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宋宜璋、蕭尊賢
出版社 天下雜誌
裝訂 穿線膠裝12開
出版日期 2011/12/15
ISBN 9789862414477
可扺用 特價商品,不適用折抵服務

飛羽台灣

驚鴻一瞥 台灣野鳥108

★余光中等藝文名家驚艷收藏
★倫敦紐約海內外藝廊熱烈邀展

臺灣鳥類密度世界第二,是國際知名的賞鳥花園,
台灣野鳥攝影家John&Fish在全球最受歡迎的網路照片
分享平台Flickr上,分享臺灣鳥類的經典身影,
創下三百萬人次超高點閱率!

推薦加價購商品

文字字級

簡介

「鳥是永不卸妝的演員,大自然是永不拆卸的舞台,生存是永不厭倦的戲碼。
當鳥飛進鏡頭,戲劇就自動上演,直至飛離。」
~宋宜璋 John


余光中等藝文名家驚艷收藏
倫敦紐約海內外藝廊熱烈邀展
Flickr三百萬人次超高點閱率


  臺灣鳥類密度世界第二,是國際知名的賞鳥花園,台灣野鳥攝影家John&Fish在全球最受歡迎的網路照片分享平台Flickr上,分享臺灣鳥類的經典身影,創下三百萬人次超高點閱率!


為了抒解壓力,John自2006年開始走進大自然裡賞鳥、拍鳥,他以「鳥的同理心」拍攝,熟練如機械般地靈活掌鏡,來跟上牠每一步的跳躍,並在內心底韻成曲的那一剎那,按下快門。

書中的作品,都在台灣幾個尋常的地點:故宮、植物園、烏來、坪林、大雪山、合歡山…拍攝,以犀利的鏡頭、特殊的視覺觀點,接近油畫的質感,呈現108幅台灣原鄉精靈的最永恆、唯美的「驚鴻一瞥」,結合俳句與拍攝當日的心情寫真,也是John藉拍鳥創作來傾聽內心的聲音的108格圖與文的紀錄。

「鳥,在John的鏡頭中,
其實也會開會、會祈禱、會沉思、做鬼臉,
也會表現出熱戀情懷。
因為傾聽,因為設身處地,
每一張照片留下的,
是祥和,是鳥的真實個性,
牠們的每個凝視,穿透我們的心。」


本書特色:
1.中英對照
2.隨書附贈精緻皮革藏書票


名人/ 網友熱情推薦~
「數位時代「橫空出世」的生態攝影藝術家John,引動無數海內外網友來台捕捉飛行精靈的美麗身影。這是一則網路時代才有的觀光行銷傳奇!
─資深部落客、國際領隊、旅遊節目主持人 工頭堅

「John&fish出這本書,我看最高興應該是上帝,因為終於有人看懂了祂的藝術作品,終於有人明白祂安排什麼鳥吃什麼果實、鳥兒的斑紋要在哪裡開始哪裡結束……」
─《棄業日記》作者、「直接跟農夫買」社群版主買買氏

「初次接觸John&Fish的作品,有種恍然大悟的震撼與驚喜,「原來鳥也可以這樣拍,原來這樣拍才有鳥啊!」」 ─資深部落客、「蛙單車環島贊助計畫」推動者 蛙大

「「牠所遨翔的天空」是我的音樂創作,欣見John&fish捕捉到這群天空原住民的絕美風華,「耳得之而為聲,眼遇之而成色」,台灣擁有這群天空精靈,不愧為美麗之島。」
─ 風潮唱片創辦人暨總經理 楊錦聰


Flickr迴響摘錄
「A wonder-filled image! The mood, movement, tone, the clarity, the action make this just breathtaking. Wow!」
「Splendid, couldn't even thought that such a bird can be seen in Taiwan!」
「This one is having an astonishment, looking through the multiple layers of this photo as it would be Art ! Yes, it is Art producing this picture.」
「Please don't ever stop capturing those amazing birds of Taiwan!!! 」
「A beautiful image, reminding me of painting on silk.」
「I'm sure learning a lot about Taiwan bird life through you, John&Fish.」

