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王梅、李瑟、林芝安 、張曉卉
出版社 天下雜誌
裝訂 平裝25開
出版日期 2008/04/30
ISBN 9789866759628
可扺用 折價券 / 購物金

單國璽的告別之旅《跟親愛的說再見》(增訂版)

一生一定要會寫的企劃案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精采目錄】
聖嚴專訪》生命是無限的,我們終會再相見
聖嚴專訪》心可以打太極拳
生死告別書-孫大偉的遺囑腳本
單國璽的告別之旅-發揮我最後的剩餘價值

【本書簡介】
因為認真面對死亡,使我們更加珍惜生命,盡心盡力活著。因為在未來的無限的生命裡,我們還會與親愛的再相見…

最近有位企業家,儘管醫生一再跟家屬說癌末最後階段無法治療,不如安寧照護,讓他安詳過幾天有品質的生活,但家屬不能接受,仍要醫生再治下去,可憐的病人終究還是走了,卻身軀浮腫、發黑、氣味難聞,醫生直到很久後仍難過不已,他說,「最後那些天,他是一隻腳踏在地獄裡地活著啊。」

一般人旅行前都會檢查是否帶全了東西,是不是買夠了保險,卻不會想到萬一出什麼意外,有沒有也預做準備,有什麼意願接受什麼樣的醫療?有沒有指定代理人,代替自己與醫護人員溝通?臨終前要不要被搶救?

所謂的「搶救到最後一刻」,除了可以救回來的之外,大多數並非救得回來,卻留下逝者肋骨斷裂、牙齒脫落、血流滿面…,且家人遺憾不已,有的是倉皇間做的決定,事後卻發現其實是傷害,有的則是病人堅持要急救,家人若到時候不做急救,也會有罪惡感。

我們無法預知自己會如何死、何時死、會不會也遭遇到時難以認定的困難,造成家屬反目、醫護為難、自己的尊嚴蕩然無存。只有在目前人還平安且意識清楚時,豁達面對,愈早說清楚寫明白愈好,包括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預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意願書、預立醫療委任代理人委任書。

因為認真面對死亡,使我們更加珍惜生命,盡心盡力活著,貢獻對別人的關愛。本書採訪了四十多位名人,如孫大偉、孫越、聖嚴法師、樞機主教單國璽、趙可式教授等,並提出醫學知識,供照顧親人的人了解,何時何種情形形會是醫療的終點,需要預做準備、如何陪伴,以及如何說再見。

死亡並非一切的結束,而是另個似錦前程的展開。相信亡者還會繼續他下一段的旅程,也將使未亡親友安頓了對死者的牽掛。誠如聖嚴法師在接受採訪時所說,相信我們有無限的過去,也有無限的未來,我們仍將再與親人再相見,抱著這樣的信念,放心寫下人生最重要的企劃案─預立醫囑與遺囑,將是自己所能為自己做的最重要的生命安排,也將使家人安心放心。

 

【書摘推薦】單國璽的告別之旅:發揮我最後的剩餘價值
2006年7月,當醫師宣告85歲的天主教樞機主教單國璽得了肺腺癌,大概只剩下最後4個半月的生命,單國璽就像大多數癌症患者初聽噩耗的第一個反應「為什麼是我?」
 
他非常震驚,但祈禱半小時後,馬上就恢復平靜,並且欣然接受,「為什麼不是我?」自己雖是神職人員,但並沒有不生病的特權,「我相信天主一定有祂的道理,我們不要為難天主顯神蹟,而是禱告讓我轉化成力量,」他娓娓說出轉折。
 
癌症是隨身「小跟班」
確診之後,醫療團隊顧及單樞機年事已高,恐不適合動手術開刀以免傷及動脈,但化療、放射線治療也各有風險,擔心破壞器官組織造成衰竭,最後決定讓他當「白老鼠」,使用剛通過臨床試驗2年的肺腺癌標靶藥物「得舒緩」。
 
