,讓人不敢拒絕。徐靜看著她,鄭重的點點頭,心裡充滿期盼。
 
  「好,那就從今天開始吧!」師父說完,馬上就站起來,一點也不浪費時間。
 
  接下來兩個月,姊姊搬去爹爹房間,爹爹去睡窯場。除了上茅房外,月升跟徐靜形影不離,她從基礎開始教導徐靜,包括如何取食,從食材調理身體;如何呼吸,用氣運行穴道;如何睡眠,從休息中獲得能量。然後教她識字,學習事理,認識五行。
 
  徐靜天資聰慧,領悟力高,學習得很快,月升嘴上沒多說什麼,不過她暗暗欣賞徐靜積極的行動力,這是她其他四位徒弟所沒有的特質。
 
  「師父,我要練多久,才會像你那天身體亮亮的?為什麼你後來都沒有亮亮的?」徐靜好奇的問。
 
  師父微微一笑,「我出生時,身體吸收月亮的陰柔之氣,之後的歲月,我每到月圓身體就會發光,直到我跟我師父勤練真氣,學會如何控制,這樣才不會嚇到人。那天我在山裡,四下無人,我藉著滿月練氣,讓身體發光,沒想到給你遇上了。想來也是緣分,我就收你為徒了。」
 
  「所以我怎麼練也不會亮亮的?」徐靜嘟著嘴,心裡好失望。
 
  「你有你的能力。」師父正色說,「你們徐家代代製陶,跟土有很大的連結,你練的土氣將會很強大。像你手中的陶娃,那陶土來自沉厚古老的地底,如果懂得好好利用,它將帶給你許多未知的能量。」
 
  徐靜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她不知道,這番話日後將為她帶來巨大的改變。
 
  兩個月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徐靜年紀小,只學到很粗淺的東西,但是已經令她非常開心。雖然師父永遠臉色冰冷,不茍言笑,但是對於從小失去娘親的她,月升的出現提供女性長者的角色,在師父身上,她找到對母親缺失的情感。
 
  「師父,你一定要走嗎?為什麼不能多待些日子?」徐靜語氣帶著傷心,她不想師父離開。
 
  「我也要去看看你其他的師兄師姐。」師父收拾包袱,她的東西不多,但是很用心的用拂子仔細揮拭,把衣物打包起來。
 
  「我什麼時候可以見他們?我可不可以跟師父去見他們?」師父告訴過她,她有三個師兄,一個師姐。她很嚮往有一天可以跟他們一起隨著師父練真氣。
 
  月升沒說話,想了想,「等你再大一點。」
 
  月升心中估算,徐靜若照目前的進度修習下去,等過段時日法力夠深,這麼一來,她的五個徒弟都找全了,隱靈法就可以傳下去。這徒兒聰明伶俐,舉一反三,雖然入門最晚,年紀最小,但是潛力無窮。她也發現,徐靜對她的崇拜依附是那麼快,那麼深,讓月升又驚訝又感動。
 
  月升一向獨來獨往,一生專注於修煉真氣,全心尋找保全闇石的法力,從來沒有特別把情感放在某個人身上。她嚴格督促每個徒弟,徒弟們也對她全然景仰與尊重。可能是徐靜自小失去母愛,讓尚屬年幼的她,馬上對月升產生依戀孺慕的情感。
 
  月升心疼這樣的心情,但是也警惕自己,修煉真氣忌諱情緒干擾,大愛大恨都會影響修為,而且她知道,自己長生不老,可是身邊的人終有一天會比她先死,徒弟們也不例外,她必須學會對任何感情淡然處之:不倚望,不祈求,就不會傷心失望。
 
  「靜兒,我要走了,我走後你再幫我跟你爹爹說一聲。我教你的基本功夫你要每天好好練,明年我會再回來。」
 
  「師父……靜兒會想你。」面臨離別,徐靜用手不停的抹著眼淚。
 
  月升緩緩吐納氣息,調整心情。「靜兒,想師父的時候,就努力用功,每過一天,我們見面那天就更快來臨。」
 
  徐靜點點頭,兩個月來的朝夕相處,讓她很捨不得與師父分開,但也只能看著月升的背影,獨自消失在林中。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300
定價 $38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