【內頁試閱】

Watch and Learn 天鵝孺慕


媽媽 我怎麼是白的
乖乖 你長大就會變黑了
吭 變黑噢!
乖乖 要記得外表不重要
媽媽的心 你的心 大家的心都是紅的

每年櫻花季是武陵農場一大盛事,一大片爭相怒放的櫻花,讓農場變成桃源仙境,此時農場水池另有焦點,那便是剛誕生的黑天鵝寶寶。黑天鵝有一隻白寶寶,小天鵝跟著媽媽學習覓食,一黑一白,眼神交會,你是我的過去,我是你的未來。
Cherry blossom season equals learning season for swan chicks at this remote farm. “Mom, how come you’re black and me white?” “Black or white, my dear, we are both beautiful with a warm heart.”
黑天鵝.攝於台灣 武陵農場
Black Swan, taken at Wuling Farm, TAIWAN

黃鴝碎彩 Granny’s Favorite Patterns

褪色的紅與綠
阿嬤的碎花布
便當與提鍋它包來
伴手跟土產它攜來
咱呆丸人的古早味
它封存

原住民公園內的晨光和冷風在鏡頭上產生了奇幻效果,狀元紅的大紅大綠頓時轉化成豔雅的漸層紅綠,千里而來的過境候鳥——黃尾鴝,形單影隻的覓食休養以儲備繼續南飛的體力,在大自然裏生命的相依存續是不斷上演的戲碼。
This male Daurian Redstart prefers firethorn bushes near the National Palace Museum, Taipei. His stylish outfit, with colorful berries and leaves as background, brings back fond memories of Taiwanese fashion sense half a century ago.
黃尾鴝.攝於台灣 台北市 原住民文化主題公園
Daurian Redstart, taken at Theme Parks of Indigenous Culture, Taipei City, TAIWAN


Playmates 小綠三玩

孩提時的童心
玩耍時的童趣
這幕
三小頑童瞎混
頓時
我的身縮了
我的心稚了
烏煙瘴氣也遠了

我們經常散步的至善路,有一棵雀榕,生長在湍流溪澗旁,潺潺水聲掩蓋了鳥叫聲,看著這三隻竄來竄去邊吃邊玩的綠繡眼,彷彿是只有影像沒有聲音的默劇。
A big Banyan tree stands alone by the cliffs not far from my home at Zhishan Road, Taipei City. Its red fruit is a favorite for Japanese Whiteeyes, so I waited there. This is my reward.
綠繡眼.攝於台灣 台北市至善路
Japanese White Eye, taken at Zhishan Road, Taipei City, TAIWAN

推薦序

作者自序

同理心拍鳥
John

拍鳥的看家要領就是要能靠近鳥,否則即使找得到鳥,若不能靠近則一切都枉然。一般在網路上google得到靠近鳥的技巧,不外偽裝、誘食、鳥音等方法,此處就不再贅言。本文想談談的是『同理心』這個私房技巧。

我們都有過類似的經驗─當走在街上,路人迎面走來,我們不假思索便能分辨出來者是否具威脅性,這並不是單純瞥見對方身形是否孔武有力的視覺反應,而是一種接收到對方釋放意念的直覺反應,舉例:一個滿臉橫肉的人心平氣和地迎面而來,不比一個追打同學的小學生更會引發我們的警戒心。這種對來者敵意的感受,是一種直覺反射,速度遠快於觀察、思考、作為的漸進反應。

這種反射同時包含針對性的解讀,如前例:一個追打同學的小學生迎面而來,我們很快便能解讀到自己並非他針對的對象,不必升高防備心;但來者如果是一個失控的瘋子,我們會因無法解讀其針對性,而做出提前走避的行為。

我的拍鳥要領,便是與鳥易地而處,嘗試以同理心來推想如何與牠互動,以下即細細道來。

對我而言,拍鳥並非扛著裝備一路跟拍狂追,而是找到一個理想舞台─拍攝場景,然後施展”等”功等著好戲上演,所以在抵達鳥點以後,我都會先在附近勘察有沒有好的『場景』。所謂「驚弓之鳥」,就是鳥都隨時保持警戒、不輕易入險境的,因此理想場景的要素一:須由鳥的觀點設想,這裡有沒有安全的逃離路線,否則景致再美也沒用,因為牠根本不敢來棲;要素二:要有值得牠逗留的誘因,如:果實昆蟲供牠覓食、水坑供牠飲水洗澡、密叢供牠躲藏...;最後才是要素三,是否符合拍出佳作之所,如:美學條件─很棒的光影、襯景、色彩;拍攝條件─地形是否方便用鏡,視界遮蔽是否太多、視角是否過高過低...等考量。