截至目前為止,該藥物雖無完全治癒病人的案例,但單國璽使用後胸腔內的腫瘤面積明顯縮小,癌細胞也受到控制,沒有繼續惡化,反應算是相當良好,原本醫生預估4個半月的生命已延長至1年6個月。不過,藥物也會產生一些副作用,譬如耳鳴、手腳指發黑、口腔內黏膜乾裂、毛囊發炎、頭髮捲曲等,「我現在變成自然捲,」單樞機不忘幽默。
 
預知自己時日無多,單國璽自比,「好像被宣判了死刑,只是在等待執行」。利用這段時間他寫好遺囑,交代若干身後事:到了癌末若是無法自理生活,就安排安寧療護;喪禮使用便宜的棺木,旁邊放一支復活蠟燭與十字架;謝絕輓聯、鮮花;遺體埋入土中化作肥料,回饋給大地……。
 
單樞機也做了自我反省:生命從何來?死向何處?這輩子到底活出什麼意義?他毅然決定發揮自己最後的「剩餘價值」,馬不停蹄穿梭在全省各地的監獄、學校、機關做「生命告別演講」,原本預定的巡迴演講只排到2007年底,但愈來愈多的邀約將他的行程拉長至2008年3月。
 
到醫院回診時,醫生好意提醒他,「我在報紙上看見你到處跑,這樣不好,你應該多休息,保持體力。」單樞機開玩笑回說,「我已經比你們預估的時間多活了這麼久,這些都是我賺來的,要連本帶利撈回來。」
 
單樞機深信,抗癌最好的「治療」是面對它,並且超越它,而不是被它征服;與其每天活在癌症的魔爪下苟且偷生,不如好好善加利用,向外傳遞愛與寬恕的種籽,「我把癌症當成身邊的『小跟班』,隨時提醒我、鞭策我,所剩時間無多,需要加快腳步,做些榮主益人的事。」
 
第五位華人樞機主教
單國璽1946年入耶穌會擔任修士,迄今已修道61年,他是第5位被教宗任命的華人樞機主教,也是唯一從台灣地區被策封的樞機主教,之前的4位田耕莘(北平)、于斌(南京)、龔品梅(上海)、胡振中(香港)都已相繼過世。
 
所謂「樞機主教」,在天主教的地位僅次於教宗,平日協助教宗管理教會事務,當教宗出缺時,由樞機團選舉下一任教宗。到2006年止,全世界共有193名樞機主教,因為在祭祀典禮中穿紅衣、戴紅帽,一般也稱為「紅衣主教」。
 
在擔任樞機主教之前,單國璽曾先後出任花蓮、高雄教區主教。這中間還有一段插曲。花蓮主教出缺時,教宗曾連續任命了3位,但都被婉拒。後來,教宗欽點他接替這個位子,單國璽以為教廷弄錯名字,因為依據過去的傳統,出身耶穌會的修士沒有擔任主教的前例;而且自己毫無這方面的行政經驗,也從未傳過教,只是當過校長、光啟社社長。
 
一接到任命狀,單國璽就寫了一封信給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說明立場。教宗回了信,上面只有3個簡單扼要的英文字:「You can learn.」(你可以學)。況且,耶穌會的修士必須遵守三大宗旨:守貧、絕色、服從。他不能拒絕。「坦白說,我是很平凡的人,從未想過自己會做到樞機主教,但我服從,一點一滴往上累積經驗,」他經常舉出這段經過,勉勵別人遇到挑戰,不要害怕,而是盡全力去做,潛力就會被激發。
 
受到大愛的感召
單樞機表示,這一生當中,有二人對他影響他至鉅,其一就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其二則是他的小學校長、德裔匈牙利籍神父隆其化。
 
全球各地的主教,每隔5年必須到教廷向教宗述職,每次都得在羅馬停留10餘天,教宗一一接見。單樞機最後一次見到波蘭籍的若望保祿二世,是在2005年復活節前夕,當時,若望保祿二世的健康情況不佳,教廷的行政官員特別囑咐「每位主教和教宗談話不要超過3分鐘」,但教宗和單樞機卻足足談了13分鐘。
 