拍鳥多年下來,我知道三要素都齊全很不容易,有時候難免得在次級場景做出堅持或放棄的抉擇,我一般都會果斷地放棄,以免時間都等掉了,但有時候,經驗也會讓我做出與其他人不同的判斷,也因此捕捉到一些獨家畫面,畢竟鳥也是由習性、場域、氣候支配的生物,所以由經驗衍生的直覺有時候確實比較靈光。

果真遇到了好場景,也終於聽到鳥聲接近中,此時的我會盡快讓自己的思維切入面對鳥的心思模式─放慢或停止思維。我一直認為,人類的思維對鳥來說太複雜了,即使是最簡單的思維,牠們仍會感受到一連串刺眼的心光,所以必須安定身心,進入對鳥的思惟模式,以免釋出令鳥不解甚至驚嚇的心光。除此之外,要迅速地再次確認裝備是否已就定位;因為一旦鳥接近場景,任何多餘的動作,都可能驚動到牠,而這類的疏失大都源自於拍攝紀律鬆懈,如:忘了先擦好防蚊液,以致肢體過動而驚動了鳥,或忘了戴遮陽帽必須回車上拿...又驚動了鳥;要知道一整天也就這麼幾次機會,失誤不得。

一般來說剛飛來的鳥一定會對我進行『安檢掃瞄』,此時的鳥最敏感也最有防備心,所以讓牠卸下心防最為重要。為了給牠一個好的第一印象,要不我就停止思維讓心光停止釋出;要不就釋出「我是農夫」的心光給牠掃瞄。何謂「我是農夫」?就是把自己扮想成那個杵在田裡,專注於農作的農夫;然而,能不釋出心光最好,這是我最常用的,但當我必須移動或挪動裝備時,由於過程避免不了思考,我便會採「我是農夫」模式。總之,一定要讓牠覺得無須防備我。

只有鳥認定我不具威脅,再加上場景裡的誘因具足,鳥便可能在場景內活動,進展到此,終於可以把攝影技巧好好用上、把握美景按下快門,這階段,除了持續避免釋出令鳥不解的心光外,有一種心思是我會伺機釋出的,那就是『尊重』。我必須承認,我對人類攏絡彼此的思緒,如:讚美、感謝、祝福...,都不確定鳥是否能解讀,因此我並不會對鳥釋出這些訊息。但我相信,能在野外生存與延續血脈的鳥類,其心性一定也有其圓整的結構,不會是粗淺或混亂的,細密度或許不如人類,但應能感受的到『尊重』,所以在某些時刻,如;人鳥四目相對之時,我會對牠發出尊重的心光。

所以,在鳥活躍於場景的期間,我會以停止思考、我是農夫及尊重,這三種思維交錯釋出,有時候感性一點,我會向牠釋出─自己有幸生而為人的訊息,接著就是以熟練如機械般地靈活掌鏡,來跟上牠每一步的跳躍,並在內心底韻成曲的那一剎那,按下快門。

鳥是永不卸妝的演員
大自然是永不拆卸的舞台
生存是永不厭倦的戲碼

當鳥飛進鏡頭
戲劇就自動上演
直至飛離


以上是我拍鳥的心思寫照。至今,我仍樂此不疲地從拍鳥過程去感受每隻鳥的性格,探究相應的心光,再反芻於拍鳥上。也因常須放空人的思想一會兒而頗有感觸,確實反省到自己大部分的思維是造作的、無效的;其實,極簡的面對不代表愚蠢,極簡面對反而能準確的達成─做事不擾人、船過水無痕,這可是更高的境界呢!

---------

推薦序

另類台灣之光
工頭堅 kenworker(作者為資深部落客、國際領隊、旅遊節目主持人,現任職於雄獅集團)

當初收到天下雜誌的友人指名邀請為《飛羽台灣》寫推薦序,我有點訝異與困惑;畢竟,儘管自己在旅遊這個領域小有名氣,可是說起賞鳥,還真是門外漢。後來,當友人寄來 John & Fish 的一部分攝影作品,以及他們的 Flickr 網路相簿連結;我細心觀看之後,漸漸地捕捉到一些原本朦朧的感覺、終能理解他想讓我看到的美麗境界。

怎麼說呢?許多認識「工頭堅」較久的人,都知道我原本是個網路趨勢觀察者、也是網際網路的信徒。我覺得,網路以及數位時代的來臨,提供了許多更便利與相對平價的創作與發表工具,諸如越來越精良的數位相機、以及越來越簡易的部落格或相簿上傳平台;使得許多原本並非從事影像或文字創作的人,只要擁有獨特的眼光與美感、專注於某個特定的領域的觀照,都能夠讓世人有機會欣賞到他們的作品;所以我常說,這其實是個人人都有機會成為旅遊作家的時代。

話雖如此,真正要達到藝術的境界,依然必須有相當的天賦、加上熱情與堅持,方能獲得眾人的肯定與欣賞。本書的作者之一John,便是在這個數位、網路時代「橫空出世」的生態攝影藝術家;五年前,他只是一家小軟體公司的老闆,而 Fish 是他的助手。為了紓壓,他們開始結伴到戶外拍攝鳥兒,拍著拍著,竟然發現了自己非比尋常的天賦;當他們將相片上傳到國際性的 Flickr 相簿平台後,獲得了來自海內外的熱烈肯定與迴響,至今接近三百萬人次的點閱率,其中大多數是老外;甚至已有網友追尋他們的拍鳥路線、來台獵取這群飛行精靈的美麗身影。這,難道不是一種網路時代才有的、另類觀光行銷的傳奇嗎?

說到台灣美麗的生態與鳥類,令我回想到許多年前,剛開始學習當一個導遊/領隊時,也是先從本土的行程開始;有一回跟著一位資深領隊「逍遙」到福山植物園實習,這位大哥本身就是喜愛賞鳥的人士,因此總是隨身攜帶著賞鳥用的高倍望遠鏡以及腳架──這麼說來雖然有些不敬,但是當時我真的不太理解賞鳥有什麼樂趣可言;正當沉醉在水生植物池那原始的風景,只見他興奮地低聲喚我過來,透過望遠鏡的鏡頭觀賞池畔水鳥,才當場被鏡頭中的多彩飛羽給震懾;那幾乎是一種令人屏息的美麗。在那一刻,我才瞭解到,原本綠意盎然的景色固然美麗,然而林間畫龍點睛般的鳥類身影則更為醉人。

John & Fish以台灣的鳥兒為主角,不僅向世人展現了台灣珍貴的生態之美,也為他們自己帶來了自我實現的機會。如今,他們已經將公司交給專業經理人管理,專心拍鳥,當起藝術家,作品在藝廊展售;這,難道不是一種另類的台灣傳奇、台灣之光?更可貴的是,從他們已經進入藝術境界的作品中,或許能夠讓更多人深刻體認到,並非只有開設賭場或興建觀光飯店才是吸引旅客的方式;如果能夠珍惜台灣多彩的生態資源,或許我們就能創造更為永續、生生不息的旅遊模式。

我期待能夠有更多人理解 John & Fish 作品所代表的深刻意涵,也期許自己能夠向他們的精神學習!


拍鳥是超人
蛙大(作者為資深部落客、攝影家、設計家、咖啡廳老闆、單車環台計畫推動者,著有《島內出走》、《台灣稻香味》系列產品)

在我還沒開始拿起相機攝影之前,對於鳥照或是一些野生動物的照片,我一律將它歸納在教科書層級的影像,因為對我來說,那些照片只會出現在學校的課本或是百科全書當中,可能的原因有二,一是這些照片總是拍的比較制式一點,大概就是動物與飛禽類的大頭照,另一個原因是,可以拍到這些照片的人,一定不是正常人。

一次偶然的情況下,我拿起了相機,爬上了台灣的第一座百岳,開始了我高山攝影的創作生活。我喜歡隨性的拍照,不拘束也不刻意等待,而這種隨走隨拍的方式我也應該算是玩的得心應手、隨心所欲。直到有一次,在攀爬雪山的路上,記得在還沒到哭坡的半路上,大夥在一個休息點簡單的用餐時,突然飛來了兩隻比麻雀還要大一級的鳥,對鳥一無所知的我,也喊不出牠的名字,但對突來的機會當然不願錯過,連忙拿起相機就要朝他們打去,測光、對焦、移動,我一陣手忙腳亂後,還來不及回神,鳥兒早已沒入山林之中。