1981年,若望保祿二世在梵諦岡聖彼得廣場遇刺,子彈射進腹部,鮮血從教宗白袍滲出的畫面震驚全球,所幸沒有傷及要害。教宗出院後,親自與襲擊他的槍手會晤,並且用「愛」寬恕了這名暗殺他的人。
 
若望保祿二世受到槍擊後健康情況大不如前,晚年疾病纏身,但直到生命結束之前,他一直在為人類服務,蠟炬成灰淚始乾,人生到最後一刻都要把全副的光熱燃燒殆盡。若望保祿二世過世之後,全世界有150餘國派特使團弔唁,還有4百萬人湧進羅馬,爭相瞻仰他最後的儀容。
 
單國璽讀小學時爆發抗日戰爭,日軍攻陷他的老家河北省濮陽縣城,很多老百姓都躲進天主堂內避難,日本兵跟進來想抓人,滿臉大鬍子的隆其化神父單槍匹馬杵在門口,雙手一攔,凜聲喝道:「這裡沒有你們要抓的人!」日本兵用刺刀要脅,他也不為所懼,日軍只好撤退。
 
還有一次,隆其化神父外出探望病人,回程遇到搶匪,零下10度的低溫,隆神父身上穿的棉衣褲全都被扒光了,只剩下內衣、內褲,狼狽地回來,差點沒把命給送掉。
 
受到隆其化的感召,單國璽後來也立志當神父,以服務人群為終身職志。他透露,父母原本還替他安排了一個結婚的對象。
 
癌症是天主的恩賜
曾有記者問單國璽,「你認為這輩子奉獻最多是在什麼階段?」他不假思索回說,「就是在我得了癌症以後。」
 
「沒有生病之前,不知道何時才是生命的終點,現在終於知道了,基督耶穌給我完整的人生觀,要做就做一個真正犧牲奉獻的神父,才真正達到我修道的最高境界,」他溫和堅定地表示。
 
也有人針對他得癌症,提出質疑,「上帝為什麼不獎賞好人?懲罰壞人?讓好人長壽?」
 
單樞機充滿睿智回答,「聖經說:『天主的心,超過我們的心。』獎賞是我們人類的想法,但我們只是渺小的受造物,無法去評判天主,不能用人類的尺寸去丈量無限的神,否則就是自不量力;況且,我們說的好人、壞人,只是看到表面,好人也有缺陷,壞人也有行善的時候。」
 
對他而言,最大的獎賞就是永恆的愛與被愛,這是最幸福的。「癌症是天主給我的恩賜,」單國璽形容,「我就像是要回家,已經走到家門口,應該很高興,因為穿過死亡的隧道之後,就到達柳暗花明,馬上就會見到天主,進入無限永恆的大愛,再也沒有痛苦。」

推薦序

預立醫囑遺囑,自在心安
李瑟

拜醫療科技之「賜」,疾病治療可以一直治到最後一秒,生命延續一段時間,卻也讓病人痛苦延續,掙紮在生死線上,已發生的事件很多,讓人不忍心。

政壇一位長者中風數次,最近一次使他迄今昏迷了好幾個月,或許是家屬無法接受,不能提出在無法再治療時,不再給予某種治療或簽署放棄搶救心肺的文件,讓醫護人員也不知如何是好。

另一位則是在臨終前,尚有意識但語言不清,家人應醫生之請,詢問他是否要急救,病人只能回應「我我」,家人解讀為老先生仍不放棄,因此要醫生一再急救,,結果病人還是走了,留下週遭人複雜的情緒。

還有一位企業家,盡管醫生一再跟家屬說癌末最後階段無法治療,不如安寧照護,讓他安詳過幾天有品質的生活,但家屬不能接受,仍要醫生再治下去,可憐的病人終究還是走了,卻身軀浮腫、發黑、氣味難聞,醫生直到很久後仍難過不已,他說,「最後那些天,他是一隻腳踏在地獄裡地活著啊。」