我還在回顧剛剛拍的照片,不一會嚮導笑著說:「那是金玉白眉,牠們通常會在附近出沒,會在登山客離開後,飛來撿拾剩下來的乾糧。」對打鳥毫無經驗也沒啥興趣的我,聽了嚮導的解說之後,突然感覺能夠在山林中辨識這些鳥類,瞭解牠們的特性,進而可以攝獵到牠們,想想其實是還蠻屌的咧。雖然看著剛剛那些慘不忍睹的「鳥照」,但這次短暫的邂逅,讓我對打鳥也開始產生了一點興趣,也開始瞭解箇中的樂趣。

因緣際會下,接觸了John&Fish的飛羽作品,記得看到他們第一張作品時,有種恍然大悟的驚喜,「原來鳥也可以這樣拍,原來這樣拍才有鳥啊!」我驚訝的告訴我自己,這些作品中除了顛覆了我對於鳥照與教科書的連結外,也讓我開始細細的品味照片中所要表達的意境,甚至因為這些畫面太難取得,也開始去研究這些畫面要按下快門當下背後的點點滴滴,若不是因為自己也玩攝影,否則應該無法體驗到這些不為人知的一面吧。

拍攝飛羽這件事的難度,除了可以「拍到」已經是一件不簡單的事之外,我想超專業的器材、超高超的技巧、超專業的知識、超豐富的經驗外還要有超於常人的耐心,這些因素幾乎是缺一不可,如有再好的運氣,只要少一樣這麼「超」的底子,我想,拍攝的結果絕對是渾然不同的,光要具備這些能力,就可以想見John&Fish需要下多少的功夫還有熱忱。

台灣因為地理位置的關係,也因為台灣地形風貌的多樣性,讓我們的生態也更加的豐富,這是台灣很棒的資產。透過John&Fish在網路上分享了他們的作品,不但讓身在台灣的我們睜大了眼,了解自己的土地上原來有這麼多可愛的物種,也因為網路無國界的分享,他們的努力也進而吸引了許多國外喜愛飛羽的同好們,一同來到台灣享受用鏡頭打鳥的樂趣,這也算是一種另類的行銷台灣,想不到可以透過鏡頭將這些鳥兒與台灣之美給散播出去。

在都市化與現代化的同時,希望透過更多像John&Fish這樣默默耕耘的傻子,將台灣各種不同的美給挖掘出來,分享給大家,也衷心的期盼John&Fish在更多年後依然可以捕捉到這些動人的畫面,這也代表著,我們透過這些分享,認識了牠們,也更愛牠們,進而一起來守護著牠們。


我想上帝應該很高興
買買氏(作者為資深廣告文案,Facebook「直接跟農夫買」社團版主,著有《棄業日記》)

還記得第一次欣賞到John& Fish的大作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這絕對不可能是攝影作品!要不是畫的,就是合成的。因為每個畫面都美得太扯了、像經過精算,不論是每一隻鳥身上的斑紋該結束在哪、每一根樹枝彎折的角度、每一朵小花的顏色配置,根本都像經過黃金比例計算般的渾然天成,實在不像是照片而是藝術作品。

直到自己離開都市棄業出走,花了整整一年停下腳步觀察這個世界後,才發現,自己真是個傻呆。這哪是假的?而是在充滿虛偽的人造世界中活久了,竟讓我遺忘了真實世界的美麗,遺忘到不相信。這豈不是跟吃慣塑化劑,喝到鮮打果汁反而覺得味道不對一樣,我們人類還真是傻爆了啊!

John&Fish出這本書,我看最高興應該是上帝,因為終於有人看懂了祂的藝術作品,終於有人明白祂安排什麼鳥吃什麼果實、鳥兒的斑紋要在哪裡開始哪裡結束,可都有色彩學和美學的意義啊~

透過John&Fish的作品,我也才恍然大悟原來迪士尼卡通片其實都是寫實紀錄片,大自然中的動物還真的有思想和情緒!我以為腦袋只有彈丸大的小鳥,在John&Fish的鏡頭前竟然也會開會、會祈禱、會沉思、做鬼臉,我甚懷疑其中幾張牠們在罵三字經;當然也會和人類世界一樣,有那種令人羨慕又做嘔、光天化日下擁抱激吻的熱戀情侶。

自從寫了《棄業日記》後,每回演講我總是開玩笑得和大家分享,自己住在都市生活的時候只看過三種生物─寵物、蟑螂、老鼠,難怪不懂得保育,因為根本沒見過其他生物啊!直到辭掉工作去鄉下、山林,有機會很閒的花一整個下午蹲在樹叢裡看毛蟲、一整個早上數小鳥,才發現原來有些毛蟲竟然長得像可愛的兔子、原來5公分小鳥對孩子的愛一點都不輸185公分的人類父母,原來世界上有太多生物比自認萬物之靈的人類更優雅有德行…我實在想不透我們到底憑什麼可以剝奪他們的生存權利?