想要傳播現代人不再忌談死亡,愈早在生前預立醫囑(生遺囑),為自己人生最後階段預作彩排,是《康健》雜誌編寫這本《跟親愛的說再見》的最主要用意。

檢視旅行前的清單
如同張曉卉與王梅的文章所說,一般人旅行前都會檢查自己是否帶全了東西,是不是買夠了保險,卻不會想到萬一出什麼意外,有沒有也預做準備,有什麼意願接受什麼樣的醫療?有沒有指定代理人,代替自己與醫護人員溝通?臨終前要不要被搶救?

很多人從電影中看過很多次「搶救到最後一刻」的畫面,卻少有人看到後果是什麼,除非你曾經不幸在現場。

根據醫護界的說法是「驚心動魄」,尤其大多數並非救得回來,卻留下逝者肋骨斷裂、牙齒脫落、血流滿面……。
和信醫院身心科主治醫師王金龍更且提出,家人在倉皇中一旦做了搶救的決定,事後卻發現是傷害,往往自責不已。

而另方面,若是病人堅持要急救,家人若到時候不做急救,也會有罪惡感。

因此需要提早讓每個人都有機會事先去思考這個事情,王金龍說。

和信醫院目前對於病人與家屬實施觀念的溝通,在一住院的時候,就設法讓病家知道我國也如同別的先進國家一般有立法,法律保障病人「有選擇自己身體如何被處理的權益」,寫下你的意願讓醫生知道,也隨時可以改變你的主意,把要改變的決定寫下來,簽名及附註身份證字號,可隨時生效。

並且可將你簽的這份隨身攜帶,無論你到哪裡都可以拿出來,讓醫護人員瞭解你的意願。

王金龍說,寫清楚的重要性,在美國植物人泰莉案中充分說明。泰莉事先曾表達過意願,但沒有寫下來,造成認定上的困難,當她先生認為應尊重她的意願,停止那些維生系統時,泰莉的父母反對,只好對簿公堂,讓法官來解決。造成家人對立,而可憐的泰莉則在全世界的注視下離世。

愈早說清楚寫明白愈好
我們無法預知自己會如何死、何時死、會不會也遭遇到時難以認定的困難,造成家屬反目、醫護為難、自己的尊嚴蕩然無存。只有在目前人還平安且意識清楚時,豁達面對,愈早說清楚寫明白愈好。

孫越的例子可供大家參考。他與妻子在70歲生日那天簽下了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預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意願書、預立醫療委任代理人委任書三份文件,當作自己的生日禮物;並指定女兒做醫療代理人,在萬一自己不能表達意願時,代替自己與醫生討論。「從此自在心安,了無牽掛了,」孫越說。

孫叔叔從事終身義工,自從接觸、瞭解了生前預立醫遺囑的重要性之後,就常利用看電影、電視的劇情當機會,跟妻、兒、朋友聊,如果有一天我要走了,就要怎樣做,要穿什麼衣服、追思禮拜要有二首歌,誰唱指定曲,誰唱自選曲……,「嚴肅的話題要輕鬆談,被交待的人會嚴肅聽,」他說。

他也與孫媽媽找出聖經研究,從信仰來討論生死,逐步有了共識,都能面對這件事:一家人總有一天會分離,會有人要先去一個有盼望的地方(天國),但因為是個有盼望、生命仍將繼續旅行的地方,所以不致害怕。

這個觀念就連佛教聖嚴法師也認同,人的生命無限,靈魂離了肉身還會繼續下個旅程。

孫叔叔到各處演講宣導這種積極豁達面對生死的觀念,並且更進一步強調,在活著的時候,要更大量地給別人愛,「把每天都當最後一天來用,不要等到不行時才做人生最後的交待。」