而仔細看了John&Fish的攝影地點,我也不覺害羞起來,原來要得到這些啟發根本不一定要花費車費和油錢跑得大老遠啊,這些驚喜竟根本就在我們身邊,只要我們願意暫停,睜開眼睛裡的心。不過我依然懷疑John&Fish要不是外星人,要不就是眼睛的構造跟我們其他人類不同,否則明明在一樣生活在台北,他們怎麼能看到這麼多許多台北人這輩子都沒見過的畫面。這整本書中竟有一大堆經典鏡頭不在深山裡,而是在台北植物園、關渡、河濱公園裡,像封面那隻展翅的藍鵲,拍攝的地點竟是在台北近郊的行義公園。

或許是托John&Fish的福,今天租屋處的12樓窗台竟然飛來了一隻唱歌的白頭翁!不說了,我要學John&Fish睜開眼睛裡的心,好好瞧瞧這小精靈要告訴我什麼訊息……

-------------

作者後記

靜聽內心的聲音
John

回想起來,從小我便常潛游在思惟世界裡,反覆檢視自己的思緒與揣摩別人的思想,久而久之追究思惟的源頭─心性,便成為我人生最深切的要務。

曾經無數次想嘗試以思惟來回究心性,但卻總是碰壁,畢竟自己怎能舉起自己呢?心性,就像雲霧裡的山,龐然存在卻不知輪廓,年幼的我對於此,只好深深要求自己要記住─「看不清楚自己想法的源頭,別認為自己是對的」。

於是從那時起,舉凡重要事情,為提防自己誤事,為求事情能功不唐捐;「頻頻反省、步步驗證」便成為我的做事特質,而「想太多」卻也變成別人對我的看法。

2006年是自我矢志為知識經濟開路而投入知識科技研發創新的第二十年,由於過程中資源極度貧困,我必須身負多重重擔,終至身心疲憊至極,為求紓壓,於是開始走向台灣山林以拍鳥自娛,每回踱步於山林間,「淡出生涯、回歸心性」的心音便逐漸宏大,後來甚至終日繞樑於耳。

2010年晚春僥倖研發有成後,我將重擔交給德兄高明哲先生,終於在近天命年歲之際,離開了我創立20餘年的公司─福禾腦事,開始將生命重心轉回我賒帳已久的心性世界。

本輯就是我自2006年起拍鳥的集作中,挑出一○八幀作品及其俳句所組成,它等於是我藉拍鳥創作來實踐心音的108格圖與文的紀錄。

接著我說明一下,何謂藉拍鳥創作來實踐心音。不同於發展生涯常需絞盡腦汁,在拍鳥創作時,我不興思惟而任由心性底韻隨喜哼唱,當某剎那景致現前使底韻起揚和鳴之際,我便按下快門坐實為一幅佳作。整個過程心性平坦不起伏,不起煩惱沒有得失。

然而這種單純以大自然為素材、不自立議題的風格,反而能讓普羅大眾能以赤子之心來欣賞,因此很幸運的,至今我已經有幾個蠻受歡迎的個展,身份也轉換成一個菜鳥藝術工作者。

關於作品我最常被問到的是,為何以拍鳥為主題?我的答案如前述,一開始我是以紓壓為目的,去大自然拍拍鳥,順便來一趟身心靈洗滌之旅,惟期間累積了寶貴的經驗與技巧,也就沿用這些為基礎去進行藝術造作。

倒是因拍鳥而得到的啟發,值得在此一提。

拍鳥的過程中常須待在原始叢林裡,看著這些弱勢生靈吃一口算一口,雖卑微卻老實的活命,然而進一步反思,這些弱命交織起來的所謂蠻荒或大自然,不正是人類為發展文明而不斷在消耗的自然資源嗎?出了森林回到文明,這個消滅了大量生靈換來的所謂文明世界,它有讓人更快樂、生命更美好、未來更有希望嗎?