跟他一樣積極的人還有天主教的樞機主教單國璽與佛教法鼓山的聖嚴法師。

讓遺體與大自然合一
2006年7月,當醫師宣告單國璽得了肺腺癌,大概只有4個半月生命時,單主教就像大多數癌症患者初聽噩耗一樣,第一個反應「為什麼是我?」

但祈禱半小時後,他恢復平靜,並且欣然接受,「我相信天主一定有祂的道理,我們不要為難天主顯神蹟,而是禱告讓我轉化成力量,」

他寫好遺囑,交代身後事:癌末無法自理生活,就接受安寧療護;喪禮使用便宜的棺木,旁邊放一支復活蠟燭與十字架,謝絕輓聯、鮮花;遺體埋入土中化作肥料,回饋給大地……。

他也自我反省:生命從何來?死向何處?這輩子到底活出什麼意義?決定發揮自己最後的「剩餘價值」,馬不停蹄穿梭在全省各地的監獄、學校、機關做「生命告別演講」,一年半來感動了很多枯竭的心。

聖嚴法師體弱多病,不但早早就舉辦儀式傳承果東師父接位主持法鼓山,自己仍一本慈悲心與樂觀幽默,視需要出席場合去貼近人們的需求,鼓勵大眾積極體認生命的意義。

他不斷開示大眾,瞭解生命無常,要更加珍惜與善用生命,不斷地學習、奉獻,使自己成長,心裡常想著幫助別人,成就他人。而「當我們貢獻他人的時候,其實獲利最多的往往是我們自己,」他說。

他也早已寫好了醫囑,要讓自己非常輕鬆地走,「當醫師判斷我得走了,非死不可時,就放棄積極急救,請讓我平安地離開吧。不想臨走前還要受刑,這是在虐待臨終者,」在接受《康健》採訪時他坦言不諱。

對於告別式,他也推廣環保自然葬法,法鼓山去(2007)年捐出一塊地作為「臺北縣立金山環保生命園區」,種植各種花卉,亡者不分宗教信仰,都可免費把骨灰放在花草土地之間,合為美麗的花園,他交代他過世後也要用這方法與大自然合一。

送給自己與家人最好的禮物
因為認真面對死亡,使我們更加珍惜生命,盡心盡力活著,貢獻對別人的關愛;也未雨綢繆,預先彩排規劃,立下醫囑遺囑,交付親愛的家人最安心的一份禮物。

因為在未來的無限的生命裡,我們還會與親愛的再相見。

目錄

序 預立醫囑遺囑,自在心安

第一章 誠實面對死亡,盡心盡力活出自己
單國璽 發揮我的最後剩餘價值
孫 越 把每天當最後一天

第二章 最後的醫療 病人家屬難做的功課
推算醫療的終點
當醫生宣告病危
要不要放棄最後的搶救?
簽了醫囑,醫生會不會不管了?

第三章 醫囑與遺囑
預立醫囑得到善終
預立遺囑:寫下人生最重要的企劃案
倫理遺囑:親愛的,我有話想對你說
孫大偉的遺囑腳本,不斷創作中…

第四章 最後的照顧與陪伴
抱抱我,好嗎?——最後的照顧與陪伴
在失控的身體外找出路

三姐、姐夫教我欣賞老病死——奚淞家族生命故事
何時該接受安寧療護?
末期病患的疼痛處理
我該申請居家安寧療護嗎?
在家裡,家屬該故的事
想起父母,都是他們燦爛的笑容——何方興家族經驗

第五章 最後的告別
當生命漸至終點
留一口氣回家
迎向那道愛的光芒
說著故事送你走——盧修一、陳郁秀的故事

第六章 親愛的,再見!
抱著似錦的前程而離去——如何辦告別式
家屬需要知道的事
專訪聖嚴法師:生命是無限的,我們終會再相見
原野三重唱的最後一首歌
幫瑋澤再辦一次同學會
哈哈大笑 絕不失禮


TOP
已售完
會員價 $237
定價 $30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