現代文明的確讓人在物慾上得到更多的滿足,但物慾這個怪獸餵得飽嗎?理性的人都知道,滿足慾望得到的快樂很短暫,只有人的心性提升,感受跟著敏銳體察,精神面才能豐腴快樂。

因此我不禁要問,我們是否錯用了思惟能力,只一昧地發展外在文明而忘了提升自我內在文明,讓沒有與時俱進的心性主導了一切,造成人類就像地球的癌細胞,自己厭氧不說,也讓大家一起窒息,或者講白一點,我們天天努力以為在追求更美好的將來,其實是加速人類終結的到來。

只要人們願意聽一聽內心的聲音,真正側重內在文明的發展,猶為時未晚,我們應都同意─任何人只要願意,終其一生在心性之路上耕耘,會有許多甜美的收穫等著他,我們更應相信─人類的文明不應該這樣失衡,有一個均衡永續的進步文明是可以實現的。

踱步山林間,我不免同情舉目所見的生靈,僅因為在心性本能上,造化是獨寵人類的,所以,即便牠們想往內聽一聽心音恐怕也很困難,因為他們並不具深度的心性。

最後在此,我誠摯感謝天下蕭錦綿女士的出版邀請,在這段撰稿期間我不僅充分感受到她的尊重與品味,更藉著此次機緣獲得珍貴的內心鍛鍊,謹衷心期盼這108格拙作不會讓大樹白白倒下。

分進合擊的蛻變
Fish

關於我們的搭檔名稱叫”John&Fish”,許多人都會好奇的問:「為什麼叫John&Fish?」,「攝影兼創作的是John,為什麼要再加上Fish?」

這一切都得說是John的無私建構。當他決定走向台灣山林拍鳥時,還是一個科技業負責人,肩挑營運重任,時常處於身心俱疲狀態,不勝負荷拍鳥那種需要日夜兼程開車往返的體力,因此「司機」的角色就落在我頭上。

在伴隨著John踏遍各個高山小徑、都市鄉間的拍鳥過程中,除了張羅食物與補眠小憩的時間外,我也大都隨候在距John不遠的鄰近身旁,他是等鳥拍鳥,我是等鳥賞鳥兼找鳥,通常狀況允許的話,我會在鳥點附近走走看看,也因此偶爾會有意外的發現,此時我會若無其事的去通報John,在這過程我也淺學到John說的「避免釋出心光」去驚擾到鳥。

而每當John要在Flickr發表作品時,他會詢問我對作品的看法,雖然我不懂攝影,但他還是堅持要我回答,他想知道他的作品之於人,會產生什麼樣的視覺觀感與心音投射,我想這也是他耕耘心性的一環,因此我通常是看到最新作品的第一人,耳濡目染之下,也練就淺淺而紮實的審美眼光,也算小小收獲。

在成立John&Fish工作室時,因為John已從科技人身份轉為藝術工作者,此時他對開車往返鳥點已能應付自如,我則轉向分工負責工作室內外行政的溝通協調事務,只在假日時,才偶爾重操「司機」舊業。

抱持以上種種家庭及事業可由親人一起分享經營的理念,John的作品成就也堅持要與親如妹妹的Fish我共享,這就是John&Fish名稱的由來。

回顧這一路走來至今,我對John只有難以言喻的感謝,雖然形式上我是付出勞力與心力,然而實質上,我卻獲得了寶貴的心性轉化,John&Fish的成長過程,也就是我的蛻變過程。

目錄

作者自序 同理心拍鳥 宋宜璋

Preface Seeing Beauty with Heart and Mind

推薦序 另類台灣之光 工頭堅

推薦序 拍鳥是超人 蛙大

推薦序 我想上帝應該很高興 買買氏

春日.悅鳥Spring Pleasure

夏日.舞鳥Summer Dance

秋日.遊鳥Autumn Wanderings

冬日.隱鳥Winter Hermits

附錄

飛羽台灣 賞鳥地圖

後記 I 傾聽內心的聲音

後記 II 蛻變與感恩

飛羽台灣 鳥類小檔案


TOP
販售中
會員價 $495
定價 $750
您會有興趣的書刊
網友看過此商品後買了